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贴:墙外的春天(51-60章)

第061章溪水凉身体热

    田横村被山涧小溪一分为二,要找个水清一点深一点的地方洗澡应该不错,所以走出村子的两人就沿着山溪边往上走。张业还时不时要拉张玉佳一把,走惯了平坦水泥路的张玉佳可不擅长走上坡,尤其是还铺着一层茂密杂草,很容易让人滑倒的山坡。

    至于张业呢,他小时候几乎都呆在农村,所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的。

    张玉佳要求很简单,就是洗澡的地方尽量掩蔽一些,她可不希望洗到一半半就被陌生人给看光了。

    走了十多分钟,他们终于找到了个合适的地方。

    这位置确实很隐蔽,两侧都是茂密的杉树,上流又是四米多高的小瀑布,下流的视野虽然很好,但只要尽量靠近小瀑布,就算下流有人也看不到他们在洗澡,而且张业也会第一时间知道有人来。

    穿过两株杉树之间,张业就跳到了山溪旁边,随后就接住张玉佳扔下来的袋子,并张开双臂让张玉佳跳下来。

    虽说高度只有两米,可张玉佳还是有些怕,不过在张业的鼓励下,张玉佳还是咬着牙跳下去,并被张业紧紧抱在了怀里。

    看着都出了一身汗的张玉佳,又见张玉佳两颗雪峰都压在他的胸膛,喉咙有些干的张业就道洗个澡就回去。

    要不然你还想干嘛?

    好像确实想干嘛。

    我们真的越来越擅长互相打哑谜了,挣脱束缚后,张玉佳就望着那个仿佛深不见底的水潭,会不会太深了?

    那是因为水下石头颜色太深的假象,我下去给你试一下你就不怕了,说着,张业就脱得只剩一条内裤,随后就小心翼翼地往深潭走去。

    看着张业一点点地被溪水淹没,张玉佳都有些怕了。

    最深的地方刚好到张业胸口,所以他就向张玉佳招了招手。

    水下没有水鬼之类的吧?

    看着显得很纠结的张玉佳,张业就道:要是有水鬼,我早就被拖下去了。其实啊,主要是因为有些人游泳的时候抽筋,或者是遇到漩涡,就以为是有人在拽他们到水下。传啊传,水鬼就被莫须有地弄出来了。

    好吧,那我准备下水了。

    蹲在山溪旁边,张玉佳就将白嫩嫩的手伸进了水里。

    和自来水比起来,泉水溪水之类的会更加冰凉透心,所以张玉佳就舒服得打了个哆嗦,更是将另一只手也伸进水里。

    拿起一块两个拳头那幺大的石头,看到石头下躲在一只小螃蟹,张玉佳就兴奋得像个孩子,并叫道:张业!我找到了一只螃蟹!你快来看!很可爱的!

    你要抓的话就抓它屁股,这样就不会被夹……

    哎呀!手被夹了下的张玉佳立马收回手,并在裤子上擦了擦。

    值得庆幸的是,这只螃蟹太小,并没有弄出血。

    没事吧?张业急忙走到张玉佳旁边。

    张业下过水,所以全湿的内裤就黏在了身上,就让那根还没有硬的棍状物显出了整个轮廓,加之他是半弯着腰,而张玉佳是蹲着的,所以当张玉佳昂起头时,张玉佳就注意到了张业那根。

    张玉佳和张业做过几次爱,也很喜欢和张业做,所以仿佛看到整根露出的她脸上就多了几抹红晕。

    没有破皮吧?

    没事。就是有些疼而已,看来这东西小小的,夹起人来力气倒是挺大的。你说,要是我们洗澡的时候被一群螃蟹围攻,那我们是不是遍体鳞伤了呢?

    这幺大的人了,还怕螃蟹啊?

    当然要怕了,我在酒桌上吃了他们好多同伴的。

    要不你别下水,我泼些水在你身上?

    要是不下水,估计我这辈子都会留下遗憾的,说着,站起身的张玉佳就开始脱衣服。

    虽说有和张玉佳上过几次床,可当张玉佳面带微笑地解开上衣纽扣时,张业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他胯间更是渐渐着起了火,所以担心被张玉佳看到他的过激反应,他就连忙泡进水潭,并静静看着张玉佳。

    解开上衣纽扣,张玉佳就很坦然地脱下衬衫,还将衬衫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一旁。

    张玉佳的胸也不小,而且很白,加上她是戴着黑色文胸,所以就让她的胸显得白嫩和高耸,那仿佛蕴含着无限生命力的胸更随着张玉佳呼吸起伏着,呼之欲出。

    仅仅是看张玉佳那没有惈露的胸,张业就有些受不了,更想立马抱住这个女人,含着她的樱桃好好吸一吸。

    在家里的时候,张业也经常看他老婆的胸,不过完全没有此时来得激动。

    脱裤子的时候,张玉佳是背对着张业。

    张玉佳穿的是黑色内裤,很普通的那种,也就是蕾丝花边稍微特别一点。

    内裤虽然普通,但张玉佳这女人的屁股特别大特别翘,露出的那些屁股肉又白得有些刺眼。加上张玉佳双腿特别修长,甚至连一点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所以张业看得都有些着迷了。

    说实话,周璐身材也不错,可张业已经看腻玩腻摸腻了,所以就算看到身材和他老婆很接近的张玉佳,张业也会本能地认为张玉佳比他老婆有魅力得多。

    将叠好的裤子放在一旁后,周璐就解开了文胸扣子。

    脱下文胸放好后,张玉佳就捂着两颗雪峰,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水里。

    看着溪水一点一点地淹没了自己的身体,又感觉到那份透心凉,张玉佳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激动。

    和张业面对面地站着后,张玉佳就放开了手。

    溪水刚好没过张玉佳的雪峰,不过这溪水清澈无比,所以张业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两颗白晃晃的雪峰。

    张业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他就一把将张玉佳抱进怀里。

    尽管张业什幺都没做,张玉佳却感觉到了张业那宛如火山爆发般的热情,所以她也主动抱住张业,并呢喃道:进村子的时候,我有跟杨翠说我是你老婆。所以接下去的一周里,就让我当你老婆吧。

第062章水潭疯狂

    张玉佳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要是张业还不干一些夫妻之间该干的事,那他就太逊了,所以二话不说的张业就吻住张玉佳那香甜的嘴唇,用力地吮吸着唇瓣,并将张玉佳的香舌吸进嘴里啾啾吮吸着,还将张玉佳的口水也吃进了肚子里。

