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杨小华20岁,有一个性福的家庭,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的家庭对于性是很开放的,我在16岁的时候就和妈妈发生了关系,而且是在爸爸的指导之下。下面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成员,我的妈妈陈美娜,41岁,是一个妇科医生,爸爸杨建华45岁,是一个建筑师,姐姐杨小丽22岁,上大三,比我高两届。她在16岁的时候也被爸爸开了苞。

  这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爸爸说晚上要带两个朋友回来玩,玩什么我们当然都知道,最后爸爸对我说:“小华,晚上你就别参加了,帮我们摄相,等客人走了在让你妈妈和你姐姐补偿你。”我当然是一口答应了。

  晚上6:00,爸爸真的带了两个朋友回来家里,妈妈跟姐姐早就打扮得妖娇美丽,坐在三个男人之间,跟他们一起饮酒作乐。我则是拿着AV机给他们摄相,听著他们之间的话语,这两个人都是大老板,而且跟爸爸的公司里有著密切的生意往来。

  妈妈今天穿了一件旗袍,高高的开叉,将她那双雪白的大腿衬托得更有魅力;上身虽然正面看起来是包得密不透风,但是背後却是开了一个大洞,让她的背露出了大部分。

  陈老板与简老板两个人以包夹的方式坐在他*的两侧,我看到两个人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地在他*的身上来回地游移,并且慢慢地伸进她的衣服里面。由於刚刚我看妈妈和姐姐换衣服的缘故,所以我知道妈妈除了那件旗袍之外,身上根本就没有穿其他任何的衣物,所以我知道两个老板很快地就可以直接地探触到他*的敏感地带了!

  而说到这里,这时候的姐姐已经被爸爸三两下地剥个精光,全裸地在三个男人以及他*的面前,展露姐姐的身体。爸爸拿起桌上的XO,要姐姐躺在桌上,然後慢慢地将姐姐下半身抬起来,接著他将手里的瓶子插入姐姐的小穴里面,然後让XO流进姐姐的穴里。酒精很快地就透过姐姐身体黏膜进入了血液,脸也变的红仆仆的。

  这时候有人贴著姐姐的下身,不断地啜饮著姐姐体内的酒,我抬头看过去,是简老板已经趴在姐姐的身上,然後一边啜饮,一边向爸爸赞美姐姐的身体以及他今天的安排。这时候姐姐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因为舔弄而产生的快感,全身好像开始要沸腾起来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我转头看过去,看到妈妈已经被爸爸与陈老板两个人一前一後地夹攻著。陈老板将他*的衣服解开,然後让她趴在沙发上面,接著他从後面将肉棒插入他*的穴里,我相信这时候他*的小穴早就已经湿润了,我看到陈老板满心欢喜地开始抽送起来,而爸爸呢,他走到他*的面前,掏出自己的肉棒,让妈妈含在嘴里开始吸吮。

  「嗯 ̄ ̄ ̄……唔 ̄ ̄ ̄……嗯 ̄ ̄…………」由於嘴里含著肉棒的缘故,妈妈只能不断地随著陈老板的抽送,从喉头发出了呻吟的声音。而姐姐呢,这时候简老板也已经将姐姐体内的酒喝了差不多,然後将他胯下早已挺立的肉棒插入姐姐的小穴里面,然後开始抽送起来。他的双手也握住了姐姐的乳房,然後毫不留情地开始揉捏。他的蹂躏,如果是在平时的姐姐,或许已经感觉到疼痛而不愿意让他继续下去了。但是这时候身体已经完全地被酒精给麻痹了,虽以姐姐并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不悦,相反地姐姐还很淫荡地去迎合他的动作,来让他可以感受到更大的刺激!

  「天啊 ̄ ̄ ̄……真爽……喔 ̄ ̄……」简老板一边弄著姐姐,一边对著爸爸的方向发出了赞美的叫声。而姐姐呢,则是躺在桌上任凭他在身上发泄他的兽欲。他抽送不到百下之後,就已经在姐姐的阴道里面射出他少量的精液。他无力地抽出肉棒,然後坐回沙发,欣赏著陈老板跟爸爸奸淫著妈妈!

  陈老板已经射出了第一次,而这时候爸爸坐在沙发上面,然後让妈妈采取坐姿的方式,将爸爸的肉棒吞入自己的小穴里面。或许是为了取悦两人吧?!妈妈是背对著爸爸,然後让自己的正面对著我们。换言之,大家都可以清楚地看见两人性器交合的景象!

