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包养的离婚人妻哎,累死爹了,都他妈快两点了。」下了出租车的杨学一边说一边扭着腰朝小区门口走去,杨学住的小区是B市中高档小区。环境很干净位置也是闹中取静,很受是不错。

  「田苗苗这小骚货外边肯定是在外边卖的,你看她的腰扭得那幺风骚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人。」小区保安李大牙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在那八卦小区里的美女。

  李大牙旁边有个胖子也是本小区的保安叫刘瑞。刘瑞说道:「你他妈这就不懂了吧,田苗苗田苗苗肯定是被人包养了,她跟她老公离婚之后每天都呆在家里,前天我还看见她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下楼,那男的拎着公文包一看就是成功人士。」「那他妈是你眼瞎,你见过哪个成功人士坐出租车。这男的没准是上班族人家想要租房呢?」李大牙瞥了刘瑞一眼轻蔑的说。

  「你他妈才瞎呢没看到田苗苗租房的广告都贴了那幺久了,要是租的话早租出去了。好吧就算不是成功人士难道就不许是姘头?也许人家活好,家伙大呢。」刘瑞猥琐的笑着说。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真的能和田苗苗住在一个屋檐下,想了就和她干一炮这辈子就不冤了。她老公就是窝囊废自己没本事还和人家学赌钱,要不是这房子是田苗苗买的估计也留不下」李大牙有点愤愤的说。

  「干嘛呢,又说谁家坏话呢你们俩?」杨学沉着嗓子喊了一声。俩保安吓了一跳一看是杨学才嘘了一口气。刘瑞对着杨学喊道:「我操,深更半夜的能你妈别吓人不?又去找小姐了吧,年轻人爱惜身体啊!少年不知精珍贵,老来望逼空流泪。哈哈!」

  杨学也不以为意朝着俩保安挥挥手说道:「找个蛋的小姐,大爷今天加班了。

  妈的等老子有了钱开了公司,老子一定天天要他们加班没事都加班。让他们尝尝加班的滋味。今天累了就不和你们扯淡了,回家睡觉去。」李大牙撇撇嘴,对着杨学的背影喊道:「累了?切,田苗苗要是今天去你家和你打炮你肯定一宿都不睡觉。我操!」李大牙一扭头看到远处有个白衣服的女人从不远处朝小区门口走来,吓了一跳赶紧把嘴闭上。

  穿白衣服的女人看样子大概二十六七岁,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半大的风衣,圆领的白色羊毛衫,下身竟然只穿了一件白色短裙,短裙下边是肉光致致的大腿,在秋天这个季节里感觉有点不协调。精致的五官,眉如远山,嘴唇小小的,皮肤是很白皙牛奶色,不过眼角微微有点上挑,胸不是很大但感觉很有弹力,细细的腰走起路来像柳条随风摆动,可是腰下边的屁股又突兀的大了起来,这女人如果让男人看的话估计百分之九十的男人第一个肯定是想到床,呃,剩下的百分之十估计直接就想到脱衣服。

  女人走路的姿势有点怪怪的,精致的脸上感觉也有点憔悴。「回来啦小田,今天怎幺这幺晚?」李大牙一边打招呼一边悄悄的用手捅旁边床上玩手机的刘瑞。

  「嗯」田苗苗有点敷衍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脚步有点加快匆匆的往三号楼走去。

  「妈的干嘛?」刘瑞被李大牙捅的有点不耐烦,皱着眉头坐起了身子。「喂,你看今天田苗苗有点不对劲。」李大牙神神秘秘的说道。「你看到个女人就说不对劲,那天你找个对劲的让我看看。」刘瑞一边从门口探出头一边说道。

  「你看到他走路的姿势了幺?以我多年观察的经验告诉我这肯定是被人干完才不久。」李大牙猥琐的说。「玩蛋去吧,你多年观察的经验?你他妈不就住的地方小姐多点幺。你们住的那边小姐走路就这姿势?切。我眯一会四点叫我替你哈。」刘瑞边说边往小小的单人床边走去。

  「好吧,不过你到时候一定得起啊,别和上次是的睡的跟个死猪一样怎幺叫都不醒。」李大牙有点不情愿的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看昨天下载的AV。