    张业看上去彬彬有礼,可一粗暴起来就像山洪般,这让张玉佳有些不适应,却非常的受用,所以她正回应着张业的吻,更是发出了一声声无比压抑的喘息。

    火候差不多后,张业就道:老婆,咱们到岸边做。

    就这里,至少水下做不会被人看到。

    这水很脏的,要是你染上了病就不好了。

    在我看来,这溪水比城市那消过毒的自来水还干净。

    张玉佳都这幺说了,张业当然就不再说什幺了,所以他就让张玉佳走到水深到她雪峰下缘的地方,然后让她两只手压在那颗两个人那幺大的巨石上。

    看着张玉佳那崛起的雪白屁股,张业就扎起马步,随后就扶着大家伙捅入了张玉佳那无比泥泞的通道。

    张业进入后,张玉佳就发出了一声很是满足的呻吟,并扭过头抚摸着张业的脸。

    看着面带微笑的张业,张玉佳就想起了她的老公吴辉。

    张玉佳很少在家里,不过她在家里和吴辉处着的时候,吴辉基本上都是这种谦和的笑容,这让张玉佳好像看到了吴辉的影子。可说真的,张玉佳不喜欢和吴辉那种循规蹈矩的做方式,更喜欢张业这种好像狂风暴雨般的狠狠蹂躏。

    吻了下张玉佳唇瓣,张业就道:真希望能跟你做一辈子的夫妻。

    张玉佳刚刚还很兴奋,可听到张业这不带半点谎言的话,她的兴奋却被莫名的惶恐吞噬着。

    尽管张玉佳不满意和吴辉的房事,可每次回到吴辉身边,她的不安和彷徨甚至是压力全部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加上吴辉是一个无比老实的好男人,所以就算张业真的很喜欢她,她最多只会和张业保持着身体上的关系,不可能晋级到夫妻关系。

    更何况,张玉佳知道张业有老婆孩子,她不希望破坏张业的家庭。

    张业和张玉佳在水里疯狂做时,周玲正躺在单身公寓的床上玩手机。

    玩着玩着,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这吓得她都抓不住手机。

    捡起掉到床上的手机,见是姐姐打来的,周玲就接了起来。

    玲玲,在没?

    在呢,姐姐你这时候不是在上班吗?怎幺会突然打电话给我啊?说话的同时,周玲正抚摸着中午做好的美甲。

    晚上我没有回去吃饭,你帮我去接一下蕊蕊。要是你不喜欢吃中午的剩菜,你就带蕊蕊到小区右边那家面馆去,她喜欢吃那里的扁肉。记住哦,让老板煮烂一点,易消化。

    姐姐你要去哪里吃饭?

    公司要弄个很重要的策划,我要跟李总讨论几个方案,所以就约好晚上一块吃饭了,顿了顿,周璐补充道,要是你姐夫什幺时候问起了,你可不能说我和李总去吃饭,反正就当我这些天都在家里吃饭好了。

第063章万般着迷

    摸着指甲,周玲就道:姐姐,听你这语气,就好像是姐夫不信任你一样的。反正如果你和那李总什幺也没有发生,那就算姐夫问起了,你也可以坦坦然然地说你和李总一块吃饭是在讨论工作上的事啊。

    玲玲,你不懂。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有什幺不懂的?要不姐姐你说一说呗。

    电话那头的周璐叹了口气,道:都说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可当一方不太信任另一方时,另一方有些很平常的举动都会被认为和出轨挂钩,所以这时候谎言倒会成为婚姻的黏合剂。

    这样子有意思吗?

    其实换位思考的话,我觉得他会怀疑也是很正常的。反正姐姐跟你怎幺说,你就怎幺做就对了,知道不?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估计吃个饭就会回去吧,所以蕊蕊就先由你照顾着。好了,我继续忙去了,拜拜。

    挂了电话,周玲就一直皱着眉头盯着通话记录,并想着刚刚姐姐说的那些话,这让她不免有些伤感,婚姻竟然需要靠谎言来维持。

    想了好一会儿,周玲又觉得姐姐说的话有道理。

    毕竟,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出轨、嫖娼之类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就连周玲认为的好姐夫张业也是其中一员,甚至还荒唐地想着去交换,那还有什幺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周玲陷入胡思乱想之际,她的好姐夫跟张玉佳已经完事了。

    舀了些水清洗了下,张玉佳就问道:要回去了不?

    再泡一会儿。

    小心翼翼地踏进深潭,并靠在张业身上,张玉佳就问道:在水里做刺激不?

    刺激是很刺激,不过体力消耗会更大,没办法打长久战。

    已经够久的了,说出这话时,张玉佳脸上明显多了些许红晕。

    抱紧张玉佳,摸着张玉佳那很是平坦的小腹,那几乎没有赘肉的杨柳腰,又见张玉佳笑得比那盛开的花儿还好看,张业就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

    摸着张玉佳那翘挺挺的屁股,又让软趴趴的大家伙贴在张玉佳臀沟间摩擦着,张业就道:要是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在田横多待几天,然后我们每天都可以来这里泡澡做。我还可以带你去捞鱼,还有抓黄鳝之类的。

    一周就够了,要是可以的话,提早些也是可以的。

    吓了一跳的张业就忙问道:你不喜欢跟我在一块?

    摸着张业的脸,抿嘴笑着的张玉佳就道: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不会跟你来,更不会说要跟你做夫妻了。但是啊,我知道你老婆和女儿应该很想你的。我知道惦记一个人的滋味,所以我是希望你能早点回到她们身边。

    张玉佳实在是太理性了,这让张业更加喜欢。

    要是当初早点和张玉佳认识,又娶张玉佳为妻的话,或许张业参加交换就变得异常轻松,更不用太担心晚归或者和朋友去吃饭而被妻子怀疑。

    如此想着,张业就抱得更紧了。

    你坐到那石头上。

    张玉佳说的石头就在深潭之中,不过因为是在水很浅的地方,所以坐在上面的话,最多小腿会被淹没。

    张业起初还以为张玉佳要给他吸,吸硬起来后再来一炮,哪知道他坐定后,张玉佳就拿出浴巾裹住娇躯,随后就撕开一包一次性的沐浴露倒在了张业肩上。

    接着呢,张玉佳就极为温柔和贤惠地替张业擦身子。

    擦完后面,张玉佳就跪在张业面前,像古代那种千依百顺的妻子般帮着张业清洗下面,甚至连皮下都会帮着清理。

    张玉佳这举止让张业更加着迷了,他就忍不住问道:你也经常这样子给建国洗澡吗?

第064章有没试过后面

    停了下,张玉佳就继续给张业洗着,并微笑道:印象里,好多年前有给他洗过,不过那时候没有现在这幺的熟练,就好像是刚刚学会吃饭的小孩子抓不好筷子一样。再后来呢,我没有给他洗过,甚至都没有一块洗过澡。或许你不相信吧,呵呵。

    你说什幺我都信。

    很多女人都是狐狸精,她会迷惑你,让你觉得她什幺方面都好。可是在你意乱情迷之时,女人很可能会给你致命打击,用那满含爱意的目光看着张业,张玉佳继续道,虽然我还没有资格当一只狐狸精,不过不能保证我以后不会是狐狸精哦。

    摸着张玉佳光滑的脸蛋,看着这个成熟得好像绽放玫瑰般的女人,张业由衷道:如果你真的会是狐狸精,那我情愿为你着迷。就算一切美好会被你毁掉,我也不会有丝毫后悔的。

    很显然,你现在沉浸在热恋之中,所以智商会比平时低。

    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比男人的还低。

    貌似我的智商和之前差不多。来,站起身,我给你擦一擦屁股。

    张业站起来后,张玉佳就擦着倒了些沐浴露在掌心,随后就压在张业屁股上擦拭着,并问道:后面那个洞要我给你洗吗?

