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在黑影离去之后,也不多说,而是仔细斟酌此次计划的尾末,再三敲打
回想之后,感觉应该无甚大错之后,便言道「雍宫,前面带路」

  「是,王上」几个内侍连忙起身,往前面带路

  当嬴政行至雍宫之外的时候,他随意打量了一番,虽说雍宫算不得富丽堂皇,
但作为太后所居之处,也不至于比一般王侯府衙要差,而且此处位于王宫偏僻之
处,倒也颇为僻静,也算得上是一处修身养性的化外之地。

  只是夜色撩人,雍宫内却传出一道细不可闻的呻吟之色,却是破坏了这幅良
辰美景,倒也颇为不美!

  此时嬴政透过门窗见到此时那赵姬的浪蕩样子,心中也不是个滋味,其中个
把滋味也非旁人可以体会的,毕竟赵姬那几件yin乱后宫的事,嬴政可以为了
心中的雄途霸业,暂且忍耐,嬴政可难以容忍。

  毕竟当时若不是嬴政还未磨合好身体,那股子气可以逼得嬴政不顾天下人说
三道四,直接强行杀死秦国太后,这些年的养气功夫虽有所提升,但此时心中还
是久久不能平息,毕竟嬴政可是自从这个婴儿出生就伴随至今啊!

  「你们退下吧!」

  「是,王上」内侍们也不是耳聋,更何况前几年的大事,他们也是十分清楚
的,所以他们恨不得连滚带爬的离开,此时听见秦王叫他们离开,不禁鬆了一口
气。

  「骆冰,骆冷」

  「王上」

  俩女并肩而立,衣着相貌也一模一样,见到嬴政行礼也是异口同声,一起行
之。

  俩女都是一袭白色衣裙,此时随着夜风飘逸,隐隐能够衬托出俩人曼妙身姿。
俩女都是留着一袭黑色长髮,刚好及腰,戴着玉簪,面上,蒙着一层薄纱,朦朦
胧胧的看不清芳容如何,只有一双明犀闪亮动人,似如秋水般婉柔水亮,露出些
许肌肤欺霜赛雪,真是一对可人的仙子。

  嬴政见状虽有些喜爱,却也不似最初那般喜爱之情流露在外,因为,唉!嬴
政总算理解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是什幺意思?

  所以俩女才一现身,嬴政虽流露出无奈之色,却也不多加言讲,稍微看了一
眼,便几步上前,边往宫殿之处行走边说道之「骆冰,骆冷你俩,此次过后,便
不必隐身周外,此后便当做孤身边侍女一般,伴随身边吧!今夜你俩守护此方大
殿,不容其他人靠近」

  「是,陛下」俩女声音如春雪般婉柔动听,而且也不想一般人那般好奇,问
这问那,这或许是常年在黑冰卫执行任务习惯了吧!

  「嗯,哼,嗯,恩」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响起,在黑暗孤寂的大殿中蕩成一
片,彷彿颤抖着的涟漪当然若是隐去那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剩下的,就是一片沉
寂了。

  然而这片寂静随即便被打破。

  「嘎吱——」

  厚重的木门蓦然推开,发出一声腐朽的呻吟。

  银白的月光照射进来,沉浸在欢好之乡的赵姬瞬时间被惊起,不禁想遮掩自
己香汗淋漓的白皙酥xiong,然后半瞇着眼睛,向大门处看去。

  只见到一个威严霸气的青年出现在大门口处。

  「赵姬」一声轻喝传来

  此时的赵姬穿着本身就十分火辣,还半luo酥xiong,如果是一般的
青少年看到,说不得还会流出鼻血来,但可惜看到的是嬴政,虽然下身有些微动,
却也不至于忘乎所以。

  「政儿,你怎幺来了」赵姬见到嬴政过来,倒是不在乎嬴政的语气肃然,也
不在乎自身衣衫不整,反而满是关切的娇声问道「母后,我把你打入深宫,为何
你还是如之前一般」嬴政此时倒也不急了,本就是来放鬆心情的,所以便随意调
笑道「那政儿你过来啊!人家想要悔改呢!」赵姬闻言一怔,粉脸一红,美目中
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骄傲的向前挺了挺胸,几乎把本来半露的酥xiong又往
下划了少许。

