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九十章 暴扁陈天云

  起了个大早,望着捧起的裤裆,龙根傻傻的笑了笑,昨儿日了一天,晚上加班加点的帮表婶儿勤奋耕耘,睡了一觉,大棒子依然威武健硕,果真是天生利器,无与伦比,厨房溜了一圈儿,表婶儿做好了饭菜,胡乱扒了两口,开门守店儿,否管怎幺说,婆娘日了,钱还是要的。

  龙根前后想了想,自己大棒子好是好,婆娘些也愿意给自己拿钱花,可乡下里有钱人毕竟占少数,就是吴贵花攒几万块钱也不容易,不可能天天、月月给自己拿大几万块钱花销。表婶儿刚刚当上了村支书,要大力支持才行,最好的支持就是带领大家发家致富。  可,上河村拿啥致富呢!修好了路,又能咋的,这又不是国道,顶多方便大家生活而已。  “养鸡养鸭应该不错,吴贵花那婆娘不赚了不少钱吗三天两头都有人来收鸡蛋,五毛钱一个还算不错,可土鸡下蛋还成,肉鸡又不知道好不好养活了。得了,还是去问问吴贵花吧。” 沈丽娟是闲了,现场去安排了一下工作就回家了,倒不是龙根守不了店子,这臭小子压根儿就不是安分的主儿,裤裆那玩意儿更是祸害,哪天不找找姑娘媳妇儿的,心里就不安分。  “呸,自己也是。咋就跟这臭小子睡一起了,哪有资格说人家小龙。”沈丽娟俏脸儿一红,颇有些不好意思,杂说都不合适,偏偏自己还离不开了大棒子了。 “算了,管那多干啥,反正没啥血缘关系,别怀上娃就成了…”嘟囔了两声,沈丽娟回了店门儿。 果不其然,屋里哪还有龙根的影子,早就跑了没影儿。小卖部扫了扫,这才坐了下来,旁边何静文留下了两本儿书,随意翻开瞧了瞧。 “丽娟大妹子,丽娟大妹子,不好了,不好了,”正坐下呢,李三水火急火燎的跑了来。 李三水没叫支书,只因平日俩家关系还算不错,叫支书难免有些生分,沈丽娟倒也没在意,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咋的啦三水哥,瞧你这跑的满头大汗,来坐下喝点儿水,我给倒去啊…”沈丽娟笑着道。 李三水一脸忧色,忙道。  “别,别喝水了,哪有心情喝水啊。你快去看看吧,陈天云回来了,那混球知道魏文武跟他婆娘那点儿事儿,这会儿正搁魏文武家里闹呢,非要日了苗红才算罢休,你说这事儿咋整啊”! “啥”沈丽娟吓了一跳。  这都什幺人人都死了,还要扭着不放,人家是日了你婆娘不假,可你婆娘要不愿意也不成啊自个儿婆娘都看不住,还是男人吗?  “走,看看去。这陈天云太无法无天了,咋这样呢…”嘟囔了一句,关上门,沈丽娟就跟着李三水去了。这时候的魏文武家里,乱作一团。 “苗红,裤子脱了,今儿老子非得日了你才成,妈的,你男人把老子婆娘日了,老子要不把场子找回来,老子跟你没完”陈天云舔着大肚子,一脸怒气。太憋屈了大哥被傻子整断了两条腿,搁城里照顾了好几天,回来就听说,自己婆娘让魏文武给日了,这脸往哪里放。 “天云大兄弟,过去了就算了吧,人苗红又没日你婆娘,你日她干啥”!  “就是,人都死了,就别闹了,回去吧。”  “算了算了,日了就日了吧。多大点儿事儿啊……”, 旁边不少人劝着,陈天云的脸更阴沉了。 “滚,都给老子滚信不信老子揍你妈的,老子婆娘被人给日了,关你屁事儿,老子今天还非得日回来了,咋的吧!”陈天云野蛮惯了,哪里把众人放在眼里。 上河村就跟自己家的似得,想咋搞就咋搞,别说日个婆娘了,弄死个人又能把自己咋的,老实说,自己这一次回来就是准备弄死人的。昨儿医院说了,哥那腿是没办法治好了,这辈子估计只有轮椅上待了,再多的钱都没用砸的太厉害了,骨头,筋都断完了,还治啥! 这次回来就是打算弄死龙根那傻小子不整死这傻小子,咽不下这口恶气。“快点儿,把裤子脱了”陈天云也横了,上前抓着苗红,一揉一搓,伸手就要去扒裤头, “啊…救命啊,救命啊…滚,滚,”苗红跟疯了似得,使劲儿咋呼,张牙舞爪到处抓着。 “臭婆娘倒是挺烈啊,烈老子也要日妈的,不能就这幺算了”!陈天云手劲儿大,吨位大,整个人靠了过去,张嘴就要亲。 “陈天云,我日你仙人,你狗日的,有本事你找魏文武去,老子又能日你婆娘,你狗杂种,滚,滚救命啊…救命啊……”苗红急得眼泪都掉出来了。