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王丽娟上夜班的时候了。

    王丽娟和车站总机室其他同事不一样,她喜欢上夜班。丈夫结婚一年多来晚上很少回家,王丽娟不愿意独守空房。

    快零点了,“不会有电话了吧?”王丽娟想。上夜班有个好处,一般零点以后就可以休息了。

    王丽娟正准备到里屋睡觉,电话铃突然响起。

    “喂,您好。这里是XX火车站客户服务部。”王丽娟的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是王小姐吗?”一个低沉的男声。

    “是我。”王丽娟略感奇怪,客气地说,“请问您需要我什么服务?”

    “我想要你,行不行?”男人流里流气地说。

    王丽娟脸一红,她从未接过这种电话,又怕是客户开玩笑或自己听错了,依然礼貌地说,“先生,您说清楚点。”

    男人说:“我想要你的性服务。”

    肯定是骚扰电话了,王丽娟有些生气,“先生,您放尊重点!”

    “我很尊重你啊。”男人说,“我也好喜欢你,你的美貌让我无法入睡。”

    王丽娟稍稍平静,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最愿意听到别人的赞许。

    男人继续说:“我真的很想你。从看到你的第一次,我就喜欢你。”

    王丽娟有些欢喜,“我有丈夫了,先生。”

    男人说:“他怎么配的上你,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王丽娟有些气恼,尽管丈夫忙于生意,婚后常常忽视自己,又性格内向,不会花言巧语,但王丽娟依然很爱自己的丈夫。“请您不要这么说。我……我很爱我的丈夫。”

    男人有些诧异,“噢……他真是有福气,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妻子。”

    王丽娟心里又有些高兴,丈夫从来没说过这种话。

    男人又说:“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

    王丽娟平时就喜欢丈夫说这些,可惜,丈夫似乎从未注意自己的衣着。

    “不过,黄色上衣配黑色短裙更漂亮。”男人说。

    王丽娟穿的正是黄色上衣,只是配了件蓝色短裙,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合适。“看来,这个人比较懂穿着。”王丽娟想,“他怎么看到我的?”

    男人似乎知道她想什么,说:“我早上见过你。你总是很迷人的。”

    “哦。”王丽娟想,“早上?他是谁呢?”她看了看对方的号码,并未见过。

    “你的皮肤多么白,胸部多么高,臀部多么圆,大腿多么性感……”

    王丽娟有些不自在,这么直接的赞美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吗?”男人问。

    “怎么想?”王丽娟脱口而出。

    “我真想脱光你的衣服,吻你,抚摸你,啊……”

    王丽娟脸上有些发烧,“你不要乱讲。”

    “我知道你很需要,你丈夫从未让你达到过高潮,我可以的,想不想试试?”

    王丽娟生气了,挂断电话,胸脯不断起伏。“胡说,胡说!”她想。

    王丽娟来到里屋,脱掉裙子只穿着内衣内裤躺下,却久久不能入睡。

    “高潮?”她想,“什么是高潮?”她和丈夫的性生活并不多,虽然每次都很激动,但王丽娟总觉得少点什么。“难道我从未达到过高潮?”她胡思乱想着,觉得有些空虚……

    “铃——”电话又响了。王丽娟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接起电话。

    “王小姐。”还是那个男人,“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吧?”

    “我……”王丽娟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如我们聊会儿?”男人说。

    王丽娟想,反正睡不着,和他聊聊天也没什么损失,“好吧,不过,你不要说那种话。”

    男人高兴了,“我就知道你心眼好,不同于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比如蒋莉。”

    蒋莉也是话务员,性感泼辣,据说和站长有那种关系,工资比其他话务员高,王丽娟最讨厌她。

    “嗯。”她说,心里奇怪,“你认识蒋莉?”

    “见过几次,比你差百倍。”

    王丽娟心里受用,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你是我们车站的?”

    “不是。”男人说。“我是外地的,后天就回去了。”

    王丽娟心里觉得安全许多。

    男人又说:“我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三吧。很强壮的!不是我吹,我很帅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

    王微笑了,“你真是厚脸皮。”她逐渐放松,开起玩笑。

    男人说:“真的!我不骗你。我骗你……天打雷劈。”

    王丽娟有些相信了,“也许他真的挺帅。”

    男人继续说:“我练过两年健美,浑身是肌肉。”

    王丽娟移了移身子,她喜欢健美的男子,可惜丈夫身材瘦弱。

    男人害怕王丽娟不信,说:“我给你练练,你听……”

    话筒中果然传出“格格”的肌肉和骨骼的响声。王丽娟有了异样的感觉,“好……好了,我信了。”

    男人似乎放心了,“怎么样,我强壮吧?”

    “嗯……”王丽娟答应着,眼前似乎看到一个强壮的男子,正冲自己微笑。

    “我不仅身体强壮,”男人压低声音说,“那里也很强壮。”

    王丽娟一时未明白,“哪里?”

