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三个美少男齐声欢呼,他们已经将美丽大气的母亲打扮了一番,透明鞋面的露趾高跟鞋,淡灰色长筒丝袜,淡灰色半罩杯乳罩,淡灰色窄边蕾丝内裤,看上去性感且神秘。卢展云忙招手:“君竹,你看,我妈妈好漂亮。”利君竹当然知道王卿若漂亮,这种高档次的漂亮很吸引人,男女都吸引,利君竹都被迷住了,忘记小嫩手正紧紧握住生锈大水管。

    二熊有点紧张,他远不及小熊那么粘母亲,但在王卿若的鼓动下,他跪在床沿,大胆的张开双臂,环住了母亲的大肥臀,笑嘻嘻道:“妈妈奶大臀肥,是大美人。”王卿若几乎笑喷,她知道这是儿子的肺腑之言。站在床边,王卿若的丝袜双腿笔直浑圆,见儿子的眼神盯着双乳,王卿若大方的从半罩杯乳罩里拔出乳尖,递了过去:“想不想吃奶。”这还用说吗,卢展风迅速低头,温柔的含住了母亲的乳尖,轻轻吮吸,电流传来,王卿若快感连连,动情道:“吃了蓉姨的奶,又吃妈妈的奶,真幸福。”那边的卢展云和卢展月大声道:“我们都没吃过蓉姨的奶。”王希蓉大羞,紧紧抱住玩具,王卿若娇笑,伸手握住二熊的粉白大阳具,妩媚道:“宝贝,快躺好,妈妈给你。”卢展风大喜过望,一骨碌躺下,粉白大阳具高举:“妈妈。”王卿若撅起大肥臀爬上了床,众目睽睽之下,她扭动这只无与比伦的大肥臀,双膝跪挪,爬到了卢展风的身边,对着儿子羞笑,然后骑了上去,她一米七的腴美身材看上很大匹,她的阴户轻轻磨蹭粉白大阳具。

    卢展风面红耳赤,即将和母亲合体,这是何等的刺激,他的粉白大阳具硬得不能再硬。王卿若湿了,淡灰色的蕾丝内裤全是湿痕,磨蹭了一下儿子的大家伙,她坏坏道:“叫你爸爸看。”卢展风真的扬声喊:“爸爸,你看啊。”卢超超居然充满了期待,他搂了搂娇柔的利君竹,大声道:“爸爸在看呢,别比爸爸逊,让你妈妈舒服。”王希蓉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卢超超,笑问:“你不生气嘛。”卢超超一脸淫相,摇摇头:“都是我儿子,又不是别的男人,别的男人嘛……”利君竹忍不住爆料:“灿哥哥也干过王阿姨。”卢超超不否认,尴尬讪笑。王希蓉听吧,脸色大变,芳心仿佛被石头堵了一下:“啊,真的?”利君竹和卢超超都没注意王希蓉的神态发生了变化,利君竹哪知道利灿和王希蓉早已暗度陈仓勾搭了,继续嗲声说:“蓉姨,灿哥哥跟我说,他们和曼丽嫂子玩过换妻游戏,灿哥哥和王阿姨做爱,卢叔叔操曼丽嫂子,哇,好刺激诶。”王希蓉抿紧嘴儿,郁闷生气,她很爱利灿,她对利灿的感情甚至超越了任何一个男人,利灿是王希蓉唯一愿意穿婚纱和他交媾的男人,这是最神圣的,如婚礼般圣洁,可听到利灿和人家夫妇玩换妻游戏,这打击实在不小。

16【少年的熟女天国】
搂着两具瘫软光滑的肉体,两女乖巧的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抚弄,梳理。光溜溜的丰腴肉体不一会就让性欲超强的小受再次坚硬起来。吓的两女都不依的撒娇着【妈呀!色老公怎么性欲这么强啊!都射了两次了还不满足啊!老母牛可没劲了!伺候不了老公了!】大奶牛王姐一对丰满爆裂的超级大乳房被他当枕头枕着。脸埋进乳沟。此时此刻害怕的躲着他粗大坚硬起来的大鸡巴。用丰满乳房夹着他胳膊的吴处长幸福的埋首在他臂弯里。一副小女人的模样。
    
