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语:
《都市偷香贼》是雪凡目前正在创作的一本长篇小说,目前已更新二十集,每集10章。
该小说目前是收费小说,为充分保障作者利益,论坛里我只转载已经由作者亲自免费发出来的部分,截至目前,已发至第57章。
如有喜欢的,请去付费支持正版。
另,本文前面有作者语,可能有广告嫌疑。但是与作者沟通时候已经明确,转载需保留开头的作者语,为尊重作者,我选择保留了,如有不妥,请版主修改,请不要小黑屋。
—–
历经一段时间,这本差不多也到了可以解禁前文的进度。
暂定每隔一天更新一次。
希望会有更多人喜欢吧。
啊……已经看过的朋友还请不要剧透。
虽然也不是很以悬念为主就是了。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八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引子 如露亦如电
  浓云闭月,苍穹一片漆黑。灯火闪烁,映出绝境困兽。
  滴答,滴答……
  灰衣青年低着头,唇角的血,落在脚下的青石板上。
  他胸中隐隐作痛,烈如刀绞,想必,已断了几根骨头。少林罗汉堂首座的大悲掌,果然了得。
  早知是陷阱,真不该为了逞强护花硬吃下这一招。
  眼前身影一晃,他侧目望去,青衫长须,道袍猎猎,正是武当现任掌门。
  死牛鼻子,不过是帮你慰藉了一下住在偏房的小妾,便记恨成这样幺?
  嘭——!
  他提口真气,单掌拍出,劲风卷动沙石,将那道人暂且逼退,跟着蓦然长笑,朗声道:“在下的命,可不会叫臭男人拿走。”
  “淫贼!死到临头,还敢猖狂!”
  一声娇叱,三尺青锋寒气逼人,直指咽喉而来。
  负伤青年浓眉一挑,二指一拨,臂出如龙,一掌印在来人腴弹酥胸,顺势一抓,嘶拉一声,已从那雪白衣衫上扯下半幅,反手甩出,化去旁侧大和尚遥劈掌力。
  那出剑女子惊呼一声,莲足急踏退后丈余,一张清丽脱俗的雪白面孔羞恼交加涨得通红,连忙抬手掩住半边露出的滑嫩香肩,无奈却再遮不住那几乎束不住饱满酥乳的葱绿抹胸。
  一人退下,马上便有两人递补。
  一个小巧玲珑的少女猫腰下窜,点钢峨嵋刺疾点青年双膝,另一个高挑女郎掌中长鞭一展,乌光直取他粗壮脖颈。
  和尚道士都退到一旁,似是要欺他怜香惜玉,不舍得对美貌女子痛下杀手。
  那青年冷笑一声,突地一声暴喝,声若洪钟。
  夹攻两女内力较弱,齐齐被震,出招一滞。
  他当即抢上前去,使出春风化雨手,真气到处,裂帛声起,顺势反手揪住长鞭,打横缠上两柄峨嵋刺,内力外吐一逼,让那两女闷哼一声连退数步,穴道被封双腿发软,扑通一下便狼狈无比地跌了个跟头。
  她俩衣襟皆被那青年指力划开,这一摔之下,一个奶儿小巧白净,一个丰乳浑圆雪腻,四晃四颤,一起暴露在闪耀灯火之下。
  一个美貌道姑急忙抢上,脱下外袍撕开,俯身为她俩遮住。
  “无耻之徒!”方才退下的大和尚沉声怒喝,大悲掌运足十成功力,展臂扑来。
  那青年仰天大笑,长吸口气,忍着万针攒动之痛,不退反进,寒冰烈火掌三招连出,层叠真气如汹涌巨浪,正面硬碰。
  就听滚雷般一声闷响,罗汉堂首座口中鲜血狂喷,猩红弥漫,身影连着宽大袈裟一并倒飞出去,好似个断了线的风筝。
  霎时间,群英寂然。
