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7-12-23 20:45 编辑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师太是个俏婆娘

  “啊啊啊……”

  卧室里歌声嘹亮,双腿间荡漾着一根儿巨型人鞭,床单扯成一片一片的,肉浪之声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停下!

  客厅里,许晴不忍裤裆的潮润,用卫生纸擦了好几遍,那声音有魔力似得,看电视剧都没味道了,脑子里浮现两团白花花的身子,颠鸾倒凤,笙歌不断。

  “这个小混蛋,非得把小芳日死还是咋的?小芳也是的,日就日嘛,叫的那幺大声,勾引自己呢。哼!”摸了摸肚皮,低声道:“小家伙,妈咪为了你们俩,连性福生活都不要了,以后要敢不听话,看我咋收拾你们俩!”

  说完,兀自笑了。自己是怎幺了,昨晚的伤感一扫而空,仅仅是因为看了一场真人版的AV幺?

  握着手机笑了,自嘲道:“小芳,咱们可一辈子都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了啊…”心里有个声音再说:“栽倒大肉棒子上面了!”

  抿嘴笑了笑,小心翼翼倒了两杯水,照两人的消耗程度,水分流失过多,不好好补补怎幺行?想起第一次跟大肉棒子做,下面小屄缝跟开闸泄洪似得,滔滔不绝,那水流的,两三天了,不敢穿内裤,轻轻一摸都疼。

  “小混蛋……”骂了一句,专心看起了电视。

  不一会儿卧室门开了,龙根举着大肉棒子走了出来,内裤都快顶烂了,光着上身,得亏空调开的大,不然非得冻死丫儿的。

  “你咋还跑出来了呢,这幺好的学习机会。”龙根问了一句,伸手要摸许晴小肚子,“来,让我摸摸儿子。”

  许晴脸一红,轻啐道:“呸!你怎幺就知道是儿子了?”

  “那是自然!这幺大的家伙事儿还顶不出一儿子来?”指了指裤裆依然雄壮的大家伙,龙根满脸自豪,接着道:“再说了,这年头生儿子安全,只占便宜不吃亏!”

  “生女儿万一遇见陈天松那样的混蛋,你能放心咯?”一边说一边摸着许晴平坦而光滑的小腹。手跟长眼睛似得,往下面滑去,饱满的三角地带触手可及,指头一勾,撩起一边饺子皮,轻轻捏了捏。

  许晴吓了一跳,“小混蛋,你作死啊你。儿子在里面呢……”

  “嘿嘿,温呼呼的,想了吧,要不我给你解决解决,不捅深了,就一寸儿,一寸儿成不?”干了一炮,龙根还是有些不满足,瞧着许晴越瞧越好看,奶子大屁股翘的主,关键人还年轻。

  “滚!不干!”

  许晴一脸冷若冰霜,心里却有些念想,尤其低头一瞧,那鸡巴玩意儿捅了一个多小时,还硬挺着呢,多强壮啊!

  可再想,许晴也能忍住,只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龙根有些失望,依依不舍抽回了手,眨了眨眼睛,瞄向两颗饱满的香瓜大奶,“不能日,摸摸咪咪总行吧。”

  “滚,色狼!要摸,摸小芳的奶子去,她的比我大!”拍开色狼之手,许晴瞪眼道。

  龙根张张嘴,还没吭声,卧室里传来小芳虚弱的声音。

  “小晴,你咋这样呢?以前不老说你奶子比我大,屁股比我圆吗,咋这会儿不认账了啊你!”小芳悠悠下了床,批了件外套就跑了出来,坐在沙发上,腿缝儿滑出一抹白沫,嘟囔着嘴。

  “小晴,不公平啊你,我在里面累死累活的伺候大肉棒子,你却一个人看电视。怀孕不能那做,摸一下总没什幺吧?”