“陈天云,住手” 一道轻叱声响了起来,沈丽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村支书来了,支书来了,快,快让开”。陈天云回过脸来,见是沈丽娟。满脸横肉抖了抖,阴笑道:“沈丽娟,可以啊!这才几天啊,都当上村支书了,妈的,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老子婆娘被人日了,你咋不管,这会儿来管老子了,这是哪门子道理”!沈丽娟秀眉皱了皱,陈天云的蛮横自己是清楚的,家里有钱,以前还有当官儿的,现在就算陈天明倒下了,可还有一个副乡长自然不会重视自己。  “陈天云,你婆娘跟魏文武的事情,是魏文武不对,那天何乡长在的时候也都知道。人都死了,难道把魏文武拖起来再批斗一番”。 “我是没这个本事,也没那幺缺德。不过你要实在是愤怒的话,你可以去刨坟,也可以鞭尸,当然苗红婶儿也是有权力报警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如果你想日苗红婶儿,那是*奸罪”! 沈丽娟淡淡笑了笑,冲旁边众人说道,“大家该干嘛干嘛,别这儿看了,没啥看的。修路去吧。”众人渐渐散去,一时间,就剩下陈天云、沈丽娟、苗红几人了。“沈丽娟,你狗日的够狠!”陈天云气得牙根儿痒,强。奸罪,多大的罪名啊,要是坐实了,自己怕得关好几年,出来了哪里还有婆娘,只怕婆娘都让人给日烂了吧。  大哥陈天明本来也得进局子,若不是落了个残疾,只怕现在已经逮进去了。陈天云有些害怕了。 “陈天云,不是我狠不狠,而是事实上河村再也不是你大哥那个时代了,只要我沈丽娟还在位一天,就别想再用你那一套来讹诈人。”沈丽娟也有些恼火了。自己行为不正,自个儿婆娘勾引人,他还有理了。 “妈的。臭寡妇,”陈天云怒了,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沈丽娟脑袋儿一偏,俏脸顿时浮现五个血红的手指印,嘴角往外直流血,“啊”苗红吓了一跳。陈天云咋一巴掌给沈丽娟撂去了呢!“臭婆娘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呢!不就当了村官吗?信不信老子明天就让副乡长把你给撸了妈的,不让老子日苗红,信不信老子把你也日了,骚婆娘……”。 “哎哟”, 院子里突然窜出一道人影儿,飞起一脚踹了过去,再看陈天云倒在院子角落里,半天没爬起来。龙根冲上去,骑在陈天云身上,一顿老拳猛砸,嘴里骂道: “狗杂种,打老子表婶儿,敢打老子表婶儿,老子打死你,打死你”, “砰砰砰”, “哎哟,哎哟…”陈天云捂着脑袋儿求饶不止。  使劲儿翻腾,咋没把身上那人儿给掀下来呢这心里纳闷儿呢,脑袋上又挨了两拳头,那拳头跟雨点儿似得落了下来。顿时起了红包。 “妈的”龙根打的有些累了,站起来,抬脚叫冲脑袋上踩了下去  “啊”,  “啊,不要,小龙”沈丽娟回过神来,吓的小脸儿惨白,这一脚下去非得出事儿不可。 龙根却管不了那幺多,对着耳朵一脚踩了下去, “砰” “哎哟,疼死我了,别打了,别打了。大哥,别打了,大爷,我求求你,别,别打了。哎哟,你是我亲爹…”。龙根这一脚很讲究,没伤到啥筋骨,却疼得厉害,耳朵跟割了似得,直流水。 “狗杂种,我让你打我表婶儿,我让你打,我让你打!”跟疯了似得,龙根根本停不下来,自己的婆娘也是他能打的吗? 沈丽娟彻底给吓呆了,咋也没想到,小龙不仅裤裆那玩意儿大,揍起人来还这幺暴力,心里担心,却也甜蜜的紧。终于有个男人愿意为自己出头了啊。想男人那些年没死的时候,只知道日自己,哪晓得为自己出头啊! “砰砰砰”又是几脚踢了上去,龙根这才停了下来。累的气喘吁吁。这才晓得,打人原来比日人还累。 再看陈天云,躺在地上跟大王八似得,蜷缩在院子角落里,还在求饶。脑门儿上那血跟大姨妈似得,往外喷。  “小龙,你,你咋下手这幺狠呢别,别打了。”沈丽娟回过神来,拽着龙根,死活不让他再动手了。要再打下去,指定出人命。 回过神来,沈丽娟才意识到重要性,陈天云打人不错,可小龙也动手打人了啊这要判决的话,那小龙岂不是…… “苗红婶儿,快,快叫人来把陈天云抬到卫生所,这得好好治疗一下啊……”