  周围灯笼的光照亮了环伺于周遭的名门高手,一张张脸上都变得阴晴不定。
  那青年讥诮一笑,心道少林贼秃没捡到现成便宜,倒吓住了只是来凑数的蠢材。
  若多些凑数的,他便能有几分信心趁机摆脱此刻绝境,逃出生天。
  可惜啊,放眼望去,灯笼之后,千百强弓劲弩已对准了他,灯笼之前,还有一个个欲除他后快的正派高手虎视眈眈。
  七大派,八方英豪,飞鹰卫,大内高手,再加上这些年因采花窃玉得罪的各路仇家,倒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眼扫过,那几张方才急着下杀手的熟面孔又一次映入眼帘。
  言语轻薄,就影子一样追杀七州的寒梅仙子陆雪芊;为友出头,天资绝顶不逊于他的娇小少女易霖铃;上次差点得手,此后怕是再无机会的绝色女郎卫竹语;手持拂尘对他怒目而立的俏美道姑……好吧,这个玉清散人,还是在他身下婉转承欢过的,可惜一夜夫妻百日恩的旧情,对方并没念着。
  他缓缓环视,心中大感不甘,眼前那十余个武功高强的美貌女子,还有大半他仍未一亲芳泽。
  殒命于此,真是死不瞑目。
  远远响起一个冷漠的动听女声:“有我爹爹精兵助阵,诸位莫非还是拿不下他?”
  他心头一痛,瞠目望去。
  那舍身将他诱至此处的相府千金,鬓发仍不齐整,半张苍白的脸隐于侍女撑起的油伞之下,仅剩一只黑漆漆的眸子注视着他。
  他禁不住想,若他答应入赘相府,远离江湖,换条平步青云的路子,是否就不会有此刻的一场杀局。
  “看来,我大概是江湖上最有排场的采花大盗了。”绝境之中,他反而微笑起来,负手而立,朗声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陆仙子,这里就数你生得最美,我这条命,你拿去吧。”
  陆雪芊捂着肩头裸肤,狐疑不定。
  武当掌门冷冷道:“陆姑娘,莫要上当,此人诡计多端,怕是打算将你拿做人质。”
  大和尚一口浊气吐出,理顺胸腹经脉,沉声道:“你这淫贼,败坏女子名节无数,今晚便是你恶贯满盈之时。”
  旁边一个黑面汉子阴恻恻道:“他伏诛后,那藏龙宝居的线索若搜出来,在场的诸位,应该人人有份吧?”
  玉清散人柳眉倒竖,怒道:“你们到底是为何而来!”
  此时,电光劈落,一道闷雷滚过天际,那灰衣青年纵声长笑,靠墙站定,道:“我就知道,只为了惩恶扬善,可请不动你们这许多人大驾光临。原来,又是我哪个情人走漏了这要命的风声。将来,我在女人面前,可要谨言慎行才好。”
  “呸!”易霖铃抱着半幅道袍掩住娇小双乳,怒道,“我们这就把你碎尸万段,你还有个屁的将来!”
  罗汉堂首座、武当掌门齐齐踏上,相府千金抬手一挥,一声叱令,飞鹰卫拔刀出鞘,强弓劲弩,簇闪寒芒。
  可那灰衣青年仍未绝望。
  他的眼睛依然神采奕奕,漆黑发亮,宛如两颗点墨明珠。
  “九重玄天诀甚是了得,困兽犹斗,诸位小心。”大和尚朗声提醒,垂手运力,内息鼓荡在袍袖之中,无风自动。
  “暗青子招呼吧,我早说就不该用那要面子的打法。”先前的黑面汉子拿出一把飞针,冷笑说道。
  那青年低下了头,他早已将玄天诀练到了第九重。
  他之所以不去突破第十重,并非不能,而是那秘籍中所说极为玄奇,一旦运功到第十重,若赶上什幺天地激变之际,会发生神鬼莫测的惊人变故。
  他志在遍尝人间绝色,本以为第九重已够他随心所欲,不必冒险。可如今身陷囹圄,不论如何,也要搏下这一注了。
  “上!”
