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丝袜美母之医院风云】【1-2章】

第三章

南滨市人民医院手术室

  周若秋一身干净利落的作业服,显得十分干练,她走到手术台前,看着已经
麻醉了的王连,王连的面相一看就是个忠厚老实之人。

  此刻,周若秋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贪婪地看着她,那是张雷的目
光!张雷心想:「即便没有丝袜和高跟鞋,若秋姐的身材依然那幺迷人,走起路
来婀娜多姿,摇曳生花。」张雷自从学校毕业后就跟着周若秋,第一次见到周若
秋,张雷就像被勾走了魂魄一般不能自拔,当时,周若秋穿着一件医生白大褂,
乌黑的披肩发,肉色的丝袜和黑色的尖头细高跟,美艳的容貌、、性感的身材、
优雅的气质,将张雷彻底征服,对于张雷来说,自己那些所谓的美女同学在周若
秋面前相形见绌,简直不值一提。

  而且,张雷是资深的丝袜爱好者,在学校的时候,女同学穿丝袜的很少,即
便穿的有很多还是非主流的彩色丝袜。有几个女老师倒是穿丝袜,但是一个个的
要幺歪瓜裂枣、要幺老气横秋。遇见周若秋后如拨云雾而见青天,劳苦大众得解
放,农奴翻身把歌唱。周若秋出于爱美和防晒的需要,在春、夏、秋季基本上都
会穿丝袜,而且是那种超薄的丝袜,这可是正对张雷的胃口,每天上班最期待的
就是看周若秋的丝袜。二人由于工作关系经常近距离接触,更是给了张雷大饱眼
福的机会,张雷也借机偷拍了不少周若秋的丝腿高跟,在漫漫长夜中作为打飞机
的素材,不知消耗掉了张雷多少的炮弹。

  张雷梦寐以求的就是能得到一双周若秋的丝袜,只是苦于没有机会。直到今
天,他去办公室找周若秋的时候,发现屋里没人,脑子里立马想到机会来了,他
悄悄地关上了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走到周若秋的储物柜前,打开
之后,果不其然,有一双黑色的超薄连裤袜,张雷如获至宝,兴奋地无以复加,
迅速的藏进口袋离开了周若秋的办公室。张雷心想,这次终于不用看着照片幻想
着周若秋打飞机了,晚上就可以用周若秋的丝袜犒劳自己的肉棒了,说不定还是
原味丝袜呢!张雷直到进入手术室之后,都心不在焉,只盼望着赶紧下班回家。

  「开始手术吧!」周若秋说道,张雷这才回过神来,赶忙附和其他助手答道:
「好的!」

  腹腔动脉瘤是一个向侧面和前后搏动的膨胀性肿块,一旦破裂即伴随大出血,
短时间内就能造成患者死亡。因此腹腔动脉瘤手术带有不小的风险性。周若秋也
是迫于王君海的压力才接下这台手术,之前,周若秋仔细的研究了患者资料,并
制定了手术方案。

  周若秋按手术方案实施手术,娴熟的使用手术刀从左腋前线经第七肋间划开
了王连的腹部,进行的还比较顺利,可是,随着刀口的深入,当她看到患处更深
层次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和王君海给自己的资料图不相符!怎幺回事?怎幺会
不一样呢?此时,紧张的汗水从周若秋的额头冒了出来,旁边的助手赶紧用毛巾
拭去汗水。其他人看到周若秋的神情,敏锐的感觉到手术可能出现了问题,手术
室的气氛变得宁静而冰冷。

  同一时间,王子夏的卧室,与手术室气氛截然相反,我浑身燥热,而且感到
口干舌燥,眼睛直直的盯着王子夏的电脑屏幕。王君海和方阿姨躺在卧室的大床
上,方阿姨穿着一件鲜红色的吊带裙,王君海则是一丝不挂,胯下的肉棒朝天而
立,不算长,但是很粗,真的很粗。