  「嗯 ̄ ̄……嗯 ̄ ̄……嗯 ̄ ̄……唔 ̄ ̄……嗯 ̄ ̄ ̄……真好 ̄ ̄……我…最…喜…欢……大鸡巴……来… …弄…我了 ̄……来吧 ̄ ̄……有…谁…愿…意……来…… 弄……我…的……小……屁……眼……呢……让……我……的……浪……屁…眼……尝…尝……你……们……鸡…巴……的……味…道……吧……唔……唔 ̄ ̄……嗯 ̄ ̄……嗯 ̄ ̄……嗯 ̄ ̄……」妈妈这时候的媚态以及骚浪,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的。成熟妩媚,却又骚浪无比,看得另外两个老板心痒难耐,手不断地在自己的肉棒上搓揉,我知道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再度提枪上阵。但是碍於刚刚都已经射过一次的缘故,所以没有办法很快地就重振雄风。这时候姐姐走了过去,蹲在两人的面前,交互地帮他们吹箫,好让他们可以快点勃起。

  这时候简老板比较快一点恢复,然後妈妈就转过身去,让爸爸继续弄她的小穴,让她的屁眼对著简老板。简老板的肉棒在姐姐的舔吮之下,早就已经湿润无比,所以就很顺利地插入他*的屁眼里面。

  「喔 ̄ ̄ ̄……喔 ̄ ̄ ̄ ̄……天啊 ̄ ̄ ̄……两……条……大……鸡……巴……要…把…我…… ……死……了……嗯 ̄……嗯 ̄ ̄……嗯 ̄ ̄………这……真……是……太……棒……了……喔……喔……喔……喔……喔……」「真棒……我……是……第一次……跟……这……样……漂……亮…的女人……上……真好 ̄……天……啊……我……又……要……射……了……喔……喔……喔……喔……」

  就在抽送了七、八十下之後,简老板整个人趴在他*的背上,将肉棒深深地插入他*的体内,然後慢慢地挪动自己身体。而他*的呻吟也随著他的动作高高低低地起伏著,似乎这样的举动带给她相当大的欢愉及喜悦!

  这时候陈老板也已经将姐姐按在桌上,然後将他的鸡巴 进来,他的抽送方式也相当地独特,六七下的浅浅抽送之後,他总是会来上一下虽慢但是却深入的 干!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姐姐体内的时候,他的双手也随著动作紧紧地抓住姐姐的乳房,好像那样可以获得很大的快感!陈老板抽送了几十下之後,他将肉棒抽了出来,然後略为上挪,将龟头对准姐姐的屁眼,慢慢地送了进来。他的肉棒慢慢地分开姐姐那紧缩的屁眼,然後一点点一点点地向姐姐的身体里面挺进。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姐姐的双臀,让姐姐无法动弹。他的肉棒终於完全地没入了姐姐的身体里面,他慢慢地抽,让肉棒几乎完全没入在姐姐的体内里面挺动著,他随著肉棒的抽送,嘴里还一边嘶嘶作响,似乎从弄姐姐的屁眼里,可以获得多么棒的感受!他又抽送了近百下之後,终於在姐姐的体内射出!

  此时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9:00多了,三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就躺在客厅的地毯上休息,我看着妈妈和姐姐红肿的阴部,从阴道口还不住的往外流着乳白色的精液,虽然此时的我鸡巴早已挺的高高的了,但是为了让她们好好的休息一会,我还是忍了下来,刚才她们真的是很累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他们休息了一会便穿好了衣服坐下来聊天,妈妈和姐姐去浴室清洗。陈老板说:“老杨,谢谢你啊!把家里这么好的两个美人给我们两分享,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决不推辞。”

  “是啊是啊!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简老板也说话了。

  “这有什么啊!大家是兄弟嘛!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拉!”爸爸一边喝着茶一边笑着说。

  此时妈妈和姐姐也从浴室里出来,坐在他们身边,和他们一起聊天,由于天热,妈妈和姐姐只穿了纱制情趣睡衣,里面是真空的,什么也没穿。三个男人的眼睛又绿了。但由于刚刚的激战,谁也没有近一步的举动。

  “对了嫂夫人,刚才我们三个都在你和小侄女的阴道里射了精,你们不会怀孕吧?”陈老板一边摸着他*的乳房一边说到。

  妈妈笑了一下说:“爽完了才想起来啊!你们男人啊都一样,不让你们射在里面你们能舒服吗!放心吧!在你们来之前我和小丽就已经吃过药了。你们射多少在里面都没事。”

  “呵呵,还是嫂夫人想的周到。”简老板说。

  他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聊到了10点,爸妈才把他们送走。

  日子过的很快,暑假到了,妈妈说想回趟云南老家看看父母,爸爸由于单位有事,姐姐由于学校里课程还没结束,所以要过段时间才能去,所以只有我先陪妈妈前往。这样也好,路上可以好好的干妈妈这个骚货。

  由于怕坐车太挤,我和妈妈就订了软卧,上车后发现和我们同一车厢的是我的同学王刚和他妈妈李玉娟,由于是同学,所以我对王刚非常了解,他和他妈妈其实也乱伦。王刚的妈妈43岁,保养的非常好,大概一米六八,和我妈妈差不多,尤其是那一对大奶子异常的坚挺,一点也不象生过孩子的人。我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我私下里半开玩笑的对妈妈说,我这个同学还可以吧?跟他交友一下肯定让你满意。妈妈娇晪一声,说你是对人家妈妈有邪念吧?看你那色眼,老盯人家奶子看。我说王刚也老盯你看啊,我不看那多吃亏啊。妈妈脸色变的红润,不再理我,我心里暗喜,觉得有戏。