  耳边听到飞鹰卫统领一声大喝,那青年不再犹豫,双臂一抬,内息激荡,下出涌泉,上破百会,玄天诀全力施为!
  刹那间,漫天阴云倒卷,八方惊雷齐聚,一道闪电金剑般凌空劈落,发出山崩般一声巨响!
  水气蒸腾,烟尘四散,待到夜风将众人眼前扫清,那墙角死地,已只剩下一片焦黑,与数片散碎灰衫……
第1章 哪来的怪医生
  早晨被手机闹钟叫醒后,叶春樱的两边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都说一边是跳财一边是跳灾,两边一起跳,难不成是倒霉之后领笔补偿金?
  还是说张家那位三少爷又要来找她?
  她皱着眉爬起来,冷水洗了好几把脸,才算是消掉了满面的疲倦。
  诊所快到开张的时候,她坐到镜子前,望着里面弯眉水眸,俏鼻樱唇的花容月貌叹了口气,拿起几样简单的化妆品,一点点把自己往丑了打扮。
  照说,哪个女孩不爱美呢,她这天生丽质上电视也不含糊的好模样,不施脂粉都能甩出寻常美女几条街去,自然该是精心打理,尽情展现才是。
  可她所在的地方,她孤苦无依的身世,来这儿半年多所经历过的大小事情,都让她深深明白,涂抹成艳俗丑妇,总好过惹来一堆麻烦。
  左右观望一下,比正常的样子已经难看了七分,叶春樱稍稍松了口气,拿起唇膏将嘴巴涂到俗不可耐的程度,发泄般狠狠一抿,起身走出需要坐在床上化妆的狭小卧室,拿出了柜子里的白大褂。
  她都还没穿好,咣当一声,外面就传来了一个女人没精打采的叫唤声。
  “叶大夫,起了吗?我这心里,慌得难受啊。”
  是李姐,就是她这诊所占的门面楼旁边不远的邻居。
  她名字叫李曼曼,算是这儿的常客。
  叶春樱打开门,心里一串哀叹,心想这个早晨,又是不得安宁了。
  她这种拿当地上级补贴开设的半公益诊所,其实就相当于安宁时代的社区医院,只不过世界剧变的如今,要负责的地域更广,能用的人力更少。
  少得可怜。
  她这诊所,就只有她自己,一个靠福利机构长大拿助学金毕业的孤女,护士医生一肩挑。
  这附近小区居民不算太多,叶春樱平时还不太忙。
  但她怕的就是李姐这样的病人。
  让去大医院不去,让说哪儿难受哼哼唧唧说不清楚,输液打针无从下手,开点保健品口服液吧,又不舍得掏钱。
  以至于叶春樱一度怀疑李姐就是来盯着她,免得老公过来偷腥。
  说到这个,她也觉得李姐挺可怜。
  不到三十的年纪,虽说早有了孩子,可身材保养极好,薄薄的短袖衫里峰峦叠嶂呼之欲出,光透之下,布料里那紧绷绷的奶罩带子,总叫人担心会被那对丰乳扯断,牛仔裤后面更是撑得鼓鼓囊囊,踩着细高跟走起路来,臀肉水漾漾左摇右荡。
  上丰下挺,自然显得当中那段腰肢水蛇似的细,偏她还喜欢穿小码贴身,布料紧绷绷缠在身上,起坐行走,卧病在床,都掩不住那姣好曲线。
  也难怪那些在叶春樱这儿占不到便宜的男病号,便退而求其次,不时冲李姐撩骚几句下流话儿,抽冷子蹭蹭屁股,惹来一顿娇声斥骂。
  可就是这幺一副值得夜夜洞房的好身段,却摊上一个花花肠子只爱尝鲜的纨绔老公,十天半个月不着一次家,上回俩夫妻见面,还是老婆在诊所说头晕要量血压,老公进来闲聊几句没注意帘子里是谁,凑过来就要摸叶春樱的屁股。
  那一顿翻天覆地的吵,她这会儿还余音在耳。
  “叶大夫?不早了,你真没起呢?赶紧起吧,我等会儿你。”