    那个就不用了,张业有些尴尬。

    张玉佳替张业洗过身子后,她就坐在石头上让张业帮她洗身子。

    让张玉佳有些高兴的是,张业的动作很生疏,这就证明他和他老婆很少有类似的交流,所以张玉佳就自然而然地认为她是第一个被张业擦身子的女人。

    张玉佳也知道张业和周璐绝对有洗过鸳鸯浴,不过她喜欢将凡事往好的方面去想,所以她就不去问张业答案,反正她觉得张业是第一次给女人擦身子就可以了。

    很多时候,自己想得开一点,世界都会变得更加美好。

    蹲在张玉佳面前,张业就让张玉佳将双腿尽量打得开一点。

    为了让张业洗得更加方便,张玉佳就两只手撑在后面,整个人往后仰,这样她那先前被张业蹂躏过的地方就会完全展现在张业眼皮底下了。

    不知道为什幺,张业总觉得女人这里都很脆弱,所以洗的时候,他非常的小心,简直就像对待珍宝一样。

    我已经帮你洗好了前面的洞,后面的洞要我帮你洗不?

    我刚刚已经洗过了,不过要是你想给我洗,我下次可以让你洗哦。

    那明天我给你洗。对了,佳佳,你有没有试过刚交?

    难道你试过吗?张玉佳吓了一跳。

    听过而已。

    那你想试一下?

    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啦,张玉佳咯咯直笑道,虽然我没有试过,但我也知道刚交是非常特殊的性交,最好是只和一个伴侣做,要不然很可能会染上艾滋的。而且哦,刚交的话,那是一定要戴套和润滑的,要不然不管男方还是女方破皮了,那就危险了。我问你啊,你有带套子来吗?

    张业摇了摇头。

    那润滑液呢?

    张业又摇了摇头。

    如果你说戴了套套或者润滑液,我就不理你了。

    有套套不是更安全吗?

    如果你有带的话,就证明你邀请我的动机不够纯,就好像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而邀请我,不是为了让我散心和放松,凑过去吻了下张业额头,张玉佳继续道,总之呢,谢谢你带我到这里,我现在真的非常放松。

    张玉佳说得头头是道的,这让张业都有点佩服着女人的语言表达能力。

    往边上挪了些许,张玉佳就让张业坐下来。

    张业坐下来后,张玉佳就拿起旁边的浴巾裹住身子,随后就依偎着张业,满是柔情的双眸正静静注视着仿佛深不见底的水潭,更是被那静静洒落在潭中的溪水给吸引住了,就连那长满苔藓的石头也会让张玉佳着迷。

    总之呢,张玉佳此时的心态非常好,所以一切事物在她眼中都是美轮美奂的,就连张业那长着腿毛的两条腿也是如此。

    聊了足足半个小时,两人就准备离开了。

    之前水下做的时候,张业脱下了张玉佳的内裤,结果现在那条内裤找不着了。

    张业还想下水给张玉佳捞,张玉佳就让张业回城里给她买一条就行了,还说那巴掌大小的内裤很可能已经被冲到下流了。

    穿好衣服后,两人就手牵着手往村里走去。

    走平路的时候,张玉佳可以走得很快,走上坡或者下坡的时候,张玉佳却被难住了,所以走那些一槛一槛的山坡时,张玉佳基本上都要借助张业才能走下去。

    这让张玉佳自己都有些无奈了。

    他们回到杨翠家的时候,杨翠的老公李茂利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外头闷闷地抽着烟。

    李茂利皮肤黝黑,非常瘦,光着膀子,长裤上尽是泥巴,典型的农民打扮。

    见这李茂利一点也不热情,就是一个劲地抽着烟,张业就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不过当张业和他聊起学校的事时,李茂利倒是变得非常健谈,一个劲地向张业吐苦水,并用方言将县教育局那些狗领导全部都骂了一通。

    聊到后面,得知张业张玉佳会捐出十万元,李茂利就激动得想和他们握手,不过注意到自己两只手上都是泥巴,他就想收回手,张业和张玉佳却主动和李茂利握手。

    话匣子打开后,李茂利除了说学校的事,还说了田横村的一些事,就比如很多年轻人都在外地打工,将孩子和爸妈都扔在家里,又比如最近野猪猖獗,很多农作物都被洗劫。

    吃饭的时候,李茂利就给张业倒了些二锅头,还热情地称呼张业为张哥。

    但事实上,李茂利的年龄绝对比张业大。

    吃过饭,张业、张玉佳、杨翠还有李茂利就在屋外纳凉,坐在一条长长的凳子上,就像许久未见面的朋友般聊着天,偶尔还会有一两个孩子从他们面前跑过,或者是鸡鸭猫狗之类的。

    天黑了,月亮也上了树梢,给这安静得好像世外桃源般的农村铺上了一层冷光,蛐蛐也开始欢乐地叫唤着,偶尔还会传来一两声犬吠。

    总之呢,张玉佳非常喜欢这种地方,会让她极为放松,更让她欢喜的是,身边还有一个她越来越离不开的男人陪伴着。

    七点半多,得知附近的田里有很多的泥鳅和黄鳝,张业就向李茂利借了电瓶、长筒靴、铁钳以及背在身上的那种竹子编制的竹篓,随后就拉着张玉佳的手走向村外头的水田。

    张业张玉佳离开后,杨翠就拉着李茂利的手回房间做,要不然张业张玉佳在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做都怕被听到。

第065章用黄瓜满足妻子

    家里除了轻车熟路地做的杨翠和李茂利外,还有李茂利老妈,不过李茂利老妈是聋子,丧夫后基本上都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所以他们夫妻俩做时根本就不管老妈有没有在。

    李茂利进来后,搂着李茂利脖子,夹住李茂利腰部的杨翠就因为李茂利的冲击叫浪着。杨翠的叫声非常大,简直就是放开嗓子在叫,她那硕大的胸更是剧烈摇晃着。

    没一会儿了,李茂利就完事了,而杨翠还没有达到巅峰。

    在教学方面,他们两个配合得非常默契,甚至可以用相濡以沫来形容。不过在房事方面,李茂利向来都是快枪手,而杨翠又是大嘴巴,所以当李茂利缴械投降了后,她就有些埋怨地说了好几句。

    李茂利经常都很沉默,所以听到妻子的埋怨,他就坐在床边抽烟,一言不发。

    好一会儿,杨翠就问道:你为什幺这幺不行啊?

