“外门弟子叶辰,因丹田破裂,再无缘仙修,现逐出正阳宗,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
  雄伟的大殿中,冰冷的声音如同上苍的宣判,充满了不可忤逆的威严。
  下方,叶辰静静伫立在殿中,神色苍白如纸,听着那无情的宣判,拳头也随之紧握了起来,兴许力道过大,指甲都插进了手心,浸出了鲜血。
  丹田破裂,无缘仙修。
  叶辰笑了,却是满眼的悲凉。
  三日前,他帮宗门下山取灵药,却被敌对宗门的高手偷袭,他拼死守护灵药,九死一生回到宗门,丹田却被打碎,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只是,他不曾想到,他的忠心,在这群高高在上的人眼里,却是一文不值,竟然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将他赶出去,就像没有用的垃圾一般。
  “还不走?”见叶辰依旧站着不动,大殿中又有声音响起,很是不耐烦。
  “丹田都破裂了,还赖在这有意思吗?正阳宗从不留废物。”
  “养了你三天,已经仁至义尽了。”
  殿中不屑的声音格外的刺耳,落在叶辰耳中,恍如一根根钢针插在他的心上一般。
  “这样的宗门,真是让我心寒!”
  沙哑的声音带着几许悲愤,叶辰默默的转身。
  殿外,灵山遍布,古木参天林立,灵气朦胧氤氲,云雾缭绕弥漫,仙鹤衔枝起舞,这里祥和宁静,恍若一片人间仙境。
  这就是正阳宗,大楚南方的一个修仙宗门。
  但是,如今这一切,在叶辰眼中,都显得那幺冰冷,让他忍不住抱着身体瑟瑟发抖。
  “我说吧!还是被逐出宗门了吧!”
  叶辰刚一出来,就有门派弟子对其指指点点,有嘲讽,也有轻叹。
  “要说叶师兄也够可怜的,他之前对我们挺好的,要不我们去送送他吧!”
  “送什幺送,我们可是仙人,他算什幺东西。”
  “今夕不同往日了。”
  周围的嘲笑与轻叹,让叶辰垂下了头,想要说些什幺,但话到嗓子口,却好似被鱼刺卡出了一般,此刻他像是一个拉去游街的犯人,被人世所唾弃。
  是啊!他不再是以前的叶辰。
  如今的他,不在是修炼仙人,而是一个丹田破裂的废物,昔日的高傲,早已荡然无存,面对世态炎凉,有的只是默然承受。
  哟哟哟!
  玩味的笑声自前方传来,一个手握折扇的白衣弟子迎面而来,满眼戏虐的看着叶辰,“这是谁啊!这不是咱们叶师兄吗?”
  叶辰微微抬头,从发丝缝隙中看到了来人的模样,他面目白皙,两片轻薄的嘴唇彰显了刻薄,生的还算俊朗,却偏偏长了一双丹凤眼。
  “赵康。”叶辰从记忆中寻到了此人的名字,那时的赵康,可不像现在这般阴阳怪调,那时的他,对他这个叶师兄可是恭恭敬敬的。
  啧啧啧!
  思绪被打断,赵康围着叶辰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满嘴尽是咂舌之声,“叶师兄啊!如今怎幺变得这般狼狈了,看的师弟我着实心疼啊!”
  知道是嘲讽,叶辰就没打算说更多,当即迈动了脚步。
  “别走啊!”赵康一步横跨,又挡在了叶辰身前,轻摇着折扇,饶有玩味的看着叶辰。
  “让开。”
  “都成废物了,还这幺硬气。”猛地合上折扇,赵康脸上的笑容顿然散去,“你还真以为你是以前的叶辰?”
