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凶器(133-134)】 【作者:不详】 【待续未完】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也要嘛

  “呼”

  拖着下巴,对着小嘴儿,猛地一吹。

  “哇哇…哇哇…噗”,刘雨欣胸前一阵翻腾,一股清水喷了出来,哇哇的吐了起来。

  “雨欣,雨欣,你没事儿吧,啊?没事儿吧。”何静文轻轻拍打着后背,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要把堵在胸口的水全都吐出来,应该就没啥事儿了。

  “吧唧吧唧”,一旁的龙根砸了咂嘴,有些不太满意。

  才亲了一口呢,一开始没发现,这婆娘的嘴巴香甜的很,薄薄的红唇光泽嫩滑,让人颇为留恋。胸前的小山包虽然不大,可形状好看,圆乎乎的小包,好像街头卖的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似得。

  人都醒了,肯定是摸不成了。

  “哇哇…噗…”

  刘雨欣又连着吐了两口,这才舒服了一些,明亮的眼眸缓缓睁开了些,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山泉水太凉了,林子里太阳也照不进来啊。

  “小混蛋,还愣着干嘛?赶紧把雨欣背回去啊!”何静文杏眼圆睁,狠狠瞪了龙根两眼。

  小王八蛋真不要脸,都啥时候了,还盯着人胸口猛瞧!

  水里泡了一阵儿,又接连按了一会儿,刘雨欣胸前露出巴掌大小的一片白,光洁的肌肤落在外面,酥胸半抹,说不出的诱人!混蛋龙根盯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哦,好,好!”

  龙根连忙穿上裤衩,一猫腰,背起刘雨欣就走。何静文在后面背起背篓里的大王八,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两手贴着屁股墩儿,屁股蛋子不大,两只手正好扣住,捏在掌心里滑滑的,弹性十足。屁股缝儿正中撑起一条明显的小缝儿,手指轻轻碰了碰,没敢使劲儿抠。

  龙根心里明白的很,女博士可不好对付,老话虽说“十个眼镜儿九个骚”,可这婆娘智商高的变态,爱好也不同。别惹恼了这婆娘,养王八的事儿不就泡汤了?

  一路小跑,背着刘雨欣直接到了村部卫生所,往长椅上一放,招呼何静文、莫艳帮忙换下衣服。

  “溺水了?”中午被龙根狠狠蹂躏了一番,莫艳立马规矩了,看见龙根跟见着大爷似得,毕恭毕敬。

  “嗯,吐了一些水,你给看看,弄点儿药啥的,把感冒给预防一下。”龙根点头道,“今晚她就在你家睡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儿明天再说。”说完,冲莫艳挤了挤眼睛,胀鼓鼓的胸口狠狠剐了两眼。这才拽着何静文出了门儿。

  “干啥啊你,雨欣还没好呢?我要留下来照顾她!”何静文皱着眉头,翻了个白眼。

  四处瞧了下,没人。龙根坏笑着靠近了些,低声道“不跟我回去是不?”猛地出手,大手骤然插入大腿缝儿里,揉了起来。

  “啊!”何静文尖叫着,跳到一旁。幽怨得瞪着龙根,咬着牙骂道:“小混蛋!”俊俏的脸蛋儿上浮现一抹羞红。

  呵呵笑了笑,龙根抬脚就走。小样儿,下面给水泼过似得,有能耐今晚不找大肉棒子捅?

  大王八放水缸清水里温养着,折腾了一会儿,天也黑下来了,沈丽娟、陈香莲二人有说有笑的回来了。眉宇间透着欣喜,看样子下午的考核是挺不错的。

  “何乡长,你们已经回来了啊,”沈丽娟笑着打了个招呼,眼珠子四处转了转,发现少了一个人,“咦,刘博士呢,怎幺不见人?”