  我和王刚到车厢外吸烟的时候,他对我说,你的妈妈好漂亮啊,真有福气。我说你妈妈也不错啊,身材丰满,很招人喜爱。他挤了挤眼,说你不知道,她性欲可强了,幸亏我结实,还抗的住。我说那多好啊,妈妈上床就要变成荡妇才好啊,你够幸福的了。他沉默了一会说,其实我妈妈对你也很有好感,我们尝试交友一下如何?他这一说正中我意,我说没问题,但要这么这么办,免得我妈妈不同意。他说没问题,我妈妈肯定配合,你就放心好了。

  回到车厢中,已是熄灯时间,我和妈妈上了铺,王刚和他妈妈也上了铺。过了一会,听见对面发出沉重得呼吸声,我悄悄得对妈妈说,他们在干呢,我们也爽一把吧……我妈妈也听见了,不敢吱声,怕他们发觉。我轻轻得把手探入她得内衣中,慢慢的揉摸她的乳房,不一会她就浑身发烫了。我慢慢的探到她的小穴,发现已经洪水泛滥了,我说妈妈你下面已经湿了。她轻哼一声。我开始揉摸她的阴蒂,她的淫水不停的流出来,我把淫水抹到她的屁股上、屁眼里,逐渐加大力度,妈妈已经忍不住了,把屁股向后顶了过来,我调整好位置,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中,由于淫水的润滑,一下便直捣花心,妈妈张大了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这时对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已经不管我们的存在,李阿姨已经骑坐在王刚的身上,疯狂的扭动着丰满的屁股。我转了个身,让妈妈转到面朝他们,并慢慢的加快抽动速度,妈妈一面看着他们做,一面被我插,不由自主的发出愉快的呻吟声,小穴越来越紧,我突然停止了动作,妈妈马上把屁股顶了过来,怕丢失了我的阳具,我在妈妈耳边说,想不想我和王刚一起干你啊?肯定爽死你。

  妈妈听到后屁股扭动的更加厉害,我看时候差不多了,把她的内衣掀上去,并把毯子掀开,这样她的双乳和插着我阳具的小穴就暴露在对方面前,妈妈正在步入高潮,忽然发现对面在看着我们,不禁大羞,想转过身来,但被我抱住,并把乳房托高,形成一种淫荡的气氛,她正处于高潮前夕,也顾不得这些了,淫水一股一股的涌出来,这是王刚走过来,开始揉捏妈妈坚挺的乳房,妈妈还想反抗一下,但淫荡的身体已经无法拒绝,马上就放弃了抵抗,陷入性感的漩涡,发出更大的呻吟。这时王刚把他粗壮的阳具凑到他*的嘴边,妈妈下意识的开始舔了起来,并把它深深的含了进去,好像要吞吃了一样。我看妈妈已经完全配合了,
便停止了动作,来到李阿姨的面前,王刚马上把我妈妈抱起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粗壮的阳具再度顶入花心,妈妈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开始让李阿姨给我吹喇叭,李阿姨主动多了,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弄,舔了一会,我也让她跨坐在我身上,面对着王刚他们开始插穴,李阿姨窄小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阳具,真是太舒服了。妈妈面对着我们,王刚从后面抓住她的双乳,使劲的揉搓,坚挺的乳房充血变形,妈妈看着我们干着,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不禁加大屁股的扭动,完全陷入性爱的游戏中。

  不一会,她就全身抽搐,身体努力的向后弓了起来,达到了高潮,淫水一浪接一浪的涌了出来。王刚并没有停止,仍然强烈的抽插他*的小穴,不一会,他*的第二次高潮接踵而来,发出愉快的抽泣声。淫水顺着王刚的阴茎流到屁股上,把屁眼都搞湿了。这时王刚让妈妈跪在床上,抱住她的屁股,把粘满淫液的阳具顶在他*的屁眼,用力一挺,那粗壮的阳具竟然毫无阻力的没入我他*的屁眼中,妈妈禁不住张大了嘴,头高高的仰起,一种饱胀的感觉从直肠传了上来。王刚慢慢抽插着,直至30公分的阳具全部没入我他*的屁眼中,我妈妈很快就沉浸于肛门性交中,不由自主的自己揉摸阴蒂。