  「人家……嘿」嬴政闻言,邪魅的笑了笑,几步上前,就来到赵姬的身旁,
伸手抓了抓赵姬xiong前的俩座巨峰,用力的不断搓揉。

  「哦……」赵姬被被嬴政抓得胸前胀热痛,腿间泛起一阵湿潮,张嘴出一声
充满诱惑的,妩媚的横了一眼嬴政说道:「给我用点力……啊……舒服……」

  「母后,如何啊!大不大啊!!!!」见到赵姬光顾着享受自己的按摩,嬴
政心中吐槽不已,忍不住两指夹住赵姬峰顶的两颗寒梅,用力揉捏一下,一边在
峰顶四周用指尖隔着衣服画着圈圈,一边催声问道。

  「大,真的好大,比他们的多大」赵姬娇躯一震,出一声高亢的吟叫,面色
绯红,眉目间春意盎然,浑身散出一阵阵成熟滚烫的肉香向嬴政扑面袭来,不断
诱惑着嬴政,撩拨着嬴政心底原始慾望。见到嬴政的对美色的定力越来越强,赵
姬向嬴政投去一个讚赏的媚眼,娇声说道。

  「嘿嘿!那你就準备好受死吧!」嬴政闻言,心中生出掩饰不住的欢心,心
情大好之下,脱口喜声说道。

  「政儿。母后好怕怕啊!!」赵姬闻言见状,虽然好似可泣可悲的说道,但
是他的一只纤白玉手犹若灵蛇一般顺着嬴政的胸膛向下滑摸而去。

  「喔……」嬴政虎躯一颤,忍不住张口出一声快活的低吼。

  「好硬啊!」赵姬两眼水汪汪,雾濛濛的望着嬴政,美目中闪烁出不属于母
子间的饥渴欲求,的唇瓣中吐出温润的芬芳,赵姬玉手五指灵活的抓摸抚弄着,
身子软热的向嬴政胸前靠来。

  「政儿,你想不想要?」赵姬依偎在嬴政肩膀上,的红唇凑到嬴政耳边,呼
着阵阵温润香气,充满诱惑的娇声魅惑道。

  「我……」嬴政闻言,顿时全身鲜血沸腾起来,原始的男性兽慾化作一团炽
热火苗在心底狂烈的燃烧起来,转瞬之间,火苗化作巨大火团,笼罩了嬴政週身
七窍神魂,熊熊燃烧,嬴政两眼赤红,出一声低沉沙哑的嘶吼,猛得张口咬住赵
姬柔软的红唇,舌头强行伸进赵姬小嘴之中,贪婪的吸取着甘甜的果酿。

  「政儿。」赵姬娇笑着一把推开嬴政,有些娇怒的说道:「就是不让你碰,
呵呵……呵呵……啊……」

  嬴政一把推倒赵姬,猛得扑了上去,两手粗暴的撕扯起赵姬衣裳,张口狂亲
着赵姬的粉脸、红唇、玉颈。

  「不可以……」面对嬴政的粗暴,赵姬心底忽然涌出一股强烈的兴奋禁忌刺
激,口中呼着「不可以」,两手却是主动搂住嬴政强壮的肩膀和粗实的后颈。

  「哧啦……」一声,棉衣被撕裂的声音响起。

  两团圆白出现在嬴政眼前,嬴政张口狂咬而去。

  「哦……轻一点……」

  嬴政宛若失去神智一般,两眼散出诡异的红光,饥渴的亲吻着嬴政丰盈的,
吸吻着圆润开始胀硬的草莓,嬴政一路往下,突然埋在赵姬两腿深处。

  「啊……」赵姬娇躯狂震一下,猛然出一声高亢舒爽的呻吟,一双修长的紧
紧夹住嬴政的头部,纤纤玉手十指齐齐没入嬴政脑后的黑中,十指紧扣下按,紧
接着赵姬全身一阵剧烈抖动,口中出一声虚弱的歎吟,瘫倒在嬴政床上。

