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滴血蔷薇 于 2017-12-7 16:02 编辑

  我叫李风因为工作地方太远,又寻觅了一处新住处,住下没多久,我发现住在我隔壁有一个美女,当下心痒痒,想要和他发生点什麽,既然有了想法就马上付之行动,经过打听,她已经结婚,有个孩子读国中,老公是长途司机,经常回来很晚,我们平日只是偶尔碰面时闲聊一下。直到一日倒垃圾,我看见王姐的性感透明上衣,两个乳房露出了四分之三,最令人心跳的,是连乳头亦外露,尤其她两手在动作时,带动她那一对大乳震颤起来,双双起舞 !我冲动得想上前掏出两个大乳房,把玩一番,但极力克制,王姐低头见我裤裆撑高,她无意识擡头,接触我灼热的目光说「我有不妥当吗?」我回答王姐,你衣着太诱惑人了,对不起,我不该」王姐脸红了,微笑问:「真的吗?」她那端庄的眼神忽然充满野性而邪气,但很快又回复自然,我惶恐地跑回房内去。 晚上外面仍下着绵绵细雨,百般无聊,只好上床看电视,傍晚看见王姐的样子,让我欲火焚身,想到今天看到的情景,我我走出房子,或许我的声音太大,王姐也打开房门,忽然他问我「还没吃饭吧?」「今天我先生不回来吃饭,饭菜也都煮好了,你陪我吃吧!」,这句话可是天大的好消息,赶紧点头,她煮的菜很简单,也很可口,当下吃了三碗饭,把桌面的菜清光光。

  看着她满脸笑容的把没有任何菜的餐盘收起来,我也感到很满足,吃完饭差不多快要8点了,不好意思在她家里面待太晚,心想还是赶紧回家洗澡睡觉吧!她问我「我煮的菜还可以吧?」她面带微笑的对我说,「好吃!」我竖起大拇指称赞,那就好,算你有口福。」她笑的很灿烂,于是躺的坐在她家的沙发上,她知道我爱喝咖啡,也特别的泡了一杯给我,她的丰满的胸型的吸引力,让我不禁看傻了,她并没有注意到,也没有察觉我的失态,只是心情愉快的去收拾餐桌与洗碗筷,而留下我一个人错愕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完咖啡,也该要走了。待太晚不大方便,万一她先生回来了,我会觉得尴尬的。还是早点回家的好。

  「我要回家罗。」「那麽早喔,我请你吃饭,怎麽不多陪我一下?」 没啦,只是不好意思待太晚而已。」我哪敢继续待下去,再下去的话,她会发现我不该有的生理反应的。「喔。」感觉她好像有点失望。 我只好断续坐着,等她洗好碗坐在我身旁,我用色眯眯的双眼,正猛盯着她身上的胸部,她看见了再低头望着自己的前胸,发现一对酥乳已被我看了个饱,她娇呼道︰「你怎麽这样看人家的」,我回过神来说︰「对不起,你实在好美、好漂亮」我在她身旁,闻到一阵阵的发香,又飘散着成熟中年妇女韵味,我轻佻对她说道︰「你的乳房白嫩嫩又饱满的、好漂亮,好想摸它一把呢」她被看得粉脸煞红,再听到我轻佻言语,惊得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你过份」,我乘势翻身压到她身上,一边吻她的嘴,一边手忙脚乱地,去解上衣的肩带,胸前挂着两个32E大奶子一下子弹了出来,我双手紧握乳球她故意摇着头,躲避我的亲吻,但是不多久,还是被我吻着了,我将她的上衣拉下,两手按在她肩膊上,见她双颊鲜红艳丽,眉如秋月,眼含秋波,那张细小像樱桃般的口,香气阵阵送过来,我不禁心中也有点迷惑,我看她那一副娇媚眼睛,很像晓得会说话似的,在动作中,看她酥胸挺动,双乳震撼,柳腰款摆,尤其是那一个丰隆大屁股,我忍不住转为搂抱她腰肢,抚摸她的屁股,王姐心中,似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活,这大慨是男女两性间的吸引力吧?看她春光横眉黛,小嘴笑靥,把身体紧紧挨过来,喘息轻微,倒引诱得我的阳具,兀兀的跳跃起来,我把短裤脱下来,把那根硬直了的阳具,递送给她把玩,然后才把她脱至一丝不挂。

  我在她耳边低声说:王姐我们站着来吧!」王姐这时握着阳具,媚目含情吃吃笑说:「你这粗长的阳具,要慢慢放入呀 !」说时那手还在套弄着阳具不放 ,我低着头,把那个像蜜桃一般的阴户,轻轻地抚摸,最妙是没有半根阴毛,更显得雪白丰隆,还有那一道窄窄的缝隙,趁着两片又红又艳的阴唇,看来又怎不令人心动神迷!我用手指挑逗着她的阴唇,把那两片阴唇翻来覆去,带着淫水弄得吱喳作响。

  王姐心情动荡极了,乐得把头埋在我胸膛内,吃吃的笑个不停,她双颊绯红,星眼微闭,小嘴半启欲言无语。

  见时机成熟,便把她双腿分得开开,自己挺直腰,站在地上,把那硬直的阳具,向着她阴户便插,这时我们是站着来弄,可是,真奇怪?阳具插来插去,却不得其门而入,只在阴阜上乱撞,这可难为了她,「嗳唷!你弄到那里去呀?」说时她用手把自己阴唇挣开,说:「这里不是吗?快点弄进来吧!」我顺从地一挺,但见刘太登时把挣开阴唇的手一缩,摇晃着腰肢,双腿震颤地说:「好痛呀!怎的你这般狠命一挺,你不知你的阳具粗大吗?哎哟!你慢慢的来吧!」这时我双手搂抱她腰肢,阳具只觉塞入一半,低头看那又长又密的阴毛的阴户,把自己阳具紧凑地夹住,心中有一种酸痒蚀骨的滋味,真是痛快万分,虽然听见她叫唤,可是,我这时那能忍耐得了,阳具不由自主似的,一直插入狠命地抽送,王姐曾经沧海难为水,却从末见识过粗大的阳具,她双眉紧蹙,手握我的阳具,不愿我全根插入,我兴趣当头,半点也不肯放松,便把她的手拨开,再次用力挺进,王姐只好把自己双腿尽量分开,希望自己阴户张得阔些,可以减轻痛苦,我也知晓她的苦处,忙用一手搓揉她的乳房,把舌头伸入她小嘴内,籍此引起她的情趣,她的阴唇,是紧紧的含着阳具,在抽送时像拉风箱似的,拉得唧唧作响,把她由痛苦转为酸痒,由酸痒转为荡漾,那些淫水也随着阳具的出入,点点滴滴的落在地上,双方这样站着来弄,她真个是苦尽甘来了,您看她张着嘴在喘气,眼儿微微微闭上,喜气扬眉,任由我一出一入,不但没有叫唤,还把阴户一前一后的套弄着阳具呀。 过了十多分钟,我感到龟头一阵酥麻,乳白色的浓精喷涌而出,射入她的阴户,而王姐也在最后一刻用力的抱紧我,发出满足的呻吟声,我瘫软在床上穿上衣服走回了自己的家门,每当她先生不在家时,我们就去她家,或者在我家疯狂的做爱,我们的关系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因为家里生意缺少人手,我就回了家里,现在我已经结婚生子,偶尔还会想起和王姐时的激情性爱!

  
【完】

        2104字

版主寄语:
阅文后请用您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
点击下方的【支持图标】同样可以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