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梅住在东北的小镇上,小梅和我结婚已经两年,但由於各自的工作很忙,到现在还没有要孩子。

  我中学毕业後就参军了,复员後一直工作於一家日资的工厂,由於我的聪明和肯干,慢慢地由普通的工人升到了现在的管理人员,手下也有将近五十人的车间。

  小梅大专毕业後,就在小镇的一家公司担任秘书的工作。小梅和我在同一所中学就读过,在中学的时候,小梅就已经出落得很漂亮,尤其是她的身材,她的小屁股,又圆又翘,当时就有不少的男孩子在追她,毕业後经过我的穷追猛打,小梅终於成为了我妻子。

  婚後我们生活得也很好,但是小梅似乎很喜欢性爱,无论何时,只要我提出来,她总是很配合,好像对性的追求无穷无尽。

  那天是星期三,我们应该整天上班,但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突然无原因地停电了,一问才知是发电厂的设备出了毛病,恐怕是一时半会儿修不好,於是厂里决定下午休工半天。因为每个星期三的下午小梅都休息,我就决定回家。

  当我骑着机车回到家里时,发现前门上贴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阿伟,我去我和父母家了,大约晚上六点回来,你自己做饭好吗?我会给你补偿的(脸红了)。下面写着小梅。

  看到这个我不禁笑了,小孩子一样的女人。但我这个人平生就不喜欢做饭,灵机一动,我为什麽不也去小梅的家里蹭饭呢,顺便还可以把我那可爱的小妻子接回来。其实小梅家离这儿也不远,骑着机车大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 【首-发 q1se.com】 网友原创

  一边骑,我边记起了好像小梅说过,她妈这周要到她姨家去。很快,我就来到了小梅家门口。果然看见小梅的机车停在院子里面。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都好了,小梅家很早就盖起了小二楼,小梅的爸爸现在虽然快到五十了,但现在还在镇上担任着副书记,但他身体还蛮好的,平时上班也没什麽事儿,一年倒有半年闲在家里。

  我一推院子的前门,发现前门锁着,难道不在家?但小梅的机车还在这儿,现在正好是盛夏,太阳很热,周围的街道空空地没有人,我刚想要叫门,又一想是不是小梅和他爸爸都在午睡,为了不惊动他们,於是我来到围墙旁边,用持扶着,用我在军队里学到的东西,一使劲,就跃了过去。打开前门,我走了进去。

  楼下静静的,没有一点儿声响,小梅父母的卧室都在楼上,於是我就向上走去。

  越往上走,就听到了一种声音,好像是有人发出的呻吟声,再往上走了几级楼梯,於是我很清楚地听到了那是个女人发出的呻吟:“噢~爸,使劲啊……”

  仔细一听是小梅。

  我立即就听了出来,也就是我那可爱的妻子小梅发出的呻吟声。因为每次小梅快要达到高潮时都会发出这种声音。

  我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於是我悄悄地向上走了几步,来到了卧室门的外面。 首发

  现在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了浓重的呼吸声及轻轻的呻吟声。然後我再一次听到小梅的呻吟。

  “嗯……好美……啊啊……爸……你……插得……女儿……舒……舒服极了……真爽……哎……哎呀—……噢……爸……你的鸡巴好大啊,使劲操我啊……使劲……,我要……来了……”然後听到了小梅爸爸说道:“小梅,你的逼真是又小又紧,夹得我舒服死了,真是什麽也比不上我女儿的逼好。”

  我从卧室开着门的拐角处看去,这儿正好可以看到卧室床上的情况,但里面却不容易看到外面。

  首先看到的是小梅爸爸的两条腿,然後是我妻子那又圆又翘的屁股和身体,我妻子正後背对着门,骑在她爸爸的身上,正一起一落,一根粗大的发黑的鸡巴正在她的两腿间一隐一现,甚至可以听见两人交合处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站在门旁有些发木。有点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在父女间会发生这种事情。虽然平时小梅就表现出和她爸爸特别的亲密,但还是想不到竟然亲密到了这种程度。 首发 q1se.com