  「母后,我要你!」满脸水渍的嬴政抬起头,盯着满脸潮红,媚眼如丝,嘴
角带着一丝舒爽微笑的赵姬,出声低吼道。

  嬴政说完,快起身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古铜色强壮充满力量肉感的男性体
躯,粗喘着向赵姬扑去。

  嬴政强壮的肉躯对赵姬充满着无限的诱惑,那一瞬间赵姬心底好渴望被嬴政
压在身下,好好的爱怜一番。

  只见在大殿中,一位宫装的中年美妇人,以个大字型靠在床上,淡黄色的轻
纱宫装凌乱在散落在床上或者搭在她身上,肌肤莹白如玉柔滑似水,修长、丰满,
浑身上下绝没有寸瑕疵那双骄傲坚挺着的乳房像两座软玉塑就的山峰,顶端那两
粒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四射着眩目的光辉,整齐茂密的丛林光泽油亮,密林当中下
掩藏着痕红色,大半可见,微微闭合唇口娇小,正是无数男儿为之销魂的所在,
正是嬴政的生母,当今秦国太后赵姬。

  而赵姬的娇吟声,也越发明显,抱着少年的脑袋,好像想把他的脑袋塞入自
己的淫穴中样,嘴里还说道:「嗯哼……来了……来了……娘要来了……好儿子
……加油……娘快要上天了……噢……来了……啊……」突然,阵高吭的声音,
从赵姬的胯下,喷出股又股水流,接着又是股淡黄色的液体,「赵姬你这个贱女
人,孤要强姦你」嬴政走到床边,霸道的说道,并且用食指撩起了赵姬的下巴说
道,「嘿嘿,我可是对王妃娘娘仰慕已久,今天,看来我很幸运,能亲芳泽了。」

  赵姬闻言,很快就理解了嬴政的意思,假装愤怒的反驳道「狗贼,你休想,
本宫宁愿死也不会愿意委身于你的。」

  「宁死不屈?哈哈哈哈,王妃娘娘,你还能再天真点吗?我如果点了你的穴
道,那可是予取予求啊,只不过在下只是不想玩具没有声音和动作的木偶罢了,
况且,就算你死了又如何?我可以在你死之后的个时辰内,把你这绝世美体从上
到下完完全全地玩弄遍,然后送到王宫的门口,到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嬴政
的眼中不仅带着慾火,还有丝病态的癫狂。

  「你到底想怎样?」赵姬此时装作已经是绝望了,她看着嬴政,冷冷地问道。

  「看来王妃娘娘的记性真是不好啊,在下不是说了吗?只想亲芳泽,不过,
如果王妃娘娘能为在下生下男半女,那就再好不过了。」嬴政说完,也没理会赵
姬,直接指着挺立的肉棒,看着赵姬说道,「王妃,请。」

  赵姬颤颤巍巍地爬过来,握着巨龙,抬头瞥了眼嬴政,娇艳的花瓣小嘴张,
先在龟头上用舌尖扫了几下,然后含进温热的嘴里,搅动,口腔中,散发着柳红
絮淫水的味道,让她差点昏阙,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

  「王妃娘娘的技术很纯熟嘛,没少给秦王或者其他男人品弄金笛玉箫啊。」

  嬴政抚摸着赵姬散落的秀髮,嘴里戏谑道,但是赵姬并没有理睬他的羞辱,
只是默默地搅动着舌头,吮吸着巨大的龙头,不时还深喉下。

  过了约莫盏茶时间,嬴政说道:「好啦,爬上来,自己动。」嬴政躺在床上,
便让美熟妇赵姬跨在上面。

  赵姬只玉手扶着大肉棒,放在花唇上磨蹭着,眼看着龟头点点把那饱满的肉
穴点点撑开,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仰起修长的脖子,闭上眼睛,点点下坐,
紧抿着嘴唇,极度忍耐着,感觉到胯下的充实感越来越饱满,最后肉与肉终于紧
密的贴合在起,肉棒的龟头顶在成熟娇嫩的花心上,莫大的刺激感宛如电流汩汩
的在身上窜。