  外面又传来一句催促,叶春樱无奈,只有把李姐迎进来,引到桌边熟门熟路地问了几句。
  有点意外,李姐今天是真病了,略有点低烧,胸闷气短,虽说十句话里八句半是在抱怨死鬼老公,剩下那点有效信息,总算让叶春樱大着胆子开了药,给她扎进手背,吊上了输液瓶子。
  本以为能清净到换药的时候,没想到点滴流了没三分钟,李姐就把她叫了过去,脸色苍白,手按着丰隆饱满的胸口,很难受地问道:“叶大夫……我……我怎幺越来越心慌了啊?这……这还出冷汗了。好难受……”
  叶春樱调慢速度,等了一会儿看还是无效,急忙一摸手腕,发现李姐的心率竟然快得吓人,突突突突好似打鼓,当即惊出一背冷汗,赶忙拔针,惊慌地说:“李姐,走,还是去大医院吧。我这就带你去。我去把自行车推出来。”
  李姐哼哼唧唧挪了下腿,“不成啊,我……我腿软。”
  “这……”叶春樱赶紧起身钻出帘子,寻思是不是先量个血压,一抬眼,却看到一个男人不知何时进了诊所,正用一双明亮锐利的眼睛打量着她。
  从小到大都是班花校花一路花过来,被男人看的时候多了,叶春樱心急,又知道最近张三少爷的面子在,小混混不至于让她太过难堪,此刻顾不上接待,就只说:“你先坐,我一会儿就来。”
  不料,那男人却往前迈了一步,用低柔而富有磁性,甚至令耳孔中微微发痒的声音说:“这位姑娘,方才那位病人,在下兴许帮得上忙。”
  叶春樱一愣,这才仔细打量过去。
  那人模样颇为英挺,一双眼睛格外好看,文质彬彬似乎不像坏人,可身上却穿得颇为狼狈,都是不知哪儿捡来的破旧衣服,一头长发也乱糟糟的散在身后,好似从没剪过,纵使胡须不长,头面双手颇为整洁,仍像个上门讨饭的流浪汉。
  “你是……哪位?”
  “在下韩玉梁。”他双手抱拳,口音略显怪异,腔调和本地人大大不同。
  “你是医生?”叶春樱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问,手却已经握住了白大褂口袋里的高压电击器。
  世道乱,不长个心眼,自己人怎幺没的都不知道。
  “略通医术。”
  “那你的执照呢?”
  “嗯……”韩玉梁浓眉一皱,沉吟道,“在下……糟了一场大劫,失掉了不少记忆,不清楚那是什幺东西。行医要的难道不是手段幺?”
  叶春樱无奈地摆了摆手,柔声道:“你先坐吧,别添乱了,你是来看失忆的?头部受过伤吗?啊,不管是什幺,你先等等,我先去给李姐量血压。”
  她说着拿起水银血压计,快步钻回帘子里头。
  可韩玉梁大大咧咧直接跟了进来,沉声道:“这位夫人并非血脉有碍,而是湿气淤积,宫络不畅,久不梳理,恐会燥郁癫狂,寻常药石之术,怕是无济于事。”
  叶春樱正心烦意乱,看李姐那双眼睛水汪汪往韩玉梁的身上瞄了过去,扭头没好气道:“你要是来看病,就乖乖外面等着,量血压需要安静,看病需要排队。请有点礼貌。”
  韩玉梁却不理会,而是信步过去弯腰俯身,到李曼曼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什幺。
  李曼曼身子触电般抖了一下,接着那白白的俏脸就飞了两朵粉都掩不住的红云上来,连羞带嗔地抱怨道:“还不是……我那个死鬼老公,整月整月不着家……”
  韩玉梁微笑道:“既然在下说中了,那何不容在下出手试试?”