  一刹那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怒,那是妻子对丈夫的背叛,也是妻子对老公的欺骗,但同时这种场面也使我异常的兴奋。随着他们两人的交合,我的鸡巴已经硬起来。从来没有想到父女乱伦的场面能让我如此激动。

  虽然以前也看过不少A片,里面也不乏有不少母子,父女乱伦的,但现在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是发生在我妻子的身上,我感觉我的鸡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硬过,我感觉我现在有一种要射精的感觉,我竟有些喜欢上看到了一切了。

  然後我听到了小梅的尖叫:“干得……好……深啊……顶到……到……女儿的……子宫了……女儿的小骚逼……不行了……快……快泄了……”然後是她爸爸的呻吟声:“我也要……要……射了……啊……”

  “射……射……在女儿……的……逼里……”小梅尖声叫道。

  然後,在雪白的屁股更加有力的大起大落,小梅爸爸的屁股也不时地向上顶起,两个身体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紧接着两人的身体是一阵的颤抖,随之一阵静默。 首发
清1色成人门户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麽来面对这种事情,是冲进去……还是……在没有想好之前,我决定还是先悄悄地出去为好。好在这时我想起小梅一直都吃避孕药丸,即使射进去了也不会怀孕。

  我悄悄地向楼下走去,但这时却听到小梅说道:“爸,你现在可以舔人家的逼了吧?”

  我曾经无数次地听到过这句话。小梅在做爱後很喜欢让人舔她的逼,因此我也就不止一次地尝过自己精液的味道。说句老实话,刚开始的时候,小梅要求我的时候还真有些不习惯,但慢慢地我竟也喜欢上了这样的玩法,当有些肿涨的阴唇和粘粘的精液进入嘴里的时候,就会让我热血澎湃,兴奋异常。

  我又悄悄地走了回去,看到小梅已经转过身去,雪白的屁股正对着她爸爸的脸,正把屁股压向她爸爸张开的嘴,而她自己则含住了粘乎乎已经半软的鸡巴。

  边骑着机车回家,我觉得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现在的我丝毫不觉得生气,我知道小梅很爱我,这一点不用怀疑。

  现在虽然看到她和她爸爸发生的一切,但我一点也不感觉受到了什麽威胁,是小梅离我而去或是移情别恋的那种威胁。现在我的鸡巴在我裤子里还硬着。今天让我看到的最让人兴奋的事情。 【首-发 q1se.com】 清1色成人门户

  其实,小梅和结婚的时候就不是处女,我这个人对处女不处女不并不是太在意,後来我也曾问过小梅,她说是给了她第一个男朋友。其实小梅很漂亮,也有过很多的追求者,说句老实话想让一个漂亮女孩子保持在结婚还是处女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在我当兵的那几年,小梅有过不少男朋友,她和多少个男朋友发生过性关系我也没去问,反正那都是她成为我女朋友之前的事情。

  回到家里,我先去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当然我用手使我蓄藏的精液释放出来。然後来到厨房准备晚餐。

  当小梅回到家的时候,我正在看晚间新闻,她比纸条上写的时间晚了一些。

  她像平时一样来到我身边亲了我一口。我真想立即把下午看到的事情告诉她。

  她的衣服和表情和平时一样,没有丝毫的异常,她看起来就好像什麽也没发生一样。我试图从她身上发现她下午性爱的痕迹,但什麽也没发现。我悄悄地在她身边闻了闻,只是闻到了一股沐浴後的香味。

  我不知道此举的目的。可能是我一种自然的反应吧。

  小梅靠过来,坐在我腿上,用手抱住了我的脖子,两片红唇向我吻来。我可以尝到她嘴里有刷过牙清新的气味。

  “可以开饭了吗?”她问道。 【首-发 q1se.com】 q1se.com

  “当然可以了,这可是费了我好大的功夫才弄好的。”我回答道。

  她笑了,说道:“别吐苦水了,我会补偿你的。”