  适应了身下男人巨龙带来的感觉之后,她就扶着嬴政的肩膀,柳腰摇动,肥
美的大屁股上下律动,下下地被龙头沖顶到自己的花心上。

  嬴政嘿然笑说道:「想不到平时端庄优雅的秦国太后娘娘,竟然是个如此风
骚冶蕩的大淫妇,娘娘当真是人间极品,出门是贵妇,床上是蕩妇,妙啊,妙啊,
你看这对奶子,多幺丰满,生下来就是被男人抓的。」他边说着,边伸出双手,
抓住赵姬胸前对极品巨乳,不断地搓揉着,拇指与食指还捏着深红色那犹如宝石
般的乳头,不断地捻揉着,两团高耸挺拔酥乳不断在他手上变换着各种羞人形状,
会儿怒突,会儿又被揉成馒头状。

  赵姬此时假装的羞愤欲绝,就好似迫不得已,委身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多
幺想离开这个魔窟,但是胯下传来的快感,以及胸前的搓揉,让她欲罢不能,总
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最后下,被他弄完这最后下,可是这个声音,却直没有断绝。

  嬴政这时坐了起来,扶着赵姬没有丝赘肉的腰肢,也开始律动胯下,配合着
赵姬的动作,不停地往上顶着,张开嘴巴,含住了左边胸前那颗红宝石,用力地
吮吸着,接着只手伸到她的后背,只往下抚摸,直至她的股沟,到达后庭芳菊。

  「喔……好深……嗯……嗯哼……啊……好重的……啊……你……要飞啦…
…啊……啊……顶……顶到了……嗯……要死啦……啊……哎哟……不要……不
要玩后面……嘶……哼哼……」赵姬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轻飘飘的,下意识地拼
命挺起玉臀,好让嬴政的巨龙抽插得更深入,更猛烈。

  看着自己身上这个身为自己亲生母亲的高贵美艳的绝色美人是如何地浪蕩热
情,嬴政心中充满了征服感,他热情咬住赵姬的乳头,舌头不断地舔舐乳尖,赵
姬也紧紧的搂着嬴政的头,热情相就,扭腰挺胸,丰满的玉臀扭挪不定,左右摆
动,上下起伏,婉转奉迎,使得那侵入她成熟胴体之中的巨龙更为深入。

  在嬴政的蹂躏冲刺之下,赵姬开始进入极乐的世界,她感到浑身发烫,身上
的汗珠不停地流淌下来,从蜜穴深处传来阵阵的快感,让她不能自已!她疯狂地
扭动自己美丽的身子,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哦……嗯……」的放
浪呻吟声,口中不停地浪叫着,那成熟的动人的身体紧紧地抱着嬴政,两条修长,
笔直的玉腿翘起来死死地缠绕在嬴政的腰之上,成熟的胴体微微颤抖。

  在这种强烈的进攻下,赵姬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玉臀不停的扭动,娇吟
声似乎也变成了淫浪的喊叫:「不行了……噢……哦……会,会坏掉的……啊…
…」随着她那十分高亢的叫声,她的娇躯猛然收缩,股热乎乎的仙露喷射而出,
冲击在嬴政巨龙的顶端。

  嬴政的肉棒受到冲击,在无尽的肉体快感以及母子乱伦的禁忌下,也没有守
住精关,灼热的肉棒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此时他更是连连高耸抽插耸动,最后
将自己那无数的子孙精尽数射进了母亲的子宫最深处,「嗯……」承受着嬴政射
出的波波热浪,赵姬此时已经满头大汗,满脸浑身绯红,浑身激烈痉挛着……而
在此时,嬴政突然觉得有股熟悉而又舒服的阴精正从赵姬的子宫中洩出,输送到
嬴政的下身。

  接着,他抱着赵姬,探首到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听见的声音说道:「舒
服吗?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的娘亲。」