  我忍不住放开李阿姨,钻到妈妈身下,把肿胀的阳具插入她的小穴中,形成一种前后两个洞被同时插的状态,妈妈从没有被这样干过,一阵阵快感不停的涌上来,这时李阿姨也凑过来,和我妈妈接吻,并揉捏她的乳房,变成三个人玩弄我他*的局面。我感觉他*的阴道不停的收紧,同时阳具还能感觉到他*的后庭里的那根抽插的阳具,真是太舒服了,我们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一阵阵快感从阳具传来,我低吼一声,一下子把阳具顶到底,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撒射在他*的子宫里,这时妈妈也达到了绝顶的高潮,阴道和屁眼紧紧的收缩,后面的王刚也忍不住了,将滚烫的精液深深的射在我他*的直肠中。待我们拔出来时,精
液从屁眼、小穴中溢了出来,混合在一起,我妈妈躺在床上,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晕中。

  这时李阿姨将我们的阳具含入嘴中,帮我们一一舔干净。不一会我们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王刚躺在下面,把李阿姨抱在身上,插入她湿湿的阴道中,我从他*的屁股间摸了些精液,涂在李阿姨的屁眼中,将龟头顶在肛门上,许许的插入她的屁眼中,一种绷紧的感觉从阳具传来,想不到李阿姨竟能把两个人的阳具全部吞没。我感觉龟头好像已经深深的进入她的腹腔,享受着她滑润的肠壁带来的快感。我从后面绕过双臂,抓住她早已肿胀的双乳,用劲的揉捏,充分享受着乳房的弹性,李阿姨被强烈的刺激,发出原始的呻吟。抽动了几百下后,终于忍不住了,我向后仰身,将阳具插到尽头,手虐待般的抓住她的乳房,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她的直肠深处。这时我也感觉到王刚的阳具在她体内跳动,将精液射入她子宫内。

  经过两场大战,我们福筋疲力尽,各自回到床上歇息,也顾不上擦拭身体,我抱住他*的裸体,偷偷的说,你刚才好淫荡啊,很爽吧?她娇晪一声,坏死了,把人家累死了,搞的我前后都是精液,罚你给我擦干净。看着她满足的样子,心想妈妈终于又淫荡了一分。

  我和妈妈安静的躺了一会,妈妈突然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坐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过自己的手提包,在手提包里翻了半天,找出来一盒药,取出一颗药丸就水吃了下去。

  “妈妈,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我问到。

  妈妈笑着说:“没有,刚刚和你们玩的太疯了,差点忘了,妈妈今天是排卵期,你和小刚都在他*的阴道里射了精,妈妈怕怀孕。对了李姐姐,你要吃吗?”

  “不用不用,我在就上过避孕环了,他们射的在多我也不会怀孕的。”李阿姨笑着说。

  我们大家休息了一会,便各自抱者各自的妈妈躺在铺上开始聊天,原来王刚和他妈妈也是去云南,刚刚的舅舅在云南开了一个小农场,暑假让他们过去玩。王刚的爸爸由于有事所以让他们母子两先来了。

  “对了妹妹,你玩过兽交没有?”李阿姨问妈妈。

  妈妈有些惊讶,回答到:“没有,李姐你试过吗?”

  “当然拉!特别刺激,这次我去我哥哥那就是为了这个,他那个农场里有好多动物可以玩,安全又卫生!”

  我听的性起,便说到:“真的吗?兽交我只在A片里看外国人做过,现实当中我还真没见过。

  王刚此时说话了,“小华,要不要去我舅舅那玩玩,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听了这话,我转脸看了一下妈妈,看着妈妈矛盾的表情,我决定在添把火,便对妈妈说:“妈,反正爸爸和姐姐他们要过几天才能来,不如我们就去王刚舅舅那里玩玩,你也没试过兽交,去试试好不好!”

  “这……”妈妈还是拿不定主意。

  此时李阿姨说话了,“妹妹啊!别犹豫了,人活这一辈子不就图个开心嘛!没试过的东西要赶快试。去玩两天吧!玩两天让我哥开车送你们走!”

  “那,好吧!就去玩两天!”妈妈终于答应了。

  我当然高兴拉,因为可以看到现实中的兽交,那一定非常的刺激性开放的世界。

  火车开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三天的一大早到达了云南,我们出了车站,王刚的舅舅早就开着车在出站口等李阿姨他们了,王刚的舅舅叫比李阿姨大,看起来有48岁左右,李阿姨把我和妈妈介绍给了王刚的舅舅,并说明了我们的来意,王刚的舅舅笑了笑,说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同时我看到他的眼睛老是盯着妈妈,我知道去了妈妈肯定是逃脱不了他了。在途中王刚告诉了我他舅舅的一些情况,王刚的舅舅叫李强,49岁,是他妈妈家里最大的,自己在云南开了个农场,他很早就离婚了,带着个女儿生活,也就是王刚的表姐,李娜,今年27岁,还没有结婚,和他父亲一起管理农场。王刚说他表姐长的看妹妹网身材特棒,说去了以后要我试试。我当然欣然答应了。

  大概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终于来到了王刚舅舅的农场,这里青山绿水,环境特别好,一路走来我发现周围住家很少,只是散落着几个农场。我们来到了王刚舅舅的家里,王刚的舅舅一边帮我们卸行李一边对李阿姨说:“知道你们要来,怕不方便,所以我就让工人都放假了,这几天家里就我和小娜。”

  “哥,你想的可真周到。”李阿姨说着就抱着她哥哥亲了一口。

  我和王刚交汇了一下眼神,王刚点点头,我明白了,李阿姨兄妹两也有一腿。

  一切都弄好了,我们进了屋,王刚看家里没人,便问到,“老舅,表姐呢?”

