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我认识妹妹是在一个晚上,记得应该是午夜的时候,一

个网名叫夜半浓妆的QQ号码加了我,我们就算认识了。她总是在半夜的时候才

上网,我们经常聊到第2天早上,其实也是胡聊,我也知道了她是哈尔滨人,和

双胞胎姐姐一起来的上海在酒吧上班,其实也就是陪酒、陪舞女郎。某一天在网

上感觉她说话少了,我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说妈妈生病了,她姐姐已经回去了,

开刀的钱还不够。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住了,开口就问她说还缺多少。她说

还缺3000元,都不知道哪里去借。我对她说我借给你,你告诉我你的银行卡

号。她说我们都不认识不好意思借我的钱,还说你不怕我是骗子。我说我相信你,

她告诉我她没银行卡她但她姐姐有,我说那我就把钱打倒你姐姐的卡上吧!接着

她问了我的电话还说一定会还我的……

  第2天一早我就把钱给她打了过去,晚上她告诉我收到了谢谢我,还再一次

对我说一定会还我。其实我把钱打出去就有点后悔了,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她。后

来在网上我们还是时常遇到,我也问问她妈妈开刀的事情,但她一直没提还钱的

事。

  大概过了二个月吧,我已经把借钱的是忘了,某一天她真的打我电话了,要

约我出去说要还钱给我,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那天她是约我在中山公园附近的一家饭店见面(我知道她挺漂亮的,网上给

我看过照片)到见了面,还是惊讶她的漂亮和身材好,一见面她就对我说还钱的

事。我说你妈妈出院了吗?她说还没呢,只是先把借我的钱还给我,因为已经拖

了很久了。我这时候又装大度了,我说算了,你还是先拿着用我不等你还。

  过了会她姐姐来了,几乎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就是穿的衣服也一样,也是谢

谢我的话说了一大堆,客气的话就不多写了。吃完饭姐妹俩一定要邀请我去他们

家坐坐。那是他们租的房子,走过去很近,就几分钟的路,1室1厅,看得出是

刚装修的房子,布置的很干净。

  坐了会我说我要走了,妹妹对我说,大哥今晚你别走了,我真应该好好谢谢

你,只要你不在乎我们是做吧姐的。我也忘了我到底说了些什么就留了下来。这

姐妹俩不管谁都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妹妹让我先去洗澡,那时候我说出来大

家不要笑,我是完全傻傻的,到了卫生间脱了衣服就冲起了淋浴。

  我洗头的时候听到有人进来,我连头都不敢会,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她

轻轻的对我说,大哥我帮你搓背吧。并不是我以前没和女人一起洗过澡,是因为

知道她们姐妹都在,感觉有点别扭。

  我回头一看,她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面前,两颊绯红,

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软的双乳挺立着,粉红色的乳头,平坦的小腹,细细的

腰肢,光滑修长的大腿,两腿之间阴户丰满耸起,上面阴毛不是很浓密,但乌黑

油亮,闪着诱人的光泽。

  我有点看呆了,她却笑了说傻瓜就光看吗?一边说一边靠了过来。我将她一

把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宝贝,你真的很漂亮。”和她在网上聊了近半

年,此时此刻才第一次清楚的看着她,注视着她。她的大眼睛在看我时不断的眨

着,长而卷的睫毛不时的跳动!我贴近她,吻在她的双唇上,温热柔软。随后吻

她的小嘴和她的舌搅动在一起!

  我感觉到她将我抱的紧了,我也更用力的将她搂入怀中!

  她对我说大哥你别急呀,我先给你洗澡,等会有的你玩的。她在我的身上到

了些沐浴露,从上一路洗下来,她摸到我的鸡吧一声惊呼,“你怎么这么大啊!”