    【小母狗两个洞都被操坏啦!别说今天,就是明天都伺候不了坏人了!】小受爱抚着她们,怜爱道【辛苦姐姐们了!我的鸡巴这几天刚吃肉,可能瘾头有点大。没事不理他,咱们睡觉!】三人躺床上只几分钟。小受一翻身,鼓胀的大鸡巴就蹭在王姐的小腹处。滚烫的阴茎把累的不轻,正犯困的王姐弄得呻吟一声。迷迷糊糊的把鸡巴塞入自己骚逼里。大鸡巴一进骚逼。充实的填充感让王姐再次舒服的呻吟一声。搂着他的脖子嘟囔着【给鸡巴套个套子,乖乖睡觉,别使坏!】小受也被温润湿滑的触感包裹着鸡巴的感觉弄得舒服不已,再次调整了一下鸡巴在骚穴的位置。最后就这么把鸡巴插在王姐温暖的淫穴里甜美的睡着了。一晚上做了无数春梦。鸡巴舒服的感觉无比真实。耳边女人的娇喘,呻吟声渐渐加大。小受慢慢醒来,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耳边的销魂的呻吟声清晰的传来。
    
    只见王姐闭着眼扭着身体呻吟着。显然没有醒来,但被鸡巴插入的骚穴此时淫水泛滥。
    
    床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一片。王姐显然同样做着春梦,呻吟着,骚逼夹着鸡巴扭磨着。熟睡中那一脸的幸福中带着充实的满足感。年青人早上起来本就一柱擎天,再被这香艳一幕刺激。那还得了?小受胯下的凶物在温暖润滑的湿润腔道里猛然再次变粗,变硬。翻身压在她身上一挺鸡巴,精神抖擞的鸡巴冲破子宫。啪啪啪的开始操了起来。
    
    睡梦中的王姐,迷迷糊糊的微微张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幸福的展颜一笑【老公早!一早上就这么有精神啊!作你的女人真性福!老公!我好舒服!逼逼被欺负尿了!哎哟我怎么还没不抗操了!不行!逼逼好麻。老公!对不起,对不起!
    
    我去了!我去了!高潮了!骚老婆被操尿了!啊!来了!来了!】王姐猛的骚逼一夹,骚水喷了他一身,然后虚弱的瘫软在床上。任由他继续操着逼。眼皮打架的拉耸着。【老公,我好困哦,昨天晚上睡的好累哦!我好像被操了一宿。现在全身没劲。让我睡会儿!】说着居然睡着了。
    
    小受愤然的捅了几下。王姐已经睡死过去,几乎没有反应。无奈的拔出鸡巴,沾满淫液的鸡巴在阳光照射下闪着凶光。小受苦恼的挠挠头。感觉这样不是办法,黄姐和吴处长操了一次就双双受伤。现在连最耐操的王姐也体力不支,单位里剩下几个姐姐,无论身材娇小的陈姐还是变态的石姐都不经操,至于吴美凤吴姐姐还没试过。想到温柔美艳的知性美女不觉间心痒难搔。

