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黑的键,如玉修长的指轻轻敲打着键盘。每一敲击声都是美好的音符,血
  液底的真情注入其中。
                          一段易逝的网恋成长并成熟最后悄悄死亡。
                          有朋友说在色聊泡来的妹妹最淫最荡,我暂时保留看法。因为我以前从没有
                        去色聊,今天我爬到腾讯建二聊天室玩去了。聊天室的名字很刺激,叫什么“大
                        家来做爱”。都半夜12点了,我想现在进去的女人不是单身就是极端性饥渴,
                        说不定还可以找到漂亮的小妓儿。
                          象我这样以写色情小说为生的,只有拿到稿费才有机会抽得上好烟和去找小
                        姐(有些小姐真的很漂亮,做时象骑在一块白玉上——一个绝美的艺术品)或现
                        实中的女人。现在的女人没有钱一般上不到,性是一种交易,我叫它交配。我一
                        个朋友说五十元可以上一个网上女人,说来也不错。
                          有些低档次的女人本身就是性饥渴,如果有人请她们喝茶,她们很渴望喝完
                        茶后可以爽一爽。“灵魂的空虚/有时一支烟不能代替、一杯酒不能代替/当这
                        金钱和性横流时、所有的一切不再重要/人们变得更空虚。”在这样的时代我们
                        活着应该很幸福或许很悲哀,如果我不迎合这社会就会被抛弃,现在只好性而向
                        上。
                          好几天没有收到稿费了,我只能去上7毛钱一小时的网,那机器就象大街上
                        最差的妓女。为了解渴只好被迫放弃尊严,就象我没有钱时不再抽三五,一元的
                        香烟也能混几个小时。几个色友告诫我如果没有钱就省些,现在学会省,一元的
                        烟也能感受享受生活的快乐。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玩女人了,但我这样的人性欲不是太强,不象我一个叫天
                        皇色色的网友一次能搞二个小时。有女人说我讲究做爱质量而不讲究时间,一般
                        在做爱前通过抚摸就可以让女人达到高潮,当我插进去时女人已经下面已经湿得
                        不成样。当我近二十分后钟结束时女人可能流了二次了。
                          打开QQ还是几个老网友,有几个是我网上妹妹不敢乱打扰,否则人家要告
                        我性骚扰。我本来的形象因一段时间在网上行欢作乐太多变成很狼狈,我一跑进
                        聊天室人家就叫我色狼。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人家还记得这么深,看来做坏事很
                        容易让人记得。
                          原来我爱同我几个哥们在聊天室聊做爱的事,常把一些小妹妹吓得跑走,后
                        来断网一段时间小妹妹们还是忘记不了我这个色哥。为了维护我原来纯洁“少男
                        形象”,决定不再打扰老网友。
                          点燃一支烟随便打开自建聊天室,在自建二发现一个叫“今晚来做爱”聊天
                        室。网上免费做爱不错,最少不用花钱,最多多抽几支烟,多死亡几个脑细胞而
                        已。我把网名换了一下叫“色情上校”。嘿嘿,我搓了搓手,这下可以猎杀网上
                        妹妹了。事实我的口水已经滴下来了,聊天室人妖很多,说不定我碰上了一个人
                        妖。这怎么办呢?我决定要聊首先要打一下电话看是不是女的。
                          我先在聊天室呆了一会儿,到处是男人问女人“要做爱吗”。我看来要比那
                        些常客经验少些,哈哈,但我曾经是一个中国最大的留学生色情站原创版主。聊
                        天室来了一个叫“水儿”的,我打开悄悄话。
                          “水儿,你水多吗?”
                          水儿悄悄对色情上校说:“帅哥,我水多,要不要闻一闻我的水的味儿?”
                          这个女人一开口就直接聊性,很让我刺激,我喜欢女人淫水的味儿,有的女
                        人说我这样有些变态。我感觉变态是常理,不能解释的,他们只是一些可怜的凡
                        人,他们怎么怎么懂**是人类五感刺激,再加上第六感,**才会更美满。
                          色情上校悄悄对水儿说:“我喜欢闻,我还喜欢用手抚摸你的肌肤包括你的
                        可爱的小阴蒂,我会让她兴奋得充血。来吧,你加我号我们QQ里聊。”
                          水儿对色情上校说:“好啊,好棒的男人,我今天要把你吃掉,怕不怕?嘻
                        嘻!”
