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位辽宁朝阳的一名的男孩,今年十七岁。跟所有青春期的男生一样,
对异性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觉得他们充满了神秘。就总是想去接触他们,去了解
他们。但是,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男孩子,即使有别的女生对我有好感,我都不
好意思表态。

  所以,我一直没有女朋友。当我看到别的兄弟一个个搂着女友的细腰的时候,
当晚上在宿舍里面谈论他们的亲密举动的时候,我总会暗暗流泪。所以当他们开
玩笑似的问我,枫,还没有上过马子吧?我就会装着一副清高的样子:「无聊。」

  其实,在我内心,何尝不想得到那一种温柔呢?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梦中幻想
跟自己喜欢的女生睡在被窝里,一起谈谈小时候的事情,该是多么幸福啊!后来,
我发现一个女生总是有意无意地接触我,跟我讲话。她叫沂,是那种很清纯的女
孩子,一头短发和一张清秀的面庞,叫人不得不喜欢。

  总也忘不了,那年秋天的生日礼物。

  十月份是我的十七岁生日。我的父母在外地。于是我请了好多人到我家。有
许多的老朋友,当然,还有沂。那天晚上,我们玩到深夜。大家都送给我好多生
日礼物,只有沂没有,说是以后给我。不过我还是好高兴。后来,夜渐渐深了,
大家都慢慢散了。

  剩下几个朋友,还有沂。她好像喝醉了,就倒在沙发上睡了。我叫韩送她回
去,但他却和几个朋友对我暗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问他们。然后,韩告
诉我说沂今晚是我的了,是我的生日礼物。我当时听了莫名其妙,他们说全宿舍
就我一个处男了,要我今晚改变。还说沂本来就喜欢我,免的被别人占了。我当
时不愿意,因为不知道沂同不同意。韩就说:「枫你是不是不行啊,不行我就帮
你好了。

  「大家一齐大笑。我被激怒了:」上就上。几个人就将沂搬到了床上。没想
到他们却不出去了,说是要教我经验。说实话,我的确不会,只有将他们留下了。

  我先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埋头看了看,黝黑的阴毛中间,阴茎已经直挺挺的
翘起了。众人的目光一下子移到这儿来了。我脸一红:「看什么看,自己没有啊?」

  「看看处男的有什么不同啊?我没有理会,慢慢爬上床。沂睡的很甜,很美。

  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我轻轻地吻了她的唇,暖暖的。于是我继续我的动作,将她的领口解开,接
着往下。当整件衣服都脱下时,一对少女的乳房便展现在我的面前。

  粉红色的乳头圆润饱满,像两颗粉红的珍珠。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么温
暖。

  我不禁将头靠了上去,感受她心跳的声音。可是旁边的人急了。他们大声嚷
下面还有精彩的,叫我快点。其实是他们想看罢了,我心里咕噜着,又解开了她
的裤带,褪下整条裤子,就看到了一条薄薄的丝质内裤,但中间却是鼓鼓的。我
疑惑的望了他们一眼:「这是什么?」「蠢猪,卫生巾了。

  快点那,让哥几个饱饱眼福。「我拉下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将那片卫生巾
撕下,然后观赏那美妙的地方。

  一丛黄褐色的茸茸的阴毛,两片肥肥的大阴唇,中间一条紧闭的细缝。我问
枫网上看的中间不是一个洞吗?怎么她没有。枫骂我笨蛋,说那是被人上过的了。

  沂很没有开苞,当然是这样。说完伸手就想去摸。我立刻截住:「让我来。」

  我轻轻地翻开大阴唇,一道美景便露了出来——鼓鼓的小豆下面是小小的尿
道,再往下就是泛着光泽的阴道口了。一股淡淡的少女特有的味道弥漫出来。

  我们像是找到了千年的宝藏般兴奋,纷纷挤到私处前面,一览那男人的桃花
源地。

  「你们到底要不要我上啊?」我有些恼了。于是大伙都躲开了,我又重新上
阵。但是过了太久,又太兴奋了,我的老二已经耷拉着脑袋了。还是经验丰富的
韩有办法:「将沂的花篮翻开,把肉棒搁进去一会就硬了。」我便照做,骑到了
沂的身上,打开她的大阴唇,把龟头放了上去,抵着阴道口,再放开手,小脑袋
便给夹住了。绍热的感觉使得不到半分钟就威风大显。我拔了出来,双手叉腰,
骄傲的甩动着,四处炫耀。

  韩开口说:「好了没有,快点拉,我们要看现场表演。」我知道睡熟的女孩
子不会有感觉,根本不用去管她。小弟先在门口驻足,然后温柔闯入。暖暖的感
觉包围着整个龟头,我好像有些像要射了。可能太紧张了。不行,还没有破处呢,
我告诫自己。韩果然是老手,一眼就看出我的窘迫,说:「枫,不要动,等一会
就没事了。我第一次也是这样。」我照他的话做,等没有什么感觉了,又才像前
前进。前方果然有一层膜堵着,我鼓了鼓劲,用要向前一挺,没有费什么劲就过
去了。