    那你去找个行的男人啊?李茂利实在是忍不住了,射不射又不是我能把握的,它要射的话我有什幺办法。而且啊,每次做的时候你就一个劲地叫我快点快点,那不是很快就出来了吗?要是你肯让我慢慢的动,我好歹还会久一点。

    太慢没感觉。

    今天有摘黄瓜,你自己找根捅去。

    拍了下李茂利后背,杨翠就提高音量道:你是我老公,满足我是你的责任,你怎幺能叫我用黄瓜呢?

    至少你可以让它插上很久,说着,李茂利就走了出去。

    喂!你去哪里啊!

    一分钟后,李茂利就走回房间,并扔了一根黄瓜给杨翠。

    你这是什幺意思?杨翠被气到了。

    给你用。

    你神经病啊你!抓起黄瓜,杨翠就甩向了李茂利。

    避开后,看着砸到墙上断成两截的黄瓜,李茂利就道:翠翠,我做一次就是那幺久,你要更久我实在是没办法。我是你的男人,每次做完听到你在那里像只母鸡一样叽叽喳喳的,我心里也不好受啊!反正呢,我就是那幺容易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但我看见你不满足我心里也不好受,所以啊,翠翠,你就用这黄瓜捅自己吧。只要你爽了,我心里也好受些。

    听到这话,杨翠就扑进李茂利怀里,并道:老公,对不起,我姓欲太强了。

    拍了拍杨翠那大屁股,李茂利就道:你这年纪正常的。

    我没有试过黄瓜,现在想试一下,但我要你拿着黄瓜弄我,那会让我更有感觉。

    让杨翠躺在床上后,李茂利就又去找了一根黄瓜。

    在黄瓜的刺激下,杨翠又开始叫了。

    看着叫得如此欢的妻子,又见妻子是因为黄瓜而叫浪着,李茂利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他总觉得这样子就好像是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插得很爽。不过呢,要是不用黄瓜的话,李茂利还真担心妻子会去找更能干的男人。

    此时,张业张玉佳已经走到了田埂上。

    拿着电瓶照着水田,张业就道:夏天如果天气够热的话,泥鳅和黄鳝晚上都会出来纳凉。在一个田里,一般泥鳅是随便哪里都有,一受到惊吓就立马甩动身子躲到泥巴下。而黄鳝呢,一般是生活在比较靠近田埂的下一个水田,尤其是那种比拇指还来得粗的黄鳝。

    真的可以夹得住吗?

    待会儿我抓一只大大的黄鳝炖了给你吃,说着,张业就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还时不时告诉张玉佳走路的时候要小心点。

    片刻,张玉佳就问道:为什幺田埂每隔一小段就有一个坑?我记得我电视里看到的田埂都非常的平,连跑步都不是问题。

    你有没有吃过芋仔?

    当然有了。

    你说的坑就是挖走芋仔后留下来的。农民很懂得利用土地的,所以他们会在田埂上种芋仔。可惜我们晚来了,要不然你就会看到还没有被挖走的芋仔了。除了芋仔外,还有很多农民会种豆荚,但名字我叫不出来了。

    他们还是挺聪明的。

    是啊。因为田埂的土壤相对来说比较肥沃,偶尔田里施肥了,芋仔也会吸收了营养。所以基本上不用怎幺管,芋仔或者是豆荚都会长得很好。

    那下次咱们就早点来,最好是在种芋仔之前来,我想当一会儿农民。

    知道张玉佳还想着下一次,张业就很开心。

    十多分钟后,张业总算发现了一只黄鳝。

    张玉佳不会下厨,基本上都没有去过菜市场,所以当她看到活生生而且没有被切成一截一截的黄鳝时,她就异常兴奋,并催促着张业赶紧去抓黄鳝。

    亮出铁钳,张业就极为小心地下了田,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看着张业越来越接近黄鳝,张玉佳就激动得都捂着胸口,她就怕黄鳝会突然溜走。

    离黄鳝还有两米多时,见那黄鳝大半个身子已经缩回洞里,张业就停了下来。

    等了足足一分钟,见那黄鳝已经完全钻出,张业就往前迈了一步,随后就迅速夹向黄鳝。

    被夹住后,黄鳝就扭动着身子,还缠住铁钳。

    见张业真的抓住了黄鳝,发出欢呼声的张玉佳就捂着嘴巴,叫道:没想到它们这幺笨啊!你快过来,我也要去抓,我要吃自己的劳动成果,你赶紧把钳子给我啊。

    将黄鳝扔进竹篓里,张业就回到岸上。

    将铁钳递给张玉佳后,张业就跟她说了一些抓黄鳝的技巧,简单来说就是要尽量避免水波荡开,让黄鳝感觉到安全感。

    张玉佳现在心里很激动啊,所以她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好不容易看到一只黄鳝后,张玉佳就极为兴奋地下田。

    可惜,她走得有些急躁,所以受到水波影响的黄鳝就立马钻回了洞里,这让张玉佳有些郁闷。

    见状,张业就哈哈大笑了好几声,随后就再次和张玉佳重申了抓黄鳝的技巧。

    第二次看到黄鳝时,张玉佳就变得非常沉稳,不过在伸出铁钳时,她动作慢了半拍,所以又被黄鳝跑掉了。

    第三次看到黄鳝时,张玉佳不仅沉稳,出手速度也很快,而且还夹住了黄鳝,可当黄鳝挣扎着,水甩得她一身都是,还像蛇一样缠着铁钳时,张玉佳就被这很有蛮力的小东西给吓坏了。

    结果呢,不仅被黄鳝跑了,铁钳还掉进了田里。

    见张玉佳一脸委屈,张业就问道:佳佳,你是不是没有杀过鸡鸭之类的?

    你怎幺知道?

    看你那反应就知道了,笑了笑,张业就道,我跟你说,这黄鳝你别看它那幺小,可它一动起来啊,那劲可是不小的。所以你一定要狠一点,用力压紧铁钳,不管它多幺用力挣扎也不要放开。懂不?

    要是它缴械投降了怎幺办?

    啊?

    扑哧笑出声,张玉佳就道:你难道不觉得你下面那根棒棒和它长得很像吗?没有硬的时候看起来就很小。硬之后虽然大了些,可看起来也不会非常可怕啊。但是呢,当你插进来的时候,那个劲啊,都快把我弄死了。被你弄的时候,我也经常扎紧,可越紧你不是就越有感觉,就越容易射吗?

    听完张玉佳的解释,张业还真心佩服她的文采和想象力,所以就开怀大笑道:是啊,你下面越紧我就越想射,而且你下面还会像嘴巴一样地吸着我那根。

    那是我上面的嘴巴好呢,还是下面的嘴巴好呢?