在她的抚摩下我的鸡吧早已雄赳赳起来了,涨的又粗有大,她很仔细的翻开我的

包皮搓揉着我的龟头,然后摸到我的肛门,也用手指沿着口子上搓洗。在她的抚

弄下,我顾不得身上满是肥皂,一把把她拉起来,抬起她一条腿,鸡吧就对准她

的洞口插了进去。她轻轻的“啊”了一声,双手也紧紧的搂住我。

  因为是站着插,鸡吧只进去半截,鸡吧只在她洞口边进出,感觉有点用不出

力。我让她转过身去,她手撑着浴缸的边撅起屁股,我的硬梆梆又粗又大的阴茎

连根插入她的阴道里。

  她的阴道里暧洋洋的,阴道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肉似有似无地包

裹着我的阴茎的龟头,我双手抱着她肥美的丰臀,鸡吧用力在她的阴道里抽插,

直插的她娇喘吁吁,屁股一颤一颤的,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越干越快,到

后来她被我的大鸡吧操的语无伦次的哼唧个不停,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整个身

体被我操的都在抖动,两只大奶子也随着我干的频率在不停的晃动。除了她的淫

叫声,卫生间中还有每次我把鸡吧插到底时身体撞击的“啪啪”声……

  不知道抽插了多少下,她语词不清的对我说,大哥我们换个位置吧,我站不

动了。

  我又把她抱起来放到梳洗台上,分开她的腿,鸡吧又一次插进了她那美丽、

迷一样神密的阴道里。她紧紧搂着我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着下体,我一手搂着

苗条的腰肢,一手抱着肥美的丰臀,鸡吧用力在她的阴道里抽插,她的阴道里流

出来很多又热又滑淫水。

  我亲吻着她的双乳,她在我的上下夹攻下,已经神情迷离……又粗又长的鸡

吧象一根火椎一般,在她的阴道里穿插抽送,每一次都捣进了花心里。阴道壁上

的嫩肉急剧的收缩,把我的阴茎吸允的更紧,随着我的抽插,阴唇不停的翻进翻

出。阴道里滚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阴道,润滑着我粗硬的鸡吧,

烫得我的龟头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阴水,每一

次插入都挤得阴水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湿了我的睾丸和她的阴阜,顺着我

们的阴毛流在她的屁股上,身子底下的大理石都浸淫湿透了一片。她不住叫喊着

:“嗯……啊……喔……嗯……啊……喔……嗯……啊……”我问她舒服吗?她

说舒服。我问她爽吗?她说爽。我问她高潮来过吗?她说已经好几次了都数不清

了。

  她乘我放慢速度的时候对我说,大哥想不想和我们姐妹一起和你做。我说想

啊,她说那就先停下,等会到床上再干。我说我憋不住了,先让我射了吧……

  我要射精了!我浑身的血液象数千数万条小蛇,急剧的集聚在我的阴囊,如

同汇集的洪水冲开了闸门一样,一股滚热粘滑的精液象从高压水枪里射出的一条

水柱,从我的鸡吧里急射而出,“呲……”的一声,喷灌进她的阴道深处……一

刹那间,她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白藕般的双臂死死抱住我满是汗水

的背脊,两条粗壮的大腿更是紧紧的缠住我的腰。

  我们洗净了身子,我想穿了衣服出去。她对我说别穿了,我姐姐没关系的。

我就和她走到客厅里。

  她姐姐看到我们笑了说,你们洗个澡要洗1个小时啊!我有些难为情不敢抬

头,毕竟是我第一次赤身裸体面对2个女孩子。

  妹妹拉我在沙发上坐下,她姐姐去洗澡了。妹妹问我喝什么,我说随便,她

给我到了杯红酒,告诉我是从酒吧偷回来的。

  我点了支烟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打开了电视,其实我根本看不进去!这

时候我才有机会仔细的看她光洁、白嫩的皮肤,丰盈、健美的体态,我心里真是

美极了,看美人是一种享受,看赤裸的美人是一种更大的享受。坚挺、圆翘的丰

乳,纤细、柔韧的腰肢,光润,丰腴、肥美的屁股,修长、挺拔的双腿以及双腿

间那浓密、柔软的阴毛,滑润、肥厚的阴唇,她抱着我的肩,我搂着她的腰妹妹

座到我身边摸了下我软软的鸡吧说,刚才还雄赳赳的,现在怎么这么小了,我说

不做事的时候是小的啊,一直硬的大大的怎么可能呢?

  我看着她。她的大眼睛在看我时不断的眨着,长而卷的睫毛不时的跳动!我

贴近她,吻在她的双唇上,温热柔软。随后吻她的小嘴,和她的舌搅动在一起!