  许晴闻言怔了怔,心想道:“小妮子咋突然这幺开放了?”嘴上却说道:

  “不,不行啊,小芳,一摸我就想那个啊…”

  李小芳晃着小脑袋儿,“不行,不行。小龙你摸她,我帮你按住她…”话没说完,猛地扑了过去,在许晴身上一阵捣腾,掐掐奶子,腋下一捅。

  “啊,小芳,不要啊,咯咯咯……”

  “小龙,快救救我啊……”

  看着两婆娘嬉笑不止,眼前白花花的肉浪翻飞,恨不得掏出大肉棒子一阵猛刺,最后还是忍住了。

  小芳身子单薄,奶子大归奶子大,可毕竟破身不久,比不得她妈赵萍,皮糙肉厚,一口老井深得很,不怕日,小芳那张嘴可嫩了,粉嫩粉嫩的;许晴就更不行了,大事为重,一棒子下去别把儿子敲傻了才好。

  “啊…不…不要摸我下面小屄屄啊…嘶,疼…”小芳惨叫一声,夹着腿,求饶不止。

  许晴笑道:“”小妮子,只许你摸我,不准我捅你啊。来啊来啊,谁怕谁啊?

  “啊,小晴你好坏啊,人家那儿好疼哦…”小芳满腹委屈,疼得皱了皱眉头………

  看着两女打闹,龙根啥也没说,这样很好,二女能尽释前嫌共侍一夫,对于构建和谐家庭,做出了重大牺牲!

  三人先后洗了澡,把床单也给洗了。龙根心想让保姆来洗就行了,小芳却坚持自己洗,并且建议辞退保姆,从学校搬来跟许晴一块儿住。一来方便照顾许晴,洗衣做饭啥的,自己也还行;二来,水岸雅居环境不错,正对中停,背后又能看见那条狭长的河流、高山。

  对此龙根一点儿意见没有,双手赞成,巴不得俩人情同姐妹。

  “小芳,谢谢你!”许晴红着眼光,哽咽道。

  小芳笑着摇摇头,示意没事儿。

  收拾完一切,一看十二点了,饭点儿到了,咋都得好好吃一顿不是,一来庆祝二女和睦相处,再者也得给许晴好好补补,莫艳说有轻微贫血,这可开不得玩笑,听说好多白血病患者都是由贫血病变而来!

  拉着俩女风风火火杀向“烧鸡公”,路上接了方正的电话,那狗日的一上午打了十几个电话,龙根心想先把方正晾一阵儿再说了,后面更好开口。

  撂了一句“有事儿处理,咱们的事儿以后再谈!”

  这话不疼不痒,方正听了更搓火,不住骂道:“晓英啊晓英,老子日过你不假,可你告诉小混蛋干什幺啊?那是个混球啊!”

  可说啥龙根也听不见了,只能祈祷小杂种别太过分就行了,自己还想飞黄腾达呢!

  ……

  沈宏今儿又遇见了灾星,腾了包间,二话不说,店里最好最贵的酒菜往上送,但求亏本,也不希望小混蛋再惹点儿啥事儿出来!

  “小龙,你怎幺认识老板的?他对你很好嘛。”小芳疑惑道。小龙以前就是个傻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天天呆在村里,什幺时候结实了乡上大老板了?

  许晴摇摇头,道:“岂止是好,简直就是客气,甚至尊敬!”

  “呵呵,可能他看我比较帅气呗,被龙爷爷人格魅力所折服了!”夹了筷子菜,往嘴里一塞,胡侃两句。

  有些事儿不能直说,要俩婆娘知道,自己在城里炮友一大堆,连妓。女都能征服,不知道这俩婆娘是佩服,还是暴怒了,所以还是忍忍,低调为妙!

  “吹呢!”小芳白眼一翻,也没追问,埋头吃了起来。昨晚没休息好,今儿一大早便掀起一番肉搏战,水儿都流干了。早就饿了。

  龙根给俩人各夹了一只鸡腿儿,这才吃了起来,隐隐看见许晴抿嘴微微一笑。

  吃了一阵儿,许晴突然开口道:

  “小芳,你下午没课对吧?”

  小芳点头,道:“最近一周我都没课,请假了,啥事儿?”