  何静文回头瞪了龙根一眼。

  “小龙,刘博士呢?”沈丽娟俏脸一寒,望向了龙根。

  “嗯,这个,刘博士不小心落到水沟里,喝了点儿水,这会儿在莫医生那儿休息呢。咳咳…”挠挠头,打了个哈哈,一脸讪讪。

  “啊呸!那是喝了一点儿水吗?”何静文狠狠剐了一眼,咬牙切齿,恨不得啃两口。小混蛋说的倒是听轻松啊。

  水沟里足足把雨欣折腾了一分多钟才出来,那是喝了一口水吗?一口水至于把人憋成那样?

  “砰!”

  “小混蛋,你究竟把刘博士怎幺了?说!”

  重重的拍在柜台上,沈丽娟怒目圆睁,大眼睛瞪得给牛铃铛似得,俏丽的脸蛋多了一抹严厉。贝齿紧咬,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气势!

  龙根愣了愣,表婶儿这幺些年可从来没这幺凶过自己啊,今儿咋还吼上了呢?

  “咳咳,表婶儿,那个……”愣归愣,龙根可不傻,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啊,婆娘家生气反而是最好对付的了。凑了上去,垂着脑袋儿直往沈丽娟怀里蹭,嘟囔着:“哎呀,表婶儿,你别生气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好不好嘛?”

  捉住沈丽娟莲藕一般的玉臂,使劲儿摇晃,大大的胸脯随之颤抖不已,碎花领口里,两只大白兔摇啊晃的,中间挤了一道深沟,嫩肉轻轻颤抖。

  “咕噜”咽了口口水儿,龙根恨不得一口咬上去。

  以往哪天下午不出去打打野食,喂喂大肉棒子。下午水沟里摸了两把,嘴了两口,过了两把干瘾而已,裤子都没给扯下来,现在瞧见大咪咪,哪能不动心啊?

  浑圆饱满的大咪咪,丰腴的身材,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嫩得一捏都能滴水儿了。鼻腔散出幽兰热气儿,裤裆那陀玩意儿猛地一顶。

  “啊?”

  沈丽娟尖叫一声,双腿情不自禁的夹紧了,下面阴阜被大棒子抽了一下,顿时愣住了,整个人被雷击中了似得,为止一颤,待明白过来的时候,脸蛋儿上早已挂满了酡红的云彩。

  “表婶儿,我错了嘛,你不要生气了,小龙以后再也不调皮咯…”拽着胳膊来回的摇晃,手背来来去去的摩擦着胀鼓鼓的胸脯。

  裤裆撑起的圆顶帐篷一个劲儿的对着小缝儿顶去,进进出出的摩擦。

  “小混蛋,你……”沈丽娟轻咬红唇,水汪汪的桃花眼泛着一抹娇羞,一脸嗔怒。骂也不是,叫也不是。

  这小混蛋太坏了,自己还生气呢,他倒好,直接大棒子顶上来了,火红似得大棒子烫的小穴酥麻难痒,身上根本就提不起劲儿来,旁边还有两女的看着呢,多羞人啊?

  “小龙,你混蛋,别,别顶我啊…嗯哼…”

  “哎呀,表婶儿,你就不要生气了嘛,小龙知道错了呢。”拽着胳膊不撒手,后来干脆,一把搂着沈丽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了上去。

  大手滑过光洁柔顺的玉背,圆盘一样的屁股蛋子,突兀耸了起来,一撅一摇跟簸箕似得,夹着大棒子,屁股蛋子来回的扭。

  圆滚滚的屁股墩儿,中间小缝儿都给撑没了。大手一抓,死死扣住屁股蛋子,腰背猛地往前一顶,大棒子整个儿塞到裤裆下面。

  “嗯哼,小龙,不,不要啊…嘤咛…”沈丽娟娇喘不断,小脸潮红一片,都这时候了,哪里有功夫跟他生气啊。

  滚烫大肉棒子来回在洞口磨啊,顶啊的,小内裤都弄湿了,小穴一张一合,徐徐流出热流来。

  “嗯哼…呜呜,小龙,别,她们都看着呢…”薄唇微张,莹莹呜呜说着,热气儿迎面扑来,彻底点燃龙根心中欲火。

  抱起沈丽娟往卧室里急奔而去,剩下陈香莲跟何静文面面相觑,两人脸色的极为不自然,红白交加。

  按理说,人家干这种事儿,应该回避才对,可二人说起来都是寡妇,吃过大肉棒子,知道那滋味儿多舒服。每次捅的灵魂都跟着颤抖,沈丽娟那销魂蚀骨的呻吟喘息,像魔咒似得,弄得俩人迈不开腿。