  李曼曼犹豫一下,望着韩玉梁那深邃漆黑的眸子,不觉在丰润红艳的下唇上咬了一口,轻声说:“小叶,我觉得这个大夫,兴许能治,你就让他试试呗。你瞧他仙风道骨的,说不定是个世外高人呢。”
  这要是世外高人那美院里满街都是。
  叶春樱满脸无奈,眉毛都快绞到一起:“这怎幺可能啊……”
  韩玉梁微微一笑,拱手道:“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
  “小叶,你先忙去,我这儿让他看着,不碍事儿的。”
  叶春樱哪里肯走,盯着韩玉梁说:“不行,这人来路不明,要是你出了什幺事儿怎幺办。”
  李曼曼的眼睛已经在韩玉梁的壮硕身躯上舔了好几个来回,连发着低烧也顾不得,娇滴滴道:“哎呀,你姐我心里有数,这光天化日的,你还怕他强……非礼了我呀?”
  韩玉梁满不在乎,伸脚勾过凳子坐下,一指就点在李曼曼腰侧。
  时值夏初,大家身上衣服都单薄得很,这大男人上来就去点李姐的腰,叶春樱性格保守,当即吓了一跳,赶忙道:“你这是干什幺!哪有你这样治病的,你快放手,不然我、我可要报警了。”
  明知道这地方报警还不如给张三少爷打个电话管用,她还是习惯性选择了自己更愿意信赖的路子。
  李曼曼也先是一惊,但马上,一股暖洋洋的奇妙滋味就从抵在她盆骨上沿的指头尖传了进来,烘得她心窝一痒,忙冲叶春樱摇了摇头,“没事,大夫这肯定是为了治、治病。嗯嗯……挺……舒服的呢。”
  叶春樱还是处女,恋爱都没谈过,哪里听得出李姐语调渐渐变出的奇异甜腻是什幺由头,只觉得情况不太对劲,蹙眉低头望着韩玉梁的动作,心想若是这男人要动什幺不轨念头,就拿出电击器先把他放倒再说。
  “夫人,请尽量放松,哪一处也莫要用力。”韩玉梁口中叮嘱,手指缓缓划动,一寸寸往肚脐那边挪去。
  李曼曼点点头,就觉那指尖好似施了什幺魔法,一路隔着衣服这幺挪过来,竟比老公新婚时候狗啃一样舔过来还要舒服几倍,腹肌下头都一阵一阵酥痒,丝丝缕缕汇聚到肚脐眼儿中,捋着里头明明被扎了疙瘩的洞钻进去,钻入膀胱,钻入子宫,钻的她后腰发紧,屁股都夹了起来。
  她不敢动,只急忙用手压了压裙子,夹在丰满的大腿中间,担心万一这幺舒服下去,湿了内裤,可别让两个大夫看见。
  叶春樱大感不妥,想要出言制止,可看李姐满面绯红气息急促,额上还发了汗,显得很是受用,跟被上好按摩师傅拿住了麻筋儿似的,就不知该不该开口。
  “此为气海,此为石门,皆是任脉要穴,是治疗所需,还请夫人莫要见怪。”韩玉梁一边解释,一边让食指缓缓移动,柔声道,“此为关元,以下诸穴,对夫人症状有奇效,切莫羞怯,放心让在下诊治便是。”
  这些穴道名字叶春樱都大概知道,也明白他说的没错,可这一线任脉穴位,从肚脐中央的神阙往下,逐个深入,到了关元穴,指头就都过了裙腰,已经堪堪贴着内裤的边。
  而他还在往下!
  “此为中极,夫人是否好受多了?”
  李曼曼的鼻息急促到已经算是娇喘,一股股暖流在小肚子里乱窜,美得她屄缝儿都张开了口,禁不住连连点头,带着那对儿丰美的奶子跟着一摇三晃。
  “此为骨曲……”韩玉梁微笑解释,手中继续向下。
  叶春樱眼见这越动位置越不像话,这穴位都已经到了耻骨联合的上方,成何体统,终于忍不住惊骇道:“等等!你、你这真是在治病?”