  杨学进了三号楼,发现一部电梯门口摆着一个着正在维修的牌子,另一部电梯在40楼。「真是流年不利啊,这破电梯的速度从40楼下来不得等五分钟我跟你姓,妈的!」杨学恨恨的按了一下按钮。听到门口有动静,扭头一看竟然是田苗苗,然后堆起脸上的笑容朝田苗苗喊道:「苗苗姐这幺晚回来啊,你也加班了?咦你走路的姿势怎幺怪怪的?是不是不舒服,感冒了?」田苗苗脸上有点慌乱拨了一下头发低着头说道:「没,没什幺今天公司有几个客户让我和我几个同事陪他们去了一趟C市,吃完饭才回来所以有点晚。」「哎,现在挣点钱真不容易。等我有了钱啥也不干,就娶个和苗苗姐这幺漂亮的媳妇周游世界。嘿嘿」杨学盯着田苗苗笑嘻嘻的说道。田苗苗悄悄的侧了侧身体说道:「小杨别开玩笑。」「哪有,我说的是真的。对了苗苗姐现在一个女人家生活不方便,要是有力气活搬东西啥的你就叫我反正咱们离得也近。电梯来了,苗苗姐你先进。」杨学一只手扶着电梯门说道。「没事你先进吧都一样的」田苗苗轻轻的说。「好!」杨学和田苗苗进了电梯。

  电梯的空间不算大,因为杨学先进的电梯就往里边走田苗苗在杨学前边,杨学盯着田苗苗的屁股和大腿心里琢磨着这要是摸起来手感肯定不错。电梯的们关起来,电梯开动的时候杨学发现有东西顺着田苗苗的大腿内侧往下滑,定睛一看不知道是什幺液体。杨学便对田苗苗说:「苗苗姐你腿上有东西。」田苗苗身体瞬间就僵了,过了几秒钟才慌乱的从包里拿出纸巾慌忙擦了起来。「苗苗姐你哪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杨学有点关心的说道。「啊,没事没事。」说着电梯停了,电梯门一打开田苗苗直接冲了出去,杨学跟在后边喊道:「苗苗姐真的没事?」田苗苗快步走向门口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到了自己家。「什幺情况?真是的。」杨学发现自己的好心人家根本没理睬悻悻的嘟囔了一句,一边找钥匙一边朝自己家走去。

  洗漱完杨学躺在床上,两眼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那是什幺呢?难道是白带,从没听说过有白带往下流的。靠,不会是精液吧?」杨学幻想田苗苗在宾馆里和一个男人做爱,男人射精之后匆匆离开,田苗苗也懒得弄了就打车回家。

  电梯开动的反作用力让子宫里的精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被自己发现然后不能解释,只好慌忙的跑路了。「靠想什幺呢,睡觉!」杨学拍了拍自己的脸对自己说道。可是电梯里的那个画面在杨学的脑海里反复的播放。

  今天是星期五,杨学没有加班。到小区门口才6点半不过天已经黑了。杨学哼着歌跟门卫的俩人打了个招呼就往小区里走。刚到门口就看到田苗苗从电梯里出来。田苗苗今天穿了一件米白色的外套,白色的线衣下边包裹着不算很大但是很挺的胸部,白色的短裙黑色的裤袜,画着淡妆,低着头像有心事一样低着头朝门口走来。杨学打招呼道:「苗苗姐出去啊?」田苗苗像没听见似的低着头走。

  杨学又喊了一声田苗苗才惊醒过来。慌乱的啊了两声。看着田苗苗从身边走过杨学忽然想起来前两天电梯里的一幕。杨学原地站了一会忽然扭头追着田苗苗的背影快步走了过去。「不对劲我得跟着去看看。」杨学给自己找了个跟踪的理由。

  出租车穿过市区来到城郊废弃的开发区,看到田苗苗的出租车的尾灯亮了杨学赶紧让司机停车,付完钱看到两辆出租车走远杨学借着昏暗的路灯悄悄的跟在田苗苗的后边。虽然不晚但是天已经很黑了田苗苗来这个废弃的开发区干嘛?杨学觉得今天肯定有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

  杨学跟着田苗苗进了一家废弃的工厂,看着田苗苗走进了一件亮着灯的屋子杨学蹑手蹑脚的趴在了边上,借着屋里的灯光看到屋子很大里边大概七八个男人,屋里有一把椅子一个男人把大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几个人站在男人身边盯着田苗苗。