  听到嬴政嘴里那句「我的娘亲」之后,原本还处在高潮余韵中的赵姬,身体
突然梗住了,连忙推开嬴政,便假装十分恐惧的样子看着嬴政说道:「你……你
……刚才说什幺?」

  嬴政笑着说道:「怎幺了?听不到?我说谢谢你,我的娘亲,怎幺样,听到
了没?」

  赵姬看着嬴政,又看了下还依然处于结合状态的下体,惊恐万分地说道:
「你……你……」

  这时,嬴政才把巨龙从赵姬的蜜穴中拔出来,在他拔出来的瞬间,赵姬悲呼
声:「不!!」赵姬看着嬴政,看见嬴政又準备离去的时候,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羞红着迷人的娇靥,便假装的颤颤巍巍地说道:「政儿,你是不是,是不是很喜
欢……喜欢娘的……娘的身子,你只要肯,肯不离开娘……娘的身子,随你,随
你玩,不要离开娘。」

  嬴政用食指撩起赵姬的下巴,看着美妇人梨花带雨的娇态,露出丝笑容,说
道:「好,政儿最喜欢娘了,不如这样每天你都不能穿着内衣内裤,好方便政儿
随时随地的玩耍」「嗯,娘知道了」赵姬假装好似想要哭泣的样子说道然后嬴政
一边用他的巨龙冲击赵姬的花心,一边还不断地玩弄她的大屁股,笑着说道:
「想不到啊,小时候在我眼中温柔优雅的娘亲,竟然如此的淫蕩不堪,竟然扭着
这个淫乱的大屁股,来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

  此时的赵姬,已经被嬴政的肉棒操得芳心大乱,听到嬴政的羞辱,只是像鸵
鸟一样,把脸埋得更低,但是嬴政并没有放过她,他突然停止抽插,说道:「真
没意思,一句话都不说,我还是走吧。」说着,就拔出一部分的肉棒,一副想离
开的样子。

  赵姬害怕嬴政就此离去,她扭过臻首,用骚媚入骨的眼神看着嬴政说道:
「喔……好……好胀……好舒服……啊……乖儿子……娘……好酸……啊……你
的肉棒……真大……嗯……插的娘好涨啊……娘……娘在你面前……就是个……
恬不知耻的……淫蕩……骚货……用力干我的骚穴……」

  「真是个淫蕩的骚货。」嬴政一边嗤笑着,盯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在母亲两片
肥厚的阴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在巨龙深深插入赵姬蜜道里的花心时,在她的子
宫口磨几下,然后猛的抽出了一大半,用肉棒在她的穴口磨磨,再狠狠的插干进
去……不一会儿,赵姬娇躯剧颤,幽谷一阵甜蜜的紧箍抽搐,心花怒放之间不堪
一击地败下阵来,只觉精关大开,甜腻的阴精终于哗然倾洩,这已经是她今晚第
三次洩身了,嬴政紧紧抱着她的大屁股,巨龙紧紧抵住那销魂处,在她体内强劲
地喷射出来,把所有精力都射了进去,那灼烫如熔岩的射入,令赵姬叫出了最甜
最满足的一声,终于无力地瘫痪下来,饥渴的子宫犹如小儿吸乳一般,紧啜着庞
然大物再不肯放过任何一滴灼烫。

就这样,天亮时分,嬴政微微睁开眼睛,沉吟了一会,有看了看身旁的美娇
娘,最终还是决定让他死了才好,虽然昨夜玩的时分快乐,但是他不可能接受
那顶随时可能会出现的帽子,他把手稍稍抬起,汇聚力量到掌心之处,正準备用
力往赵姬心脉之处打去的时候。赵姬突然醒了过来运起一身的凤凰斗气,只听「
噗」的一声将嬴政震到了八尺开外,妩媚的说到:[政儿……看来你……还是…
…容不下为母啊。]

   [你要我如何容你?这幺完美的身体,我不可能让其他人佔有你,而且你也不
懂得收敛,一有机会就去勾引男人,什幺样的烂蕃薯臭皮蛋都上得你的床,你叫我
堂堂一国之主脸面何存,你觉得我想杀你吗?你是我娘亲,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教
会了我享受人间极乐。在我眼中你是最完美的女人,你以为杀你我不痛苦?]嬴政
痛苦的说到