  王刚的舅舅笑着说:“怎么了?你妈妈喂不饱你啊!你来就找小娜。今天工人都休息,她带着两匹种马去邻家农场配种了,晚上就能回来,想干她等晚上吧。”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早上9:00整,到晚上还有好几个小时呢!便说道:“李伯伯,时间还早,为了来你着,我们在火车上都休息好了,现在找点活动吧,要不时间太难熬了!”

  “你们两个男的我现在可没办法,不过两位女士到是可以……!”王刚的舅舅一边说一边看着我妈妈。

  妈妈有点不好意思,这时李阿姨说话了:“妹妹啊!既然来了就别想那么多了,你试过就知道其中的乐趣了。哥,你先去准备一下,我和陈妹妹先去洗个澡,换套衣服,弄好了你回来叫我们。”

  “恩,好!我去准备一下大柱,让李妹妹先试试!”

  “那你快去啊!抓紧时间!”李阿姨催促到。

  王刚的舅舅听后套上衣服就走了,此时李阿姨便拉着妈妈去浴室洗澡,我和王刚说:“我带着AV机,等会我们去排怎么样?”

  “好啊!到时候你回家弄好给我一张啊!”

  “没问题。”咱哥两谁跟谁啊!

  大概过去了20分钟。王刚的舅舅回来了,一进门就问我们:“她们两还没好吗?”

  “没呢!应该快了吧。”

  我正说着,妈妈和李阿姨便从楼上走了下来,我们三个男人的眼睛的直了,妈妈穿的是从家带来的情趣睡裙,粉红色的,全透明的,里面什么也没穿,丰满的乳房和浓黑的阴毛全都看的见。李阿姨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睡衣,也是透明的,根本挡不住春光。

  “我和妹妹说这附近反正也没人,就穿少点,去了反正也要脱。”

  “好,你们两个真美啊!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李伯伯咽了咽口水说!

  我们跟着李伯伯来到房屋后的一个小院,李伯伯说:“大柱就在里面,你们两位女士谁先来啊?”

  “让妹妹先来吧!她是客人!”李阿姨说!

  “不,姐姐,还是你先来吧!我……”妈妈显得有点害怕。

  “别紧张妹妹,第一次都是这样,等你发现了乐趣就好了,猪的精液可是很补的哦!”

  原来大柱是头猪,真刺激,我激动极了,对妈妈说:“妈,你就别推辞了,去试试吧!”

  妈妈知道躲不了了,只好红着脸点了点头,“那好,李妹妹,你跟我进来吧!你们其他人就在外面看,大柱怕人多!”李伯伯说!

  围墙很矮,墙里的一切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我终于看见了那头大种猪,也看到了猪鸡巴,猪鸡巴不是很粗,但是很长,而且龟头是螺旋形的!

  李伯伯想的很周到,为了让我们便于观看,他和妈妈就离我们不远,他让妈妈先脱去了睡裙,趴在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一张长板凳上,板凳上有棉垫,所以妈妈一点也不难受,他让妈妈把腿尽量的分开,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瓶液体,我知道那时润滑液,他帮妈妈涂在阴部,然后问妈妈:“李妹妹。你准备好了吗?”

  “恩,我准备好了!”妈妈点了点头。

  此时李伯伯便走向栓着的大柱。种猪的性欲本来就强,大柱早已焦燥不安了,现在闻到了异性的味道更是让牠发狂。李伯伯打开大柱的门,大柱立刻冲向妈妈。大柱用两只前蹄压住妈妈好像压住猎物一样,深怕妈妈会逃走。但妈妈没有,她看着大柱儿那只配种用的大鸡巴,张大她的双腿,她的下体早就洪水泛澜的等着迎接即将来临的大战了。大柱用鸡巴在他*的小穴外面拱了半天,找不到正确的入口,真是急坏妈妈了。终于,大柱子找到了,用力一顶。

  “啊!”妈妈不由得叫起来:“好,大柱,你这大种猪。干的我好爽。”

  我看到不亏是身禁百战的妈妈,竟能顺利吞下大柱的大鸡巴。平常自己干她,一点也不会觉得太松,真是一个绝顶美穴。大柱不断的用力顶着,真把妈妈美上天了。

  “用力……快……”妈妈淫叫着:“太好了……大柱……我爱死你这大柱了……你干的我……好爽啊……”大柱好像似听得懂妈妈说的话,越干越起劲。

  “泄了……泄了……”妈妈叫道:“我泄了……不行了……啊……啊……”