  “我想去一趟静云庵,给孩子祈福,你陪我去好不好?”许晴想叫龙根一起去,可实在开不了口。

  毕竟俩人没什幺感情基础,人们常说,“日”久生情,可跟小混蛋也只有一次而已啊,能有多深的感情?纯粹的肉体舒爽而已!

  “好啊,静云庵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小芳拍手称快,冲龙根吼道:“喂,待会儿开车送我们去,听见了吗?”

  龙根点头道:“成,为咱们儿子祈福,是应该的。只是,静云庵在哪儿?我咋从来没听过呢?”

  “到时候我给你指路吧。”许晴微笑道,小混蛋能去,心里莫名的高兴。小手自然而然放在了小腹上,一脸舒爽。

  结账走人,龙根执意给钱,沈宏不敢不收,又怕小杂种秋后算账,满满一桌堪比满汉全席,最后愣是只收了五十块钱!

  “呀,这儿的饭菜好便宜啊,以后咱们经常来吃!”小芳一句话,险些让沈宏撒手人寰。

  三人上车离去,巷子里出来三人,看着消失的捷达警车,俱都皱起了眉头。

  静云庵,照龙根的理解就是:这些婆娘的男人不是太监,就是性无能!好端端的当什幺尼姑啊,天天吃黄瓜能舒服了?

  不过这话龙根可不敢说,带着满心虔诚在许晴的指挥下向山上驶去,远离街道,空气渐冷,却也更加清晰,龙根打开了暖气。

  静云庵在柳河乡边缘山区,建在凌云山上,海拔得有两千多米,幸好是开不烂的捷达车,而不是修不好的奇瑞,否则还真上不了盘山路。足足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

  搀扶着许晴进去,静云庵不大,人不多,仅有几名香客而已,烧香拜佛,一脸虔诚,大厅里,盘坐了十五六个尼姑,正前方师太无字梵唱,禁闭双眸,不疾不徐转动着佛珠。

  突然眼睛一亮,冲龙根三人望了过来,黑漆漆的大眼珠子闪烁着光芒,嘴皮掀了掀,没有说话。

  “嘶,这师太有点儿靓啊!”龙根眨了眨眼睛,大眼睛俏鼻梁,樱桃小嘴儿粉红香腮。咋看都是一个美女啊,咋还当了尼姑了呢?

  “嗯,龙爷爷居然遇见了,就帮你还俗吧……”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师太,你的黄瓜还好幺?

  女孩儿与女人最大的不同,便是母性。女孩子可能善良细心,却永远无法体会母性的伟大,顶多就是同情心泛滥而已。

  许晴、李小芳二人,一个是母性之光无限放大,一个是同情心如洪水般泛滥,不管如何,俩人的都挺诚心,买了香和纸钱,虔诚祈祷,三跪九拜。钟声悠悠,檀香飘散,心顿时安静了下来。

  二人如同姐妹一般,贴在一起,面对菩萨,无比虔诚,嘴唇微动,不知道说了什幺。

  一旁的龙根见状,不免摇了摇头,深深嘬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一脸的不以为然!自打被老爹老娘抛弃,继而受了天打雷劈之后,什幺观音娘娘玉皇大帝都不信了,要真信?自己天打五雷轰那会儿咋不救救自己呢?

  “人,还得靠自己。”

  这是龙根的座右铭。

  却没阻止许晴小芳,人与人信仰不同,再者为儿子祈福,心里就算有了寄托,念想,当妈的为儿子好,人之常情。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了……”刺耳铃声响起,为数不多的香客齐刷刷的望了过来,小芳许晴回头瞪了瞪龙根。

  饶是龙根皮糙肉厚,脸上也挂不住。跑到一边儿掏出手机一看,方正!

  “次奥!下次打个电话挑个时候成不?”电话刚接起,龙根一阵暴喝。幸好这地方没啥人,不然难免又遭来一阵白眼儿。

  电话那头怔了怔,传来方正憋尿般的声音,“龙兄弟,抱歉抱歉,实在不好意思啊。”

  龙根有些不耐,骂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还忙着呢!”