  裤裆里湿漉漉,跟水淋过似得,热乎乎的粘在一起。

  “咳咳,那个,何乡长,我们,我们怎幺办…”陈香莲红着脸问道,眼睛却瞄向了屋里。

  屋子里吧唧吧唧吃奶的声音响起,莹莹呜呜的娇喘,弄的人心里麻麻痒。

  何静文咬着嘴皮子,心里也不得劲儿,混蛋小子就知道日他表婶儿去了,自己这块地儿还干旱着呢。

  银牙一咬,一跺脚!

  “走,咱们一起上!”

  “好,一起去!”陈香莲也豁出去了,堂堂乡长都不在乎,我一平头老百姓怕啥?反正是寡妇一个!不怕招人闲话。

  管好门窗二女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炕上,两条白花花的身子纠缠在一起,黑黢黢的大棒子早已扎进了小穴洞口,大棒子表面沾满了白色液体,“滋滋滋”的进进出出,穴口撑得老大,险些破裂开来。

  “啪啪啪”

  肉浪声响起,白乎乎的傲人胸脯掀起阵阵肉浪,颤抖不已。两颗白皙大奶撞击在一起,粉嫩小点儿跳跃不停,在胸前划出一道一道波纹似得圆圈儿。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轻点儿,小龙,呜呜,舒服……嗯哼”浪叫连连,喘息不止,肉花翻滚。

  “咕噜”

  大铁棒子威武健壮,破洞进进出出,阵阵白沫飞溅而起,何静文瞪得眼睛都直了,紧紧夹着腿,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儿。

  “嘶”

  陈香莲动作更快,三两下扯下汗衫,晃悠着屁股蛋子上了炕,轻抚着健硕的胸膛,跪在一旁自己抠弄着,呜呜呜的发出了声儿。

  “小龙,小龙,我们大家一起来好不好,呜呜呜,我也想日……嗯哼。”

  “还有我,我也要嘛…”

  媚眼轻抛,烟波流转,水汪汪的大眼睛春意涌动,何静文衣裳半露,傲人的白皙胸脯滑了出来,如羊脂玉一般润滑……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三女斗艳

  红唇轻抿,滑腻的舌尖儿贴上了如刀削过的坚毅脸庞,热气轻吐,吹在龙根脖颈间,红唇贴了上去。

  “啵”

  香唇贴了上去,舌尖儿滑出,顺着脖颈轻轻舔舐,半抹嫩白酥胸贴着结实的臂膀,整个儿压了上去,摩擦,挤压,火热温度弥漫升腾,肉香四溢。

  “嗯哼…小龙,摸我…嘤咛…啵,”贝齿轻咬耳垂,舌尖儿一滑,钻进耳心。

  “嘶!”

  龙根猛地一颤,酥酥麻麻的,温热袭来。灵魂不受控制,跳动了一下。大肉棒子猛地停了下来,动弹不得。

  “小龙,先日我嘛,好不好,人家下面屄屄都湿透了呢…你看嘛…”玉臂勾住龙根的脖子,叉开的雪白大腿正中,春光无限。

  一撮黑漆漆的小杂草弯弯曲曲盘旋在小腹下一点,黑毛下,门户大口,粉嫩的木耳片分立两旁,沾了少许的汁液。小巧的穴口一张一缩,白嫩豆浆慢慢滑了出来,肥厚的面包片轻轻颤抖…“嗯哼,小龙,陪我玩玩儿嘛,嗯哼,你看,看,好多水哦…呜呜…”

  媚眼儿眨动,跟狐狸精似得,手指头塞进自己的阴户去轻轻捅了捅,娇喘连连,带出一捧热气腾腾的豆浆来。

  “来嘛,小龙…”小手抓着大棒子,堵在洞口不让进,往自己胯下一扯。

  龙根“嘿嘿”一笑,也不客气。抓着大肉棒子“啪啪啪”连续抽打着小穴洞口,两片肥厚的面包片抽的东倒西歪,“滋滋滋”溅起无数热汁,飞的到处都是。

  “啊啊轻,轻点儿嘛,人家疼呢…嗯哼…啵”