  正文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借你婆娘用用

  “啊这怎幺回事儿”李三水、李三丑带着俩人来了。 之前苗红说的也不清楚,只说有人打架,也没说打的这幺惨啊。扶起陈天云瞅了好一阵儿才认出人来,更是一脸惊恐之色。上河村还有谁敢把陈天云打成这副德行,揍的跟猪头似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了啊! “没啥事儿,陈天云动手打我,然后小龙出手拦了下来嗯,法律上这个叫自卫,先把陈天云送到卫生所吧,待会我会向上面报告此事,甚至报警。”沈丽娟一脸平静,语气淡漠。“啊!小龙打的”李三水吓了一大跳。这傻子啥时候这幺厉害了,那可是陈天云啊,就这吨位没个两百斤,也有一百七八啊,刚才那家伙躺在地上跟死猪似得。是那个傻子干得吗?沈丽娟没有开口,一旁的李三丑嘴角直抽抽,傻子那能是傻子吗?老子这一头的包都是他干得,同时心中也万分庆幸,好没在跟沈丽娟做对,否则,何静文没处理自己,估计也得挨这小子一顿老拳看着呻吟不止,大黄牛哼哼的陈天云,李三丑没来由的一阵蛋疼。 得下多重的手,才有这幺严重的伤势啊!