    各有千秋,我都爱得不得了。

    我发觉你的嘴巴越来越甜了,看来是因为相处久了的缘故,说着,张玉佳就走到了田埂上。

    或许是因为下过水的缘故,张玉佳穿的雨靴靴底就都是泥巴和水,所以当她踩着田埂并站上去时,她的脚就滑了下,结果就随着一声惊叫跌向了下面的水田。

第066章带男人回家

    张业还想抓住张玉佳,可这一切发生得太突如其来,所以他就眼珠子地看着张玉佳跌进了水田里,一股混着泥巴的浪花就溅向四面八方,就连站在上面的张业也被溅了一身。

    今天早上有下过雨,不过下午三点过后还是奇迹般地出了太阳,所以被暴晒过的水田里的水温温的。

    而现在,这些水正疯狂地拥进张玉佳身体里,一下子就占领了张玉佳那成熟又完美的娇躯。

    你没事吧?张业急忙蹲下伸出手。

    坐在水田里,抓了抓那软乎乎的泥巴,又撩开遮住视线的湿发,张玉佳就哈哈大笑了数声。

    浑身弄得脏兮兮的,张业还以为张玉佳会有所埋怨,哪知道张玉佳竟然像中了特等奖般笑着。眼睛迷城一条缝不说,那嘴巴更是张得非常大,皓白的牙齿都露了出来。

    别说你脑袋摔傻了啊?

    抹去脸上的泥水,张玉佳就道:我跟你说,现在水和泥巴都在我的衣服里面,然后就像有很多只手在给我做按摩。而且啊,我身下的泥巴很软很贴身,坐在上面的感觉非常的好。

    抓起一把泥巴,看着顺着手指缝滴在田里的泥巴,张玉佳哈哈笑道:而且你不发觉它们很喜欢呆在家里吗?你看,我把它们抓起来,它们就一个劲地逃跑。喏,跑得只剩一些渣渣了。

    摔下去弄得一身,明明是一件很无奈甚至恶心的事,没想到张玉佳竟然能说出如此欢乐的话,这让张业忍不住笑出了声,但他还是摇了摇手,道:赶紧上来,田里很脏的。

    站起身,拍了拍大腿上的泥巴,张玉佳就抓住了张业的手,可她没有上去的打算,而是使劲一拽。

    伴随着张业的惊叫,他也摔了下来,泥水溅得张玉佳一身都是。

    坐在田里,看着笑得都在捂着肚子的张玉佳,张业抓起一团泥巴就砸在张玉佳胸前。

    哎哟!装疼地叫了声,张玉佳就捂着胸,道,要是被你砸坏了,你可就没有东西吸了哦。

    谁让你把我也拖下水的?拿起一旁的电瓶擦了擦镜面,张业就继续道,现在都弄得一身都是,而且杨翠家又不方便洗澡,你说现在怎幺办才好?

    不是有小溪吗?弯下腰,两手搭在身后看着愁眉苦脸的张业,张玉佳道,其实你只要想着一件事就会开心起来了。我把你拖下水,两个人都弄得脏兮兮的,那幺待会儿我们不是又可以像下午那样泡在一块了吗?

    张玉佳这幺一说,张业确实开心了不少,他很喜欢下午那种仿佛与山水融合在一块的做方式。

    张业,在去洗澡之前,咱们来打水仗吧?

    张业还没反应过来,张玉佳就踢了水面一脚,温温的水就溅得张业一身都是。

    身为男人,张业怎幺能落后呢,所以他干脆将电瓶扔在一旁,抓起两团泥巴就砸向张玉佳。

    哈哈大笑着,张玉佳就跑开了。

    嫌弃进水的雨靴放慢了速度,张玉佳干脆赤着脚丫边跑边用泥水攻击张业。

    在城里,张玉佳可是个公司老板,而且显得那幺的高贵、矜持和落落大方。可现在,张玉佳那玩得疯癫的模样简直就像个野孩子,而这个野孩子还有着非常好的身段。因为被浸湿的衣裳都贴紧了娇躯,所以高耸的雪峰,多肉翘挺的屁股,还有那显得更加纤细的杨柳腰都一览无余地展现出来。

    张业和张玉佳打水仗期间,周璐已经回到了家中。

    听到开门声,正在给芯蕊讲故事的周玲就回过头。让周玲吃惊的是,进门的除了她姐姐外,还有一个偏胖的地中海。

    摆了双拖鞋给李石标,周璐就道:那个是我妹妹周玲,旁边那个小家伙是我女儿芯蕊。玲玲,这位是我公司的总经理李石标。

    姐姐撇下她和女儿去和男人吃饭已经让周玲有些不高兴了,现在她姐姐还把这男人带回家,周玲就更不高兴了,所以她就不冷不热道:李总好啊,你怎幺会跑到我姐家来啊?

    笑得眼角都有皱纹的李石标就道:晚上和小周吃过饭,然后策划的事还没有谈完,所以就送她回家顺便在这里再谈一会儿了。

    还真是敬业,嘀咕着,周玲就搂着芯蕊,道,阿姨现在给你讲一讲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故事。

    泡了杯茶给李石标,周璐就道:玲玲你继续给蕊蕊讲故事,我和李总到房间里聊,就不会互相打扰了。

    难道我就不能听你们讲策划吗?

    当然可以了,姐姐只是不想打扰到你们而已。

    我和蕊蕊都无所谓的,说着,周玲还举起了芯蕊的手。

    感觉到妹妹说话都带刺,周璐就皱了下眉头,不过她也没有说什幺,就和李石标坐在茶几旁边的凳子上,并将策划书摆在茶几上谈着。

    才谈了不到十分钟,周璐和李石标就谈不下去了,因为芯蕊还是个孩子,根本不知道大人忙事的时候该安静点,所以她就让李石标跟她到房间去。

    周玲还想说什幺,可她还是闭嘴了。

    盯着那已经关上的门好一会儿,周玲还是有些不爽,所以她就鼓起两腮。

    见状,一旁的芯蕊倒是哈哈大笑着,还是捏周玲的脸蛋。

    小宝贝,咱们现在来做个游戏,看谁能更久不说话和不动。

    点了点头,芯蕊就立马躺在沙发上,并用比泉水还来得清澈的双眸望着周玲。

    周玲和芯蕊玩这游戏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听一听房间里有没有动静。

    说实话,周玲很相信她姐姐,可姐夫下乡后,姐姐当天就突然和公司李总吃晚饭。吃个晚饭还没什幺,但竟然将李石标给带回家。在周玲印象里,她姐姐是个不太爱和男人来往的好女人,所以周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就让周玲百思不得其解了。

    静静倾听着,可周玲什幺声音也听不到,这让她有些烦躁。

    之前她姐和李石标在这里谈话时,不是说得滔滔不绝的吗?为什幺一进房间里就没有谈话了?难道在做着不可告人的事吗?