17【我是美母骑士】

到了晚上时。
  「砰…砰…砰」
  一楼已经关了灯,显得黑漆漆一片,餐桌在吃完晚餐之后也收拾好了;但在二楼的卧室,也就是妈妈的房间里却响起了有规律的声音。
  妈妈的房间开着灯,暖色的灯光将卧室照亮着,同时也显露出了这里的景象。
  妈妈卧室的大床上,只见一个光着的小屁股,在妈妈的圆润弹力的大屁股后面快速前后耸动,用力地撞击着,连妈妈的床都撞得砰砰直响。
  没错,这原本应该睡觉的时间我还在训练,而且还是妈妈新定下的训练项目。
  妈妈趴在床边,一双笔直有力的大长腿微微岔开,上身穿着半透明的黑色蕾丝睡衣,双腿成90度趴在床上,柔软的大奶子被压得扁扁的,两只手放在床上,妈妈美丽的侧颜垫在枕头上,眼睛半闭着,小嘴微张,像是喘着气,一头黑色大波浪散落在床上。妈妈腿上穿的是浅黑色的包臀丝袜和家居5cm的细高跟鞋装,和平时唯一不同的是,本来包住妈妈屁股的丝袜现在被拉到了两条大腿上,整个雪白的大屁股直接裸露出来,在被猛烈的撞击着,肉厚柔软的屁股被撞得臀波阵阵,发出比平时还要剧烈的「啪啪啪」的声音。
  声音和训练时还不太一样,「啪唧啪唧啪唧」,还带着水声。因为在妈妈双腿之间,仔细一看,我那被强化过的大鸡鸡正在妈妈雪白的身体里快速地一进一出,因为妈妈下身的黑色毛毛里有个小穴,小鸡鸡可以插在里面。只见我每次都把整根大肉棒插到妈妈的洞洞里,只留下两个大蛋蛋撞着妈妈的胯部,每次往外拔,都要拔出不止16cm的距离,能看到我鹅蛋似的龟头带出许多妈妈的水水,黏黏的水,有的直接滴到胯间的黑丝上,有的顺着妈妈丰满的大腿往下流。
  不等妈妈催促,我青筋凸起狰狞的大鸡鸡就又狠狠地插到了妈妈的小穴里,发出啪唧的声音。而随着我每次猛烈的撞击,妈妈都会轻轻地呻吟一下,看来这样的训练强度妈妈也有点吃不消,都叫出来了,而且下面流了那么多的汗……

18【我和我的母亲】

因为张凤棠这么一搞,陆思敏却是赶在我前面高潮了!当那根电动阳具插进
去没几分钟,她的身躯突然开始痉挛了几下,这是即将高潮的表现,一旁看戏的
张凤棠却是又狠狠地把电动鸡巴再往里面一送,我这个角度看不清楚,但我想那
根短粗的家伙应该整根被陆思敏吞了下去,然后陆思敏的头猛地抽开,发出「啊
呀——!」一声高亢的呻吟,然后身子抽搐几下,整个人随即瘫倒在了床上,因
为她是屈膝跪着的,那两瓣水蜜桃臀部还高高翘着。

  「儿子,妈给你铺好路了,这贱逼里面湿的不行了,再看你姐这骚货这个姿
势,你在后面操逼还是操屁眼儿都随你了啊。」

  我原本打算射陆思敏嘴巴里的,现在正硬邦邦地难受,被张凤棠这么一说,
哪还忍得住,不过我还是先大力地抽了张凤棠奶子一巴掌,以回应她刚刚放肆的
态度,然后才遛下床,将陆思敏逼穴里的电动鸡巴抽出来,转身插进了张凤棠那
敞开的逼穴里,然后才握着陆思敏的腰肢,将硬的难受的肉棒一下就捅进她的逼
穴里,然后啪啪啪地开始操起小孕妇的逼穴。