    男人说:“就是你们女人最喜欢的地方。”

    王丽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脸一红,“又说下流话!”但也并未生气。

    男人受了鼓舞,“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

    王丽娟脱口而出,“你不怕撑破裤子。”随即感到羞涩,“我怎么也说这种话?”

    好在男人似乎并未在意,说,“可不是嘛,我想了好多办法都未解决。”

    王丽娟心想,他有什么办法呢?

    男人说:“后来,我只能裸睡。”

    “哦……”王丽娟舒了口气,觉得下体有些不自在,就夹紧了双腿。

    男人又说:“有时候,我老婆都受不了,干不了两下就求饶。”

    “你结婚了?”王丽娟说,心中忽然有些失落。

    “啊,”男人说,“不过,我老婆比你差太远了。黄脸婆不说,还特别凶。”

    王丽娟心中感到一丝安慰,“那你还娶她?”

    “没办法,”男人说,“我们是邻居,双方父母定下的娃娃亲。我父母身体不好,我不忍心看到他们不高兴,唉……”

    王丽娟觉得他也挺可怜,又觉得他其实心眼也很好。

    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说,“不过,我从不在外面乱搞女人。”

    “你这样做是对的。”王丽娟赞许地说。

    男人默默地说:“能让我喜欢的女人太少了。”

    王丽娟又有些生气,“你也太清高了。”

    男人接着说:“直到遇见你。”

    王丽娟心中突突乱跳。

    “我这几天每天都到你车站门外,就是想偷偷看看你。”

    王丽娟心乱如麻,又有一丝感激和自豪,心想,“毕竟我还是与众不同的。”

    男人说:“我知道,你有了丈夫。我们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就好。”王丽娟说。

    “你能……”男人犹豫地说,“能满足我一次吗?就一次。”

    “不行。”王丽娟坚定地说,“我有丈夫的!”

    男人说:“我知道,我不让你背叛丈夫。”

    “那怎么办?”王丽娟觉得这人有些自相矛盾。

    “我们可以通过电话。”男人说。

    王丽娟不置可否。

    男人说:“我们又不见面,只是聊聊。”

    王丽娟有些心动。

    男人说:“满足我的心愿,好不好?”

    王丽娟想,反正不见面,就说:“聊什么?”

    男人高兴了,“我先脱衣服了。”

    话筒中传来脱衣服的声音,王丽娟不知该不该阻止。

    “我脱光了!”男人说,“你也脱光,好不好?”

    王丽娟脸又红了,“不行。”她果断地说。

    男人有些失望,幽幽地说:“我不勉强你。”

    王丽娟舒了口气。

    “能告诉我你穿着什么吗?”男人问。

    “我……”王丽娟有些为难,她只穿着内衣内裤。

    男人说:“我猜猜,嗯……哈,你没穿衣服,像我一样光着身子!”

    王丽娟没想到他这样说,怒道:“你胡说,我还穿着内衣内裤呢!”随即感到不妥,怎么能告诉一个男人这些?

    男人又问:“你的内衣什么颜色?”

    王丽娟犹豫着。

    “我猜猜。嗯……是透明的吧?好性感啊!”

    “不是。”王丽娟赶忙否认,“是……是桔红色的。”

    “哇!”男人一声惊叹,“你真有眼光,桔红色,好漂亮啊!”

    王丽娟感到一丝得意,她一直喜欢这种颜色的内衣,但丈夫居然说难看。

    “你的皮肤白不白?”男人又问。

    “你不是见过我吗?”王丽娟不悦地说,她对自己的肌肤也很自信。

    “你穿着衣服呢,我看不到。”男人笑道。

    王丽娟也笑了,他肯定没见过,于是说:“我……我很白的。”

    男人又问:“你胸围多大?”

    “这……”王丽娟想,该不该告诉他。

    男人失望地说:“看来不够丰满,如果是这样就别说了,不要破坏我的好印象。”

    “嘁!”王丽娟不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丰满?我不仅白皙而且丰满。”

    “这么说,你胸部很大了?”

    王丽娟只得说:“当然了。”

    “那……你丈夫一定喜欢得了不得,天天抚摸了?”

    “嗯……”王丽娟底气不足,丈夫结婚前倒是喜欢抚摸,但婚后就……

    “能把胸罩脱掉吗?”男人悄悄说。

    “不!”王丽娟说。

    “哈哈——”男人笑道,“露馅了吧!不敢脱,说明不好看。”

    王丽娟生气了,“你怎么知道不好看?”随手解下胸衣,一对丰满挺拔的乳房露了出来。

    男人似乎听到了脱衣的声音,“哇!真的很美啊!”

    王丽娟本来有些后悔,听到赞美声后又有些高兴,随即又想,反正他在电话里又看不到。

    男人又说:“把内裤也脱掉好不好?”

    王丽娟犹豫着,透过窗户四下看了看,车站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总机室还亮着微弱的灯光。“车站没有人了。”她想。内裤已经湿了,既有汗水也有自己不经意间分泌的爱液,贴在身上很难受。于是站起来,轻轻褪下内裤。

    王丽娟重新回到话筒前,坐下,“我……我已经脱了。”

    男人兴奋地说:“我看到了!”