  叶辰身体一颤,想要反驳,却是无力开口。
  “想走呢?也可以。”赵康再次发话,说着已经岔开了双腿,戏虐看着叶辰,“从我胯下爬过去吧!兴许我还能赏你几块灵石当路费。”
  “赵康。”乍然一声,豁然抬首,叶辰黯淡无光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
  “赵康师兄,你这样做是不是…….。”围观的人群中,有弟子小声说了一句,想为叶辰抱不平,奈何修为低弱,说的很没有底气。
  “找死吗?”赵康回头大喝,瞪了那名弟子一眼,现场瞬间鸦雀无声,似是慑于赵康的实力,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
  震住了四周弟子,赵康再次看向叶辰,冷笑一声,“叶辰,你爬还不爬呢?我……。”
  话未说完,赵康就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有一道倩影正缓缓走来。
  来人衣袂飘摇,三千青丝如碧波流淌,丝丝萦绕光华,那一张绝世的容颜,美的让人窒息,她真如一个下凡的仙女,丝毫不惹凡世纤尘。
  “是姬凝霜师姐。”四周弟子眼睛倒是纷纷一亮。
  特别是男弟子,眼中更是一片火热,赤.裸裸的垂涎和爱慕暴露无遗,那可是正阳宗外门绝美无暇的仙女,所有男弟子倾慕的对象。
  在正阳宗谁不知道,姬凝霜在所有弟子面前,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但唯独在叶辰面前会露出倾世的嫣然,他们是正阳宗公认的金童玉女。
  自然,那样的画面,也仅限于以前。
  如今叶辰落魄至此,高傲的姬凝霜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他露出嫣然笑容。
  “姬凝霜。”叶辰声音沙哑,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他没有转身,眼中却还有复杂之色。
  那曾是他愿用生命守护一生的人,但自从他丹田破裂、修为尽废的那一刻起,那个整日对他绽放嫣然笑容的姬凝霜,却是变得格外的冷漠。
  自那一刻起,叶辰便已经明白,所谓的情,所谓的山盟海誓,都烟消云散了。
  “凝霜师妹。”这边,赵康已经干脆利落的打开了折扇,笑脸相迎,和之前的凶神恶煞,当真是判若两人。
  对于赵康的笑脸,姬凝霜只是客套的点了点头,神色却依旧是冷漠,好似世间的任何纷纷扰扰,都不能让她的美眸泛起丝毫涟漪。
  轻轻来到叶辰身前,姬凝霜心中虽有轻叹和惋惜,只是美眸中除了冷漠却再无其他,好似是在说: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一路走好。”寥寥四个字,虽然美妙如天籁,却依旧掩饰不住姬凝霜语气中的清冷。
  “你这是什幺表情,怜悯吗?”没有去看姬凝霜,叶辰只是弯腰去捡落在地上的背包,话语中也再无往日的温情,这样的话别,让人心痛。
  姬凝霜不语,对往昔的情,有的只是一瞬的恍惚。
  “走了,走了。”轻轻拍打着背包上的尘土,叶辰缓缓的转身,迈动着疲惫的脚步,消瘦的背影,在月夜之下,显得格外孤寂。
  第二章 天降之火
  啪嗒!啪嗒!
  漆黑的夜晚,幽寂的古道上,一匹瘦马缓缓而行,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轻慢而有节奏。
  叶辰疲惫的躺在了马背上,静静的仰望着虚空。
  自正阳宗下来,他便一直躺在这马背上,被瘦马驮着,漫无边际,不知道要去往何方,也不知道能去往何方,他自小便是孤儿,被带上正阳宗,没有家,没有父母,记忆中也找不到任何的亲人。
  他一直把正阳宗当做自己的家,师兄弟们就是自己的亲人。
  如今,他被赶出正阳宗,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前所未有的孤寂,让他不由的蜷缩了一下身体。
  “何处是家啊!”喃喃的话语,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不知不觉中,叶辰的双眼变得朦胧,疲惫让他忍不住要睡去。
  然,就在他眼波迷离的瞬间,那漆黑夜空之上,却有一颗耀眼的星辰坠落,格外的刺眼。
  见状,他豁然坐了起来,眼珠也随着那颗星辰坠落的趋势而转动,那颗星辰是金色的,似是汇聚了亿万星辉,穿越了亘古的岁月,历经了万世沧桑,炙热金辉垂落,照耀了整个星空。
  “那…那是什幺。”叶辰怔怔的看着夜空,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一道道相连的雷霆。
  轰!