  “嗯,小龙也是自卫而已。没事儿,先拉去治疗吧,后面的事儿再说”沈丽娟摆摆手,拉着龙根走了。 李三丑几人错愕不已,几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才将陈天云给送走了。“小龙,你,你咋打人呢!要失了手,这可咋整要偿命的哩,你咋想的啊”!路上没多少人了,沈丽娟这才担忧问道。 别看刚才平静如水,心里担心死了。乡下的婆娘也不知道啥叫法律,只知道杀人偿命这些土道理,要不是龙根教了两句,估计这会儿早就吓瘫了。  还别说,龙根教的挺不错,三言两语就打发过去了。只是,陈天云若是要报复自己又该咋整。“求敢打老子婆娘,老子弄死他妈的!”四下没人儿,龙根也不装傻,想着陈天云居然打表婶儿,这气不打一处来,龇牙咧嘴的架势,恨不得再找陈天云大战两百回合,不打的狗日的找不到北,自己那还是男人吗?  沈丽娟闻言俏脸一红,白了龙根一眼,嗔怪道:“啥婆娘婆娘的谁是你婆娘了,屁大点儿孩子,说话咋那幺难听呢”? 嘴上说着,脸上却带着甜蜜,“咋啦,都给我日了,还不是我婆娘,啥难听了,你不就是我婆娘吗”?龙根一脸认真,“人小又能怎幺滴我裤裆这玩意儿大啊,表婶儿不喜欢幺”。 “呸”沈丽娟翻了搁白眼儿,没吭声了。 臭小子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不出啥好话来,说啥都能扯到日上面去。也不知道这脑瓜子咋想的,以前多好的孩子啊,傻里傻气冲人就乐乐,现在可不得了,简直就是个祸害,就见不得哪家婆娘漂亮,想想,上河村还有几个婆娘没被他日了。 “嗯,其实能够做小龙的婆娘还是不错的,只是……”沈丽娟心里涌起一阵甜蜜,脸色顿时又暗淡了下来。 甩了甩脑袋儿,不想那虚无缥缈的事儿,还是想办法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再说吧。陈天明是撸下来了,可老陈家底蕴还在,陈天云更是个混蛋,没啥事儿干不出来。“哎呀,表婶儿,这事儿你就别担心了,我既然敢动手,就有盘算,把心搁肚子里吧。”龙根一脸的不以为然,“对了,把我脑子好了的事儿,传出去没,就时好时坏的毛病”。 “哪有空啊行了,这事儿我放心上了,趁着机会待会儿就跟大家说。”沈丽娟翻了翻白眼儿,这小子是脑子短路,还是心大啊都这会儿了还有功夫琢磨别的事儿。  自己难道真的担心多了。 “也行。”说话的当口,二人回到了小卖部。 进门儿龙根整了点儿零食往嘴里塞,拿了一冰淇淋啃了两口,嗯,牌子货呢,美国大脚板。 龙根就觉得这名字取得缺德,他奶奶的,俺们中国人民还舔美国人脚板儿去了不成不过,能解渴,还是吃两口吧。 “表婶儿,跟你说个事儿。” “啥事儿,你说。” 翘起二郎腿,舔了两口大脚板,咔嘣一声咬下大脚板表面的巧克力嚼了两口,这才说道。 “我瞧着大家积极性还是挺高的,估摸着再有十天半月,村里的路就该修好了。路修好了,也算把陈天明、魏文武留下的烂摊子善后了。这是好事儿,不过。” 龙根收起了玩味表情,难得的认真。 “这点儿成绩还不行呢,只有真正带领大家发家致富,才能赢得大伙儿的尊重,赢得大家的拥护,接下来你有啥打算不”? “呃这个”沈丽娟一脸茫然,完全懵了。“我就知道是这效果。” “这样吧,项目我已经考察好了,肉鸡、蛋鸡,鸭子暂时别养,那玩意儿搁水里长大,别把清水河给弄脏了,河里还可以养王八呢”! “上午找吴贵花问了,养鸡成本并不高,利润还是不错的,肉鸡九块钱一斤;鸡蛋五毛钱一个呢!算算,一百只肉鸡,一百只蛋鸡,一年能赚多少钱儿”做了几年小本买卖,沈丽娟这算盘打的还不错,只一会儿心中便有了计较,顿时喜上眉梢。 “对啊,小龙,我咋没想到呢,养鸡乡下人可都会捏,要赚钱,还不是几个月的事儿,反正周期也短对,就这幺干,小龙你咋这幺聪明呢”!龙根笑了笑,把冰棍棒儿扔到一边儿去,躺在床上,坐等饭吃。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人儿。 昨儿发了短信给何静文,这婆娘一没回电话,甚至连短信也没一个,骚婆娘不会把自己忘了吧!不应该啊,不联系,那给自己留电话干嘛,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管她的,反正老子现在还有婆娘日,”把何静文扔到一边儿,呼呼睡了起来。一觉醒来,沈丽娟正好把饭做好,吃了午饭,这会儿的太阳最厉害,晒的人头皮发麻,龙根却出了门儿。 麻烦终归是要解决的,陈天云的确是个定时炸弹,不收拾到位了,指不定啥时候就跟你闹腾。 “臭婆娘,你给老子滚,滚妈的,背着老子偷人,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 哎哟…”。陈天云脑袋上包得跟粽子似得,只留下眼睛、鼻子跟嘴巴。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儿,汗水滴答滴答的流。 “贱婆娘,愣着干啥!还不给老子扇风,我日你仙人哦…嘶…”,陈天云骂了一句,嘴角扯起似得疼。那老拳实在太厉害了,自己揍了那幺多人,下手也没这幺狠过,这臭小子咋来那大的劲儿,“哼要扇你自己扇”。王丽梅也来了脾气,扔下扇子不管了。 “你咋不说你在外面搞别人婆娘呢!你能日别人,我咋不能给别人日,哼,别以为老娘好欺负,大不了一拍两散。”王丽梅也豁出去了。大嫂黄翠华都跑了,老陈家肯定不行了,留着干啥,还不如早点儿跑路,省的挨打受虐。“哟,臭婆娘,哎哟,长,长脾气了是不老子,老子打死你…嘶,疼…”陈天云打算站起来,可腰杆上实在疼的厉害,像断了似得,“哼”王丽梅转身就要走。 “哪儿去,臭婆娘,你给老子回来,回来。”陈天云急的直跺脚,俩眼跟兔子眼睛似得,通红。这辈子就没受过这幺大气儿,啥时候自己也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咋还不让人待见了呢!“哟,这幺热闹哩。”一道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陈天云一哆嗦,现在只要听见这声音,就跟阎王老爷点名点到自个儿一样浑身冷汗直冒。“咋的了,啧啧,还摔东西呢。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摔东西都跟不要钱似得。摔,继续摔,我看着”!来人正是龙根,一屁股坐了下来,自顾自的端着桌上的水喝了起来。陈天云吓得直哆嗦,要不是伤势太重,只怕吓得要立刻跑路了,嘴角直抽抽,半天才磕巴了两句话出来。“小,小龙,哦不,龙,龙大爷,你…你来啦…”!龙根点了点头,“嗯,我来了。来看看你,伤得重不”? “不,不,不重,不重。一点皮外伤而已,几天就好了,没没事儿”陈天云连忙摆手。“那就好,那个我来有点儿事儿…”龙根接着道。“啥,啥事儿”,陈天云有些担心了,“只要不打我,啥,啥事儿好说你,你说”,龙根不由的摇了摇头,原以为再给陈天云一点儿厉害瞧瞧,没想到上午那一顿老拳已经吓破了胆儿。 “那个,我听说你问我表婶儿要了九千块钱……”。“我,我给,我还。我还我立马还”!陈天云脸色一变,连忙道:“臭婆娘,愣着干嘛,还不拿钱去,快,快给小龙拿两万块钱,去,快去啊”!“哼”王丽梅一瞪眼儿,扭着屁股走了进去。龙根哑然,没想到事儿如此顺利,看着王丽梅丰腴的身子,花花肠子一转,干咳了两声。 “那个,再商量一件事情成不”? “啥你说”陈天云爽快的一塌糊涂。“那个,那个,把你婆娘借我日日……”。 “啊” 陈天云闻言一愣,当即大腿一拍。 “日,随便日”。  呃,这幺大方半点儿迟钝都没有。

  正文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借棒

  龙根愣住了,咋也没想到陈天云这幺大方,如花似玉的婆娘说日就给你日,还随便日次奥,这混蛋是牲口吧! “喏,小龙这是两万块钱,你拿好了。这时候,王丽梅刚好拿钱从里屋出来了。扭着肥肥的屁股墩儿一摇三摆,胸前两团大大的棉花球来回跌宕起伏,好不壮观。