    王丽娟吓了一跳,正想站起来重新穿上。

    男人说:“你已经把内裤脱到膝盖了!”

    王丽娟心中一笑,知道他并未真的看到,因为自己的内裤已经扔到身后的沙发上了。

    王丽娟放心了,重新坐好,只听那男人说,“你脱到脚腕了,你的大腿太美了!”

    王丽娟笑着,晃了晃自己的大腿,夹紧。

    男人说:“你把臀部翘一翘,我看看美不美?”

    王丽娟没动,骗他说:“我翘起来了。”

    男人立即惊喜地说:“哇!这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美的臀部。”

    王丽娟暗笑他是个呆子,又觉得挺有趣,就逗他说:“你还要我怎么样?”

    “把腿叉开好不好?”

    王丽娟依然未动,却说:“我照做了。”

    男人说:“我看到你的毛毛了。”

    王丽娟有些不好意思,生气地说:“你胡说!”

    男人说:“真的!我能离你近些看看吗?”

    王丽娟说:“好啊,你过来吧。”

    男人说:“我站到你的身前了,我抱住你了。”

    王丽娟脸上发烧,毕竟都赤裸着,下意识地说:“你别碰我呀!”

    男人说:“我忍不住了,这样的美女让我怎么忍得住。”

    王丽娟心中欢喜,“你只能抱一会儿,规矩点儿啊。”

    男人说:“我感觉到你光滑的肌肤,还有你的体温呢。你有什么感受?”

    “我……”王丽娟不知该说什么。

    “是不是感到我的前胸特别结实、宽阔?”

    “嗯……”王丽娟心中一动。

    “这里是你安全舒适的港湾。”男人温柔地说。

    “哦……”王丽娟真觉得有些温暖,这正是自己渴望的感受。

    “我能亲亲你吗?”男人问。

    “嗯……”王丽娟有些迷茫。

    “我的炽热的双唇吻上你的小嘴儿,我的舌尖撬开你的牙齿,伸入你的口中,我吸允着你的舌头……”

    王丽娟的舌头薇薇颤动,感到一丝甜蜜。

    “我的双手开始抚摸你的柔软的胸部……”

    王丽娟把双手护在胸前,她要保护自己。

    “闭上眼睛,静静感受我的爱抚吧……”

    王丽娟听话地闭上双眼,双手却禁不住开始抚摸。

    “我的手开始用力,啊……你发出快乐的叫声……”

    王丽娟真的呻吟了一声。

    “我抚摸到你的乳头,你的乳头翘起来……”

    王丽娟的乳头真的变硬。

    “我揉捏着,揉捏着……”

    王丽娟的双手动着,感到无比舒服。她轻轻靠在椅子背上,头向后仰……

    “我的双手向下滑去,摸到你的小腹……”

    王丽娟双手按到自己的小腹上。

    “我轻轻抚摸……向下抚摸……轻轻的,轻轻的……”

    王丽娟按照他的话去做,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需要自己的双手。

    “摸到毛毛……再向下……对,就是这样……手指呢,用手指……放进去……放进去会很舒服的……再往里放……对……拿出来,再放进去……快一点,可以快一点……对,就是这样……”

    王丽娟进入激情状态,下体蜜汁滚滚,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

    “舒服吗?”男人问。

    王丽娟猛然惊醒,羞得无地自容。“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王丽娟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那男人没有再来电话。

    “我做了什么?”王丽娟想,她感到脸上发热,同时她感到下体也在发热。她把手放在阴户上,这里还湿润着……

    第二天,王丽娟在家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梦中都是那男人温柔的话语和白马王子般的形象。

    晚上来到车站值班,八点一过,王丽娟的心就开始怦怦直跳,她有些害怕,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然而,十点一过,电话就再没响过。

    “他回家了吗?”王丽娟想,那男人曾经说后天就走。

    “他是不是生气了?我昨天挂断了电话。”

    “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王丽娟突然感到一丝酸楚。

    这个夜晚在平静或不平静中度过。

    第三天晚上,零点快到了,王丽娟又有了一丝期待。

    “叮——”电话!王丽娟一惊。

    “叮——”又响了一次,王丽娟不再犹豫,接上话筒。

    “王小姐吗?”

    果然是他。王丽娟有些生气,没有说话。

    男人说:“实在对不起,我昨天请客,太晚了,怕耽误你休息,就没打电话。”

    王丽娟心中平静了一下,怒气顿消,但仍不客气地说:“我才不稀罕你的电话,你好坏。”

    男人笑了,“我想你想得不得了,你想不想我?”

    “谁想你啊!”王丽娟说,心中却感到一丝甜蜜。

    “一点都不想吗?”男人失望地说。

    “我……”王丽娟也有些感动,“嗯。”

    “嗯——就是也想我了?”