  我突然发现一些温暖的水流了出来,再一看,是血,少女的血。我不理会这
些,将小的弟弟完全插了进去。嫩嫩的阴道壁欢迎着我这位初次光临的客人,将
他紧紧的裹了起来,害怕它跑了一样。我轻轻地蠕动着,怕弄醒了沂。我在望了
望她,正甜甜地睡着。于是我加大了些力气,上下左右挺进,享受着我们肉体交
融的快感。旁边的小色狼们,看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不说一句话。我得意极了,
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更增添了我的力气。我像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阴茎身
上,让它代表我去发泄,去占有。两具生殖器官紧密相拥,在摩擦中体会爱的升
华。

  「我爱她,所以我上她。」我这么想着,也这么做着,尽情诠释着作爱的真
谛。

  我用我的阴茎刺穿了她少女的象征,在她的禁地里面横冲直撞。但不管我怎
么撞,它都紧紧地牵引着我,永远包容着我,将我融入她的生命。阴茎行使着我
的命令有些粗暴的刮过阴道的每一寸土地,刻录下我曾经光临的印记。它就这么
痴痴的来回耸动,在沂的小妹妹里面放肆的舞动。

  龟头总是在冲锋的前沿,快感尤其强列,总有一种苏麻的感觉。沂的阴道像
是恰恰为我准备的一样,刚好将阴茎完全套住,有时还会发出声音,但不是很大,
不过很美妙。终于,快乐达到了极限。阴茎特别强硬,接着腰部一阵收缩,一股
浓浓的少男精液射入了沂的身体…… 当我将沂清理干净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几个
都在自慰。太夸张了吧!我走下床,韩说:「枫,你怎么没有口交?很美的,以
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我想了想:「好吧,等我洗一下。」

  待我将阴部洗干净回来,见韩正在舔沂的阴部,我一把拉开她:「你干嘛?」

  「我受不了了,就舔舔嘛。」「可是很脏啊?」我说。「这是原味,很好的,
好久没有尝过了。」我没有办法了,谁叫他是我的好朋友呢?他又将头埋了下去
舔舐那片三角地,沂的分泌液,还有我的精液。待他完事后,叫我「枫,该你了,
很好的。」我便上了床,骑到了沂的胸部。她的小嘴抿着,我轻轻一拨就张开了。

  我将疲软的阳具塞了进去。可是她的嘴张的不是很开,我就用劲塞。就在这
时,沂突然睁开了双眼,迷蒙的看着我,还有我的小鸟。我一时不知所措「我…

  …我……我……「」把它拿开,好么?我不太舒服。「她指了指我的小鸡鸡。

  我忙将它拔了出来,然后下了床,捂住私处,心想该怎么办才好。谁知他们
竟都放声大笑。沂走下床,我这才发现她的身材是多么美啊!她走我面前,蹲下,
将我的手挪开:「这就是枫的小弟啊,真可爱。刚才可真厉害,说完亲了一口。

  我跟着一震。沂又站了起来,对他们喊:「

  你们几个色狼还站着干嘛,出去啦!「跟着大家陆续出门,韩最后一个走,
边走边说:」枫,慢慢享用吧,不要太卖命了啊——然后就是沂一个人咯咯咯地
笑。我弄的莫名其妙。沂问:「枫,怎么不说话,我都是你的了」。我后悔当初
太冲动,忙说对不起。「傻瓜,对不起什么啊,我愿意的。

  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啊。我们一起准备的。「」啊——「我吃了一惊,慢慢
才回过神来」可是,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但你太胆小了。我们才想出这
个办法的。「」那么你是在装睡了?「」也不是,我是真喝了酒,不然我怎么受
得了?

  唉,好可惜,我的第一次都没有看到。幸好他们有帮我拍到。「」什么,我
被偷拍了?「」是啊,反正他们都看到了的嘛。不然我怎么会要他们呆在屋里。

  不过我只要一个人,谁知他们都来了,还混水摸鱼,你都不帮我。「我什么
都没有说了,一把将她紧紧搂进怀里。两具赤裸的身体立在那里好久好久……

  以后的半年,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半年。几乎每天我们都会找时间做爱。

  很多时候都是在宿舍。沂好象很开放的样子,每次行事都不要我挂蚊帐,任
由他们几个室友偷窥,可能是关系太好的缘故吧。但沂是不会让他们占便宜的。

  由于沂的这种行为,使我养成了暴露的习惯,好象作爱时没有旁人欣赏就会
觉得怪怪的。

  后来宿舍清查,沂晚上就不能睡在我的床上了,我们就每天回家住,这样就
有更大的自由。常常是租来一些碟片,边看边在电视前面演习。周末的时候,沂
会陪着我到房顶上晒太阳,其实是晒私处。因为她不知听谁说「黑黑的阴茎更厉
害一些」。

  可惜我晒了好久都没用,还是白白的肉棒一根。我们还特别喜欢在有星星的
夜晚,赤身裸体到房顶,在星光下面亲密接触,也曾傻傻的许下天荒地老的誓言。

  然而,好景不长,沂考上了沈阳的一所大学,我们便很少有机会温存了。每
次想她的时候,我就会找出那盘录像带,细细地回味十七岁的生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