                          色情上校对水儿说:“哈哈!你吃我大鸡吧!来啊,我们QQ日。”
                          我很快把水儿的QQ加进了,31岁的女人,好棒的年龄,少妇。我敢肯定
                        性经验一定丰富,可能老公不在家,性饥渴起来了。我在网上比较喜欢泡少妇,
                        少妇经验好,而且会体贴男人。现实中我也比较喜欢少妇,同少妇做爱很爽,虽
                        然少妇的阴道比较松驰,但功夫可以弥补洞大的缺点。
                          “来日吧,小宝贝,我要日你。”我开门见山就在QQ露出我的性饥渴的样
                        子。
                          “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家?我需要安全性,我是单身女人,在卧室里上网。”
                        水儿发来了信息。
                          “当然是一个人在家,你脱光了让我飞到你床上好不好?水儿。”我抽了一
                        口烟,深深的吸下去。
                          “我脱光了,坐在椅上上网,你看怎么办?”水儿又发过,很快的发过来,
                        我想她饥渴程度也差不多。
                          “从背后抱起你,用唇亲你的秀发。”我紧接着发过去,叫我网上文字做爱
                        我可是一流,虽然以前没有试过,嘿嘿,我的色心是我的资本。
                          “我转过身接受你的吻,让我的红唇印上你生命的烙印。”水儿发过来了,
                        看来这个女人还多少有些文采,她还懂得浪漫,哈哈,好懂事的女人,这下我可
                        以在网上爽爽的日她。
                          “我印上你的唇,享受你的美舌,让我的大舌头伸进去同你纠缠。”我摸了
                        摸干燥的嘴巴。
                          “我的小香舌紧紧贴在你的舌头上,用手抚摸我的身体好吗,我需要你的大
                        手。”水儿急不可待的需要我的手的抚摸。事实我是多情的男人,做爱前喜欢前
                        奏过程,做爱时讲究**质量。
                          “我的手穿插过你的秀发,抚摸着你的脸,我吻上你的美脖。让我感受你的
                        体香,贴着你的动人身体。”我狠狠的猛吸了一口烟。
                          “亲爱的,抱我到床上,我分开腿让你享受我的美穴的滋味。”水儿又发过
                        来。
                          “我抱着你走向我们的床,那是我们快乐的地方,把你平放,我用我那舌头
                        开始舔你的脸,你的脖子,你的奶子。我双手揉着你的奶子,吸着你的奶头,再
                        轻轻的咬你的奶头。”我一手抚摸着鸡吧,一手打着字。
                          “我已经把手伸到我的内裤里,抚摸着我的阴蒂,我需要你。好好的日我好
                        吗?”水儿的头像又在跳动。
                          “我要你的大鸡吧,让我亲你的鸡吧,我用舌头舔的龟头。”我还没有来得
                        及发,水儿又发过来了。
                          我很快把打好的一段删除,急着发过去:“我来日,好好日你,我鸡吧拉出
                        来了,来亲我鸡吧,我喜欢你的小嘴。”
                          “我的阴毛很茂盛,黑黑的粗粗的,阴唇粉色的,穴微张着,我要你日我,
                        大力的操我!”看来水儿急了。
                          “我手伸到你阴毛处抚摸你的阴毛,扯弄着你的阴毛。中指轻轻的伸到你的
                        阴唇处,按着你的阴唇,再用力挤你的阴唇。两个指头夹起你的阴道口,迅速把
                        中指插到你穴口。”我已经受不了了,全身象火一样燃烧。
                          “插我,我要你的大鸡吧,用你的大鸡吧插死我!我手指已经伸进阴穴里,
                        开始抽插了。啊啊……嗯嗯……”水儿又发过来了。
                          “我又硬又粗的鸡吧轻轻的磨了你一下阴唇,沿着你的微张的穴口插进来,
                        第一下我要顶到你的穴口,用力向上顶,让我们在最深处交融,我爱你。”我把
                        烟头捏在地上,我顾不得伦理和平常的习惯,我需要的是疯狂的性。
                          我手已经伸到内裤里,鸡吧早已充血硬起来了,我抚摸龟头。从来没有自慰
                        的我这次我竟然摸起自己来了。我的鸡吧向来是伸到女人的逼里日的。我想不通