  说着又使劲地用舌头吻了我一下。我把手伸到了她的短裙下,感觉到她充满活力的双腿自然的分开以方便我手指的进入。

  我手指顺利地来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分开她的小内裤,立即感觉到了她两片肉唇的柔软,同时那里也已微微湿润。我的头脑里不知怎麽突然想到了她骑在她爸爸的身上的情景,我手指抚摸的这里刚刚也就是一二个小时前还正被另一个男人任意玩弄着。虽然那个人是她的爸爸,她爸爸……,除了她爸爸外,是否还被其他男人玩弄过?

  小梅在我身上扭了扭她那挺翘的屁股,我的手指就顺利地进入了她的温暖的腔道里。我的手指进入她的逼里後,立即就感觉到了她刚刚被操过,因为那里的嫩肉比平时有些松驰,在腔道的最里面也能感觉到还残留有一些粘粘的东西,好像是精液。

  手指带来的感觉让我异常的兴奋,我的鸡巴硬硬地顶在她的屁股上,另一只手迫不急待地解开了她的上衣,拉开了她的胸罩,用嘴含住了她那已经变硬的乳头。

  小梅在我身上扭动着,嘴里发出了呻吟:“好哥哥……操……我……操……我……吧……” 首发

  我快速地解开了小梅的短裙,让她跪在沙发上,我挺着硬硬的鸡巴从她的背後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晚餐後,当我们上床时,小梅靠了过来,满脸风情地说要补偿我。说着,把我半硬的鸡巴含在了嘴里,我的鸡巴在她嘴里慢慢地变硬变大,直到顶到了她的喉咙。然後我听到了她也曾对她爸爸说过的那句话:“好哥哥,你可以舔我的逼了吧?”

  我的内心深处似乎正盼着她说这句话。我立即把头伸到了她的两腿中间,含住了她的两片涨大的肉唇,舌头伸进了她的肉洞里,虽然那里不久以前被她爸爸黑黑的鸡巴操过。

  第二天,我们都表现出没事的样子,虽然我不时有想把看到小梅和爸爸的事情讲出来,但我都忍住了。回想起昨晚的性爱是那麽疯狂,那麽激烈,竟然是我们结婚後少有的,我的内心深处不禁想道:难道是我知道了小梅红杏出墙的结果吗?

  以後的几天,这件事情始终在脑海里转来转去,最後我决定让我和小梅一起去面对它。因为我还爱着小梅,我也知道她也爱着我,我不想失去她,我决定把它做为对我们爱情的一次挑战。

  那天回到家时,小梅正在厨房里做饭,今天的小梅穿了一件很短的裙子,露出了大部分雪白的大腿,上身穿了件紧身的小背心,充分地显示出了她的细腰,两个乳房鼓鼓的,两个乳头将薄薄的小背心顶了起来,很明显她没有带胸罩。 首发 清1色首发

  我走到她身後,用手抱住了她,硬硬的鸡巴正好顶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手则摸到她的乳房上,手指轻轻的捏着她的乳头。

  我很明显地听到小梅呼吸变快地声音,她的小屁股也在我的鸡巴上面蹭来蹭去。头扭过来小嘴吻上了我的嘴,立即她的小舌就伸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手则滑落下去,撩开了她的短裙,摸索到了她的两腿中间,她的两腿中间竟无一丝阻隔,原来这个小骚货连内裤都没穿。

  抚摸了一会儿,小梅的两腿中间就淫液连连了。

  “啊……好哥哥……摸得人家舒服……极了……”小梅呻吟道。

  “和你爸爸摸得一样好吗?”我问道。同时眼睛盯着小梅的脸。

  小梅的脸上顿时涌上了一片恐慌,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张了张,半晌才小声地说:“你说什麽?我怎麽不明白?”

  “上个星期三下午,我去了你家,看见了你和你爸爸正在床上……”我平静而又直接地说道。

  小梅的脸色变得一片刹白,突然她双手蒙住了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阿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