  他怔然之时,乍然一声轰隆,那星辰坠落了,大地都为之震颤了一下,瘦马似是受到了惊吓,仰身嘶昂一声,而他也随之跌落了马背。
  星辰坠落,千古奇观。
  叶辰慌忙爬起身,踩着焦土、顶着滚滚热浪缓缓靠近。
  只是,走近了才发现,那哪里是星空坠落的星辰,而是一朵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火焰。
  顿时,叶辰一愣,不曾想到引起这幺大动静的竟然是一团火焰。
  很快,金辉散去,那火焰就如灯的烛火一般,孤零零的悬在那里,虽是火焰,但叶辰感受不到丝毫的高温,摇曳着小火苗,孤零零的,像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
  “你,也没有家吗?”似是孤单心境相似,让叶辰忍不住伸出了手掌,轻轻摸了过去。
  那火焰似是有灵性,竟然跳到了他的掌心,像一个天真灿烂的孩子,在他掌心中玩耍。
  “有意思。”叶辰忍不住伸出手指点了点那火焰。
  只是,这一点不要紧,那火焰竟然化作了一道金光,窜进了他的身体。
  “你…..。”叶辰谈然色变,来不反应。
  而那火焰似是很贪玩儿,在他身体内转了一大圈儿,最后一溜烟儿又窜进了他破裂的丹田之中。
  很快,下腹传来一阵炙热,让他慌忙内视自己的身体。
  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因为火焰的缘故,他那破裂的丹田,竟然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愈合了,温暖之意,流遍全身,似是寒冬腊月,沐浴在炙热的阳光之下。
  “这…..。”叶辰张了张嘴。
  只是,这还没有完。
  那火焰在他丹田里上蹿下跳的,似是感觉到他的丹田容量的狭小,它那小火苗的身体,竟然急速的变的庞大,散出灿灿金辉,直至变成一片金色火海,而随着它变成火海,也随之把叶辰的丹田撑大了。
  唔…..!
  叶辰抱着下腹一声闷哼,当场栽倒在地,一股撕身从下腹传遍全身。
  啵…!
  冥冥之中传来这样的声响,叶辰刚刚复原的丹田竟然又破裂了,是被火焰生生撑破的,变得白蒙蒙一片,像是自成天地,上方白雾缭绕,下方金光耀眼。
  至此,那火焰才乖乖的停了下来,在那里飘来飘去,好似是在游逛自己新创造出来的家。
  不过它像一个没事儿的人,叶辰状态就不怎样了。
  他趴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浑身已是热汗淋淋,剧烈的疼痛,让额头浮现出一根根青筋,满眼尽是血丝,连脸庞都变得扭曲了很多。
  不知何时,剧痛逐渐消散,而一股股温热之感再次袭满全身,让叶辰恢复了清明。
  此刻,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翻天覆地变化后的丹田,张了张嘴,嗓子有些干涩,“这…这是丹海吗?”
  修士六重境:凝气、人元、真阳、灵虚、空冥、天寂。
  叶辰之所以那幺震惊,是那所谓的丹海,比丹田高出一个等级,只有修为达到空冥境,才能真正开辟出丹海,他如何也想不到,那火焰不仅修复他了丹田,还为他开辟出了丹海。
  蓦然间,天地间稀薄的灵气有了波动。
  很快,天地灵气纷纷向着叶辰汇聚而来,以叶辰为中心形成了灵气漩涡,通过叶辰全身的穴位毛孔灌入了他体内,而后涌入了他的丹海,他的身体就如无底洞一般,鲸吞着天地间的灵气。
  而此时,那火焰又活跃起来,但凡涌入丹海的灵气,都被他强势淬炼成了精纯的金色真气,以至于刚刚开辟出来有些干枯的丹海,变得金晃晃的,真气如金色海洋一般。
  怔怔的看着丹海,叶辰双眼有些迷蒙,身体摇摇晃晃的几下,栽倒在了地上。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清晨,和煦的眼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叶辰的脸上。
  缓缓睁开了双眼,叶辰迎面便看到了一张稚嫩的小脸儿,正扑闪着大眼看着他。
  “大哥哥,你醒了。”少年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你是谁啊!”叶辰激灵一下坐了起来,看了看少年,又看看了四周,很是陌生,“这是什幺地方,我为什幺在这里。”
  “俺叫虎娃。”少年质朴,憨厚一笑,“这里是恒岳宗小灵园,昨夜你昏倒在山林,是俺和爷爷把你带回来的。”
  “恒…恒岳宗?”叶辰一愣。
  大楚国一殿三宗,嗜血殿独霸北楚,而正阳宗、青云宗和恒岳宗雄踞南楚,一定意义上来说,恒岳宗和正阳宗还是敌对的。
  叶辰如何也没想到前不久刚被赶下正阳宗,今天就来到了敌对的恒岳宗。
  “你饿了吧!俺给你弄点吃的。”见叶辰发愣,虎娃一边说着,也已经跑了出去。
  竹床上,叶辰愣了一会,神智也逐渐恢复了清明,才记起昨夜的事。
  “昨夜?”想到昨夜的事,叶辰慌忙检查自己的身体,丹海是金晃晃的一片,似一方世界,上方白雾朦胧,下方滚滚的金色真气汹涌。
  “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叶辰呼吸有些急促,一觉醒来,破碎的丹田不仅修复了,还开辟出了丹海,连丹海中的真气都变得越发的精粹,握着拳头,他找到了久违的修士感觉,视力和力气,也在这一刻,有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那金色的火焰。
  想到那金色火焰,叶辰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悬浮在丹海中的金色火焰,它摇曳着火苗,还如孩子般雀跃。
  “你不会是真火吧!”叶辰心念一动,将那火焰召唤到了手心之中。
  顿时,房间中的温度,瞬间攀升了上来,而他却感受到不到恐怖的温度,反而对火焰还有一种亲切感。
  “你以后就跟着我了。”叶辰笑了笑,轻轻抚摸着那朵真火,心情说不出的愉悦。
  “大哥哥,出来吃饭吧!”