                        网上做爱竟然会改变我的鸡吧习性。
                          “用力的插我,我下面开始流水了,我夹紧你,插到我最深处。最好顶到我
                        的耻骨。日死我,我愿意死在你的身下。”水儿看来也象我一样疯狂起来了,一
                        个孤独的女人需要性,没有性生活作为一个人很难存活下去,没有性的人算不了
                        完整的人。
                          我受不了:“我要日你,现在要日死你,用我的大鸡吧猛的日你。我的大鸡
                        吧一直顶到你的子宫口,让你温热的阴道感受我的充实。你的电话是多少,我们
                        电话做爱吧。我要听你呻吟声。”
                          我从没有试过电话做爱,水儿很快把电话号发过来,我加打了17909过
                        去了。

                          那晚夜已经深了,整个居民区一片死静。夜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有些凉意。
                          电话已通了,那边一片死静:“喂,你好!”我两只手指夹着烟头向烟灰缸
                        里扔去。
                          “好,你是道情魔种吗?”一个很羞涩的女声传过来。
                          “是,你真想电话做爱?嘿嘿!”我坏笑了几声,从网上搬到电话里,有几
                        分真实,作为男人我还是主动一些。
                          “我很空虚寂寞,以前很偶然跑进了那个聊天室,后来也试过聊天室文字做
                        爱,但感觉总是不太好,同你还不错,所以给你电话了。我想体验一下电话里放
                        纵的感觉,能给我吗?”她有可能贴紧话筒发出很低的声音,这种声音只有女人
                        想要做爱时才会有的。
                          我抽出一支三五,点燃了它,打火机的微光照在脸上有些不舒服,我看了一
                        下外面的星空。这世界空虚的人太多了,多少半夜失眠的人。当寂寞空虚到极顶
                        时,我们需要什么?性,最原始的欲望,能让我们忘记一切。
                          “水,你想从什么地方开始呢?”我吸了一小口烟。
                          “我已经脱光了躺在床上,我的三角裤奶罩扔在地板上,来抱着我……”水
                        儿一副很饥渴的样子,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也躺在床上,只留下了一条三角裤,刚才同你网上做爱时的精液还没有
                        干。”我拿了一个枕头放在背后。
                          “魔,让我爬在你的面前,隔着你的内裤亲吻你,让我的舌尖舔内裤上的精
                        液。”水儿呼吸变急促了。
                          我分着腿在想象她跪在我大腿间,下体已经慢慢变硬,我的双手抚摸着她的
                        脸,穿过她的秀发,我忘记了一切,忘记她是我不认识的女人,从来没有见过,
                        以前没有通过话。
                          “心,让我张开我的大手抚摸着你的背,一直向下抚摸,一直抚摸到你的丰
                        臀。”我在想象我的手指流过她洁白的肌肤,向下滑去。
                          “魔,让我牙齿轻咬着你的内裤向下扯,让我亲亲你两个蛋,再沿着你阴茎
                        根部向上舔,一直亲到你粗大的龟头,让我的小口把它吃下去,噗噗……”水儿
                        发出几声吃鸡吧的声音。
                          “心,我右手沿着你的臀沟向前摸,另一个手伸到你的胸前捏着你的胸。我
                        的手指轻轻的伸到你的穴口,上下揉着你的阴蒂。”此时我的声音有些发抖,象
                        真的她在我面前,我抚摸着她的阴蒂。
                          “啊,好爽,我手指开始抚摸自己的阴蒂,它是粉红色的,已经充血了,很
                        硬,我的手指在上下磨着它,好舒服!”水儿发出几声呻吟,真的手指在调弄阴
                        蒂了。
                          “把我鸡吧全吃下去,我要一直顶到你的咽喉。”我鸡吧已经很硬了,有些
                        受不了,发出原始的叫声。
                          “来来,我全吃下去,来顶我的小嘴。我的小舌头卷紧你的大鸡吧,快插我
                        的小嘴,我喜欢你的鸡吧!”水儿象发疯一样。
                          “好的,我抱紧你的脖子,长长的鸡吧一直插到你的嘴里,开始向你喉咙深