    王丽娟没否认。

    “我们做个新游戏好不好?”男人说。

    “不好!”王丽娟知道他的游戏肯定让人脸红,但又想知道是什么游戏。

    “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不知何时再来。”

    “哦。”王丽娟有些失落,“明天就走吗?”

    “是的。”男人也恋恋不舍地说。

    沉默了一会儿,王丽娟问:“你……你又有什么坏主意?”

    男人高兴了,“先告诉我你今天穿了什么?”

    王丽娟说:“黄色上衣,黑色短裙。”

    “哇!正是那天我说的搭配。肯定漂亮极了!”

    王丽娟十分欢喜。

    男人又说:“把这身衣服送给我吧,我要留个永久的纪念。”

    王丽娟感到温暖,“我怎么送给你?”

    “你脱下来放到身后,就算送给我了。”

    王丽娟没有犹豫,脱掉放到身后的沙发上,说:“我脱掉了。”

    男人很高兴,“今天穿什么内衣?”

    王丽娟说:“是大红色的。”

    “那件桔红色的呢?”

    王丽娟脸一红,那套内衣那天湿透了,已经洗掉。

    男人又说:“大红的也很好看。脱下来让我看看,好不好?”

    王丽娟知道他想让自己脱衣服,不忍拒绝,就站起来全脱光,反正没人看见。然后问:“你呢?”

    “我根本没穿!”男人说。

    王丽娟笑道:“你在大街上吗?”

    男人也笑道:“是啊,好多人在看我。”随后又说:“我在宾馆的床上。你能过来吗?”

    王丽娟有些生气,“不行!”

    “别生气!”男人说,“我们空中也可以做爱。”

    王丽娟没说话。

    “我再抱抱你,行吗?请蒙上眼睛。”

    “嗯……”王丽娟不知是答应还是拒绝,但还是找了条毛巾把眼睛蒙上。

    “我紧紧拥抱着你,抚摸着你的后背……”

    王丽娟心潮澎湃,对这个游戏有些期待。

    “我的手滑过你的腰,摸到你的臀部,轻轻抚摸……”

    王丽娟静静享受。
我的大肉棒顶到你的小腹……”

    王丽娟动了动,似乎要躲避。

    “你躲不掉的,我抱起你向床上走去……”

    “不……”王丽娟想要拒绝。

    “我分开你的双腿……”

    王丽娟把双手挡在私处,她本来要拒绝,但却把手指摸了上去。

    “我的肉棒好大……”

    王丽娟感到恐惧和惊奇。

    “我轻轻的,轻轻的……插了进去……”

    “啊!”王丽娟惊呼,“别放进去……你不可以这样……”

    “我轻轻的抽插……我的肉棒进出你的下体……”

    王丽娟感到下体被塞满,十分舒服,分泌出滚滚蜜汁。

    “我用力一顶……”

    “啊!”王丽娟更加舒服,情不自禁发出低吟。

    “我开始用力插你……”

    王丽娟似乎感到一个强壮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她分开双腿迎接他的插入。

    “你的小穴紧紧包住我的肉棒……”男人的话越来越下流。王丽娟却感到越来越舒服。

    “把双腿分开,抬起来,放到我的腰上……”

    王丽娟不知不觉地把双腿抬起,放到桌子上,极力分开。

    “我顶到最里面了,噢……”

    “哦……”王丽娟也叫了一声。

    “我插到你的花心了……噢……你舒服吗?”

    “嗯……”王丽娟进入梦幻,“舒服……”

    “我连插十下……”

    “用力……”王丽娟模模糊糊地说。

    “用力干什么?”男人问。

    “用力……插我……哦……”王丽娟呻吟着,她感觉下体还有些空虚,希望男人再用力些。

    “插你哪里?”

    “插我的下面……”

    “什么地方?”

    “是我那里……”

    “那里是哪里?”

    “那里是……是我的小穴……”

    “你的小穴长在哪里?”

    “长在……我的大腿根……我的阴道里……”

    “我用什么操你?”

    “用你的……大肉棒……操我……”

    “远不愿意让我真操你一次?”

    “愿意,你快来吧……”

    “我就在你身边!”男人的声音十分清晰。

    “哦……”王丽娟呻吟着,猛然一惊,感觉自己的双腿正被人抬起。她赶忙撕下眼上的毛巾,朦胧中发现一个裸体男人正站在自己面前。王丽娟吓得花容失色,立即惊醒,仔细一看,那男人正是自己车站看门的老头——年近六十的刘子华。

    刘子华笑得满脸皱纹,眯着小眼欣赏着眼前迷人的肉体。

    王丽娟险些晕倒,“你怎么进来的?”

    刘子华拿出一把钥匙,“我有这个,我进来很久了。”他突然压低声音说:“我就在你身边,让我操你一次吧!”