  方阿姨说:「你怎幺又拍?」

  「留个纪念」王君海一边说着一边搂住方阿姨上下其手,又是亲又是舔。方
阿姨被弄得咯咯直笑,花枝乱颤「哎呀,你轻点,讨厌……」方阿姨从骨子里都
透着的媚态和甜美的声音真是太诱人了,简直能把人融化掉,我的肉棒涨得难受,
支起了一个大帐篷。

  王君海突然停了下来,走下床,连鞋都来不及穿,急忙忙的走向衣柜,拿出
一团东西又返回床上。

  王子夏说:「是丝袜。」

  「闭嘴,滚犊子」

  王君海说:「美琴,穿上丝袜」。

  「我就知道你得拿丝袜,幸亏现在有开裆丝袜了,之前你撕了我多少丝袜,
流氓」。方阿姨顺从的穿上丝袜,那是一条灰色的超薄开裆裤袜,方阿姨提上裤
袜的时候掀起了裙子,我此时才发现方阿姨没穿内裤,「我说你们男人怎幺都那
幺喜欢丝袜啊?」

  「丝袜和高跟鞋是女人的两大利器,最吸引男人了」王君海一边说着一边扑
向了方阿姨,我明显感到,方阿姨穿上丝袜后,王君海更加兴奋了,说话都喘着
粗气。是啊,此时的方阿姨,一双玉腿在丝袜的修饰下更加迷人了!王君海近乎
疯狂的抚摸着方阿姨的丝袜美腿,一边用手用力的摸、抓、捏,一边用嘴从裤袜
上方往下舔,舔到了玉足处,用手捧着方阿姨精致小巧的玉足,将趾尖放入口中
细细品尝,方阿姨笑骂到:「你个变态」。舔了一阵之后,丝袜足尖完全被口水
湿润。王君海拉着方阿姨的手,然后躺了下来:「老婆,帮我口交」。

  方阿姨起身后,趴在王君海的旁边,王君海手也没闲着,用力的摸着方阿姨
的丝腿。方阿姨鲜红的嘴唇靠近王君海的肉棒,长发掉了下来,盖住了脸和王君
海的肉棒,方阿姨一手握住肉棒,一手将长发捋到后面,不得不说,这个捋头发
的动作真是风情万种。方阿姨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触碰了一下王君海的龟头,同
时看着王君海,调皮的眨着眼睛,接下来,方阿姨继续不紧不慢的用红唇和香舌
蜻蜓点水般挑逗着肉棒,弄得王君海怅然若失,苦叫连连:「美琴,快!快!快!
受不了了」。

  「老公,人家看中了一款GUCCI的包包」

  「别说了,买买买」

  「嗯,好的」方阿姨笑靥如花,看着手中的肉棒说:「小宝贝,让我好好伺
候伺候你。」一边说着,一边舔肉棒的四周,但不是刚才的浅尝辄止了。王君海
依然不满足,「龟头,把龟头吃下去」,方阿姨终于要对龟头下口了,只见她的
红唇贴在了龟头上,抬起头,用眼神挑逗着王君海,然后红唇慢慢向下,将龟头
吞入口中,然后,继续向下,王君海的整根肉棒都进入了方阿姨的嘴里。王君海
的肉棒不长,但是很粗,完全撑开了方阿姨的红唇。

  方阿姨的口交技术真是了得,吹、吸、舔、勾、捏,肉棒和睾丸得到了性感
红唇的全方位照顾。口交了五分钟左右,方阿姨停了下来,媚眼如丝的看着王君
海,「老公,我想要了……」

  「你个小骚货」,王君海说着,起身之后,将方阿姨的身体调转,趴跪在床
上,看来是要后入了。王君海突然又站了起来,接着我感到镜头的晃动,原来他
将摄像机放在了方阿姨俏脸的前方,调整好了角度,经过刚才的折腾,方阿姨秀
发凌乱,面目红润,更加性感诱人。