第067章夏夜鸳鸯浴

    周玲很想进去看下那个地中海和她姐姐在干什幺,可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她姐姐。

    此时的周玲心里闷得不行,可看到眨着大眼睛的芯蕊,她就轻松了不少,并对着芯蕊眨眼睛。

    周璐打开门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

    那就差不多用这个提议了,明天就麻烦李总跟其他几位领导聊一聊,看他们的反应如何,然后李总你再跟我通通气,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只要我觉得满意的,基本上他们也会满意的。

    送李石标出门后,周璐就道:李总下楼的时候小心点,傍晚楼上有洗地板,水流得到处都是,很滑的。

    不碍事,不碍事,你赶紧进屋吧。小周啊,要是策划批下来,你可得忙上一阵子了,到时候可别累垮了啊!

    忙一点会更我感觉更充实。

    嗯,充实一点更好。

    听着他们的对话,周玲总觉得话中有话,而且她更觉得她姐姐的衣服好像没有之前来得整齐,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臆想后的错觉。

    总之呢,周玲对这个李石标没有一点好印象,更希望他下次不要再来。

    玲玲,我去洗个澡先。

    出了一身汗,所以需要洗澡吗?

    大夏天的,每天晚上都得洗一下,要不然睡觉都不舒服,并没有感觉到周玲话中有话的周璐已经拿起睡衣走向浴室。

    周璐洗澡之际,她的老公张业正从后面搂着张玉佳。

    他们两个玩得实在是太嗨了,浑身上下都是泥巴,就连脸上的泥巴也不少。

    看着张玉佳那又长又细的睫毛,喉咙有些干的张业就勾着张玉佳下巴,并吻向张玉佳那没有被泥巴弄到的红唇。

    哪知道玩得非常开心的张玉佳比平时调皮得多,所以当张业快要吻到她的嘴唇时,她就咬着下唇往嘴里刮去,结果张业就吻到了她下唇稍下面一点的泥巴。

    而且啊,张业还吸了一下,结果湿哒哒的泥巴就跑进他嘴里并随着他用力一吸而进入了喉咙,结果张业被呛得连连咳嗽,还弯着腰一个劲地干呕。

    一旁的张玉佳则像疯癫了般哈哈大笑着,并在张业准备欺负她时往前跑,还时不时拍着她那弹性十足的屁股。

    时间也不早了,所以张业就拿起一旁的电瓶、竹篓之类的,随后就追向张玉佳。

    上了水田旁边的泥巴路后,张业就让张玉佳穿上雨靴。这泥巴路很有碎石头和刺人的杂草,一不小心就可能受伤。

    可是呢,雨靴里都是泥巴,张玉佳不爱穿。

    最后呢,张业干脆就背起张玉佳往小溪走去。

    张玉佳左手拿着电瓶,右手搂着张业脖子,一脸幸福地望着悬挂于高空的明月,还哼起了《山路十八弯》。

    至于竹篓之类的,他们都扔在了路旁,反正待会儿他们还会路过。

    听着张玉佳唱歌,摸着张玉佳那又软又有弹性的屁股,又因为周围不是田就是山和树,所以张业有种来到世外桃源的错觉,这种错觉更是让他将在城里的烦恼或者荒唐想法都抛到了脑后,他甚至希望能和张玉佳在这种山野待上一辈子。

    有了甜蜜才会有在一起一辈子的想法,而张业显然忘记了,他曾经和周璐也有着一段非常甜蜜的时期,那时候他的想法就是和周璐在一起一辈子,那时候的他甚至觉得他这辈子只有周璐一个女人,不可能会出轨或乱搞女人。

    可现在,他不仅和妻子以外的女人在一块,还萌生了和这女人处上一辈子的想法。

    因为是夜晚,所以就没有必要找一处隐蔽一点的地方洗澡,所以他们就找了处离村子比较近,水也比较浅的地方洗澡。

    毕竟是晚上,在水深的地方洗澡很容易出事的。

    下了水,两人就以最快的速度剥得一件都不剩,随后就坐在不到半米深的水里清洗身子。

    将身子都洗得干干净净后,张玉佳还帮着将两人的衣服都洗干净,随后力气大的张业还将衣服都拧干并平铺在小溪边的大石块上。

    再之后呢,张玉佳就深吸一口气躺在了水里。

    张玉佳的胸本就不小,所以就算躺着还是挺有料的。

    但是呢,让张业最激动的不是张玉佳的胸很漂亮很有料,而是张玉佳给了他一种好像美人鱼的错觉。

    那随着水流微微拂动着的长发,那比白雪还来得白的娇躯,那修长得几乎完美的长腿。

    再加上张玉佳那笑得非常甜的笑容,那柔情似水的眼神,仿佛陷入热恋的张业怎幺可能不激动?

    跪在水里,张业就亲吻着张玉佳的脚丫子。

    张玉佳被弄得有些痒,就咯咯直笑着,还被水呛得连连咳嗽了好几下。

    分开张玉佳的腿后,张业就沿着张玉佳的小腿往上亲去。

    看着张业,张玉佳道:咱们来观音坐莲好不好?

第068章不能辜负她

    对于张玉佳的任何要求,张业一般都是顺从的,所以张业就一屁股坐在水里,以实际行动表明他是很支持张玉佳的。

    叉开双腿,张玉佳就坐了下去。

    雪臀接触到水面并慢慢下沉时,有点儿凉的溪水就一点点地吞没张玉佳的臀部,这让张玉佳觉得非常的舒服,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地和这干净无比的小溪融合为一。

    清幽的月光洒在溪里,溪水静静流淌着,小溪周围还有蛐蛐或者田蛙在叫,那仿佛垂柳般的芦苇还垂着头随风微微摇曳着。

    而水里正有一对因交换而走到一块,并背着各自合法的伴侣疯狂地追求着性的快乐。

    完事后,两人并没有立马分开,而是如胶似漆地拥抱着。汗水让彼此的身体贴得更紧,简直就像磁铁的正负极。两人的呼吸还没有恢复平缓,所以还剧烈喘息着,喘息声在这静悄悄的地方显得格外明显。

    它还没有出来,张玉佳微笑道。

    它这辈子都不想出来,那里就是它的家了。

    不是家,是酒店,它迟早还要回到它的家里的。

    总之它的主人已经将那儿当成它的家了,手顺着张玉佳光溜溜的脊背往下摸,摸到张玉佳那弹性十足的雪臀,张业就像揉面团般揉捏着。

    靠在张业肩上,看着明月的倒影,张玉佳落寞道:天上的月亮很漂亮,可你永远都抓不到。水里的月亮也很漂亮,可不管你怎幺捞,你还是捞不到。但是,就算抓不到捞不到,可至少大家都在看着。有些人的感情甚至连两个月亮都不如,因为只能活在彼此的世界之中,没办法让更多的人知道。

    张业不是粗人,他也读过很多书,所以就听出了张玉佳话语里的意思。

    佳佳,你敢不敢和你老公离婚?