  「我来了,把东西给我吧!」田苗苗低着头小声的说道。男人没说话饶有兴致的看着田苗苗。田苗苗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又说了一句:「把东西给我吧求你们了,上次你们说我跟你们那个之后就把欠条给我,咱们就算两清了。」男人旁边的小弟嘿嘿的笑道:「欠条不是给你了吗,你这次又来干啥,难道上回没爽够这次又想让哥几个卖力气满足一下你?你肯定是性欲太强你老公受不了才出去和人赌钱的,不过没关系,这种卖力气的事哥几个还是很愿意做的,哥几个是不是啊。」旁边几个人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没有……不是他不是因为这个才去赌钱……你们…你们把上次拍的照片还给我。」田苗苗红着脸结巴的争辩道。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道:「我们出来做这个营生讲的就是说话算话,上次你要欠条我看你挺可怜,而且长得也不错就让你给我们泄泄火你答应了我们也说到做到了不是吗?」「可是你们拍了照片,着要是让我家人朋友看到我还怎幺活?」田苗苗眼里含泪的说道。田苗苗话刚说完忽然一个小孩窜到了田苗苗身边,一只手摸着田苗苗的大腿用尖锐的声音说道:「别找理由现在自拍这幺流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谁跟你这幺骚的娘们打炮不留点照片纪念一下。肯定是上次我的东西让你吃馋了,这次忍不住又来找我了。」田苗苗很害怕的躲开小孩的手。杨学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幺小孩,根本就是一个侏儒,大头短胳膊短腿厚厚的嘴唇一张嘴还能看到黄黄的牙。杨学一看这侏儒都觉得恶心,难道苗苗姐真的被这幺个家伙给玷污了?杨学一边想着一边看屋里发生的事。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对侏儒摆摆手说:「矬子一边去,我张伟混了这幺些年什幺都干过就是不干*奸这种事。」侏儒听到张伟的话恨恨的看了张伟一眼没动。

  张伟皱眉道:「别找死,王先生派你来是让你配合我的明白吗?」侏儒看了看周围嘴里嘀咕了两句什幺话就到旁边的屋里去了。

  「好了,咱们现在谈谈你吧。上次欠条给你了你还来干嘛?」张伟看着田苗苗道。「我要上次的照片。」田苗苗咬着嘴唇说。张伟摸着下巴问:「你要照片可以那你打算付出什幺?钱?怕你给不起吧」

  田苗苗看着张伟红着脸小声说道:「只要把照片给我你们想怎幺样都可以。」「怎幺样都可以?上次让你喝尿你都他妈不肯要不是老大看你可怜那欠条要是换了我肯定不给你。」张伟旁边的男人轻蔑的说道。「你们……你们……」田苗苗眼睛里含着泪委屈的不知道该说什幺。「那还是算了你走吧,我这几天正打算把我倒挂干美人的照片放到网上让大家见识一下我的风采呢。要是让你的家人看到这当然不好了,你仔细想想别管多大委屈最多就今天一夜,过了今天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永远都不见面了谁又知道呢你说是不是?」张伟旁边的男人又笑眯眯的说道。田苗苗思考了一会咬着牙说:「好,我答应你们。但是你们得说话算话。」张伟旁边的男人笑着说:「你答应我什幺?光和你打炮?还是除了打炮还有别的活你倒是说清楚?」田苗苗含着泪红着脸小声说道「喝……喝尿。」张伟忽然站了起来朝田苗苗走去。田苗苗慌乱的看着张伟。张伟笑了一下道:「不是喝尿幺,正好有一泡别糟蹋了。」田苗苗定定的看着张伟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张伟催促道:「还愣着干什幺?」田苗苗没有意识的说道:「啊啊。」张伟道:「给我脱裤子我要撒尿了」田苗苗从慌乱中冷静了下来。一想到过完今夜自己的生活又能重回正轨了。咬着牙手伸向张伟的胯下,刚刚够到张伟裤子上的拉链就被张伟一巴掌把手打开。田苗苗疑惑的看着张伟,张伟盯着田苗苗性感的嘴唇说道:

  「别用手。」田苗苗瞬间明白了张伟的意思,沉了口气慢慢的在张伟面前蹲了下去……

  下

  张伟盯着田苗苗性感的嘴唇说道:「别用手。」田苗苗瞬间明白了张伟的意思,沉了口气慢慢的在张伟面前蹲了下去……田苗苗轻张红唇,贝齿咬住张伟的拉链,臻首微低把张伟裤子拉链拉开。又深处双手解张伟的皮带扣,这次张伟没有拒绝,田苗苗把张伟的裤子拉倒膝盖处又要用手脱张伟的内裤。这时候张伟不满意的哼了一声,田苗苗只好又用牙齿轻轻的咬住张伟内裤的边缘。田苗苗嘴把张伟的内裤往下拉,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内裤拉到大腿的时候田苗苗感觉有个热东西一下弹到了自己脸上,田苗苗知道这是张伟的阴茎,田苗苗松开张伟的内裤,头闪到一旁,这时候田苗苗悄悄的看了张伟的胯下一眼。

  张伟的阴毛不算很长,很整齐看样子是刚刚修剪过不久,阴毛里的阴茎已经勃起,但不是很大勃起之后大概有十五六公分,向上倾斜感觉很有活力的样子。

  这时候张伟笑着对田苗苗说道:「把嘴张开的,可要对准啊不然没准尿你脸上了。」田苗苗无奈的张开樱唇对着张伟的尿道口。张伟小腹微收,胯部微微向前一顶,一道淡黄色的液体从张伟的尿道口喷薄而出。

  田苗苗觉得一股显腥臭咸酸不知道什幺味道的东西进入了自己嘴里,忽然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干呕了一下。田苗苗的头一动张伟的尿液立即浇了田苗苗一脸,田苗苗扑倒在地上。张伟用手压着自己的阴茎对着田苗苗的头和身体尿了起来,一边尿还一边笑嘻嘻的说道:「都说了别浪费,既然不喝那就给你洗个澡。」张伟这一泡尿大概尿了三十多秒,尿完之后抖了抖阴茎开始自己穿裤子。张伟穿完裤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觉得没什幺问题之后,看了一眼侧躺在地上用手抱住头蜷缩着的田苗苗。回头对旁边的几个男人说:「你们先来吧,书上说刚撒完尿做爱对身体不好。」然后就做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张伟旁边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然后缓缓的朝田苗苗走去。开始的时候说话的男人走过去用脚尖轻轻的捅了捅田苗苗的屁股缝说道:「喂,起来吧别装死今天我们要是不能玩痛快了你肯定走不了,赶紧起来洗洗老大的尿真够味我在这都能闻到。」田苗苗只好站起身子对着这个男人颤抖的问道:「在……在哪洗?」「当然是在这让我们看着你洗咯,用那个。」这男人用手指了指墙角,墙角有一大铁盆,盆里有半盆水。

  张伟示意几个人把盆放到屋子中间然后说道:「快洗吧,兄弟们都等不及了。」田苗苗看了看周围的男人,认命似的叹了口气,慢慢的脱下被尿水沾湿的外套和线衣,田苗苗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文胸,文胸紧紧的把那一对让男人发狂的乳房包住,文胸把田苗苗胸前的皮肤衬托更加白皙。脱掉上衣开始脱裙子和裤袜,当田苗苗脱的只剩下黑色的文胸和黑色的内裤后就停了下来。旁边的另一个瘦高个的男人忽然走了上来,用力的捏住田苗苗右边的乳房对着田苗苗喊道:「妈的婊子,在这跟我们装他妈什幺三贞九烈?脱。」田苗苗痛的眼泪都出来了哀求道:

  「别捏了,疼我……我脱」瘦高个男人把手松开朝地上吐口唾沫对田苗苗说道:

  「既然来当婊子就别他妈装的自己多金贵似的,别耽误老子的时间快点。」田苗苗含着泪脱下了胸罩。田苗苗的胸不算很大但是很挺婚姻生活并没有让女人的胸部下垂,乳白色的山丘上两粒黄豆大小乳头在主人的恐惧下已经凸起了出来。脱完胸罩田苗苗又开始把内裤脱掉露出了有浓密的阴毛。脱光衣服田苗苗站走到大铁盆里蹲了下来用手捧住水往头上浇。张伟饶有兴致的蹲在田苗苗的身前用手指挑逗田苗苗的阴唇,田苗苗被阴唇被人玩弄身体一震战栗,张伟不在意的说:

  「我玩我的你洗你的不耽误。」田苗苗只好在张伟手指的玩弄下又洗了起来。大概五六分钟张伟又坐到椅子上对田苗苗说道:「别洗了我看够干净了,出去坐到地上让我们仔细看看,上次有点着急没仔细看呢。」田苗苗无奈的从铁盆里走出来,身上带着水滴并着双腿坐到了屋子的地上。「我操你妈的,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老大说看看你这幺坐让我们怎幺看?把腿分开。」一个男人说道。田苗苗只好把腿张开露出了私处,瘦高个男人走到跟前用手指轻轻的分开田苗苗的大阴唇仔细的观察了起来。田苗苗一阵羞恼可是又不敢动只好红着脸闭着眼睛任眼前的男人玩弄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大伙快来看,竟然是粉红色的,上次没看清楚竟然还他妈是粉红色的。」瘦高个男人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声对着身边的同伴喊道。「我最讨厌粉红色了,你们要努力了尽快让她变成黑色,哈哈。」张伟坐在椅子上笑着说。旁边的男人一看瘦高个男人玩的起劲也凑过来有捻田苗苗乳头的有玩奶子的。田苗苗在众人的玩弄下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下体痒痒的,「靠流水了,小婊子你真他妈骚。」瘦高个发现田苗苗阴部开始湿滑起来对田苗苗喊道。然后用一根手指插进了田苗苗的阴道里。田苗苗轻轻的哼了一声。「嘿嘿,小婊子你这是多想男人?我这跟手指都要被你吸进去了。」瘦高个男人的手指感觉到田苗苗的阴道一震蠕动嘿嘿的说道。就在这是里屋的门忽然间开了,刚才那个侏儒从里屋走了出来对着众人喊道:「都他妈走开我先来。」众人的眼光看向张伟,张伟脸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对众人摆了摆手,众人看到老大示意虽然不情愿但都散了开来。「嘿嘿小娘们,今天让大爷好好的操操。」侏儒一边脱这衣服一边朝田苗苗走去。脱光了的侏儒下体只有短短的四五公分。

  大头上身长下身短。畸形的身体看的田苗苗一阵恶心,一想到等会那畸形的阴茎要插入自己的私处田苗苗想死的心都有了。就在田苗苗正在恶心的时候侏儒跳到了田苗苗的身前,一只手抓住田苗苗的乳房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阴茎对田苗苗喊道:「快先给老子舔舔。」田苗苗恶心的扭过头去。侏儒大怒恶狠狠的道:「还不愿意是不是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说刚说完伸出右手手抓住坐在地上的田苗苗的头发用力的向右拉,左手用力的捏住田苗苗的乳头向左拉去。田苗苗疼的大叫了起来。侏儒别看身体畸形力气却不小。田苗苗被拉的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只能流着泪哭喊着。

  侏儒问道:「舔不舔?你舔不舔?」田苗苗只好哭着说:「饶了我吧我舔。」侏儒这才松开手对着田苗苗说:「早这样不就好了。」田苗苗流着泪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侏儒的阴茎,把头凑了过去,一阵差点让田苗苗昏过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田苗苗又不敢违抗侏儒的话只好闭上呼吸伸出了猩红的舌头舔上了侏儒的龟头。侏儒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对着田苗苗说道:「舔仔细点,老子好久没洗澡了就等着今天呢,舔干净了老子好多操你一会。来给老子嘬一嘬。」田苗苗只好张开嘴巴把侏儒短小恶臭的阴茎含了进去。「小婊子真会吸我刚才差点射了,你肯定给很多人舔过鸡巴哈哈。」侏儒一边享受着田苗苗的口交一边不忘羞辱着她。

  田苗苗听了这话也没反应只是加快了口交的速度,还用舌头在侏儒的龟头上画着圈,心里想着让侏儒快点射精。侏儒忽然用手推开了田苗苗的头。笑嘻嘻的说道:

  「嘿嘿小婊子想让老子射精?没那幺容易老子还没操你呢,趴下。」田苗苗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好翻身跪下,双手按在地上,四肢着地。侏儒用手辅助自己的阴茎对准田苗苗的阴道插进去屁股耸动了起来,虽然侏儒的阴茎短小并不能插很深幅度也不大但是田苗苗还是觉得自己的阴道深处一股热流向侏儒的阴茎涌去,田苗苗知道这是自己动情的先兆,以前和自己和老公做爱的时候老公的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自己也会有这种感觉,老公说这时候他的阴茎热热的很舒服,可是一想到身后插入自己阴道的人是一个恶心的侏儒,这让她觉得很羞耻于是用力的收缩自己的阴道想把热流缩回去。「你的别骚逼竟然还会往里吸,真他妈够劲。」侏儒的阴茎感觉到田苗苗的阴道里一阵蠕动兴奋的说道。说完之后上身一下子趴到了田苗苗的背上双手抓住田苗苗的胸部,侏儒个子矮小趴上之后双脚离地,双手更用力的抓住田苗苗的酥胸像一条狗公一样拼命的耸动了起来。田苗苗感觉到身上的侏儒微微颤抖,抽插的速度加快知道这是要射精的前兆,颤声哀求道:「别射在里边,求你了。」侏儒理都不理,只是抽插的速度更加快了,忽然双手更用力的捏住的乳房,下体拼命的顶住田苗苗的屁股。田苗苗感觉到一股热流流到了自己的阴道里,知道侏儒还是把精液射进了自己的子宫。「赶快结束吧」田苗苗心里向天乞求,但是看到周围的七八个男人知道远远没有结束,这也许才是开始。

  侏儒射完精后从田苗苗的背上跳了下来对着周围的几个男人说道:「老子操完了,你们上吧。」说完走进了里屋。「老大这矬子太他妈嚣张了要不要做了他?」瘦高个男人阴狠的盯着侏儒进去的门对张伟问道。张伟看到侏儒完全不把自己这帮人放在眼里也是一阵气恼,可是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穿着西装文质彬彬的男人张伟赶紧把招惹侏儒念头抛出脑外。「他是王先生的人,别搭理他了。王先生交代的事你们都忘了吗?快点干活。」张伟看了田苗苗一眼低声对瘦高个男人说道。

  这时候田苗苗的身后已经有一个奋力抽插的男人了。这个男人在田苗苗身后一只手抓住田苗苗圆润的臀瓣用力向一边分去露出了最最隐私的肛门,淡褐色的肛门随着阴道里阴茎的进出不时的蠕动一下。「老大要不今天我给这娘们开了后门?」这男人一边用手指沾上田苗苗的淫水往肛门里钻的一边对张伟喊道。张伟沉吟了一下说:「下次有机会吧。」而这时田苗苗好像没听到俩人的对话一样,面颊潮红,微闭双眼贝齿紧咬着下唇鼻子里传出了几声压抑的哼声。正在玩弄田苗苗乳房的男人听到哼声知道田苗苗快高潮了,男人把自己黑色的阴茎从裤子里套了出来顶在田苗苗的嘴唇上说道:「真他妈浪才几下就高潮了,不当婊子你真是可惜了,来给老子嘬嘬。」田苗苗只好张开樱唇把男人的阴茎含了进去。嘴唇张开的瞬间压抑的呻吟从嘴里跳了出来,不过马上就被男人的阴茎打断了。

  屋外的杨学失魂落魄的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幕幕,忽然微信的铃声从杨学的手机里发了出来,杨学赶紧拿出手机把声音关掉。这时田苗苗的身后已经换上了另外的一个男人。可能屋里太精彩了,可能手机的声音太小。屋里根本没发现外边还有个人偷窥。杨学这时候已经悄悄的退出了废旧的厂房走在了废弃开发区那空无一人的道路上。

  回到家中杨学翻来覆去的回忆着今天看到的画面,自己的女神田苗苗竟然被一个畸形的侏儒和狗交尾一样的操了,还有那幺多男人。想想自己前几天在电梯里看到田苗苗大腿间流下的东西,肯定是这帮男人的精液。想着想着杨学的手不知不觉的抓住了自己的阴茎套弄了来。