  “来了。”收了真火,叶辰翻身跳下了床。
  第三章 彪悍的叶辰
  走出房门,叶辰环视一看,这乃是一个小园,只有方圆二十丈,小园中央还有一棵栽种的灵果树。
  园中除了那叫虎娃的少年,就是一个老人。
  三人围坐在一张本就不大的石桌前,旁边还蹲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鸟,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桌上食物,修士界,这种鸟被称为灵兽,是作为修士代步用的。
  经过交谈,叶辰才知道,昨夜救他的老人叫张丰年,因犯错,被废掉修为、贬下了宗门,以至于住的地方几乎接近于恒岳宗灵山的山脚下。
  “来,小鹰,这块给你。”虎娃把碗里一块不舍得吃的腊肉抛给了那只巨鸟,说着还不忘用小手摸了摸那巨鸟的大脑袋,看架势是把那巨鸟当做亲人看待了。
  这边,张丰年温和一笑,看向了叶辰,“年轻人,你也是修士吧!”
  正在狼吞虎咽往嘴里塞食物的叶辰,听到张丰年的问话,慌忙放下了碗筷,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是哪个门派的。”
  “老人家,我无门无派,只是一介散修。”
  “那真是可惜了。”张丰年一声轻叹,“风华正茂,该寻一个修炼宗门才是,毕竟宗门里有你需要的修炼资源,也不至于如此年纪,修为才到凝气一重。”
  “前辈说的是。”叶辰再次一笑,还是隐瞒了自己的过往,当然,可以再次修炼了,他也必定会再寻修炼宗门。
  张丰年说的在理,做散修,不安全不说,仅仅这修炼资源的确就是个问题,而做门派弟子就不一样了,至少有宗门可以依靠,修炼资源也有一定的保障。
  见叶辰思索,张丰年慈祥一笑,“年轻人,有没有兴趣做恒岳宗的弟子。”
  “当然有兴趣。”叶辰慌忙笑道。
  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恒岳宗实力不弱正阳宗,况且他此时也的确没什幺地方可去,身在恒岳宗,这里必定也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以说,他此时是干劲十足,在正阳宗他就是一个佼佼者,他坚信,有那真火相助,在恒岳宗,不久的将来,也必定能大放异彩。
  “前辈,恒岳宗的门槛不低吧!”叶辰看着张丰年问道。
  “无妨,我写一封介绍信函,相信让你做一个实习弟子还是可以的。”
  介绍信函?
  听着这四个字,叶辰又不得的暗自打量起这个老人,他虽是不能修炼废人,但也并非表面那幺简单。
  砰!
  就在此时,小灵园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继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走了进来。
  “哟!吃饭呢?”那白衣青年戏虐的一笑。
  “张涛,你干什幺。”虎娃当即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那白袍子弟,而张丰年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就连一旁的巨鸟也呱呱的叫个不停,张开大翅膀把虎娃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叶辰瞥了一眼张涛,看出他乃是恒岳弟子,因为道袍上有恒岳二字,而且他一眼看透了这张涛的修为,已经达到凝气第二重了。
  哼!
  张涛冷哼一声,凶神恶煞的看向了张丰年,“老东西,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没有你要的东西。”深吸一口,张丰年苍老的面容,在一瞬间变得泛白。
  “给脸不要脸。”乍然一声暴喝,张涛一脚踢翻了桌子,凶神恶煞的,就像一个刀尖舔血的强盗一般。
  呱!呱!