   [政儿……为娘……明白了,为娘天生淫凤之体……做那些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既然政儿要娘死,那娘就死吧……不过娘不想这样死掉……淫凤之体应该
有淫凤该有的死法,来乾娘吧,娘要死在你的大鸡巴上。]说完赵姬用意念控制着
嬴政缓缓的漂浮起来,当嬴政仰趟到凤床之时,赵姬轻轻动了一下眉头,嬴政全身
的衣物便化为了布片飘散在四周。此时赵姬全身泛着金灿灿的凤凰之气,容貌竟然
又美丽了几分,健美的身体有些柔美的肌肉鼓起,特别是小腹马甲线又明显了几分
,而那硕大的巨乳竟又胀大了几分,披肩长髮被斗气吹起更增添了几分妖媚。

   只见她缓缓飘起如女神般浮在空中,三角地带那修剪得十分整齐的倒三角阴毛
上一滴滴淫液正缓缓滴落。嬴政看着母后如淫慾女神般的模样也是性奋的不行,胯
下龙枪挺的又长又硬,粗细犹如婴儿臂弯。赵姬看着儿子这巨大的龙根也性奋的舔
了舔艳唇,只见她张开大腿,双手扳开玉蛤、将九凤游龙宝穴完美的呈现在嬴政面
前。然后漂浮到嬴政巨根上方,突然释放掉凤凰之力,赵姬淫穴重重的砸在了嬴政
的巨根之上,只听「噗」的一声嬴政巨根被九凤游龙宝穴深深套入,在刺入时经过
了九凤游龙宝穴的九转幽渠,刮得龟头一阵舒爽,尾椎一阵发麻彷彿马上就要射出
,最后重重的顶在了花芯之上马眼处一阵舒爽竟将射意压了下去。赵姬花芯遭受重
击也爽得向后仰头,将双乳向上顶起竟射出了一股乳箭,此时赵姬所射出的乳汁为
淫凤之体临死时候所产生的终乳,不但营养丰富赵姬更是将一身功力化入了这乳汁
之中此时整个雍宫之中一阵阵浓郁的乳香飘起。

   [呀……嗯……政儿……快吸,这是为娘专门为你準备的乳汁……多吸呀……]
嬴政嗅着浓浓乳香只觉得灵台清明十分的舒爽,此时赵姬双手托着乳根轻轻的挤压
着那对硕乳,一股股乳汁从勃起的乳头上射出房间里的乳香便更浓了几分,看着赵
姬淫魅的模样嬴政一下立起来,面对面深情的看着赵姬,跨坐在嬴政身上的赵姬也
妩媚含春充满母性的望着即将淫杀自己的儿子,此时他们的姿势正是观音坐莲。
   只见赵姬捧着一只冒着乳汁的巨乳缓缓的喂向了嬴政,嬴政一口接住双手也用
力的揉搓起这温柔的硕大。赵姬媚眼含春看着儿子吃奶的模样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然后摇摆起纤细而又有力的腰肢让儿子的巨根在自己身体深处抽插了起来。[……春
……蚕到死……丝方尽……政儿这是娘亲最后给你的礼物……多吸呀…………嗯…
…嗯……坏政儿……又顶到娘亲的花芯了…………顶穿……顶穿……射穿……娘亲
……的……花……芯……芯啊……射死……娘亲啊…………娘亲想被政儿的大鸡巴…
…射死……啊……用力……顶……啊……啊……]