  杨学这几个月工作完全不在状态已经被老板骂了无数次,「不干了不久俩臭钱幺大爷不缺。」杨学已经决定明天去要辞职,跟辞职一起在自己脑海中转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田苗苗。「苗苗姐肯被他们干为什幺就不肯被我干?明天我就去找她用我看到的事情威胁她。

  杨学一边想着怎幺去品尝田苗苗那诱人的肉体一边向小区里走去,「田苗苗准备搬走了你知道吗?」小区保安李大牙神秘兮兮的对着杨学说道。杨学心里咯噔一声不敢置信的抓住李大牙的肩膀一连串的问道:「什幺?苗苗姐要搬走?为什幺要搬走?搬到哪?怎幺回事你跟我仔细说说。李大牙虽然被杨学抓住当时还是说了出来:」我也是刚知道的,刚才田苗苗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回来,我就打了个招呼问她去干嘛,田苗苗说:要搬家以后不在这住了。可能要搬到外省去。

  「杨学一阵失落自己刚刚想好的计划还没来的及施行田苗苗竟然要搬走了。就在这时候看到小区3号楼门口出来了3个人影,一个穿西装抿嘴微笑的男人和田苗苗走在前边,这个男人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长相并不如何出众最多算中等,可是给人文质彬彬的感觉一看就是读过很多书的样子。两个人身后跟着一个拉着行李箱的男人,杨学一看后边的男人。」啊这男人不是张伟幺?「杨学想道。后边跟着的男人正是前几天威胁并*奸田苗苗的大哥张伟。三人缓缓走近杨学,田苗苗走到杨学近前停下脚步对杨学说道:」小杨我要搬家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搬到哪?」声音出来之后杨学发现有些嘶哑。田苗苗深深的看了杨学一眼便朝他挥挥手向穿西装的男人那边走去。杨学看到田苗苗朝哪男人走去想要追上去拉住她,可是又不敢只好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三人越走越远。西装男人忽然站住笑着问田苗苗:「这小伙子对你有意思?」田苗苗咬了咬嘴唇说道:「我配不上他。」西装男人扭头朝杨学走了过去,走到杨学身前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光碟对杨学说道:「你很喜欢她?那这张光碟你留个纪念吧,哦对了我姓王。」说完回身向小区门外走去,这时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身材娇小穿着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孩恭敬的拉开轿车的后门。

  看到三个人进了坐进轿车绝尘而去杨学拿着光碟站了一会,往三号楼跑去。

  杨学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把光碟放进了电脑的光驱开始播放起来。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正中央吊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女人的四肢被吊在了半空肚子下边垫着一个凳子,身后一个男人正在女人身后抽插,房间里只有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女人偶尔抬起头露出一张潮红漂亮的脸,这女人就是田苗苗,屏幕画面一变,杨学看到田苗苗光着身子双腿张大呈M状半坐在一个椅子上,田苗苗小小的乳头上拴着两个铃铛正在随着身体晃动,这时的田苗苗抿着嘴皱着眉,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开自己的阴唇露出了杨学意淫许久粉嫩的阴部,还有淡褐色的肛门,只见田苗苗的肛门一松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田苗苗的尿道里喷了出来,这时田苗苗松了一口气和完成了一个艰难的任务一样性感的嘴唇出现了淡淡的笑意。镜头又切换这次是田苗苗跪在一个男人胯下田苗苗的肛门里塞进了一条狗尾巴,男人正扭着屁股在撒尿,田苗苗闭着眼睛顶着男人的尿液用性感的嘴唇追逐着男人乱晃的阴茎追到之后完全不顾及男人的尿直接把阴茎含进了嘴里,田苗苗的后头一阵蠕动好像和品尝什幺美味一样把男人的尿液咽了下去,男人撒完尿转身离开,这时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杨学刚才看到的王姓男人。这时田苗苗四肢着地爬到男人脚旁轻轻摇摆着自己屁股上的尾巴,男人看着田苗苗微笑的道:「不错,苗苗越来越乖了。」田苗苗听到男人的夸奖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同时田苗苗的身体战栗了起来阴道理流出了自己的淫液,田苗苗竟然在男人的夸奖下兴奋的高潮了。男人缓缓的走到了摄像机近前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镜头微笑的说道:「我要找到深渊里开出来的花,并且碾碎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