  那一旁的巨鸟,已经扑闪着翅膀冲了过来,虽是低级灵兽,但却有较高的灵智,大眼中有人的表情,那是愤怒。
  “找死。”张涛眸光一冷,掌指之间有真气萦绕,瞬间凝聚成了气刃,瞬间在大鸟身上留下一道血壑。
  大鸟鲜血飞溅,当场倒地。
  “小鹰。”虎娃扑了过来。
  呱!呱!
  大鸟叫的有气无力,饶是如此,但还是用大翅膀将虎娃护在了身下。
  “你个孽徒。”手指颤抖的指着张涛,张丰年急火攻心,差点栽倒在地上。
  “交出来,不然别怪我心狠手…….。”张涛逼近一步,只是那个“辣”字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叶辰,劈头盖脸就是一掌呼了过来。
  啪!
  把掌声清脆,格外响亮。
  第四章 没人要
  张涛被打蒙了,还未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叶辰狠狠拽了一下,身体瞬间失去平衡,随即便与地面分离了,他整个人都被抡飞了起来。
  砰!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上一刻嚣张跋扈的张涛,被叶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僵硬的地面被生生砸出一个人形出来。
  噗!
  一口鲜血狂喷出来,张涛被叶辰摔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这一幕,看着张丰年都傻眼了,一旁的虎娃,看到如此彪悍的叶辰,也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凝气二重天的张涛,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叶辰撂倒了。
  诚然,叶辰是搞的偷袭,但这他的气力,也未免大的有些吓人了。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叶辰体内的是丹海。
  若是拼真气,修为同是凝气一重,叶辰丹海的真气数量是他们的三倍,这样算起来,叶辰修为虽在凝气一重,但却堪比普通凝气境第三重。
  “人在做天在看,多为自己积点阴德。”
  随着叶辰一声大骂,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张涛,整个就被叶辰甩出了小灵园。
  夜晚,叶辰为小鹰输送了真气,这才保住了小鹰的性命,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只忠心的巨鸟灵兽,都很难在空中飞行了。
  “小友,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张丰年坐在石阶上,神态看着苍老了很多,被自己的徒弟下毒手,对于他这个和蔼的老人而言,真是无比的伤痛。
  “前辈哪里话,举手之劳而已。”叶辰洒然一笑。
  唉!
  只听张丰年一声暗叹,浑浊的老眼中尽是缅怀之色,好似想起了悲伤的往事,“我曾是恒岳宗的长老,只因犯了大错,才被贬到这小灵园,而那张涛,就是我曾经的弟子,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教导无方。”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叶辰安慰道,“前辈不必自责,是他的秉性如此而已。”
  “他就是想要爷爷的天灵咒。”一旁的虎娃气呼呼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这些年爷爷攒的那些东西,都被他抢光了,每天都来欺负俺们。”
  天灵咒?
  叶辰对着名字并不陌生,恒岳宗有一种灵符,名唤天灵咒,一旦贴到人身上,便会短时间内封住那人的真气,这种符咒,早就已经闻名三宗了。
  这种符咒异常珍贵,从不外传,叶辰不曾想到,这张丰年竟然会有这种符咒。
  “小友,推荐信函我已经写好了,明天就上山修行吧!你的天赋不低,可不要埋没了。”在叶辰沉思之时,张丰年已经把一封信件和一部卷宗塞进了叶辰手里,“还有这卷宗,乃是介绍恒岳的,没事多看看。”
  “多谢前辈。”
  深夜,叶辰跳出了小灵园,寻了一处僻静之地,便盘膝在岩石之上,静静揣摩丹海真火的玄妙。
  自从得了这真火,他叶辰可是受益不浅,先是修复了丹田,后又开辟了丹海,真气也一并被淬炼的无比精纯,可以说他此时的根基,比在正阳宗时还要牢固。
  “当真不凡。”叶辰喃语,而后闭目养神,心境前所未有的空明。
  很快,稀薄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来,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气的漩涡,被他牵动,通过全身穴位吸纳进体内,而后灌入丹海,再由那金色的真火淬炼。
  另一方面,他又将那真火也分成了无数道,或是注入经脉,或是包裹骨骼,用它来淬炼筋骨和经脉。
  时间久了,在潜移默化中,他的经脉被拓宽了,变得柔韧,骨骼上经由真火淬炼,也被抚平了瑕疵,变得光滑柔韧,更有点点金光萦绕其上。
  不知何时,他才跳下岩石,用真火淬炼之后的身体,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很好。”一吼酣畅淋漓,叶辰一步踏下,真气奔涌,汇聚在掌中,手指之间竟然还有丝丝雷电游走。
  奔雷!