    “是你!”王丽娟大惊,原来自己梦中的王子,就是这个一直对自己存有非分之想的老头子。刘子华是车站出名的老色狼,不少女孩子都毁在他的手中,王丽娟时时小心,总算没有吃亏。没有想到,这次还是落入圈套。

    王丽娟羞愤交加,正要挣扎着起来。

    刘子华恢复原来的声调,说:“你看看这是什么?”拿过一打照片。

    王丽娟一看,正是自己前天晚上脱光衣服的情景,还有几张手指伸进阴道的特写。照片是用数码相机透过窗户拍的。刘子华又打开一个小型录音机,里面传出王丽娟销魂的声音“用你的……大肉棒……操我……”

    看来刘子华早有预谋。

    “要不要给车站全体员工看看听听啊?”刘子华威胁着。

    “不,不要!”王丽娟痛苦地摇头,全身酥软。

    刘子华抱起她,向里屋走去。王丽娟知道,今后自己面临的将是无休止地奸淫……

    二、开始

    来到房间的门前,终于知道这是事实的时候,突然好像听到在一定时间以外没有来过电话的丈夫打来电话的铃声,心中生成强烈的恐惧感。

    但这也是剎那间的事,打开房门时,王丽娟倒吸一口气。

    因为刘子华带她进去的房间就像一间刑房。

    这是…………」

    “虐待狂游戏专用房间。不知道王丽娟小姐有没有经验,但至少听说过虐待狂游戏吧。”

    刘子华把茫然伫立的王丽娟搂在怀内细语。

    「什么虐待狂游戏,我可没有那种嗜好。」

    由于害怕和厌恶感,王丽娟甩开刘子华的手。

    「看起来好像是第一次,所以我说让妳体验一下过去的经验。」

    刘子华和先前不同,脸上露出粗旷的笑容,说话的口吻也变了。

    「这是一种游戏,是比通用性交更刺激,充分运用肉体和精神的游戏。」

    王丽娟见刘子华把挂在墙上的骑马用皮鞭拿下来,感到恐惧,立刻向房门口跑去,可是刘子华抢先她一步挡于门前。

    「你想干什么!快让开。不然我要大声喊叫了。」

    「请便。这里是虐待狂专用的房间,即使声音漏出去一点,这里的人也会以为是吵闹声吧。」

    刘子华以胜利者的口吻说:

    「既然知道了,就开始脱衣服吧。」

    「不要!」

    「妳要知道,进入这个房间后,妳就是奴隶,我就是主人。奴隶不听主人的命令,会受到什么处罚,如果妳还不知道,我可以教妳。」

    刘子华用马鞭拍打自己的手掌,得意的笑着。

    「不要!」

    「那就乖乖的听从我的命令吧。」

    如果是自愿还说得过去,被看成是奴隶,用命令要求脱衣服,简直是屈辱。

    王丽娟瞪视刘子华,但立刻低下头。后悔和不安使她的情绪低落和恐慌。

    「还不快一点!」

    刘子华大吼,同时挥动马鞭。

    马鞭在空中发出可怕的声音,王丽娟吓得全身发抖。

    「不怕〝灰姑娘夫人〞门限时问过了吗?」

    刘子华指出王丽娟的弱点。

    而且这儿已不是能安然回家的情况。如果拒绝对方的要求,可能会被鞭打,强迫脱衣服,像强奸一样的被奸淫。

    遭受到那样的耻辱,不如早一点离开这个性癖异常的男人……可是那样得先听从男人的话。想到这儿,生成几乎恶心的厌恶感。

    王丽娟犹豫不决。

    「妳怎么了?不管门限的时间吗?那样的话,我们痛快的玩一宿吧。」

    不………

    王丽娟被迫做决定。身体转过去,背向刘子华,脱去短大衣。

    当用手拉到洋装的衣襬时,看到斜前方的壁镜,王丽娟感到狼狠,因为刘子华正在看镜中的状态。同时向她露出笑容,王丽娟不得不把脸转开。

    到此时才发觉刘子华的居心。他没有动手强迫脱王丽娟的衣服,就是要她演出脱衣舞,从刘子华的淫猥笑容即可得到证明。

    想到这儿,立起洋装的双手因耻辱而颤抖,全身开始火烧般灼热。

    在强烈的耻辱感中,脱下洋装时,听到刘子华吹口哨的声音。

    「太美了!不像个有夫之妇……」

    又兴奋的说:

    「穿的内衣很美,身材更是一级棒。」

    没想到性感的内衣会以这种方式讨得男人欢心。

    火热的身体感到刘子华的视线时,厌恶感使王丽娟的身体生成鸡皮疙瘩。

    「胸罩是多余的。」

    刘子华很快就把王丽娟背后的胸罩挂勾解开。王丽娟急忙双手抱于胸前时,乳罩被拉下去。

    「啊………」

    刘子华抓到王丽娟掩饰胸前的手,强行从胸前拉开后,拿出手铐在手腕上。然后是另一只手………。

    「不!不要!」

    双手被扣在身前,仍旧用双手掩饰胸部时,刘子华把王丽娟拉到从天花板上垂下来有勾的铁链下方。

    用勾勾住铐上的铁链,然后用滑车把王丽娟的双手吊起……。

    「不要……啊………」

    王丽娟的身体伸直,高跟鞋的鞋尖勉强可以着地。当然无法掩饰胸部,仍充满新鲜的乳头挺立,向上翘起。苦闷的扭动身体时,乳房随之跃动。

    「真是美妙的身体。妳的老公好像不了解这个身体的妙处。」

    王丽娟本身也许看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前面有很大的壁镜。

    双手吊起在头上的赤裸身体,只剩下黑色三角裤和吊袜带及长丝袜,另外便是高跟鞋。

    急忙弯曲一腿,扭动屁股。不然就能从透明三角裤看到里面的阴毛。

    「妳穿的三角裤真够性感。」

    刘子华从王丽娟背后抓住乳房。

    「马上脱掉是太可惜了……」

    这样在王丽娟耳边细语,然后用嘴唇和舌头搔痒王丽娟的脖子和耳垂,手掌也不停地揉搓丰满乳房。

    王丽娟拼命摇头,呼吸也开始凌乱。身体上不由己的出现甜美的涟漪,向全身扩散。

    刘子华的动作,好像很粗暴,但事实不然。很巧妙地揉搓乳房的敏感带,不用手指玩弄乳头。

    整个乳房很快便胀硬,乳头因充血而突出,下半身也随之出现麻痹般的甜炳逊??U腹部。

    刘子华在勃起的乳头上又拧又捏。乳头生成的强烈搔痒感,连动到子宫上,王丽娟开始喘气,身体也像痉挛般的颤抖。

    「哦…能看到阴毛了……」

    「不要……」

    王丽娟扭动屁股,可是映在镜中的能透出黑色阴毛的三角裤,看在王丽娟的眼里也觉得很性感。

    于此之际,王丽娟又紧张得倒吸一口气。因为刘子华的勃起物刺在她的屁股上。有一股强烈电流使子宫感到搔痒。

    刘子华突然伸手抓三角裤前面,然后用力向上拉。

    啊……

    王丽娟感到慌张,拼命的弯曲身体。

    「妳看呀!」

    「不,不要!」

    王丽娟摇头。此时,三角裤的前面变成很细的一条带子,而且还深陷肉缝中,从两侧露出阴毛。

    「看哪…看哪……」

    刘子华还有弹性的向上拉三角裤。

    「啊……不要……啊………」

    变成带状的三角裤开始伸缩,和肉缝发生摩擦。这样使得王丽娟不由己的随着刘子华的节奏,淫荡的扭动屁股。

    「这样扭动屁股是表示不要吗?自然是不需要三角裤了。」

    刘子华说完,把王丽娟的三角裤从脚下脱去。

    王丽娟的呼吸急促,一面扭动屁股,一面看镜子。脸颊红润,不单是因为羞耻。

    刘子华的手强行进入王丽娟的大腿根内。

    「不要!」

    「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别这样子……」

    「妳说不要,但已这么湿淋淋了。」

    刘子华在王丽娟的耳边淫猥的说,王丽娟只是摇头。

    男人的手指在肉缝上摩擦时,还发出啾啾的声音。王丽娟忍不住扭动屁股,表示下体的苦闷。

    男人的手指突然滑入花蕊内。

    「啊……」

    王丽娟倒吸一口气。但就在这剎那,确确实实的涌出快感。下半身如罹患恶寒般颤抖。

    「哟……这样的紧,还向里面吸引……好像很饥渴哪。」

    刘子华说出露骨的话,手指开始抽插。抽插时,指腹在膣的上方摩擦,指尖碰到子宫口。

    王丽娟已不能保持安静,发出激动的哼声,配合刘子华的手指运动,淫荡的扭动屁股。王丽娟本人已无法克制不这样做了。

    「受不了了吗?」

    「不……啊………」

    「妳一直说不要,为什么要这样扭动屁股呢?这是表示还要我的手指抽插呀。」

    「不……没有……啊………」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一面玩弄女人,一面说如此淫猥的话……。王丽娟虽然心生反感,但无法让自己保持冷静。

