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大学毕业那会,被分配到一个小县城里的县医院里,不知道有没有狼友是学医学影像的。每个医院的医学影像科都有个护士,因为活比较轻松,所以能进去护士的都是一些有背景的人或者在医院比较牛逼的人。由于是个小地方,所以病人也比较少,我们没事就在一起聊天。其中有个结了两次婚的马老师有句名言,说出来大家分享下:说女人啊,一开始你给她买多贵多贵的东西,她不敢拿,怕上当。你只有今天买包瓜子,明天买包糖,然后再买些稍好点的东西,这样一步一步的来,她就会落入你的全套里。结果这样就越套越死,就是你的了。呵呵,之所以把这句话在这地方说出来,是希望给一些狼友们点启示啊。
     闲话不说了。我们科也有个护士,是个身材一般,长相一般,气质一般的女人,不过个头可以,1.65。因为他是我们科唯一的一个女性,当时看着还是可以的。由于我离家比较远,所以科室的老师都比较照顾我,其中也包括她。后天熟识了后,我们其他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说到了她的情况。原来是个结了两次婚,但两个老公都死了的中年寡妇。当时其实是很可怜她的,一个人带着个孩子(比我小一岁,在外地上大学)也不容易。我刚到那里时,找了个女朋友,后来分了,没事就窝在房间玩游戏,看小说。有个97sese网址,应该有很多狼友都知道吧。刚开始是看些激情小说,后来无意中看了乱伦的感觉很刺激,结果就迷上了,害得我到现在为止,性伴侣都是30以上。(本人25)。看了好多之后,就幻想着这种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物色。就这样,我瞄上了我们科的那个护士。
    当时想,直接上,肯定不行。要用马老师的战略步骤才有可能成功。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的狩猎活动开始了。刚开始是加她的QQ号,反正是看到她在线就聊几句,聊的内容在我们上班的时候也不说。后来有天夜里12点多了,她还在线,于是我准备进行下一步的行动。我就说你既然是我的老师,是不是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你啊,她说当然。我就说“我刚和女朋友分手了,我问她什么原因,她就是不肯说,我个人怀疑是做爱不协调的因素”(当然,这些都是自己找的借口,好进行下一步的交流,嘿嘿,你懂的!)。她过了好长时间,才说“你是这么确定的?”我就说因为我的时间不稳定,有时候一小时,有时候几分钟。她就说“要有很好的体力才行啊,你我太瘦,”我就装作茅塞顿开的说“噢,这样啊。”又聊了会其他的,我就说,谢谢你帮我的忙,改天请你去酒吧把(其实就是一个小包间,里面有沙发和桌子),她说不用,我说你不回怕我吧,她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怕你啊,我就说女人三十一朵花,怎么说自己老呢?她就说自己是豆腐渣,我们就这样乱侃,侃了好长时间。后来还是在我的一在要求下,答应了。耶,第一步完成啊
       第二天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在一个比较偏僻的酒吧里做下来了,我要了一打啤酒,边喝边聊,聊着聊着,又聊到我分手的原因上了(当然,是我引导的)。这次聊的很透彻。酒快喝完的时候,我自己感觉有点晕了,就说她很漂亮,她又说自己是豆腐渣,于是我就坐过去,温柔的拿起她的手说,这哪是豆腐渣啊,明明很美,很滑。我就一直在品鉴,没有放手的意思,她也没有反感的意思。我于是就知道,有戏。于是,我慢慢的底下头,亲吻了她的胳膊,她笑着说坏小子,但没有厌恶的意思。我于是就把她的胳膊抱在怀里,头靠在她肩膀上,又碰了一下酒瓶,喝了一些。我们又聊了些其他的事。聊着聊着,我就渐渐的面向了她,趁她不注意,就用手按住她的脖子,亲吻了起来,开始她还挣扎,但一会就安静下来了,于是我尽情的吻着。她安静下来了,我的手当然不会闲着,就从她的脖子上慢慢的滑倒了她的胸前,慢慢的揉搓了起来,力道越来越重,她的呼吸逐渐变的沉重。我又分开了一只手,向下滑倒她的腰间,从衣服里,慢慢的探进去,一寸一寸的往上移,到达乳房时,就停了下来,继续揉捏,期间她也没有表示反抗的意思,于是,另一只手也用相同的轨迹进来了,然后两只手慢慢的向后移,挑开了她的胸罩带,猛的把她用力的拥入怀里。她一直喊着“臭小子,臭小子…………”我顺势将她的上衣撩开,看打了发黑的乳头和大大的乳晕。忍不住惊讶的说“好大啊…….”谁知她就这说“现在的女孩子才叫大呢”,我一愣,知道她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说她乳晕大,她以为我说的是乳房。当然,我也没有傻到去解释。于是,我又从座位上站起来,去骑在她腿上,尽情的去用嘴和牙齿去挑逗她的乳房。她的嘴里一直喊着“坏小子”“臭小子”之类的话。我们就这样拥吻和抚摸了好长时间,直到她的手机响了。她脸通红的拿起手机,接了电话,看了下时间。都快12点了,于是,我们结账走出了酒吧。
         刚出酒吧的门,被风一吹,清醒了一下。她好像有些内疚的不说话,我就说“人生在世,高兴就好,可千万别委屈自己”。我的意思是想让她放开些,她老公也过世2年了,肯定也很寂寞。我们又聊了些科室的事情,走到了她家楼下。我问她住几楼,她说顶楼,我说我可以上去坐坐吗?她没有说话,我又紧接说,没啥事,就是参观下,喝点水吗,就走。我当时都不相信自己的话,但她还是没说话,于是我就跟着她走。她还是没说话,我看有戏,于是亦步亦趁的跟在她后面,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她家。进了她家,她就顺手把门反锁了。我说可不可以在这冲了澡啊。他说没事,你冲吧。于是,我就在卫生间了冲起了澡。边冲边想法子。于是我就说“洗发水在那里啊?”(其实我是知道的),她说就在洗漱台上,我说没有啊,她说你再找找,我说真的没有。她就穿着拖鞋塔拉塔拉的走了过来,但是只走到了门口,没有进来,我就挺着自己的老二去把们打开,她看到我的老二后,明显愣了下,又故作镇定的走到洗漱台上,把洗发水拿给我,我却没有接,猛的拉住她的手,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