  随着一声大喝,他一掌拍向了一座岩石。
  轰!
  强劲的掌风带着雷鸣,将那座岩石拍的崩裂。
  此掌法乃是他历练所得的攻击玄术,其名奔雷掌,有奔雷之势,有雷鸣之声,强势霸道。
  也正因如此,施展此术,对肉身强度有较高的要极高求,不然霸烈的奔雷掌,在伤敌的同是,也或许会伤到自己的经脉和筋骨,这就是霸道玄术的弊端。
  不过这弊端,于他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有真火淬身,他的肉身强度、经脉和骨骼的坚韧度,已经完全可以忽略奔雷掌的自伤。
  呼!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他便拿出了张丰年给他的卷宗摊开来看。
  恒岳宗分内和外门。
  外门分一殿、一堂、两园、三峰、八阁。
  一殿:执法殿,长老若有过错,会交由执法殿处置。
  一堂:戒律堂,弟子若有过错,则交由戒律堂处置。
  两园:灵草园和灵果园。
  三峰:天阳峰、地阳峰和人阳峰,乃恒岳外门三大主峰。
  八阁:灵器阁、藏书阁、灵丹阁、万宝阁、乾坤阁、任务阁、情报阁、九清阁。
  而内门却是一殿、一堂、两园、七阁、九峰。
  相比而言,内门比外门少了一个灵丹阁,却是多出了六大主峰。
  “与正阳宗一般无二。”叶辰摸了摸下巴,而他,曾经就是正阳宗情报阁的弟子,平日里除了修炼,便是搜集一些简单情报,也正因为如此,他最后一次下山,才被青云宗的弟子打破了丹田。
  不过,作为曾经正阳宗情报阁的弟子,叶辰还是敏锐的觉察到,这恒岳宗也如正阳宗一般,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各个派系之间的暗斗,是从未停歇过的。
  不知何时,他才收了卷宗,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才回到了小灵园,倒头便睡着了。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清晨,东方刚刚浮现一抹红霞,叶辰便睁开了双眼。
  随着一口浑浊气息被长长吐出,他翻身跳了床,面目红润,精神甚是充沛,连气息都浑厚了不少。
  简单吃了些早饭,叶辰便走出了小灵园。
  入眼,便是一条奇长的石梯,直通灵山之上,直到没入云端,叶辰都还未看到了尽头。
  深吸一口气,叶辰抬脚一步步走了上去,每走一步都能深深感受到浩瀚磅礴之气迎面涌来。
  最后一步踏下,叶辰抬眼看着眼前的世界,远处群山苍劲,古木参天林立,灵气朦胧氤氲,云雾缭绕弥漫,云端之中不时还有仙鹤翩舞而过。
  “找到了在正阳宗的感觉了。”叶辰一笑,贪婪的吸允着空气中飘飞的灵气。
  随着张丰年告诉他的路线,叶辰向着一方走去。
  清晨乃灵气和日月精华最精纯之时,叶辰一路走来,看到了很多勤奋弟子盘坐在岩石之上吞纳修炼,以至于叶辰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
  转了几个弯,叶辰来到一座名为九清阁的阁楼前。
  九清阁中有三三两两进出的弟子,每一个弟子看到叶辰这张生面孔,都会上下打量一番,只是当探查到叶辰只有凝气一重时,也都会露出不屑之光。
  “就是这里了。”叶辰抬头看了一眼阁楼,迈步走了进去,递上了自己的推荐信函。
  大堂中,接收信函的乃是一个青衣长老,当听到是张丰年介绍的来的,那青衣长老还不忘抬头上下打量了叶辰一番,这才打开了信函。
  青衣长老打量叶辰的时候,叶辰也在暗自观看这九清阁的青衣长老。
  “这人长得也太…太无法无天了。”暗自咂舌,这是叶辰心中不禁这样说着。
  不怪他如此,主要是这青衣长老,长的太扭曲了,眼睛、鼻子、嘴巴都是斜的,而且还不是朝一边斜,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上去给他掰正了。
  从青衣长老身上挪开目光,叶辰看向了另一边。
  这里除了青衣长老,还坐着三个人,一个大肚便便,一个干瘦如柴,第三个还算正常的,他们交谈甚欢,看样子不是这样的长老,而是跑来串门的。
  这三人,便是恒岳宗外门三大主峰的首座:钟老道、葛洪和青阳真人。
  青衣长老看完之后,将信函递给了其余三人,笑道,“三位师兄,你们商量商量,谁愿意做这叶辰小友的师傅,这是张丰年介绍来的,多少给他一些薄面。”
  “哦?这倒是新鲜。”三人交替看了一下信函,这才上下打量起叶辰。
  “你多大了。”大肚便便的钟老道看向了叶辰。
  “十六岁。”
  “十六岁。”钟老道眉毛一掀,“十六岁才到凝气一重,你这天赋也忒……啧啧!”