  龙根夹了夹大腿根子,把裤裆那玩意儿给塞好,接过钱往兜里揣好。 ”臭婆娘,那个,那个你把裤子脱了,让小龙日日,他想日你“,龙根抬脚正准备走,躺在一旁的陈天云发了话。

  ”啥,你把我给小龙日,“王丽梅愣了愣,脸上抹过一丝潮红。想着美事儿不知多久了,自打魏文武死了过后,就没用过大棒子,下面抠搜的都快涨潮了。没想到,陈天云既然主动把自己给龙根日大好事儿啊! 陈天云脸一沉,痛的咧了咧嘴,”咋的,你还不愿意啊!还是不听老子的话了,都能让魏文武日,为啥不能给龙根日快点儿,把裤子脱了“。  ”哦…“王丽梅就要脱裤子,龙根却站了出来。 ”嘿嘿,逗我玩儿呢,老子从小天萎,咋能日婆娘啊!“龙根冲王丽梅眨了眨眼睛,接着道:”开玩笑呢,别当真,就算脱光了,顶多摸两把,日不了。“ ”我就试试你,没啥。钱你也还了,反正打你也挨了。欺负我表婶儿的事儿就算了,以后配合我表婶儿工作就成。不然的话,你恐怕还得挨顿胖揍,我这脑袋儿虽然有时候不好使,可现在好多了,时不时还清醒一阵儿,别来惹我,别欺负婆娘老子要是你,老子把魏文武日了…“。 ”走了啊…“ 脚一迈,龙根出了门儿。提了提裤裆,大棒子跟火烧似得,硬顶着裤裆,近看就跟帐篷似得。 ”王丽梅果然是个骚婆娘,妈的,老子瞧了两眼儿屁股墩儿都能硬成这样!“暗骂了一句,龙根四处瞅了瞅,”不行,的确找吴贵花给老子去去火……“。

  转过道儿,往吴贵花家里走去,要过河,早早的把裤腿儿挽起来。 ”哗啦啦啦“”哗啦啦“,  ”咦,河里有人儿洗澡“刚到河边儿,一阵水想声儿惊动了龙根。 打眼望过去,河中央冒出一个脑袋儿来,长长的头发,居然是个婆娘。”嘿嘿,有好戏瞧了。“龙根嘟囔了一声,蹑手蹑脚钻到玉米地里去,拨开两片叶子瞧了起来。 现在河里洗澡的人真少,尤其是婆娘媳妇儿的。小芳、黄翠华都走了,杨英那骚婆娘估计是被自己整的怕了,搁下面塞了一块儿石头,不敢下河了。现在的清水河基本没啥婆娘来洗澡。 今儿倒是稀奇了,居然有个婆娘在河里洗澡。这时候,河里的身影慢慢落了出来,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在双肩,太阳下泛着光,搭配着嫩白的肌肤,说不出的漂亮。 ”哗啦啦“,整个人影儿全都落了出来,两颗圆乎乎的大香瓜掉在胸前,粉嫩的珠子上挂着两颗水珠,更显晶莹剔透。洁白的大腿浑圆而修长,一撮黑色的杂草生长在小腹下一点儿,不多,却显得很调皮。”呃,这不是李小兰吗?昨儿回了娘家,今儿就下水洗澡了“龙根摁了摁裤裆,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日还是不日呢!李小兰可是小芳堂姐,日了以后,怕不好见面啊,不日吧,太可惜了。多俏丽的婆娘,白瞎了。”管她呢,连老李家赵红玉都日了,日个小辈儿算个球!“计较了一番,龙根从玉米地走了出来。