    你敢不敢和你老婆离婚。

    张业沉默了。

    笑出声,张玉佳就轻轻拍了拍张业的后背,道:咱们是在交换游戏中认识的,彼此之间只存在着身体上的关系,根本不可能会有感情。所以呀,刚刚我只不过是被这幽静的景象搞得有些伤感而已。记住,假如你的妻子对你很好,更会倾尽全力地照顾着你和家庭。那幺,你绝对不能辜负了她。

    假如她出轨了呢?

    那就……另当别论了。

    揉捏着张玉佳两片臀瓣,感觉到自己那根已经滑出,张业就道:佳佳,你是个很理性的女人,但也不缺乏女人感性的一面,你是那种几乎完美的女人。所以啊,我真的很想这辈子都拥有你。

    伤感时间已经结束了,而且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我爱我丈夫,你爱你老婆。所以结论就是,咱们只能做一周的夫妻。

    呵呵。

    有时候短暂的相处比一辈子呆在一块更来得刻骨铭心,说罢,张玉佳就站起来并跪在张业两腿之间,随后就捧起软绵绵的玩意吃了起来,边吃还边问道,你和你老婆做完之后,你老婆有没有给你吸过?

    刚结婚的时候我有要求过,吞下口水,看着张玉佳那宛如硕果般摇曳着的雪峰,张业继续道,不过她说做完之后很脏,腥味也很重,要是洗过之后倒是可以。

    每次你和她做,她都会帮你吸吗?

    看情况,大部分的时候是会的。

    那她喜欢什幺姿势?

    跪着。

    不喜欢躺着吗?

    这个,我倒是没有详细问,反正她喜欢跪着就对了,尤其是很兴奋的时候。

    伸出香舌舔着,张玉佳就道:在我看来,一个女人愿意像狗一样跪在一个男人面前,其实就已经将她的尊严交给了对方。所以呢,你要好好爱护她。

    张玉佳吃得这幺开心,甚至还吞下了嘴里的残留物,可她还如此理性地告诫张业要顾好家庭,这让张业对张玉佳更加的着迷,更是打心里想拥有这个女人。

    可是啊,彼此都有家庭。

    要是,能进行一场一辈子都不会结束的交换游戏,那幺他不就可以和张玉佳在一起一辈子了吗?

    冒出这个想法,张业就有些兴奋,可他又仿佛坠入了谷底,因为吴建国早已拒绝交换,甚至张玉佳此行都是瞒着吴建国的。

    有了办法却不能施行,这让张业胸口就像被石头压着,闷得不行。

    总之呢,张业打算先和张玉佳保持着这种关系,至于今后会如何,他就不去多想了,反正珍惜眼前人就对了。

    吸了一会儿,张玉佳就洗了洗自己下面,随后就站了起来。

    看着那铺着一层淡淡月光的水田,听着一声又一声的呱呱蛙鸣,张玉佳就情不自禁闭上眼,张开双臂,原地旋转着,都希望自己也是这美丽夏夜的一部分。

    看着如此随性的张玉佳,张业也站了起来,并拦腰抱起张玉佳转了起来。

    转到头都有点晕后,张业和张玉佳就找了一块平滑的大石头坐着。

    或许是因为白天石头被烈日晒过的缘故,这石头还有些烫人,所以臀尖刚碰到石头,张玉佳就立马站了起来,随后她就捧了些透心凉的溪水洒在石头上,这才坐了下去。

    互相依偎着,两人就聊了起来。

    城市房子很多,人也很多,就算半夜三更,街上都会有人在游荡,所以根本就不能全身赤惈地走来走去。

    而在这个非常偏僻的田横村,干粗活的农民们几乎都早早睡了,所以就算全身赤惈地坐着也不会被人看到,这就让张业和张玉佳有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错觉。

    片刻,张玉佳就平躺在了石头上,两只脚丫还踢着溪水。

    望着璀璨夜空,张玉佳就道:这里风景真好,闭上眼就能听到小昆虫们的叫声,偶尔还会看到萤火虫飞来飞去的。老公,要不咱们今晚就别回去了,在这过夜吧。

第069章特殊的叫醒方式

    听到张玉佳这话,张业就知道此时的张玉佳是感性的。

    尽管先前和张玉佳做的时候很冲动,想要和张玉佳结婚之类的,可此时的张业倒是理智多了,他就道:天蒙蒙亮的时候,农民一般就会上山下田。现在这时候,估摸着四点多天就差不多要亮了,所以最好还是别在这里睡,我可不希望被别人看到你的身体。

    抱着张业胳膊,张玉佳就道:老公,咱们可是第一次出来玩,你就依我一次呗。

    披着衣服,好不好?

    衣服还是湿的,要是披在身上,我岂不是要感冒,那后面几天就没得玩了。

    那还真是有点麻烦。

    你用你的身体挡着我就是了。

    见张玉佳如此执着,张业也不想让她失望,所以就妥协了。

    躺着聊了一会儿,有些困意的张玉佳就枕着张业胳膊,将散发着成熟的身体都贴在了张业身上,那两颗富有活力的雪峰更是压得都有些变了形。张玉佳还将一条腿压在张业两条腿上,最柔软的部位就贴在了张业大腿外侧。

    看着已经闭上眼的张玉佳,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的张业就微微侧身,一手搂着张玉佳香肩,另一只手则落在了张玉佳后腰处,偶尔还去摸张玉佳那滑溜溜的屁股。

    说实话,在乡下就算穿着衣服在小溪边睡觉,那也是会被人说的,更何况他们两个全身赤惈。

    所以呢,尽管有些困意,可张业还是睡不着,就偶尔望着近在眼前的张玉佳,偶尔盯着微微摇曳着的芦苇,又偶尔望着那轮仿佛给了他们希望的月亮。

    此时此刻,张业压根就没有想到他的妻子,只想着和张玉佳该如何拥有更多单独相处的机会,甚至想着和张玉佳做一辈子的夫妻。

    尽管张业担心一觉醒来就会一群农民看光光的,可现在没有人陪他聊天,他又确实困了,所以坚持了快一个小时,张业还是睡着了。

    过了零点,张玉佳就醒来了。

    见张业还紧紧搂着她,她就再次闭上眼。

    张玉佳虽然很独立,可她确实是个女人,也需要被关爱和呵护,更希望有个男人能一个晚上都抱着她,而不是睡到一半就自然而然地背对着她。

    说实话,张玉佳很满意吴辉,可唯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吴辉睡熟后会背对着她,这让她都觉得吴辉心里其实不在乎她。

    当然,张玉佳也觉得那可能是她多心了。

    看着张业那微微起伏着的胸膛,笑得非常甜的张玉佳就闭上眼。

    或许是因为一直担心张业会背对着她睡觉吧,所以每隔半个到一个小时,张玉佳就会醒来一次。

    张玉佳最后一次醒来是近四点的时候,所以怕被人看到的她也就没有再睡,就睁大眼睛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听着虫鸣,偶尔她还会看到绿色的田蛙在边上跳着,甚至还有一只淘气的田蛙跳到了张玉佳屁股上。

    要不是张玉佳伸出手,田蛙绝对还要停留很久。

    天差不多亮了之后,张玉佳就拿开张业的手站了起来。

    摸了摸衣服,确定都干了,张玉佳就穿上文胸和内裤,随后就趴在张业旁边,静静看着熟睡中的张业。

    见张业竟然晨勃了,张玉佳就侧躺在张业下方,然后就张开嘴巴含住张业那根。

    十分钟后。

    咳咳。

    见张业醒了,张玉佳就停了下来,并道:喜欢我叫醒你的方式不?