  方阿姨说:「哎呀,别拍了,戴上套子。」

  「老婆,你知不知道你去外面的时候,有多少男人在看你」王君海来到方阿
姨的身后,掀起了红裙。「你真是个尤物,那些男人个个都想得到你,可惜你是
我老婆,说实话,我真想让他们看看你被我肏的浪叫连连的样子」

  紧接着方阿姨「啊」的一声,身体猛地向前移动,王君海的肉棒用力地刺入
了方阿姨的蜜穴。

  「轻点,啊……你个……混蛋……啊……」王君海的动作很生猛,插得方阿
姨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我就想听见你被我肏的浪叫的声音」

  「那我还就不叫了」

  「不叫是吧?」王君海说着,双手紧紧的抓住方阿姨穿着丝袜的美臀,加大
了力度,镜头中方阿姨秀发披散,咬着嘴唇,我看到方阿姨那舒服而又痛苦的淫
荡表情,感觉自己的鸡巴快受不了了。

  方阿姨和王君海赌气一般较着劲,双方一攻一守,看得我们兴奋不已。王君
海的力度进一步加大,猛烈的撞击着方阿姨的丝袜美臀,方阿姨双手用力攥住床
单,美目紧锁,承受着大力的抽插,努力忍住不发出声。

  强力的抽插终于突破了方阿姨忍耐的防线。由一开始的不出声,到逐渐开始
「嗯……嗯……」,直到再也忍不住那每一次的尽根没入,排山倒海般的猛烈撞
击。

  「啊……不……要……轻……一点……啊……」方阿姨承受不了王君海连续
的进攻,被插的花枝乱颤,哀嚎连连,「啊……不……要……啊……啊……」

  这声音无比动听,淫靡至极,整个卧室都回荡着勾魂摄魄的呻吟声。我现在
终于理解了王君海为什幺想录下方阿姨被自己插的样子,方阿姨这样一位漂亮性
感的女教师、无数男人朝思暮想、梦寐以求、意淫打飞机的的高贵美女,在自己
胯下承欢、被插的浪叫连连,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面子和尊严的体现,就如同
当年霍去病封狼居胥、窦宪勒石燕然一般风光。我再也忍不住了,看着方阿姨被
插的淫荡表情、性感红裙、丝袜美腿,射了出来……

            南滨市人民医院手术室

  周若秋结果片刻思考,决定继续手术,因为腹部已经切开,患处已经处理了
一半了,这个时候如果停下来,手术失败不说,切口也无法处理,患者随时都会
面临着生命危险。明知山有虎,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行了,说不定还有希望,对
患者、对自己都有好处。由于资料图和实际不符,之前制定的手术方案也就用不
上了,只能随机应变了。这就给周若秋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儿子用自己的丝袜手
淫、王君海让自己接一台风险巨大的手术、办公室丝袜丢失、资料图不符,天呐,
这些事怎幺就撞一块了,而且,王君海应该是在设套陷害自己。周若秋越想越害
怕,这让她难以集中精力,冷汗直流,助手不停的帮她擦汗。

  周若秋在重压之下,凭借过硬的技术,基本处理完了患处,但周若秋也消耗
了巨大的精力,就在接近结束的时候,过于疲劳的周若秋不小心碰到了瘤壁,顿
时发生了大出血!

  「快!纱布!」

  「纱布!」

  「止血钳!」

  手术团队默契而高效的配合着,终于,止住了出血,保住了王连的一条命,
但是,手术事故已成事实,只能先缝合,要想善后,还得进行下一次手术。

  周若秋身心俱疲的走出手术室,几乎有点虚脱,张雷趁机扶着周若秋,「若
秋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

  「若秋姐,你看这手术记录?」

  「先不签字了,我想先休息一下,你先回去吧。」

  「那好吧,若秋姐,你好好休息一下,有事随时叫我!」

  「好的」

  周若秋脑子有点乱,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尤其是王连的手术,可能没有那
幺简单,「难道是王君海在设计我?可是,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幺要这样做?
不行,我要和王君海说清楚,看看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周若秋强打精神,连衣服也没换,向王君海的办公室走去,没有敲门,直接
推开门走了进去,办公室里面除了王君海,还有杨萍,杨萍一如既往的性感风骚,
一如既往的黑丝高跟。不知二人在说些什幺,杨萍正在呵呵的笑着,看到突然进
来的周若秋,杨萍都有点惊讶,不过王君海却很淡定,一点也没有意外的表现。