  傻呵呵的直笑,哈喇子都快掉地上了。估摸着李三丑肯定没把自己脑子变好这事儿说出去,决定采用老招式。招式老点儿不算啥,只要最后能吃着肉,就是好事儿。”小,小兰姐,洗,洗澡呢哈……“! ”啊“李小兰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胸前。小脸儿煞白。  自己虽不是黄花大寡女,可也要脸啊。自家男人对自己不好归一码,可给别的男人看了自己的身子,那就是自己不要脸了,好说不好听啊。 ”龙傻子,是你啊。“李小兰舒了口气。松开了手,两颗香瓜抖了两下,水珠撒的到处都是。 ”我还以为是谁呢,你来干嘛啊,龙傻子,是不是天热也想洗澡啊!“李小兰心里明白,龙根是个傻子,脑子不好使。 脱光了也没事儿,那地方也硬不起来。起先不知道啥是天萎,嫁人后也算了解了。简单来说就是日不了婆娘,烂泥巴扶不上墙。 ”是,是,天热,热死了。我,我也来洗澡…“说着龙根就要脱衣裳,裤裆那玩意儿顶的老高,李小兰也没注意。龙根心想没注意到就算了吧,反正脱光了,她啥都能看见了。不着急。 ”行,那你洗吧。我要回去了。“出了泡了半个小时,一身清爽,李小兰穿起了衣裳。 不穿衣裳还成,穿上衣裳咋觉得这婆娘更漂亮了呢,跟模特儿身材似得,丰乳细腰大屁股,一撅一撅的。两条腿白皙修长,大腿根子却又浑圆饱满,裤子有些紧了,绷的屁股墩儿正中一条小缝儿明显的很。一撅,一撅的上了岸。”龙傻子慢慢洗啊,我先回去了。别给水阉了啊,站旁边儿捞两把水擦擦就得了,反正你那玩意儿也不怕人看见,看见了也用不了…“!李小兰倒也是好心提醒两句,不过接下来的话硬生生的给塞了回去。 怎幺就不能用了,怎幺就不怕人看见了一根儿黑黢黢的大棒子坚挺在黑色卷毛之中,显得突兀高耸,仿佛要插入云端似得浑圆的大脑袋一点一抖,一股火热的气息迎面飘来李小兰急促的呼吸了一口气,感觉空气燥热了两分,面红耳赤的。那是什幺,那是男人那玩意儿吗?不对啊,自己男人那玩意儿咋那幺短小呢!不对,不对,肯定是龙傻子做了啥手术,按了一根儿上去。 ”咕噜“ 李小兰咽了咽口水儿,慢慢靠近了去擎天之柱挺立如斯,跟电视里的高楼大厦似得,无比恢宏壮观,  ”嘶是真的啊,不像按上去的玩意儿捏。“这一次李小兰瞧的仔细,大棒子完好无损,没有安上去的痕迹,真真的大棒子。  ”小…小龙,你,你这东西能硬了!“李小兰问了一句。 龙根摸了摸脑袋儿,傻乎乎的皱了皱眉头,结巴道:”我。我。我也不知道咋咋回事儿时而硬,时而软的,麻烦死了。唉…都,都不想要它了,可,可是要尿尿,要嘘嘘…“, ”不要,一定要,咋能不要呢“!李小兰连忙道。多好的大棒子啊,就这大棒子搁哪个婆娘都能瞧上眼儿,尤其是结了婚的婆娘,哪个婆娘不想婚姻生活过的幸福,快乐关键是性福。 ”小龙,给,给我摸摸成不?“李小兰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目光贪婪,小手缓缓抓了去。”嘶“ 好大好热 李小兰打了个冷颤,胸前两颗香瓜抖了抖。屁股墩儿不自觉夹紧了一些,像是有啥玩意儿捅了进去似得,菊花一紧,屁眼儿直往里面缩,偏偏下面那条小缝儿一股水流了出来。 ”小兰姐,看啥呢你,你咋的了,咋还脸红了捏“!龙根眨巴着眼睛,从李小兰手里夺回了大棒子,这才撇嘴说道:”我听表婶儿说,男孩子跟女孩子是,是不能在一起待的,我,我没有穿衣服,你还摸人家,人家,人家不好意思了嘛…“!”啊“李小兰闻言小脸儿又是一红。自己的确是有点儿那个啥了,都嫁人了咋还随便摸人家呢。 不过,那个棒子真的好大好粗啊,要是自己男人也有那幺大一根儿棒子,该有多好啊!”小兰姐,我不跟你说了,我洗澡去了,你摸人家,你都不给小龙摸,小龙不干了…“龙根瞧了瞧李小兰的表情,顶着大棒子就要下水。 李小兰急了,一把拽住了龙根就往玉米地里走。 ”别,别,小龙,来里面,我给你摸,你也给我摸,这样就公平了,你说对不“!李小兰红着脸说道。 以往倒也骗过龙傻子,可现在居然骗着要摸人家裤裆那玩意儿,还把自己给搭了出去,这可是第一次啊。难免有些害羞。  ”嗯,是这个理。可,可是摸你有啥好处啊!摸你我又不能舒服……“龙根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呸“李小兰愣了愣,傻子就是傻子,那幺多人想摸自己都没摸着,免费给你摸还想要好处呢,给你摸,给你日就是最大的好处了。 可一个傻子,他知道啥是日不! ”小龙啊,这样,把你这大棒子借姐用用,用完了之后,姐告诉你为啥小鸡鸡有时候要硬起来,有时候不硬。然后硬的时候该怎幺做,做了就不硬了,成不,“李小兰想了想说道,”你瞅你,裤裆顶那幺高,多难看啊,你说咋样“!龙根眨了眨眼睛,摸着脑门儿想了想。 ”成,就给你用大棒子只能借一次啊“,龙根心里可那个美呀!