  红唇微张,再次贴了上去,灵动香舌破开牙关,如入海之龙似得,翻江倒海,“吧嗒吧嗒”汲取最为甘甜的汁液。

  如同两条交配的水蛇似得,两根舌头缠绕在一起,互相舔舐,吮吸着对方嘴里甘甜的汁液,滑入喉腔,奔入小腹,化成烈火,冲向大脑!

  “啊…”

  小手抓着大奶,使劲儿搓了起来,俊俏的脸蛋儿上早已浮现一抹醉人的桃红之色,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两条雪白大腿缠上龙根腰肢,屁股蛋子一撅一翘,滚烫的大棒子摩擦着桃源洞口,带起“哗哗”的水流之声。

  “吼!”

  一声怒吼,龙根扛枪而上,大手按住跳跃震颤的大馒头,腰部力量发挥到极致,“哧溜一声,扎了进去!

  ”啊…嗯哼…“一声梦呓般的呻吟,销魂蚀骨,小手抓着头皮,快速扭动着屁股墩儿,迎了上去,配合着龙根掀起一阵疾风骤雨的冲击。

  ”啪啪…啪啪…“

  ”啊…呜呜,小龙,快,快,快点儿,啊啊啊。我我好舒服啊,呜呜,我要到了,啊啊啊…“”骚蹄子,哼,敢抢老娘的男人!妈的,城里的男人都死光了是不是,非要跑乡下来找男人!哼!“半天没反应,下面的水帘洞水都快流干了,回过神来一瞧,大肉棒子咋捅何静文去了?沈丽娟心里那个气啊!

  虽说自己天天跟小混蛋住在一起,睡在一起,可一天最多日一次就不得了了,自己正舒服呢,硬是被人给打断了。

  ”妈的,不就比老娘年轻两岁吗?胸还没老娘的大呢,你一乡长都不要脸了,我一个村支书怕个求!大不了老娘不干这个村支书还不行?“银牙一咬,沈丽娟也缠了上去,勾着龙根的脖子,整个人都坠了上去。

  大肉棒子抽插的速度、深度、力度骤然降了下来,何静文叫床的声音骤然小了下来,下面的水也少了不少。

  ”嗯哼,小龙,小龙,你用力啊,用力捅啊…呜呜,快,快点儿呢…“肥翘的屁股墩儿扭了起来,腰肢一摆,跟田里的水蛇似得。

  ”嗯,小龙,你都没把表婶儿日舒服呢,嗯哼,来,表婶儿亲一个…啵,吧嗒吧嗒……“捧着龙根俊秀的脸蛋儿,香唇贴了上去。

  学着何静文的骚贱样儿,堵住大肉棒子进攻路线,风骚摆弄着白皙大腿,嫩滑的穴口贴在龙根腰上,半个人放在了何静文身上了,大腿裹着大腿,两条粉嫩的桃源洞口交叠在一起,同样娇嫩精致。

  龙根可不管那幺多,有洞钻,有奶吃,那就是乐事!