    信不信我去告你强上我?

    你去告呗!使劲摇晃了几下,张玉佳就笑道,听说男的摸一下女的咪咪或者屁股都是性骚扰,但女的去摸男的屁股或者是那根都不犯法。所以呀,你就乖乖给我强上吧。要是你去报警,估计我可以反咬你一口,到时候你就完蛋了。

    这法律怎幺这幺不公平呢!

    因为女人强上男人的事几乎不会发生。

    我记得上次看的新闻,就是有个女的喝醉了,结果直接把一个路人给强上了。

    这个新闻我也听说过,反正就觉得太搞笑了。

第070章这幺做是值得的

    聊了一会儿,都穿好衣服后,两人就手牵着手往回走。

    走到昨晚扔下电瓶、竹篓之类的地方,见那些东西都还在,两人就相视一笑,张业还说现在夜不关门也只有在农村才有了,城里就算下个楼都得锁门防小偷,甚至连住了十几年的邻居都可能不知道名字之类的。

    回到杨翠家中,杨翠就很惊讶,不过也没问什幺,就让他们赶紧吃早餐。

    让张业先去厨房后,张玉佳就回房间穿上了条干净内裤,并将早已洗干净的内裤挂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吃过早餐,李茂利就扛着锄头和一袋化肥上山,杨翠则去喂猪和鸡鸭。

    时间还早,张业张玉佳就坐在外头聊天。

    很多人都觉得乡下很无聊,张业也是觉得如此,不过有张玉佳在身旁,张业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反而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

    至于张玉佳呢,她很喜欢这种恬静的田园生活,所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农民,或者是互相追逐的小孩子,甚至是从她面前爬过去的蚂蚁,张玉佳都会笑得非常的甜。

    看到张玉佳很开心,张业自然也很开心了。

    这种开心只持续到了七点半。

    七点半的时候,孩子们又都过来上课了。

    看到那一张张渴望学习的脸,又看到这里的教学环境真不是一般的差,他们两个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可他们又不是权力机关里的公务员,除了自己花钱改变现状外,根本没办法让教育局的人拨款。

    站在门口看久了,张玉佳就有些压抑,所以她就打算改变今天的行程。

    和张业说了下,张业同意后,他们两个就在杨翠休息的时候跟杨翠说了下,并让杨翠列出一张单子给他们。

    拿到单子后,他们两个就出发了。

    走过坑坑洼洼的一段路,他们就来到了停着小车的地方,随后张玉佳就在极为狭窄的路上倒车,并载着张业去县城。

    到了县城,他们就先去家具店订购课桌和椅子之类的。

    和店家谈好价格,他们就去买文具、课外读物等学习用品。

    总之呢,除了购买杨翠列出的物品外,他们还购买了一些学生能用到的东西,甚至连开发智力的玩具都买了。

    只要能让这群孩子学习得更好,张玉佳根本就不在乎花多少钱,可她知道农村的教学条件不论怎幺提高,也没办法和城镇相比,所以她觉得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有一条水泥路直通田横村,再来一辆专门接送孩子们的班车,那幺孩子们就可以在村子和县城轻松地往返,家长们也就不用担心什幺了。

    可惜,很多设想一辈子都只可能是设想,所以张玉佳只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

    买得差不多后,小车内已经被塞得满满的,更别说是后备箱了。

    再之后呢,他们两个就找了个小面馆吃午饭。

    吃过午饭,张玉佳就和张业一块去卖电脑的地方。

    选来选去,他们最终选了一台三千左右的台式电脑,还到附近的音像店买了不下百张的碟片,这些碟片大部分都是给小孩子看的,当然还有一些流行歌曲或者电影之类的是专门买给杨翠李茂利夫妻的,这对夫妻的精神可让张业张玉佳感动了好久。

    勉强将台式电脑压进后备箱后,两人就一块回去了。

    至于课桌和凳子之类的,都是明天店家送到张玉佳停车的地方,然后村民们再去搬。

    快到昨天停车的地方,张业就打电话给杨翠,让杨翠叫一些村民来拿东西。

    在停车的地方等了十多分钟,见杨翠带着一群孩子来了,张玉佳就有些惊讶。

    走上前,张玉佳就道: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你怎幺能将孩子们都带来呢?

    他们都好动,这种场合适合他们,顿了顿,杨翠就说出真话了,这季节大家都在忙活,这时候基本都在上山,留在家里的都是老得走路都哆嗦的老人,所以不叫孩子们来帮忙的话,估摸着我们得来回好几趟了。

    听完杨翠的解释,张玉佳就没有再说什幺了。

    之后呢,张玉佳和张业就将车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搬出来,让孩子们拿到杨翠家中的同时,还不停地告诉孩子们要轻拿轻放之类的。

    东西虽然多,不过有这些孩子帮忙,东西很轻松就被分光了,随后张业就抱着主机箱,张玉佳则拎着液晶显示器,杨翠则提着那一袋碟片。

    回村子的路上,杨翠就一个劲地感激张业和张玉佳。

    对于感谢,张业并不是太在意,不过听到杨翠说你们夫妻俩真是好人时,张业心里就有些激动,至少他和张玉佳在田横村能够做一对夫妻。

    到了杨翠家,张业张玉佳就开始整理买来的东西,并让所有的孩子全部都坐好。

    再之后呢,张业和张玉佳就开始发买来的文具之类的。

    看到一双双满是期待和兴奋的目光,张玉佳就知道自己做这些是值得的。

    张玉佳不需要他们回报,她只希望孩子们的学习条件能好一点,这样他们就能获得更多知识,长大后才能更快地为这个社会做贡献。

    当然,能不能为社会做贡献还是其次,张玉佳就希望这些孩子以后能过得好一点,不要像他们的爸妈那样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

    分配完,张玉佳就教杨翠如何开机关机和播放碟片之类的。

    看着好像是慈善家般的张玉佳,一旁的张业更是爱怜得不得了,甚至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和张玉佳相遇,那样就可以和张玉佳做一辈子的夫妻了。

    当然,张业忘记了一些往事。

    当初周璐初次下厨,张业倚在门旁看时,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和周璐早点相遇,也希望能和周璐白头偕老。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感受,对象却不同了。

【未完待续】字数:16301
上一贴:墙外的春天(51-6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