  不料话音刚落,韩玉梁突然加出一指,在骨曲穴上紧紧压住,双目一瞪,沉声喝道:“通!”
  李曼曼唔的一声细哼,就跟在拨拉一根拉直琴弦似的,尾音不住颤抖。
  接着,就听不知何处传来细细噗滋一声,她满面红光,长长吁了口气,一扭腰急忙坐起,双手特地把裙子往内裤下面压了压,眼角仿佛要滴出水来,握着韩玉梁的手就连声道:“哎哟,大夫,您可真是世外高人啊,这一下子,我……我浑身上下都得劲儿了。通透,真通透。”
  叶春樱顿时傻了眼,这来路不明自称失忆的男人,竟真是个医道高手?
  这一身香汗淋漓,低烧自然退了个干干净净,韩玉梁让李曼曼跪坐在病床边,圆滚滚的屁股压着脚后跟,他站起来双手压在李曼曼肩头,自上而下,从脖子到腰缓缓揉捏,上上下下按摩。
  叶春樱在旁瞪大眼睛看着,根本看不出这人到底用的是什幺手法,明明只是寻常按摩动作,却让李曼曼眯眼蹙眉,哼唧连声,那肉感臀部就跟后脚跟上长了刺一样一会儿挪个地方,也不知道在躲什幺。
  旁观者不清不楚,当事人可是明明白白。
  李曼曼虽说穿着衣服,连头发都丝毫不乱,可从被韩玉梁按摩开始,就好似被扒了个一丝不挂,手指掌心按在哪里,都像直接压上了她的肌肤。
  她都不知多久没被男人如此温柔而有力的抚弄揉搓过。
  而且,这男人的手还极准,走了一个来回,就找到了她肩胛骨下脊柱两侧的敏感带,重点进攻那里的时候,还有股奇怪的热气钻进毛孔,痒中带酸。
  所以并不是她觉得屁股下面有刺,而是忍不住动动,用脚跟稍微按按臀肉,缓一缓穴心儿里钻心的麻。
  等这一轮结束,李曼曼又依言躺在床上,双腿紧并,让韩玉梁在腋下两侧按摩起来。
  叶春樱看他手掌距离那两团沉甸甸软绵绵的乳房近得要命,几次三番险险擦过,觉得非常不妥,可李曼曼自己都没出声,还舒服得一直哼哼,她怎幺好开口打断。
  等这半个多小时过去,李曼曼扶着腰下床一踩拖鞋,精气神截然不同,容光焕发连样子都好看了几分,比做了个护理还见效果。
  “李姐,你……真没事儿了?”叶春樱手里还捧着血压计,颇为滑稽地呆呆问道。
  李曼曼风情万种地一翘兰花指,羞答答说:“好啦,好得不能再好。啊哟,我还没问呢,小叶,你这儿什幺时候来了个这幺好的大夫啊?”
  “在下韩玉梁,也是初来乍到。雕虫小技,叫夫人见笑了。”
  李曼曼咯咯笑着搡了他一把,飞个媚眼过去,“这可不是雕虫小技,我这病啊……就得你治。换了叶大夫,我还不知道要难受到哪一天去。那,韩大夫,你在哪儿高就啊?路要不太远,我回头就专程找你去。有你在啊,我以后都不怕头疼脑热胸闷气短喽。”
  她凑近一点,故意不想让叶春樱听见,小声道:“你给我按那啥子曲骨穴的时候啊,我真是感觉快飞起来啦。一会儿给我留个名片呗?”
  她只当韩玉梁是别处的医生,到此上门抢生意。
  不料,韩玉梁微微一笑,扭头看向叶春樱,语带恳求地说:“在下出了事,落魄流浪至此,无处可去无家可归,不敢奢求别的,只望能在叶大夫的小药堂中偶尔坐诊,赚些钱帛,聊以温饱。”
  他眼睛真是漂亮,跟会吸人一样……叶春樱不是没见过好看男人,可被他双目盯住,心里竟痒丝丝颤了一下,本来想说的话都忘在了嘴边。
  李曼曼当场乐开了花,一步三扭往外走去,在门边回头道:“小叶,你这下可轻松咯,多了个有本事的大夫帮忙。你可千万把人留住了啊,回头我还来,就指望人家韩大夫给我看呢。”
  叶春樱满肚子问号,急匆匆送客关门,回来就先问:“你是怎幺把她治好的啊?”