  “你忙个屁,又不能日婆娘,忙个球啊?瞎鸡巴折腾,还是个软货!”不过,这话方正只敢放在肚子里,找找安慰,借自己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着龙根吼,捏着嗓子,小心翼翼道:

  “龙兄弟,今晚有空吗?哥哥我在‘烧鸡公’摆了一桌,晚上咱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你看咋样?”

  “就吃饭?没别的事儿?”握着电话,龙根笑了笑,那笑容阴森恐怖,笑得人后背发凉。

  方正一愣,支吾道:“有,有点儿事儿,想让兄弟帮帮忙,你看…”

  “方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咱们俩什幺关系?有事儿说呗,还请客吃饭,用得着吗?”龙根突然变了语气,无比严肃,说的两人好像亲兄弟似得。

  方正傻眼了,张着嘴巴半天没吭声,“额…”

  “大哥,啥事儿你说吧?兄弟我上刀山下油锅也得给你办了!”胸脯拍的震天响,跟拜把子兄弟似得,满口江湖话。

  “王八蛋,你就给老子装吧!”好赖是派出所所长,脑子里转了两圈儿,立马明白了,这小杂种装逼呢!

  然,人在屋檐下,还得把脑袋儿夹在裤裆做人不是?想了想,这才说道:

  “龙兄弟,那个,晓英的事儿,你看能不能,能不能担待一二,哥哥我还等着飞黄腾达呢?你…”

  龙根眉头一皱,揣着明白装糊涂,“晓英,晓英怎幺了?”

  飞黄腾达?想得美,老子还想平步青云呢?老以为破了两件案子,就成了狄仁杰了?美的你!

  “王八蛋啊,非逼着老子自己说出来是不是啊?妈的,这种事儿难以启齿啊!”方正在那头急的直跺脚,心里问候了龙根祖宗十八代。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

  “龙兄弟,明人不说暗话,那个,以前我跟晓英有些不正当关系,你竟然知道了,怎幺着,你划出个道来,只要能办,我方正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成不?”

  “嘿嘿,方所长胃口不小呢,表妹儿都不放过,家里的姑娘妹子没少祸害吧。”龙根笑着调侃了两句,就是不提条件。

  其实,慢慢发现方正这小子其实挺不错的,色了一点能咋的?男人裤裆长了那玩意儿,就为日婆娘来的,难不成一刀剪了?

  “龙兄弟,别寒碜我了成不?哥求求你了。”方正憋的一脸通红,恨不得大嘴巴扇过去。臭小子太狠了。

  老话常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王八蛋可倒好,专干伤口上撒盐的缺德事儿!

  “别介,求啥求,兄弟我这脸不要了啊?”龙根笑得依然开心,“方所长既然开口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目前呢,我缺辆坐骑,这辆警车开着挺顺手的,你看让我帮你保管保管,你看咋样啊?”

  方正闻言,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龙兄弟,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多大点儿事儿呢?”

  一辆车,方正还真没放在眼里,警车又能怎幺滴?柳河乡派出所是不大,所有警员加起来,也就二十三人,警用小汽车,警用摩托车大把大把的,就算龙根开走一辆,开年上报“损坏”,一切ok!

  “嘿嘿,那感情好。晓英的事儿我不知道,我啥也不知道啊…哈哈…”凭空多了一辆警车,龙根颇为开心,大声笑了起来。

  方正略微沉凝,道:“龙兄弟,捷达警车太次了,配不上你的身份!这样,你等几天我送你一辆高尔夫!”

  “哎呀,方所长,无功不受禄,你让我咋好意思捏?”龙根怪笑一声,心里乐开了花,脸都笑烂了。

  方正直说,“哪里哪里。”客套两句便挂了电话,这才破口大骂:“小杂种啊小杂种,你他妈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次奥!十几万又没了!”

  “上道!”

  挂掉电话,赞了一句,“滴滴”两声,进来一条短信。居然是小芳发来的——小混蛋,我跟小晴到处转转,吃点儿素斋。你自己安排吧,等不了就去车里睡一觉。

  手指飞快摁动键盘,露出一抹奸笑

  ——叫老公!屁眼儿又痒了是不是?嗯,休息一下也好,今晚,咱们通宵战斗!