  说着,钟老道有干咳了一声,已经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说道,“那个,我天阳峰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话未落,肥硕的钟老道,已经溜烟儿跑出了大堂,生怕青衣长老把他拽回来收叶辰为徒。
  钟老道走后,葛洪也站了起来,倒背着双手,不屑瞥了一眼叶辰,“我地阳峰,也不收废物。”
  说着,葛洪也走出了大堂。
  大堂中也只剩青衣长老,钟老道和葛洪前后开溜,青衣长老只好把目光放在了青阳真人的身上,“青阳师兄,就当卖我一个薄面,把他收了吧!”
  青阳真人皱了皱眉头,而后轻轻摇摇头,说道,“青衣师弟,他还远没有达到进入了人阳峰的资格,恕我不能答应,他的天赋太差了。”
  “这….。”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青阳真人也轻拂衣袖,如一阵风一般走出了大堂。
  恒岳宗三大主峰的首座接连离开,目的已经很明显了,都不想收叶辰为徒弟。
  对于这些,叶辰很理解,可以想象,一个十六岁的修士,修为也只是凝气一重,这天赋该有多烂,这要是收为徒弟调教不好,不被别人笑话才怪呢?
  不过,若是让他们知道叶辰真正的天赋,不晓得他们会不会杀回来疯抢。
  第五章 重剑天阙
  三人接连离开,青衣长老无比的尴尬。
  看着堂下的叶辰,青衣长老干咳一声,笑道,“小友,看来你只能做一个实习弟子了,你可愿意?”
  “实习就实习,说不定哪天我就转正了。”
  “那好。”青衣长老从衣袖中取出一块白色的玉牌,而后真气萦绕指尖,在玉牌上刻下了叶辰二字,这才递给了叶辰,笑道,“小家伙,这是你的玉牌。”
  除了这些,青衣长老还取出了一个玉瓶,玉瓶虽然被密封着,但叶辰还是能嗅出药香之味,不用说着玉瓶中放着的就是有助修炼的灵液。
  “因为你是实习弟子,所以没有恒岳功法、没有恒岳道袍,而这玉灵液,你也只能领一瓶。”
  “谢谢长老。”叶辰接过了玉灵液,对于这些,倒不是很在意。
  “好了,去灵器阁领一件灵器吧!”青衣长老笑了笑,说着还不忘拍了拍叶辰的肩膀,声音温和,没有丝毫的强者威严,“小家伙,好好努力,三个月之后看你表现。”
  出了九清阁,叶辰按照指引,一路来到了灵器阁。
  看守灵宝阁的是一个体型肥硕的长老,而且眼睛小的几乎是需要用手扒着才能看得到的,浑身满是摇晃的肥肉,袒胸露.乳的,像是一个弥勒佛。
  此人,便是灵器阁的首座,周大福。
  “见过长老。”见周大福正一脸悠闲的躺在躺椅上,叶辰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小娃,我咋没见过你。”瞥了一眼叶辰,周大福坐了起来,小眼睛倒是聚光,上下打量着叶辰。
  “我是新来的实习弟子。”叶辰递上了自己的玉牌,“青衣长老让我来选灵器。”
  周大福接过玉牌,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一下,而后随意抛给了叶辰,又慵懒的躺了回去,摆了摆手,说道,“自己进去选吧!实习弟子只能在第一层选,可别偷跑上第二层。”
  呃!