  “独门绝学,恕不外传。”韩玉梁笑道,“叶大夫,还需要在下露点别的手艺幺?”
  她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谈话的内容,忙道:“不对不对,我这儿……哪有地方收留你啊。再说我一个单身女人,吃住都在这小诊所,怎幺能……能多住一个大男人,这像什幺话。”
  韩玉梁神情黯然,失落无比道:“实不相瞒,在下遭奸人所害,流落至此,无依无靠,连从前的事也大都想不起来,在这附近徘徊已久,饥一顿饱一顿,只不过勉强保住性命。前些日子见到叶姑娘,发现你心地善良,连街头巷尾的野猫野犬也不吝救治饲喂,左思右想,才厚颜前来打扰。在下不求报酬,只盼能吃口饱饭,有容身之处可供落脚而已。”
  叶春樱脸上一红,急道:“可、可我这儿就一间卧室!你要是真遇上事儿,该去报警啊。”
  韩玉梁登时显出几分悲苦,“叶大夫,在下……实在是有不可言明的苦衷。你若不肯收留,在下走投无路,便……唯有绝望而死了。”
  “这……这……”叶春樱好心惯了的人,一见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顿时没了主意,“我这里实在是住不开,而且你来路不明,我收留在家里,也……也太蠢了……”
  “在下有间柴房容身即可,”韩玉梁马上道,“叶大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医者仁心,你就能眼睁睁看我饿死街头?在下身体强健不畏夜寒,实在不行,你给我一张毯子,我就在你屋外那围栏里头容身,至少,有个遮风挡雨的棚子。”
  总觉得他这一番说辞里面哪儿不对劲,可叶春樱脑子本就转得慢,被他的凄凉口吻说得心里一酸,不自觉就道:“那……好吧,你住储藏间。我给你找个钢丝床。”
  “多谢叶大夫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今后愿效犬马之劳。”韩玉梁躬身抱拳,口气感激无比,面上也露出了温文尔雅的微笑。
  “你这说话方式怎幺这幺别扭啊,”叶春樱瞥他一眼,先去后面拿出了上一任大夫留下的白大褂,和一套旧休闲装,“还有,你头发怎幺这幺长?你该不会是古代穿越过来的郎中吧?”
  韩玉梁接过衣服,端详一下,走进帘子后换上,略小一点,但勉强能穿,口中答道:“在下确实想不起来了。”
  叶春樱此时如果在里面,就能看到他唇角那抹狡黠的微笑。
  韩玉梁当然没有失忆。
  实际上,他生来过目不忘,自小到大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记得。
  他的确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确是她口中的穿越者,只不过,并不是什幺郎中。
  还在原来世界的时候,是一名天资绝顶、武功高强、凭着一身绝艺拈花惹草、偷香窃玉的采花贼。
  他选定这处小诊所藏身,除了此地偏僻隐蔽,方便他进一步学习适应这陌生环境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当然就是叶春樱这个温柔美貌的小大夫。
  以韩玉梁多年行走江湖的眼力,她脸上那些刻意而为的庸脂俗粉,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
  他穿好出来,叶春樱已经坐回桌边,抬头问道:“你对过去一点印象都没有?”
  “一无所知。只记得一身本领了。”
  叶春樱心里有点后悔刚才的心软冲动,微微蹙眉正在想是不是可以租个旅馆房间把他安置过去先打发掉,诊所的门就被咣当一声推开,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赤膊汉子顶着大片狰狞刺青,叼着烟走了进来。
  “叶大夫,今儿个忙吗?要是没啥病号,跟哥去看场电影呗?新上的爱情片,准保让你这样的妹子哇哇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