  大概是身体前后挪动让压在下面的乳房疼痛,又或者是因为害怕伤害到肚子
里的胎儿,陆思敏又挣扎着起身,用手臂撑住了身体。

  由于过分刺激了,没插个四五十下,我就在陆思敏的逼穴里畅快地发射了。

19【加料的牛奶】

看到老婆正在使劲地吸着我的肉棒,我使劲地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一阵让我龇牙咧嘴的疼痛感告诉我,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梦。一波波的快感顺着肉棒传了过来,疲软的肉棒也迅速地充血。老婆仔细地舔着肉棒的每一处,龟头、马眼、蛋蛋,连肉棒的根部都没有放过,不大的功夫我的肉棒就坚硬如铁。
  老婆舔了一会肉棒后,感觉道肉棒够硬了,就松了嘴,然后就转身扒起了岳母的衣服。等看到岳母穿的性感内裤时,老婆满脸气愤地嘟囔道:「天天穿的这么性感,在外面到处招蜂引蝶。难怪会被人盯上,会被人下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招惹男人!」
  说完,回头看看我,大声说道:「看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
  见我有点愣神,又大喊道:「楞啥呢?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鸡巴都给你准备好了,还在那发愣。难道还要我手把手教你你怎么做吗?」
  「靠,不带这么激将的。」
  我见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肯定是没得犹豫了。反正我也正在想着怎么和老婆说我和岳母的事呢?现在正好顺势而为,解决了个大麻烦。于是我爬上床,分开岳母的大腿,一手托起她的屁股,一手扶着肉棒就插了进去。岳母的蜜穴里早就被春药弄得泥泞不堪了,没有任何阻挡我的肉棒就滑了进去。
  「啊……」
  被填满空虚的岳母迷糊中发出了满足的呻吟,然后就无意识地挺动着下身,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满足。我一看也没有犹豫,都这样了,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的技术活也不需要了,就使劲干吧。我双托住岳母的腰,开始死命的插着,一下接着一下,一下快过一下,一下重过一下。憋足一口气,足足捣了近百下才吐出这口浊气。岳母被我疾风暴雨般的摧残,弄得娇声连连,满屋子都回荡着岳母的呻吟声。
  我再看看坐在一旁的老婆,突然发现她的脸色不是太好。看来老婆虽然决定让我收了岳母,但实际看到我和岳母在一起时,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毕竟自己的老公再干别的女人,即使是自己同意老公这么干的,即使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妈,心里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我可不能让老婆就这样在旁边一直看着,这样说不定就会出啥事。万一老婆突然反悔了,那就砸锅了。看来我得要把她也拖下水,让老婆也参与进来,省得她在一旁胡思乱想。于是我故意地喘着粗气对老婆说道:「不行,这药太猛了。你别光在一旁看着,也过来帮我一把。」
  果然老婆听了我的话,注意力立刻就转到岳母身上。疑惑地问道:「帮忙?我帮什么忙?」
  我故意装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帮我刺激你妈呀!好让她更快地泄出来。」

20【被征服的娇妻】
不,不要,求求你……啊……啊啊……
闭嘴!最烦的就是你这种嘴里叫着不要,下面却哗哗流水的骚货。
不,不是这样的……哦……
你自己张开眼看看,你的骚水已经浸湿了你的蕾丝小内裤,也打算把这性感的黑色连裤袜水淹金山了吗?哦,对不起,原来已经湿了,难道你想把最外面的紧身裙也弄湿吗?果然是个言不由衷的贱货。哈哈哈……
周鹏把女人的双手交叠在她的头顶上,用左手紧紧地按住,右手继续在女人身上揉搓着:真是太爽了,上一次干你的时候喝醉了,没有好好的享受你这身迷人的美肉,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会好好满足你的渴望的。放开自己的内心,把注意力集中在你那不停流水的小穴上。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再对不起他了,他可是你的老板,被他知道的话,我和你都会万劫不复的……
闭嘴!你早就对不起那个绿毛龟了,我给他做死做活的,他给了我多少好处?操,拉业务、谈判、广告设计、模特签约……这么多事情压我一个人做,给三千一个月,打发叫花子么?宋辉这王八蛋什么都不懂的家伙,除了会玩玩小模特、搞搞女秘书,他妈的他还会做什么?连那些模特都他妈的是我去外面签回来的,他倒好,转身就给照顾到床上去了,老子我还没碰一下呢!
周鹏越说越火大,右手慢慢移到女人胸口,一把拉开了蝙蝠领的白衬衫,看着在黑色的半罩杯里若隐若现的雪白双峰,周鹏只觉得自己的肉棒一阵胀痛,但是他暗暗咬了下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现在就占有她,一定要有耐心,要全身心的俘虏她、征服她,那么以后才能随时随地的享受这个尤物。