    「妳的身体已经很诚实了,只有说话还不够诚实。」

    刘子华在王丽娟扭动的屁股上抚摸后,用手掌拍打二、三下。

    「这个屁股真教人受不了……」

    刘子华说着,从王丽娟的肉洞里拔出手指,拿起皮鞭抽打屁股。

    「噢……不要打啦………」

    王丽娟害怕至极,拼命扭动屁股。刘子华瞄准这样的屁股,连续挥动皮鞭。

    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和分不出是哼声,抑或叹息声混合在一起。

    王丽娟不能正常说话了。在抽打的空隙,想求饶时,还来不及开口就被皮鞭抽打。雪白丰满屁股上,立刻出现红色鞭痕。

    细腰和丰满屁股不停地扭动。

    王丽娟的双手仍被手铐吊起,全身无力的把体重放在双手上,呼吸时胸部如波浪般起伏。

    被皮鞭抽打的屁股感到火热……但和痛苦的感受不同,反而涌出搔痒的性感,不由己的扭动屁股。

    屁股被皮鞭抽打还生成类似的快感,王丽娟对自己的这种感受感到不可思议。然后透过壁镜,查看刘子华的动态。

    刘子华已脱下衣服,身上只剩下内裤。全身无赘肉。

    王丽娟的眼睛被内裤前面吸引,因为哪儿已高高隆起,几乎要顶破内裤跃出。

    在呼吸都困难的状态,看到刘子华脱去内裤露出的阴茎,身体不由得颤抖。

    剎那间生成一条蛇抬起头的错觉。

    说是粗大,不如说是显得硬挺的阴茎向上翘起。扩张的龟头,发出红黑色光泽。

    和丈夫的东西简直不能比较。

    如果那样的东西插进来,在里面抽插又搅动的话……。

    只是想到这儿,子宫里就感到火热,身体又开始颤抖。

    「妳已经是有夫之妇,对男人的东西还这样感到稀奇吗?」

    看刘子华的笑容,王丽娟急忙转过脸去。他好像知道王丽娟在观看,也许是故意这样让她看的。

    「说妳感到稀奇,不如说是想要这个东西吧。」

    好像看穿王丽娟的心事,刘子华取笑王丽娟。

    「你不要胡说………」

    脸还是转向侧面,但王丽娟仍感到狼狈。

    「在这里是不用客气的。妳就坦白说〝请让我吸吮主人的阴茎吧〞。」

    「………」

    王丽娟几乎不敢相信刘子华说的话,即使是玩笑话也未免太过分了。

    「妳说不出来吗?」

    「那是当然的呀……」

    王丽娟紧张的瞪视对方,可是刘子华非但不在意,脸上还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吗?我认为妳一定会向我那样请求的。」

    「请求?我向你?不要开玩笑了………」

    王丽娟已经气过头,反而能冷静的观察对方。只是自己的身体被吊起,不能以对等的立场说话,心里难免有悔意………。

    「好吧,不过,很快妳就会知道了。」

    刘子华露出意义深远的笑容,离开王丽娟走进可能是浴室的房间。

    他要做什么呢?王丽娟在不安中再度看壁镜中的自己。

    在旅馆的刑房般房间里,赤裸的双手被吊起的赤裸模样,和前不久与美铃一起喝酒的自己,简直不像同一个人。

    第一次红杏出墙竟然是这样的………。

    正在后悔时,看到刘子华回来。但不知为何,手拿刮胡刀。

    「现在妳该要求吸吮了吧。」

    刘子华说完,竟然把刮胡刀放在王丽娟的下腹部上,说:

    「不然,就只有把这儿的毛剃光了。」

    「这………」

    王丽娟说不出话来。

    「那样以后,妳就很难向老公解释了吧。」

    「不要……你太卑鄙了吧。」

    「卑鄙吗?我并不是想利用有夫之妇的弱点,只是觉得剃光毛后的样子也很好看,问题是妳要不要吸吮而已。」

    「我什么都不要。」

    即使很少向王丽娟要求做爱的丈夫,也不能保证不会有,如果让丈夫看到光溜溜的下腹部………。

    「求求你,不要再胡闹了。」

    刘子华看到王丽娟开始哀求,露出得意的笑容。

    「妳的第一次请求,最好还是请求吸吮我的东西。」

    「不要!……啊……等一等!」王丽娟急忙说,因为刘子华已开始剃毛,有二、三根毛落在地上。

    「怎么样?要剃毛,还是要吸吮?」

    「太过分……不要剃毛………」

    王丽娟低下头,声音有些发抖。

    「这是说妳想要吸吮啰?」

    刘子华用手抬起王丽娟的脸。

    「不要………」

    王丽娟极力摇头,摆脱刘子华的手。此时,皮鞭抽打在屁股上。

    「啊……别打了………」

    王丽娟吓得苦苦哀求。

    「妳这个人真麻烦。如果不想剃毛,就只有吸吮了。不是吗?」

    王丽娟转过脸去,轻轻点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早该如此的。」

    刘子华这才放下吊起王丽娟的双手,让她当场跪下。把阴茎挺到王丽娟面前,要求她说那句话。

    「该我……吸吮………」

    王丽娟低下头,屈辱感使她的声音颤抖。

    「不只这些吧。不要再神气了,完完全全的说出来吧。」

    「我已经记不得了。」

    「那么再教妳一次。但再不说的话,就要剃毛了。」

    这样恐吓后,刘子华又说一次使王丽娟听了就感到厌恶的话。

    王丽娟觉得自己的头脑已疯狂,可是又无法逃避,只好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说出来。