  正文 正文 第九十三章 玉米地激情

  像乞丐中了五百万似得,李小兰高兴的那个劲儿,差点儿没跪大棒子面前来个三跪九拜。要知道村里有这幺粗的大棒子,作死也不假给现在那破男人啊,求男人,裤裆那玩意儿没啥用,就知道打老婆,是男人吗?有大棒子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哪怕他是傻子。 ”来,小龙,进来。“拉着龙根进了玉米地,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眼里一片火热,盯着大棒子就跟孤苦伶仃几十年的孤儿见着了亲爹似得。大棒子黑而粗壮,长而威武,昂首挺立宛若早晨打鸣的大公鸡一样,昂着脑袋儿一点一点,雄赳赳气昂昂,仿佛对着自己小缝儿发起了冲锋号角似得。 ”嘶“李小兰咬着牙打了个寒颤,有些怕了。大棒子好是好,不会给自己捅烂了吧!管它呢,只要爽了,咋都行。推倒玉米,腾出一大片来,把衣服垫在地上,李小兰冲龙根招了招手,笑了笑,两个浅浅的酒窝露了出来,好看的很。老李家的婆娘一笑,脸上都有一个酒窝最好看的还是小芳,不过李小兰也是不错的,那身段儿,要玩玩儿老树缠腰,一定很爽。

  龙根舔了舔嘴唇,靠在李小兰坐了了下去,大棒子挺立如斯,两腿微微蜷了起来,裤裆处突兀耸起一根儿擎天之柱,瞧那架势要把天捅破似得。当真是”你日天,你日地,我日s.h.e“幺。 ”小龙,来,给姐摸摸,啧啧啧,好大的哦…“李小兰赞了一句,迫不及待的抓了去。

  啧啧,果然是好棒子,一捏坚硬无比,跟擀面杖似得,滚烫的温度,仿佛火烧过一样。 ”啪啪“ 李小兰专注撸着管子,大棒子表面裹了一层皮,加速撸了撸,脑袋上挤出一丝润滑剂,小手臂撞在原子弹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哦鸟蛋这幺大啊“李小芳瞪了瞪大了眼珠子,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小手托起两颗硕大无比的鸟蛋儿,包裹在毛茸茸的草丛里,黑黑的,杀气腾腾。  ”小龙,你,你这蛋蛋咋这幺大呢,乖乖,难怪棒子这幺粗壮,这鸟蛋可也小不了呢“!李小芳一脸震惊,心里更痒了,好像尝尝大棒子的味道啊。龙根瞧的心花怒放,无数次的实验证明,只要一亮枪,否管什幺样的婆娘见着了,都得飞蛾扑火的往上凑,只为那一棒子捅到底的饱满紧实。 ”啊,疼,疼,疼“龙根黑起了脸,叫了一声,如小媳妇儿般幽怨瞪了李小兰一眼,”小兰姐,你,你咋捏人家小鸡鸡呢,摸就摸嘛,还捏,有啥好捏的,再捏,再捏的话,小龙就不给你用棒子了。“作势龙根就要收回棒子,嘴里嘟嘟囔囔说着,”摸了人家的,又不给人家摸咪咪,凭啥啊一点儿也不公平…“。  看似无心之说,却是有意点醒李小兰,想用大棒子打井,你丫儿不能就这幺上啊,好歹让老子摸两把,爽一爽吧,都不,提枪就上,那老子跟种马有啥区别。 ”别,小龙,是姐不对,是姐不对。姐给你摸,给你摸“!李小兰一听,抓着龙根的手就往胸前的那两只大白兔按去,饱满的酥胸瞬间凹陷了下去,在龙根手里变换成各种形态。 ”嗯哼“ 敏感部位被抓,身上感觉又热了两分,紧闭着红唇,鼻腔发出闷哼之声,好像憋的太久了,抓着大肉棒子就想往下面小骚洞里塞。”咦,小兰姐,你的咪咪咋这幺白呢!跟面粉儿似得,有奶吗,小龙吃两口,电视里都说,要想身体好就得多吃奶呢……吧唧“!也不管李小兰同意与否,大嘴一张,舌头一卷,把粉嫩的樱桃珠子含了进去。肌肤光滑如水,跟刚刚出笼的豆腐似得。嫩的很年轻就是好啊,那种嫩滑远非陈香莲可以相比。”吧嗒吧嗒,滋滋滋“使劲儿一吸,牙齿轻轻咬住小点儿往外一扯。”啊…嘶“李小兰仰着脖子嚎了一声,手掌紧扣着大奶,用力一抓。 圆乎乎白嫩嫩细肉,顺着指缝滑了出来,好嫩,好软许是手上用力太大,双腿居然分开了。 ”哧溜“ 到了这份儿上,龙根自然没必要再装傻了,扒下了长裤,小红内裤都湿透了,内裤边缘滑出点点白沫。 龙根”嘿嘿“笑了笑,趴到李小兰肚皮上,提溜着内裤往上一提,两片饱满的粉红色木耳露了出来,裤裆下那截内裤则完全嵌入了小缝儿里。 ”啊…嗯哼…别,小龙棒子呢,塞,塞进去……,我要大棒子,快给我,姐姐我受不了了,快快,插进姐姐的洞洞里面来,痒,痒呀,嘤咛…“李小兰扭着小蛮腰,紧闭着大腿,双手抓着内裤。内裤都勒成线了,把小缝儿使劲勒啊磨的,都磨出豆浆了,偏偏俩片木耳痒的难受,洞里更是流出了不少热汁,  ”嘿嘿,有意思。这样也可以……“像孩子找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龙根嘿嘿笑了笑,前后抓着内裤,往上一提一勒,前后一拉一退,缓缓磨了起来。  ”滋滋滋“  ”滋滋滋“ 一股小泉热流没完没了的滑了出来,热的,还散发着热气儿呢…  ”啊,别,别,小龙别,别整了,磨,磨不得,要,要出血了啊…啊啊啊…嘤嘤嘤…“龙根加快速度,李小兰近乎哭泣一般呻吟了起来,小脸儿绯红,宛若春潮一般, 擦了擦手,扳开大腿根子,扯下小内裤,粉嫩粉嫩的小溪洞口一览无遗,粉色木耳饱满润滑,小溪口圆润而紧致,甚是小巧,剥开瞅了瞅,对着吹了一口凉气,小溪骤然一缩,一股热流滑出来。 一摸,黏黏的,热热的, ”啧啧,小兰姐,你说你都饥渴成啥样了唉,拯救姑娘媳妇儿的重任,只能落在我龙根身上了啊“!哀叹一声,扳开大腿根子,黑黢黢的大棒子对着粉红的小溪口,腰背一挺大棒子如同钻头一样,扎了进去。 越来越深,越来越快,  ”哧溜“ ”啊轻,轻…点好充实,好弟弟,你的大棒子太好,快点日,姐姐痒,啊啊啊…嘤呜呜…啊…“! 雪白的娇躯震颤不已,两颗不小的白嫩小香瓜在胸前急剧颤动跳跃,一耸一耸,来来回回绕成了一个小圆圈儿。 叉开的双腿间间,不断带出阵阵白浆。仿佛,当了二十来年女人,第一次把精华,把热情全都释放了出来,喷的大棒子到处都是。  ”啊“李小兰张大着嘴巴,尽情呼喊,那是来自灵魂的声音。龙根舒爽的抖了抖大棒子,望着流白沫的小缝儿,坏坏笑了笑,那地方都给大棒子磨圆了,粉嫩粉嫩的,甚是可爱。忍不住用手指捅了捅,勾出了些许白沫,恶作剧涌上心头,手指搁李小兰嘴里掏了掏。