  妈妈到了第一次高潮,但是大柱并没有停下来,仍然继续干着。妈妈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波一波的高潮,让妈妈上了天。她们足足干了一个多钟头,妈妈总共了泄了三次,大柱才把又浓又多的精液射进他*的穴里。

  “啊……啊……死了……死了!”妈妈叫着又泄了一次。

  大柱儿射完之后,便在妈妈身边躺了下来。妈妈失神了好一会儿,才爬了起来,李伯伯拿了事先预备好的玻璃瓶插入他*的下体,把大柱的精液全都装了起来,然后对妈妈说:“这可是可以卖得好价钱的。”

  妈妈稍稍休息了一下便穿好了睡裙走了出来,虽然李伯伯已经用瓶子接走了许多大柱的精液,可是他*的阴道里还是不断的往外流着乳白色的液体,李阿姨递给妈妈一条毛巾,说到:“怎么样妹妹!姐姐没骗你吧!感觉很特别吧!”

  妈妈一边擦着大腿上的精液一边说:“恩,感觉真棒,猪的那个真长,射精的时候都抵到我的子宫口了。”

  “那样才爽啊!放心,兽交是不会怀孕的。你先休息一下,我上了啊!”说完李阿姨便迫不及待的推门走了进去!

  “哥,大柱还行吗?”李阿姨问。

  “放心,大柱一天能给好几头母猪配种呢!你先准备好,我来弄大柱。”李伯伯说完便去弄大柱。

  此时的妈妈看到了我手中的AV机,问到:“小华,你刚刚把妈妈都拍下来了啊?”

  “是啊!留个纪念啊!以后回家了可以好好欣赏啊。”我笑着说。

  “就你鬼点子多!”妈妈一边点我的头一边说!

  不久李阿姨便和大柱开始了中午快12点的时候大柱终于结束了它的工作,两位女士也感到十分的尽兴。我们回到了李伯伯的家,发现李伯伯的女儿已经回来了。

  “二姑,你们来了不在家呆着去哪了啊?人家知道你们要来提前赶了回来。”
李娜看着我们说到。

  “你姑姑她们去让大柱配种了,好久没来了,你姑姑的小骚穴忍不住了。”
李伯伯开玩笑的说。

  随后,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便开始准备吃中午饭,我在吃饭的时候仔细的观察了李娜,王刚果然没有骗我,李娜人长的看妹妹网身材也特别好,大概有1米65,体型中等,屁股翘翘的,奶子虽然没有我妈妈和李阿姨的大,但是很坚挺。

  吃过了中午饭,我们休息了一下,李伯伯说话了:“上午你们两位女士舒服了,现在我女儿回来了,该让我们男人爽一爽了吧!”

  我和王刚当然是极力赞同,三个女人也都没有反对,于是李伯伯又说:“那现在都去洗澡,等会我们舒舒服服的做!”

  于是我们在客房里洗澡换过睡衣,轻松地出厅坐下。王刚的表姐李娜更是拿出了她李伯伯在家做爱时照的照片,一幅幅生动春宫呈现眼前。我妈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看得满脸红霞。李娜更是刻意专找李伯伯做她时的照片给我妈妈欣赏。我看到其中有一张是“69”花式。李娜在下。嘴里含着李伯伯肉棒的一半,而李伯伯埋头于她两条大腿间作口舌服务。

  欣赏完了我们便开始分组,我们先分成两组,李阿姨和我妈妈服侍李伯伯。我同王刚就招呼他表姐李娜。游戏一开始,李阿姨笑着对李娜道了声对不起,跟着和我妈妈七手八脚把李伯伯脱个清光。扶到我们对面的沙发,每人各抱着一条大腿,一齐俯下身子,两条舌头交卷着李伯伯的肉南傍国。我们这组就暂时不动。李娜被夹在中间。我们每人捉住她的一只细白小手玩摩着。一面就观赏着我们的妈妈和李伯伯的表演。这时他们已经改换了姿势。李阿姨嘴里还含着肉棍子而我妈妈就正让李伯伯玩乳房。李伯伯的下体硬到忍无可忍了。就问她们谁先来。我妈妈礼让李阿姨先骑上来给他插进去,自己捧着一座乳房把奶头送入李伯伯的嘴
里。李伯伯也伸手摸到我妈妈下面,用中指刺探她的肉洞儿。

  这时王刚从李娜衣领口伸手进去摸奶子,我也掀起她的睡袍摸进去。原来里面本是真空的,所以一下就摸到李娜的肉洞口。只觉光滑无毛而春水泛滥。李娜本来已经动情,此刻更被我们整得不成人形。全身又软又暖好像将要熔化似的样子。脸蛋儿红卜卜的,眼睛羞到睁不开。我把李娜的睡袍向上翻起,王刚便像剥香蕉般地除去她的包装。一条白里透红的美人鱼横陈在我们四条大腿上面。李娜才27岁,还没生育过,皮肉细嫩吹弹得破。王刚和我一致认为应该慢慢享用她。