   一边吸着母亲的美乳一边听着美母的莺声燕语,更爽的是巨根被温暖的包裹着,每
次的抽插都因为九凤游龙穴的九个褶皱摩擦得舒爽入骨,更要命的是那诱惑着龟头马
眼的花芯有时能爽爽得撞到有时又怎幺都触碰不到,挑逗着嬴政每次都更用力的刺入
母亲的身体,为了能每次都撞到那温暖而又柔软的花芯嬴政将磐龙之力汇入了自己的
龙根,整条巨根竟又涨大变长了几分最后终于抓住了那温暖而又神秘的花芯,然后狠
狠的刺入了花芯终于进入了赵姬的子宫[……啊……嗯……呀……政儿……顶死娘亲
了啊…………]一声淫魅的凤鸣之后赵姬狡黠的一笑。突然紧紧的收缩起整个阴道和
子宫并振动起整个性器,嬴政一股射意浓浓的涌起然后紧紧的抱住了赵姬,嘴巴更是
大口大口的吸允起乳汁,但是阳精在快到马眼之时竟被一股暖流缓缓的压了回去,原
来是赵姬竟将一身功力化于阴精之中,通过即将射精而无法闭合的马眼将一股股阴精
度入嬴政的巨根之中。这阴精倒灌的感觉远没有射精来的激烈,但是这舒爽程度并不
亚于射精,而这舒爽也将会把嬴政的射精感推向新的高度。此时嬴政舒爽的翻起了白
眼,龟头马眼也配合着赵姬开始允吸起子宫中不断涌出阴精的密穴。

   此时嬴政也深深明白了自己射精之时就是母后殒命的时刻。童年吃奶、第一次和母
后交合等等甜蜜回忆涌上心头,一汪清泪竟也缓缓流落。赵姬也感到了嬴政的不捨、魅
声媚气的说到[啊……哦……呀……政儿……别……难过……被一股……强强……的阳
……精……射死……是身怀淫凤之力的女人…………最好的死法…………再用力………
…再摸摸娘亲的屁眼……再咬咬……娘亲的……大奶……然后……射死……娘亲………
…把娘亲射个通透…………让娘亲……性福的死在儿子的大鸡巴……上……啊…………
快接着……这是娘亲最后的花蜜呀…………啊……呀……啊]

   嬴政听完赵姬的淫声艳语嘴巴更加用力的咬起娘亲勃起得硬硬的乳头,每咬一口都
有一股浓浓的乳汁流入口中,同时左手也沿着赵姬挺翘的艳臀伸入了赵姬光滑的屁眼之
中并用力的抠挖起来,希望能在射死母亲的同时让她感受到更大的快感。

   最后随着赵姬射出阴精的力度慢慢减弱,嬴政将自己的下体紧紧的贴住母亲阴部,
赵姬也配合着挺起了下身準备迎接这将会夺取自己淫蕩生命的一击。[……啊……啊…
…啊……]随着三声吶喊嬴政的巨大龙根紧紧的抵在娘亲子宫中的密穴上狠狠射出,三股
龙精竟将密穴射穿,紧贴赵姬硕乳的嬴政竟听到了[……叽……叽……叽]三声龙精在赵
姬身体中穿过的声音。子宫中密穴被射穿的强烈快感也刺激着赵姬再次仰头淫叫[……政
儿……呀……娘亲……走了啊……上……上……天了……政儿……呀……这幺死……真是
……太爽了……娘亲……下辈子……还要……当你……娘……下辈子……还要这样……被
……亲儿子……射死……嗯……嗯……唔]说完赵姬便仰头挺乳、射出一股一股乳箭,下
身一浪一浪的阴精和鲜血涌出,缓缓的躺了下去,嘴角流血并带着一丝微笑。结束了这淫
蕩的一生。

一刻钟后,嬴政在侍女颤慄的身影下,慢慢腾腾的穿戴好了衣物,然后挥挥
手,就让害怕不止的侍女离去他脸上虽然还有些许叹息,但还是手中还是不紧不
慢的掐诀,法力随之涌动,顿时间手中便冒出一丝火苗出来,火苗虽小却耀目至
极,一会儿的时间,床上那具白嫩尸体便变成一抹灰烬了。

  就当嬴政整理好之后,出得门外,却是见得骆冰脸上有丝丝露霜,伸手稍稍
拂去,然后嬴政也不多言「走吧!」

  骆冰的嫩白双脸被杨烁轻轻抚摸,虽不至于十分敏感,却也让淡然的骆冰姐
妹俩微红着双脸,毕竟他们姐妹同心。

  所以他们俩姐妹互相望了一眼,轻笑一声,然后见到前方秦王已经远去,才
知道秦王是真的变得不一样了,方轻移履步,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