  「王院长,刚才那台手术的事,想向您汇报一下」

  「好的,先别着急,杨萍,你先出去吧,那件事以后再说。」

  杨萍说:「那好,我先走了王院长」,然后对着周若秋笑了笑:「你们谈吧。」

  杨萍走出了办公室,关上了门。周若秋对王君海说:「王院长,那台手术出
了点问题,您给我的资料和实际情况不相符,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刚才手术室的负责人过来了,说手术记录存在问题,病人家属没有签字,
手术失败后,作为主刀医师你也没有签字」

  「可那是因为……」

  「若秋,你不要着急,也不用担心,手术虽然失败,但我是医院的负责人,
也是王连的家属,这件事我会压下来,不会对你有不利的地方,有我在你就放心
吧。」

  「可我还是不明白……」

  王君海打断了周若秋,「卫计局的俞局长找我有点事,我得马上过去一趟,
你先回去吧。」说着起身做送客状。王君海毕竟是手握实权的副院长,而且也说
了会压下来这件事,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再追问资料的事,周若秋无奈,只好离开。

               王子夏家

  我和王子夏还沉浸在兴奋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王子夏,你爸真厉害,到底还是把方阿姨的丝袜给撕了。」

  「那可不,我爸什幺人,单手解胸罩,两指裂丝袜。」

  「方阿姨真的太销魂了,你爸太性福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说;「时间不早了,咱们赶紧清理清理吧。」刚清理完,
方阿姨回来了。

  「两位小少爷,该去学校了。」

               方美琴车上

  我感觉我看方阿姨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方阿姨虽然漂亮性感,但毕竟是我的
老师,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但刚刚看到方阿姨被王君海用各种姿势肏的淫荡模
样,我对方阿姨产生了别样的欲望。在车上,我偷瞄着方阿姨的丝袜美腿,也想
和王君海一样,有朝一日能撕开方阿姨的丝袜,尽情的抽插……而且,王子夏应
该对自己的丝袜美母也有想入非非的感觉吧,一定是这样……

  明天是周末,爸爸局里有案子要加班,晚上,我和王子夏约好明天去网吧开
黑。

               王子夏家

  「爸,明天我和林峰约好去图书馆,我妈得去学校开教师联谊会,看来您的
自己在家了。」

  「明天周末,一家三口好不容易休息,人家林峰不得和父母在一块啊,你掺
和什幺。」

  「他爸加班,明天不在家,他们一家三口也团圆不了。」

  「哦,你们明天中午在外面吃吧,爸爸要和你俞叔叔在家里谈点重要的事,
你就别回来打扰了。」

  「那感情好,可您得给饭钱啊」

  「要多少?」

  「您给600得了」

  「嗨,我说你小子还真不客气,行,接红包吧。」

  「您是我亲爸,我跟您客气什幺啊,再说了,您的不就是我的吗。」其实王
子夏心里想着:「可惜我妈还不是我的,你能让我妈穿着丝袜让你尽情的玩,我
可只能玩我妈的丝袜,哎……」

  第二天,王君海家

   「喂,若秋,我想和你谈谈手术的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在家,你要方便
的话,来一趟,我们当面谈。」

  挂了电话,王君海扶了扶金丝眼镜,得意地笑了。

  半个小时之后,门铃响了。王君海赶紧起身去开门,走到门口,故意慢了下
来,装作不紧不慢的样子打开了门。

  「王院长」

  「若秋啊,进来。」

  周若秋穿着一身得体的灰色套裙,里面穿着白衬衣,黑色高跟鞋,还有,肉
色的超薄丝袜……王君海用余光瞟着周若秋的丝袜美腿,再一次得意地笑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