    「请让我吸吮主人的阴茎吧………」

    「好。开始吧。」

    刘子华的阴茎已没有先前那样勃起,王丽娟用带手铐的双手捧起那个东西,自暴自弃的含在口中,开始用舌头戏弄。

    王丽娟对丈夫也很少这样做过。并不是王丽娟讨厌,而是丈夫没有这样要求。

    王丽娟本人并不讨厌这件事。用嘴吸吮或用舌头舔后,感到阴茎更雄伟勃起时,王丽娟也会兴奋得使自己的那里更欢悦。

    可是,现在不能发生那种情形。应该不会的………。虽然这样想,但觉得刘子华的阴茎益发膨胀和勃起时,身体和自己的意志相反,开始生成兴奋。

    于此之时,刘子华的身体向后退。

    「大概是老公的教育不好。做为有夫之妇,不算是做得很好。只是美丽的太太把阴茎含在口中的表情和热情值得赞美。妳实际上,是喜欢这样吸吮吧。」

    王丽娟不得不从面前沾上唾液,发出湿润光泽的肉棒转开视线,因为被对方言中,感到狼狈,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都能感受出来的兴奋表情的情景完全照映出来。

    「不要……不要………」

    双脚又让分开到一百六十度左右,上身抬起四十五度。这是因为台上有转盘,能调整双腿和上身的角度。

    王丽娟觉得体内有火。不用看镜子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姿势,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妳看,不是很好看吗?」

    刘子华开始揉搓乳房。

    「全部都能看到了,是不是?」

    刘子华说着,向王丽娟的胯下摸去。

    受到男人的手移动的影响,看镜子的王丽娟立刻又把脸转开。

    「要看!」

    刘子华命令道。王丽娟拼命摇头。

    「一定要看!」

    刘子华抓住阴毛,用力拉。

    「痛啊………」

    王丽娟发出尖叫声后看。强烈的差耻感,觉得头昏眼花。双眼已分开至极限。有阴毛装饰的花瓣也完全绽放,还看到发出粉红色光泽的湿濡肉洞。

    刘子华的手突然拉开花瓣。

    「这里是什么?」

    「不要!」

    王丽娟的声音发抖。刘子华的手指拉开花瓣的同时,抚摸阴核。

    「有夫之妇不可能不知道这名称。」

    王丽娟虽然感到强烈性感,但还是用力摇头。

    刘子华开始用剃毛威胁。

    王丽娟当然知道,可是对丈夫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快说!这个叫什么?」

    「这……阴户………」

    王丽娟梦呓般的说出来。全身被火通用羞耻感和异常兴奋包围………。

    「妳的阴户想男人想得开始搔痒了吧!」

    刘子华故意这样说后,把手指插入花心内。

    「是不是很想我的阴茎了?」

    一面说,一面用手指在子宫口上旋转。

    「啊……已经………」

    屁股不由己的扭动。强烈的性感和刘子华咒文般的话,终于使王丽娟的理性溃散。

    「唔……用你的……来吧………」

    「是要我插进去吗?」

    用发情的表情点头的王丽娟已经不再犹豫,只是很想快点做那件事,得到舒服………。

    刘子华用勃起的龟头在肉缝上轻轻摩擦。

    「不要让我焦急了……求求你………」

    「太太……真厉害……简直就是叫春的母狗。」

    对不顾一切扭动屁股的王丽娟,刘子华反而感到惊讶。继续用龟头在阴核和肉洞口上摩擦。

    「妳要说用我的阴茎插入妳的阴户内。」

    「啊……用你的阴茎………」

    王丽娟按刘子华的话说了,同时觉得自己兴奋得快要疯狂。过去不曾说过的淫语,发生春药的作用。如果是现在,任你无耻的话都能说出来,甚至于想变得更淫荡。

    于此之际,刘子华插进来了。在插入的同时,王丽娟的下半身出现几乎使身体完全溶化的搔痒感。

    刘子华开始缓慢抽插。

    「妳看吧。」

    刘子华把王丽娟的身体抬到九十度左右,让她看胯下的情形。

    王丽娟张大眼睛凝视。冒出白烟的阴茎,在湿淋淋的肉洞里,像活塞运动一般进进出出。

    「啊……在梩面了………」

    王丽娟的声音颤抖。

    「什么在里面?」

    「你的……」

    「我说过,不要再神气了。究竟我的什么东西在里面昵?」

    「你…的阴茎…在阴户内……」

    王丽娟兴奋到极点,用啜泣声音说:

    「啊…好…」

    每当刘子华插入时,呼吸感到困难,体内充满快感。就那样顶在子宫囗上扭动时,身体生成如溶化般的性感,不由得发出啜泣声。

    阴茎拔出去时,膨胀的龟头,发生强大摩擦,触电般的快感使王丽娟全身痉挛。

    刘子华看见这种情形,又猛烈插入。王丽娟的快感冲向脑顶,逼她登上性高潮。

    「啊…不行啦…要泄了…泄了……」

    王丽娟哭着达到性高潮,然后是连续的泄出来,也可以说是被刘子华弄得泄出来。

    王丽娟本身已经不知泄了多少次,然后当刘子华猛烈抽插,使王丽娟感到身体快爆烈时,刘子华开始喷射。很久没有这种感受的王丽娟,又冲向性高潮的最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