                        处插去。”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投入了什么都忘记了。
                          “好爽,我吃了你的鸡吧,用力插我。”水儿叫着……
                          “把双腿分大一下,我手指要伸到你的穴里抚你的阴道。”我渴望她裸躺在
                        我身边,我修长的手指伸进去摸着她温暖的阴穴里。
                          “好的,魔,我要你,我的腿已经分开很大,我需要你的手指,还要你的大
                        鸡吧!把我放到床上好好的搞我,日我!!!”水儿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说话有
                        此发抖,我想她已经把小手指伸进阴穴里日自己了。
                          “这是我们的房间,这是我们的床,我抱着你轻轻的平放在床上。你的的秀
                        发散在床上,洁白的皮肤发出神圣的光芒,我趴下身沿着你的秀美的脸向下吻。
                        双手揉着你的奶头,我疯狂的吻着你的奶,再沿着你的胸向下吻,一直亲吻到你
                        小腹,感受到了吗?亲爱的。”单纯的疯狂的性并不能满足我的欲望,我需要想
                        象和柔情。有个女人说我是平称星座的,而且是A型,很懂做爱。
                          “魔,我现在有些感觉你非同常人,再亲吻我好吗?”水儿很温柔,象躺在
                        我怀里听我讲故事。
                          “我亲吻你的阴毛,吻着你这块神圣的草地,它属于我的。舌尖轻轻的分开
                        你阴穴,轻轻的伸进去,让我品尝你的水的味道。”夹在手指的香烟燃得差不多
                        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魔我们开始一起高潮好吗?我下面已经湿透了,来插我,我需要你!”水
                        儿哀求着。
                          “好,我手握着粗大的鸡吧对着你的穴送进去,让你空虚有些发热的穴感受
                        我的鸡吧温度和充实。”
                          “啊!啊!再插深一些,我在感受你的鸡吧沿着我的阴道向最深处伸去。”
                        水儿呻吟叫着。
                          “我用龟头磨擦你的阴蒂,沿着你微张的阴穴插进来,一直撞到你的耻骨,
                        碰撞在你的花心,让我们结合得更紧一些。啊!啊!!”我的手在套着粗大的鸡
                        吧,鸡吧已经充血,很硬很挺,它在寻找一个女人,女人的阴穴。它在找家,想
                        深深的陷进阴穴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我只听到电话另边发出不断的叫声,水儿在用手指
                        猛的插自己。我配合的发出沉重的喘息声,手套着大鸡吧,大约过了十来分钟。
                          “亲爱的,感觉到我的粗大的阴茎在你穴里高速抽插旋转吗?”我半调戏着
                        问。
                          “啊啊,好爽,再插深一些。”水儿叫着。
                          “水儿,我们快一些好吗?让我快速的深插你的穴。换个姿势,你趴下,让
                        你的阴穴裸露在我的面前,这样我这样可以插得更深。”我受不了慢动作,开始
                        加快节奏。
                          “好的魔,啊啊啊!啊啊啊!”她叫起来了,比刚才的叫声大好多,节奏更
                        快。我想她伸进两个手指,猛的插进去又抽出来,一秒种可能两下。她同我一样
                        已经忘记了一切,在疯狂的情欲中。
                          “啊啊……亲爱的,我要射到你的穴里。”大约三四分钟,那种无上的快感
                        流过身体。
                          “亲爱的,我流了好多水,快来吧,全射到我的子宫里。”水儿尖叫着。
                          白浊的精液沿着鸡吧根一直向上喷,那是一团火,激情的火。
                          “啊………我累了,床单上流了好多水,手指上全是粘粘的,让我躺到你怀
                        里。”水儿呻吟声有些变慢,我知道她已经到了高潮。
                          “亲爱的躺到我怀里,让我边摸着你流水的阴户边给你讲故事。”我已经射
                        完了,鸡吧也慢慢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