21《熟女之殇》
舒服,好舒服!四周温暖、舒适紧紧包裹着,任纯真是感觉自己身在云端,每次日屄都是这么地爽,快感连连!他拿回摸奶子的那只手,开始抚摸起来韩姨嫩滑的光屁股,摸了几次,他便用力地按在了上面,为他自己找个着重点,之后,他甩动着睾丸,力道急而快地就开始抽插了起来,鸡巴在湿润润,暖烘烘的屄里长驱直入,他自己也是越干越勇,越肏越起劲,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才射完精的疲态。
  女人秀发凌乱,一对肥肥的大奶子剧烈地摇晃着,她用胳膊肘支撑在床上,性感的小嘴微张着,从里面呼出来一阵阵热热的气息,大口喘着,她的表情是一片陶醉,屄里是一阵酥麻,男孩的鸡巴越是使劲儿地往里戳,她就越是想大声叫唤,呻吟不止,那才痛快。
  整个卧室里又响起了啪啪啪的性交声,直听得人热血沸腾!而且这两个人还不是别人,不是隔着屏幕看色情录像一般的表演,只能看,无法感知,这女人,可是自己的亲姐啊,一奶同胞!而这男孩也是自己非常喜爱的小情人,这让躺在一旁观战的韩凌少妇看得又是一阵心痒痒,心潮澎湃,她春情荡漾地爬起来,又投入了小伙子的怀抱,两个坚挺饱满的乳房贴着他,她环住了弟弟的脖子,就送上了自己缠绵热烈的吻,难解难分。
  上面的小嘴亲吻着,少妇下面那张又是蠢蠢欲动的小嘴就越发难忍了起来,觉得瘙痒难耐,于是她也不客气,不矜持做作,一下子就拿过弟弟的一只手,将其放到自己毛茸茸的地方,摸她的屄,为她止痒。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美哉幸哉!两个女人同时让他玩,两个水汪汪的嫩屄同时都属于他一个人!一个屄夹着他的命根子,让他尽情地抽插着,猛烈地日着,一个女人的屄也已经打开,暴露在外,他粗壮的手指已经伸了进去,来回摩擦着姐姐的内阴,搓捻着姐姐已经凸起饱胀的阴核,他的耳边回响着韩姨越来越大声的呻吟叫唤,以及姐姐由于正和自己接吻,从嘴里不断发出的呜呜声,两个女人,两姐妹在做爱发出着情难自禁的叫床声音,真是销魂,别样的刺激!真是让小伙子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终于,上面激吻着,下面抽动着,男孩感受着妹妹奶子的温热,感受着姐姐屄眼的温柔,他一挺腰,便也坚持不住了,任由滚烫的鸡巴自己去跳动,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部涌入了女人那在此时此刻为他敞开的子宫,射得痛痛快快,酣畅淋漓!
  与此同时,又有两声声调不齐的大叫,两个女人也同时达到了性高潮,韩凌猛然夹紧了双腿,湿乎乎的阴道里一阵痉挛,在不断地吸吮着小伙子完全被她自己的淫水打湿的几根手指,而同样,和妹妹一样的韩娟女士雪白通透的身子也是一阵哆嗦,温热热的屄里在不断蠕动着,所有的软肉都在给小伙子刚刚射完精的肉棒做着按摩,像是在犒劳他一个晚上的出色表现,是个真男人!
  知了停止了鸣叫,月儿也悄悄隐去了云端,很晚了,一场大战之后,三个人都有精疲力竭之感,一动也不想动,任纯和韩凌一脑袋就载到了床上,他耷拉着软软的鸡巴,看着面前姐姐可爱的奶子,伸手摸着,昏昏欲睡。
  而韩娟也翻过身,仰躺着,与那两个人光光地躺在一张床上,她看着那个正是享受完快乐的男孩,一时间心里便五味杂陈了起来,说不出的沉重压在她的心头,现在,她就是觉得对不起人家孩子,即便刚才,让他那么快活地玩了她们姐妹。
  心里不是滋味,她就翻身在后面抱住了小伙子,两个大奶子热乎乎的,贴在他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