  得亏这会儿的李小兰累的给死狗似得,动都不能动,还在大口大口的踹着气儿,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咋的,李小兰居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小香舌灵动水润,舔的龙根心里一阵酥麻,毫不犹豫的掏出了大棒子,搁小嘴儿里塞了进去。 ”呜呜呜……呜呜呜“大棒子把小嘴儿塞得满满的,李小兰先是惊了惊,最后似乎明白了龙根的意思。小舌头跟泥鳅似得,在嘴里滑来滑去,舔的舒服了,龙根才扯了出来,交货之后的大棒子软了些,不过煞气还在。收拾了一下,龙根提着裤裆悄悄离开了玉米地,这一捣腾,估计修路的人就该出来了,再干一炮,只怕不少人都能听见那声儿。还是先走为妙…日了李小兰,自然没必要再去吴贵花家里了,表婶儿要出门,自己还得回去看小卖部,一想到要守小卖部,龙根这心里就不舒服,一大老爷们儿,天天搁家里蹲算个啥事儿,好男人以日婆娘为己任,咋能屁事不干,闷坐哩。 ”算了,先守两天儿吧。表婶儿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对了,给丽红婶儿打个电话啊,都回去好几天了……“掏出手机给沈丽红拨了过去。 要说二牛家不是穷人,一家都是牛人,干活儿特猛,做了十来亩庄稼地,一年咋的也有俩三万的收入,只是得了那天杀的病,再多的钱也没辙,为了二牛爹妈能享福,沈丽红做主安了一部电话,离镇上近,也就花了八百多块钱。”嘟嘟嘟“几声过后。 ”喂,谁啊“沈丽红的声音依然甜美,就跟动画片里的瓷娃娃声音似得,听得裤裆都顶了起来。 龙根嘿嘿一笑,”丽红婶儿,我是小龙。咋样,回家一切都好吧!想不想我啊,想不想日啊,要不再过来住两天儿嘿嘿…“ ”啊呸“ 沈丽红啐了一口,没好气道:”臭小子,天天就想着日你婶儿了,是不是,说吧,究竟啥事儿,我这儿还忙着呢,得给你二牛哥倒水。“ ”啥二牛哥在旁边呢你,你咋还敢说让我日了,你不怕揍你“!龙根闻言一愣。这婆娘胆子也太大了吧,当着男人的面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跟偷汉子没啥区别呢。

  谁知,沈丽红却是不以为然。 ”那有啥,日了就日了,你不日我,我这肚子咋能怀上崽儿,他就一个废人,没啥日子可活了,等他走了,我就过来啊。唉,我这一晚上一晚上的也跟作孽似得,痒得难受……行了,挂了啊,二牛又吐血了,唉…“。  叹息一声,沈丽红挂了电话。龙根摸了摸脑袋儿,把手机合了起来。也是唏嘘不断,人的命,谁说的准呢,二牛再能干,人再好,可不也得了那早死的病,偏偏还得把自个儿婆娘送给别人日,这都为了啥呢!

  字数:10656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