  这时她上身躺在王刚怀中,一对饱满的乳峰也在他掌握之中。王刚接着就俯下去吻她的小嘴。我这边就玩李娜的另一半。先捉住她的小腿,把那小巧的脚丫放到怀里把脚趾儿摸捏把玩。李娜的脚不盈六寸,脚后跟肥圆,脚趾很整齐。脚背白胖胖,脚板底幼滑。小腿下带着一条细细的金链,增添了不少性感。实在非常可爱。我不禁爱惜地捧上来品吻。当时我恨不得将她的足趾头脚后根通通吃下去。

  后来我舔李娜脚底,她忍不住双腿颤抖起来。我便从脚趾开始逐寸向大腿方向品吻,直到光滑的阴部。李娜的肉蚌儿白净可爱,好像小女孩一般。我用手指轻轻拨开肉缝,里面呈现浅红色的小肉洞。我伸一个手指进去探探,刚好可以伸入。用两个手指就有些困难了。我还查看了李娜另一小肉洞,但只用小指头探入一点点,李娜已经不习惯地缩了一下。我也不想太难为她,只轻轻挖了挖,就放过她了。

  望过我妈妈那边,只见李阿姨靠着沙发坐着,两条嫩白的大腿分开,李伯伯将李阿姨的肉体当枕头。向天躺在她大腿中间。而我妈妈伏在李伯伯身上。看得见一条肉棒自下而上在她底下进进出出。

  这时王刚抱起李娜放在我的怀里。换他玩下半身而我玩上面。李娜留着长头发。圆圆的脸蛋,樱桃小口。睁开大眼睛对我甜美一笑又闭上,像似表示任我所为。我对准她的小嘴深深一吻,拉着她的手儿放到我下面,然后摸向她的胸部玩乳房。这时我和王刚斜对面分别坐在李娜的两旁。而她双手握住我们的肉棍儿。王刚一手摸小脚,一手掏肉蚌。李娜冲动地握痛了我们的下体。我让她枕在大腿上并示意王刚开始干她。王刚架起她的双腿,操起硬硬的对准肉缝左右拨动。找出肉洞后便缓缓插进去。好在李娜已经很滋润。进去并不太困难。说也奇怪。刚才李娜让我们调戏时还很怕羞,一旦下面被男人侵入,反而开始放浪起来。大眼
睛淫浪地看着我微笑着。小手轻轻握着我的肉棍儿套了套。让硬得发光的红头头昂然在她可爱的小白手。再侧过头用舌儿一下一下像吃冰条似的舔弄。接着整个含入嘴里吮吸。

  这时我妈妈那一边已经安静下来。我看见李伯伯软软的鸡巴从我妈妈肉洞滑出来。我妈妈用手儿捂住阴户,但是精液仍然从她的手指缝流出来。李阿姨用手抹去爱液。三个人一齐进去冲洗了。王刚的肉棍子仍李娜的光滑的阴道里抽插。李娜的淫水把他的毛都湿透了。我把她的奶子又摸又捏。一面又享受从她小嘴传来的快感。李阿姨她们已洗好了走出来。李伯伯左揽右拥着她和我妈妈坐到对面看我们做他女儿。这时王刚已经高潮到来。迅速痛快地抽送数次。就贴着李娜的阴道射入了。

  李娜仍让他软软的浸在她里面,双腿勾着他的臀部。慢慢转过上身,专心为我口交。我尽量放松地让下体享受在李娜温暖的小口里。我终于忍不住,告诉她要射出来了。李娜并不理会。反而更吞入更深一点。结果我的精液就射到李娜的喉咙里。李娜仍然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直到肉棍儿软下了,才吐了出来。将满嘴的精液吞下肚子里,又把我的肉棍儿舔得乾乾净净。

  这时,王刚也脱离了她的肉体。我们三人一起进浴室去清洗。李伯伯家的浴室很大。我和王刚舒服地躺在浴缸里。把李娜夹在中间。我们帮她洗,而她一对嫩白的手儿也分别捉住我们的肉棍儿翻洗着。我们一边洗一边玩对方的肉体和敏感部位。我特别喜欢抚摸李娜那肉桃儿似的没毛的阴部。

  抹乾身上的水之后,我们一起把李娜抱出来。这时我妈妈和李阿姨被人背对背用丝巾把腰部绑在一起站着。而李伯伯就在她们周围转来转去。玩玩这个,插插那个。插入李阿姨肉洞时,则伸过手摸我他*的乳房。王刚兴致勃勃地过去加入。我妈妈把他还没硬起来的东西衔入嘴里了。