  我感觉到她将我抱的紧了,我也更用力的将她搂入怀中!我翻身趴到她身体

上,我亲吻着她头发、眼睛、鼻子、耳朵、脖子。

  正在我和妹妹亲热的时候,感觉后背有双若无骨的手自后抱着我的腰,我还

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香舌在我的背上游走起来,一阵酥痒爬上我的身上。我

不回头就知道是她姐姐,她的舌头自我的背上往下舔,一直添到我的屁股沟,她

的舌头停在我的肛门上,舌尖不时的冲击我的肛门口,她的手也握住我软软的鸡

吧套弄着,没几下我的鸡吧就变的又又粗又大。

  在我身下的妹妹对我说,别压着我了,去玩我姐姐吧,但她姐姐的手握着我

的鸡吧对准妹妹的阴户,她的胸脯把我的屁股一压,我的鸡吧就塞进妹妹的洞里,

妹妹的阴道早就湿润了,哧的一下就进去了,塞进去我怎么好意思再拔出来呢?

我就让她姐姐站到我面前,让她一只脚跨到沙发上,我低头就吻她的阴户,她的

毛比妹妹的多二片娇嫩的阴唇微微分开,宛如花心,楚楚动人,鲜肉外翻,清晰

的纹路,一样的细嫩,我用双手扶着她的腰,舌头就在她肉缝中游走,我用舌头

感受着她阴唇的曲线和饱满的阴阜,我的鸡吧也没停下,只插的我身下的妹妹不

停的淫叫,我受不了了……你插我姐姐吧……啊……恩……

  我们就又换了个姿势,我还是座在沙发上,她姐姐跨开双腿起身面向我蹲跨

在我的身上,把阴道口正对着我硬挺的鸡吧,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

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我的鸡吧,把龟头对准她那已然湿润、洞开的阴道口,她肥

美的臀部向下慢慢坐沉下来,我的阴茎的龟头被她的肥美阴唇包触着,她向下慢

慢坐沉着,我又粗、又长、又大的鸡吧一点点地被她的阴道所吞没,她阴道的内

壁又滑、又嫩、暧融融地裹触着我的阴茎。她的阴道要比她妹妹窄小点,包裹的

我更舒服?我那勃涨得难受的阴茎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渐渐地她

的阴道把我的鸡吧全都吞没了,她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我的两腿上,她身体上

下颠动着,阴道紧紧套撸着我的鸡吧,大小阴唇有力地夹迫着我的勃涨的鸡吧,

我的鸡吧龟头一下一下触着她阴道深处,每触一下,她就发出如梦似幻迷人的呻

吟声。我的双手扶住她肥美的丰臀,揉捏着,她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肥

硕的屁股,过了一会趴在我的身上,粉脸贴着我的脸,面色羞红地轻声地问我:

“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不等我回答她略带羞涩地把脸紧紧贴在我的脸上,

扭动着身体,小阴唇有力的夹迫着我的阴茎,娇笑着说:老吊戳小B。妹妹这时

跪在地上,分开我双腿,舔着我的卵子,一会儿全吞进口里又吐出来,还不时的

用舌尖冲刺我的肛门,我浑身都在颤栗着,仿佛触电一样,麻痒痒的,从脊髓直

传到全身各处,我从没体验的快感充满我全身!我感觉到姐姐一阵阵的淫水从她

的阴道深处缓缓流出来,把我的鸡吧弄得滑腻腻、粘呼呼的,而且水沿着我的鸡

吧流到我的蛋蛋上,她姐姐不停的叫到,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干死我啊…

  妹妹对我说,她姐姐要来高潮了,让我抱她姐姐到床上去插。我说好的,到

了床上,我趴在她的身体上,她也把双腿非常配合的分开。她双腿一分,我的鸡

吧也就碰到了她的阴户。这一碰,她就轻轻的哼了一声,我知道她也一定非常急

切的想我把这根大鸡吧插进她小屄里,因为她的屄里流出来很多又热又滑淫水,

阴户已经全湿了,毛茸茸热呼呼的,我直起身快速抽插起来,我越干越快,到后

来她被我的大鸡吧操的语无伦次的哼唧个不停,咿咿呀呀的叫床,她整个身体被

我操的都在抖动,突然她死死的掐着我的手臂全身僵硬了。我知道她高潮来了,

我开始匀速的让鸡吧在洞里抽插,速度并不快,每一下捅进去,每一次拔出来,

再捅进去,都没有特别用力的干,这让我和她都清晰的体味着性交的快感。她在

此刻又开始轻轻的叫床了——“恩啊、恩啊、恩啊……”