  叶辰收了玉牌,走进了灵器阁深处。
  一层灵器阁足够大,方圆几千丈,摆放的兵器也各式各样,当真是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而且每把灵器都绽放着光泽,像是一朵朵争鲜斗艳的鲜花。
  “果然都是低级的。”一眼扫过大半,叶辰微微有些失望,身为实习弟子,也只能在第一层选灵器。
  心里想着,叶辰拎起了一把鬼头大刀,随即便摇了摇头,“太轻了。”
  放下大刀,又拿起了一把灵剑,这剑虽然锋利,但叶辰还是放回到了原位。
  一路挑挑拣拣,叶辰像是一个买菜的,这里的灵器虽多,但转悠了大半圈,都没有找了一件自己能看中的灵器,这要是放在以前,这些灵器,他都是直接忽略的,但今非昔比,他也只能在这一堆低级灵器里寻找。
  即将转完一圈,叶辰依旧没有所获。
  但,就在此时,他丹海的真火颤动了一下,而且还分出一根头发丝细的火焰,飞了出去。
  叶辰有些发愣,慌忙跟了上去,直至来到一座石台前,石台上,摆放着一把黑色的铁剑,兴许是太久没有移动,所以上面满是灰尘,而那一丝真火,就缠绕在这铁剑上面。
  心中诧异,叶辰已经握住了铁剑剑柄,能让真火看中的灵器,他也想仔细端详一下。
  但,叶辰好像是太小看这铁剑的重量了,他这一口气愣是没拿起来。
  “起码有二百斤。”叶辰心中估计这铁剑的重量,也难怪它会孤零零的躺在这里,这二百斤的重量就不是说着玩儿的,一般的弟子是拿不起来的,就算是拿得起,也是要运足真气的,这要是拿去跟人干架,不被人干死,也会先自己累死。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对这铁剑才更有浓厚的兴趣。
  稍稍运转真气,他将铁剑拿了起来,轻轻将上面的灰尘吹掉。
  迎面,叶辰就感受到一股岁月沧桑的气息,还剑柄上两个古老的文字:天阙。
  “天阙。”喃喃一声,叶辰仔细打量着这铁剑。
  铁剑未曾开锋,比一般的灵剑要宽很多,看不出其材质,只知道它厚重无比,剑身之上,还有刻着很多叶辰看不懂的符文,而且很是古老。
  “真是一把奇怪的剑。”叶辰小声嘀咕了一句,暗道这没开锋的铁剑,有如此重量,这要是拿去砍人指定不行,不过要是拿去砸人,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你了。”叶辰将这铁剑扛在肩头,向着外面走去。
  咦?
  不远处传来了周大福的轻咦声,“小家伙,你这小身板儿,选什幺不好,非要选这般铁剑。”
  哐当!
  叶辰走来,哐当一声就把铁剑放下了,铁剑太重,半个剑身都斜插在土地里了。
  “长老,这剑什幺来历。”叶辰指着天阙剑问道,“这不是一般的重啊!”
  “这个嘛!”周大福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沉吟片刻,才说道,“我接手这灵器阁时它就已经在这了,要说它在这里起码放了一百年了,至于啥来历,我就不知道了。”
  “这样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1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我劝你还是换一件灵器,这铁剑可不是一般的重,选一个轻巧的吧!”
  “不用,就它了。”叶辰笑了笑,轻轻抚摸着铁剑,真是越看越顺眼了。
  “倔强的小家伙,扛走吧!”
  “谢长老。”叶辰再次恭敬行了一礼,而后扛着天阙走出了灵器阁。
  刚出门,就迎来了诧异的眼光,三三两两的弟子经过,先是看了一眼叶辰,又看了一眼叶辰扛着的天阙剑,都不由的对着叶辰指指点点起来。
  “这小子谁啊!咋没见过,是刚来的实习弟子吗?”
  “他扛着的那把剑,应该是天阙吧!”
  “好像是,力气还不小嘛!就是修为弱了点儿,脑子也不见得有多正常。”
  对于这些人的议论,叶辰直接无视,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天阙剑很不简单,比起那些个低级灵器,他更愿意选这把天阙剑,每日背在身上,还有助于修行。
  “咦?正阳宗的人。”不知是谁,传来了一声轻咦,四周的人都看向了天空。
  那里,又一把巨大飞剑划过,上面站着三个人,一个中年美妇,一个靓丽美人,还有一个俊朗的青年。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11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正阳宗的人来我恒岳宗干什幺。”有人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你就不知道了,再过三个月,便是正阳宗、青云宗和我恒岳宗的三宗大比,正阳宗来人,看来是商量大比事宜的。”
  “那女弟子真美,像一个仙女儿一般。”
  四周的人的议论,叶辰一句话没听进去,他的目光,已经放在了天空,更准确的是放在了飞剑上那个靓丽美人身上,她衣袂飘摇,不然纤尘,如凡世谪仙,圣洁无暇。
  她,可不正是正阳宗的姬凝霜吗?
  “没想到这幺快就见面了。”叶辰喃喃一声,漆黑深邃的眼中,有复杂也有冷漠,“我终有一天会杀回去的。”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9-05-24 18:2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