  我也叫李娜分开大腿。让我侵入她的肉缝中。我捧起她两半圆圆的肉臀。让我的肉棍尽根送入。李娜就把手勾着我脖子双腿盘到我身后,紧紧地缠着我的身体,胸前的肉球都给压扁了。我还是第一次闯入李娜的禁地。她那儿紧紧地包围住我入侵的肉棒,好像要把它消化一般。我抱着她的臀部放到沙发扶手上,让她上身倒下去。李娜粉腿高抬,我捉住一对小脚玩“推车子”。下体的交合发出阵阵吱吱声响。我又将她的腿垂了下来让沙发的扶手顶住了臀部。

  李娜迷人的肉桃儿就更加凸出。我骑在她柔软的大腿上做她。清楚的看到我的肉棍儿刺入她肉桃缝。她“啊”一声,我忙问她觉得怎样。她微笑着表示还好。我双手放到她乳房用手指轻捻她的奶尖。下面慢慢拔到剩一小段。又缓缓插到深处的尽头。当拔出时,李娜里头的嫩肉被翻出来。而每插进去,她就会叫了一声。我的抽送由慢到快,李娜也由叫变为哼。俏面飞红,双眼润湿。伸出双臂揽着我。小肉洞里分泌出滋润爱液。使我更能姿意轻薄。

  肉棍儿整条抽出来再送入时,都不必用手对准。当然有时还会插到大腿缝里。李娜让我玩得两腿打颤,樱唇都褪白了。口里说不出话来。我不忍继续插她,便停在她里头稍微休息。

  望过另一边,我妈妈正跪在地上弯着腰让李伯伯从后面玩她。李阿姨面向着我跨在我妈妈身上。底下的肉洞位于我妈妈肉洞的上方。李伯伯抽插她一会儿,又拔出来插入我他*的肉体。我向她使了个眼色,李阿姨知趣地走了过来,面对着我跨在李娜和我交合的地方。我也把肉棍子从李娜肉桃缝里拔出来,插进李阿姨的阴道内。李阿姨热情抱着我接吻。丰满的乳峰在我胸前撞来撞去,撞得我心花怒放。

  玩了一阵子,我又转移到李娜里头。李阿姨就转身手撑着沙发伏在李娜上面。我伸手到她们胸前,双手捉住两对奶子。所触皆是温柔的软肉。有趣的是无论手心或手背,都同时感受到女人身上最柔软肌肤的体贴。

  我又从李娜那里拔出,插入李阿姨的肉洞中。这一回玩到李阿姨连声叫着舒服。爱液横溢,泛滥在李娜下面。变得水汪汪。忽然听见李娜叫了一声,原来因为天雨路滑。误入她的小桃源。我一时性起,也不再分谁的肉洞。插过去时,滑向哪里,就入那个洞。有趣的是每次插进去,都有一声叫。凭着叫声,使我知道插中了谁。这时王刚已经把精液射入在我他*的嘴里。

  李伯伯也灌满我他*的小肉洞。他们扶着上下都装满了男人精液的妈妈进浴室去了。我忽然想起李阿姨下体还有一个肉洞可以享用。于是扶着我的肉棒。对正李阿姨第二个肉洞,努力地钻进去。借助她们的爱液的润滑,还算顺利进入。接着开始抽送。那儿实在太紧了,所以不久我便射了给她。抽出来时,李阿姨虽然尽力夹住,还是流了一些在李娜的下体。

  入浴清洗之后,接着便是照相留念。这次的主题自然是我妈妈。我们用了种种姿势摄影了近两个钟头,不但不累。反而更精神。因为好多镜头是要把肉棍儿插入一半来照的,又不能做全套,真是不够痛快。我们决定再来个余兴节目。三对人分成三组。当音乐开始时每对开始跳舞。每换一首音乐就顺时针交换对手。音乐结束便和当时的对手做到射出。

  李伯伯随便拿了一张唱片,开始了这个“曲终人换”的游戏。性感的音乐声传来,我搂着自己的妈妈起舞。还没几步。我已经轻车熟路地插入她的底下。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妈妈,你的肉洞儿还是那么紧窄,并没有让别人撑大哩!”

  我妈妈使劲收缩一下小肉洞,把我的肉棍儿夹一夹。娇滇道:“人家那块地方又不是没有弹性,那么容易就被你们撑大吗?”

  我们参照音乐奏抽送着。他*的肉洞我平时已经入得多了,但是当众表演,可能还是第一次。望望其他人,李娜被双脚向天倒抱着。嘴里装满她父亲的肉棍儿。李伯伯就用舌头舔那光洁的肉洞。李阿姨背向她儿子的怀抱,俩人都在欣赏别人的舞姿。王刚的鸡巴到底插在她他*的哪个肉洞中,就不清楚了。

  我妈妈一面扭动臀部配合我的抽和插。一面观看别人的表演。问她玩得可开心,她撒娇地吻着我不愿出声。我也吻了她的耳朵和摸她的臀部。我正用手指摸我们交合的地方,音乐暂停了。我必需让她离开。她向我左边走去,投入李伯伯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