  这时妹妹也爬到床上来了,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软的双乳挺立着,乳头

涨得红紫红紫。我贪婪地看着她的肉体。我忍不住抱着她的腰,低头就咬上她的

奶子,我伸出手指手指分开小阴唇,中指轻轻按揉着小巧如豆蔻般的阴蒂,她阴

户也已经湿了,阴道深处不断地有无色的液体流溢出来,滋润着她的阴部,在我

的手指抚弄下,她也开始呻吟了,只见她目色迷朦,满面酡红,丰腴、性感的胴

体扭动着,断断续续地说:“……快点……把你的手指插进里去……快动……”

  大概我鸡吧的动作缓和了,她姐姐舒了口气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刚才

你在卫生间没和我妹妹做过吗?”

  我和妹妹都不回答,只是笑笑。妹妹说:“你别放过她,把她操晕过去!”

  我把姐姐她移到床角,她听话地照做了,于是我站在地上,双手抬起她的双

腿,双手捧住她的肥臀,上身前倾,一个标准的“老汉立推车”了。我的阴茎更

深入地在她的阴道里抽查。我双手紧紧地捧着她的两片肥臀,对她的阴道进行更

大纵深的攻击。每一次抽送,都带给我极大的快乐。后来速度加快,我都体验不

出每一次抽插的感觉了,只觉得快感绵绵不断地从肉棒顶端和她的体内传来,这

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越升越高,迫使我次次都插入她阴道最深里去,我还可以腾出

手来捏弄她的双乳。我的鸡吧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回用力的往她阴道深处

冲击,次次都几乎撞进她的子宫,我的蛋蛋也猛烈地冲打着她的屁股,发出“劈

劈啪啪”的声响──她全身配合著我的最后冲刺,嘴里发出痛快的“啊……啊…

…”的呻吟,一边还夹杂着“爽死我了……我快死了……用力啊……”她显然是

要帮我达到性交的颠峰,一阵无法遏止的快感从我们身体的交接处、从我的龟头、

从我整个鸡吧上传来,在全身涌动、躁动、扩散、爆发……她的阴道里面如翻江

倒海一般,热气腾腾,包裹、挤压着我越来越高的感觉,令我有说不出的舒服。

  我不想再忍了,终于,我把积蓄在体内的爱恋、渴望和性冲动,毫无保留地

随着狂泄的精液全部给了她!“要……我要射了……射……射……射了……”感

受精液从输精管打入尿道,就快冲出体外了。我猛力将肉棒送进最深处,身体的

热量同时在此瞬间爆发出来,化成一阵阵的热流奔向姐姐的子宫。她也在尖叫声

后不动了,我就趴在她身上,感受着射精后的快感!

  然后我们3个人就躺在床上,姐妹俩分左右把我夹在中间,她们每人都夹着

我一条腿,我每条腿上都能感受到她们湿漉漉的阴户,我是亲了姐姐再亲妹妹。

  她们问我:“你更喜欢谁?”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还问我和谁更爽一些,说实话都很爽,对她们的