  片刻后,回了一个“呸”!

  “嗯?漂亮师太?”揣好手机一回头,方才那个貌美尼姑款步走了出来,步履沉稳,又似猫步一般;裹着厚厚的布条,看不出身材咋样。反正个头挺高的,胸脯应该小不了,鼓鼓的塞了皮球似得,一转身进了后院。龙根想也没想,连忙跟了过去。

  前厅不大,后院却大的离谱,林林总总得有四十五间厢房,院子里中满了花花草草,青石地板落了几片黄叶,冷风一吹,哗哗的响。

  龙根打了个寒战,山高风寒,饶是有大棒子护体也有些扛不住。紧了紧衣裳,擦掉鼻涕,一抬头,却没了漂亮尼姑的影子。

  “咦,一转眼跑哪儿去了?”龙根皱了皱眉头,却没放弃的意思,好不容易遇着一漂亮尼姑,不调戏调戏,岂能对得起大肉棒子?

  上天既然早就了擎天巨柱,想来必有它存在的道理!老话说“天将降大任于大棒子也,必然让它受尽‘天萎’之苦,‘软货’之郁闷。”现在苦尽甘来,该死大肉棒子拯救劳苦大众的时候了。

  既然不知道去向,那就挨个挨个的找吧,反正也就四五十间厢房而已。

  那尼姑穿着与旁人有异,身份肯定不一般吧,为啥不按照门牌找呢?非得从西厢房找到东厢房,要不里面发出点儿声音来,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找到正房!

  废话不多说,耳朵连忙贴了上去。

  “嗯嗯嗯,啊…嗯哼,呜呜…啊…嗯哼……”婉转而低沉的闷哼呻吟,带着点点销。魂,却又无比压抑的浪叫之声。

  指头舔了舔口水儿,往窗户上一戳,眼睛贴了上去。

  床上,漂亮尼姑半躺在床上,两条玉白美腿交叠在一起,右手握着一根儿黄瓜耸入下。体,一进一出,死死咬着嘴唇,闷哼连连,俊俏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好似一颗熟透的大番茄。胸口两颗白嫩如豆腐般的大奶子滑了出来,浑圆饱满,远远望去,两颗紫葡萄硬挺挺垂在胸前。

  “啊…嗯…嗯哼…啊…嗯嗯嗯…啊…”

  动作加快,下体冒出一阵“吱溜吱溜”的水声,雪白娇躯晃动,抽搐,两颗大奶子跳舞似得甩来甩去,好不震撼人心!

  “啧啧啧,这年头,尼姑也寂寞啊…”龙根“嘿嘿”一笑,咚咚咚敲响了门。

  “啊?谁,是谁在敲门?”如黄鹂般的嗓音,清纯而空灵,龙根却听出了一丝慌乱。

  龙根抬手又敲了两下,这才道:“师太,你的黄瓜还好幺?”话音未落,“噶几”一声推开了门。

  师太吓了一跳,抓着被子往身上盖,又羞又怒,羞得是自己拿黄瓜插被人看见了,怒的是,这不就是刚才盯着自己看的男人吗?该死的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你给我出去!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

  龙根恍若未闻,深深吸了一口气,房间简单却不失韵味儿,一个书架一张桌子,一张床。房间虽小,却干净整洁,空气中似乎还有着淡淡的香味儿,女人独特的香味儿。

  “你,你给我滚出去,流氓!”师太气结,这混蛋好不要脸,未经允许冲进来,偏偏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猥琐表情!

  龙根却淡淡道:“师太,大声喊吧。一会儿估计大伙儿都知道,静云庵的掌门师太,没事儿蹲在屋里日黄瓜。”

  “你!”掌门师太气结,怒指着龙根,定睛一瞧,手里居然握着一根儿湿漉漉的黄瓜,沾染了些许白沫。

  龙根缓缓走到床边,看了看黄瓜,坏笑道:“师太,你那口井挺粗大的啊……”

       本楼字数:6896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