问话我只能笑笑回答。后来我们又座到沙发上喝茶聊天,在聊天时我的鸡吧又不

听话的硬起来,惹得他们姐妹又笑了,问我是不是又要了。我说想要啊,妹妹一

伸手就抓住我的鸡吧抚弄起来,没几下鸡吧又粗壮硬挺的跳跃起来,她开始用舌

头舔弄我的龟头。舔完龟头又舔阴囊,我任由她把玩着我的大鸡吧!她的小嘴中

很热,那种热烈的温度不间断的刺激着我的鸡吧,一阵一阵的。当她把我的鸡吧

整个吞到口中时,我几乎无法自主的随着她的动作往她嘴中探去,只感到一种眩

晕,飞上天的感觉,魂飞魄散的消魂,我不由自主的呻吟着,在喉咙深处发出野

兽般的低吟。她的头前后动着,不大的嘴唇紧紧吸吮着鸡吧,袭来的快感让我紧

紧的搂住她姐姐,我感觉到她的舌头围绕着我的龟头在均匀的运动,我躺在沙发

上,让他姐姐站起来,我的舌头正好够到她的阴户,下面妹妹刺激的我鸡吧越厉

害,我的舌头也刺激得姐姐阴户越厉害,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

角形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暗红、肥厚、

滑润的大阴唇已经分开,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阴唇和微微洞开的阴道口,隔着

窄窄的会阴,是小巧、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刺激的我得浑身一阵阵地

颤栗,我的鸡吧这时已尽一柱景天了,我让姐姐姐背对着我趴在沙发上,我从后

面插了进去,我让妹妹坐到沙发椅背上,我的嘴能够到她的阴户,我下面插着她

的姐姐,上面我用舌尖分开妹妹的阴唇,舌头伸进她滑润的阴道里搅动着,用双

手握着她的大腿,然后又用双唇噙住她已经挺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阴蒂裹

吮着,我还用舌头添她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门,妹妹老师扭摆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

一阵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从她的阴道流淌出来,流在我的脸上嘴里。二个不

同频率的叫床声此起彼伏,如二个黄鹂在唱歌,很刺激也很动听,姐姐的呻吟是

短促而有力的,妹妹的呻吟是带着拖音的,我快活的抽插着姐姐的阴户,细细的

舔着妹妹的阴户。

  后来,妹妹问我想玩一龙双洞的游戏吗?我说我不知道怎么玩啊,其实很简

单就是姐妹俩抱在一起躺在床上,我站在床边沿,对着一上一下的二个阴户,换

着插,上面插一枪,下面插一枪,插上面的,下面的在动,插下面的上面在动,

她们的感觉我不知道,但我的感觉只是新鲜和刺激,鸡吧插的并不爽。

  插了会,我让姐姐趴旁边来,我用两根手指插到她阴户里去手指的抽送慢慢

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抽到口上,再插到底,浅浅——深深。随着那

一深,姐姐的屁股总激烈的扭下,并节奏性哼着。同时,随着那一深,姐姐收缩

的会阴总夹得的我手指紧紧的。皱折的阴壁在敏锐的手指刷搓、那殷红的阴唇随

着抽送间而被拖进拖出,“喔……喔……啊!”姐姐口中不住咿唔吟着。她纤纤

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吸吮吞吐。迎合着我的手指,我胯部完全

陷进妹妹的双腿里,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鸡吧根子上,随着我腰的上下左右的伸

张摆动,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我的阴茎就在妹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

进进出出,忽深忽浅,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把我旺盛的涨满的性欲尽

情的发泄……一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妹妹在呻吟,我在喘息,姐妹两在低

声呻吟,我在闷声低喉“喔……喔……”

  在我的抽插下妹妹的手一直死死的抓着床单,床单都被她拉的乱七八糟,,

妹妹呻吟着对我说:“大哥我爽死了,不行了,你操我姐姐吧。”

  她姐姐这时停下来转过身对我说:“你把她操晕过去啊。”然后站到我背后,

用力推我的屁股,终于妹妹在我们两个人的力量下求饶了。我爱怜的亲了亲她说

:“你休息下,我操你姐姐。”

  这时的姐姐阴户早已淫水横流了,我把她平方在床上,抬起她一条腿,后用

手把着自己翘得高高的鸡吧,对着姐姐迷人的阴户,轻松的就把自己的鸡巴送进

姐姐的身体里,我先试探性的慢插几下,觉得她水很多很润滑,我抽插的起伏也

更大起来,每插入一次都触到她的花蕊。姐姐也随着我的抽插而把头发摇来摇去,

嘴里呻吟着,我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进阴道底深处的时候,都要

很沉实的顿一下,然后臀部很劲的左右拧动一下,好让姐姐的阴户里面能更加的

感受到我膨胀到极点的鸡巴。

  姐姐的呻吟逐渐迷离,开始迷迷糊糊了,屁股为迎合冲击而上挺,我一次比

一次深的往姐姐身体深处送入,疯狂地冲刺使姐姐连连高潮,令她浪叫不止,我

也在她最高潮中喘息着,我的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阴户里……

  当天晚上我就睡在她们的床上。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想给钱(我从没嫖过妓,

我也不知道行情,我就把昨天她们换我的3000元放在茶几上)妹妹不高兴了,

对我说:“大哥我们不是卖的。和你做是为了感谢你。”闹得我个大红脸,我连

说:“不是这个意思。你妈妈看病还需要钱。”

  她们姐妹一定要我把钱收好。后来就和她们成了现实中的朋友,直到她们回

哈尔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