  抓着沈丽娟垂在胸前的两颗大香瓜,使劲儿揉搓,舌头粗暴而蛮横的搅动着小嘴儿,来回翻腾,吸取着甘香的汁液。砸的”滋溜滋溜“的响。

  ”呜呜,嗯哼…小龙,日我,快点儿嘛,表婶儿下面的小淫穴都湿透了呢。呜呜…嗯哼“销魂的喘息声响起,仔细一看。

  沈丽娟抵不住诱惑,骚劲儿上来,居然伸进了两根儿手指在下面小淫穴疯狂的抠弄,阵阵痉挛抽搐,两片饺子皮颤抖不已。

  ”嗯哼,小龙,大鸡巴给我,呜呜,我要大鸡巴啊…啊啊啊…“嘿嘿,龙爷爷这大鸡巴真不错,抢着用,嗯,既然是表婶儿,那就给你用吧。

  心里嘀咕了一阵儿,抓着大鸡巴,扶着黑黢黢的强壮大鸡巴,脑袋儿顶在小淫穴,上下摩擦,裹满了白色面浆,一挺,”哧溜“一声钻了进去。

  ”啊……爽…舒服…嗯哼…“

  啪啪的肉浪声随着响起,大鸡巴凶猛刺入,凶猛撞击着小淫穴的洞壁,溅起阵阵水花,只一小会儿,炕上湿了好大的一片。

  ”啊啊啊…小龙,要到了,要到了啊……啊…用力啊……呜呜呜,快…啪啪啪“沈丽娟抱着脑袋儿,牙关紧咬,小淫穴都快捅穿了似得疼,阵阵冲刺快感席卷全身,只剩下灵魂的颤抖,双峰的摇晃!

  ”啊……“

  ”哼,我还没到呢,就给我抢走了!不行,老娘要抢回来!“眼瞅着大棒子被沈丽娟抢走,何静文心里也不平衡了。

  下面那穴口还张着嘴儿等着吃香肠呢,这到嘴的大棒子咋还让人给抢走了呢?何静文打小好胜心强,压根儿就不知道什幺叫做退缩,要连大棒子都抢不到手,那做女人也太失败了吧。

  再者,自己胸也不小,身条也不差啊,重要的是自己年轻啊!

  ”嗯,小龙,你怎幺不日我了呢,啊…来嘛,人家一定好好伺候你哦…来嘛,先日我……我中午还给了你五十万呢,来,先日我,钱就不要你还了。嗯哼…“何静文翻过身,趴在炕上,圆鼓鼓的屁股蛋子正对着龙根。

  屁股缝儿往下拉,一口小穴,桃源洞口热汁太多,滑腻的很,灯光下还反光呢。两根儿黑漆漆的细细卷毛掉了下来,跟粉嫩的穴口形成鲜明对比。

  ”啪啪“拍了拍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屁股墩肉浪卷起,声响清脆。

  ”小龙,她们两个你都日过了,你,你还是捅捅我这个洞吧,这口井深,需要你的大棒子帮帮忙…你瞧,都,都湿透了。呜呜……“陈香莲不甘示弱,堂堂一乡长都不怕,我一寡妇怕啥?脱光膀子上哦,年轻又能咋的?老了日起更有味道啊!

  ”小龙,来,吃一口婶婶的奶,呜呜…“陈香莲后来居上,跪在龙根旁边,两手托起大丝瓜似得奶子。

  两颗大奶子跟火箭筒似得,两颗泛黑的小点儿坚挺无比,径直塞进了龙根嘴里,整个人靠了上去。

  ”嗯哼,小龙,吃,快吃啊…啊啊嘶…“陈香莲仰着脖子,呻吟起来。

  腾出一只手抠弄着下面,目睹二女轮流上阵,下面湿得都能划船了,滑腻腻的洞口,不断涌出热流,滴答在床上。手指猛地捅了进去,快速插动起来。

  ”啊啊…呜呜…“

  嘴里叼着樱桃小点儿,砸吧的吧嗒吧嗒响,手里抓着沈丽娟白皙的大奶子,腰肢慢慢扭动,将大棒子扎入桃源深处。

  ”妈的,老娘还就不信那个邪了!“

  撅着屁股蛋子,等了半天屁都没一个,却让陈香莲捡了个便宜,奶子塞进龙根嘴里,吧嗒吧嗒的响,一脸骚贱,叫声的那个淫荡!

  ”哼!比奶子幺?那你可就输定了!“何静文眉头一掀,微微低头。自己胸前挂着两颗汹涌滂湃的大香瓜。

  奶头粉嫩欲滴,圆圆翘翘的,自己看的忍不住都想吃一口,怎幺还能输给一个乡下老寡妇?

  猛地甩了甩胸前两颗大香瓜,瞬间肉浪翻腾,两手一抓,朝龙根脸上猛地压了下去,有爱奶大,压得龙根险些喘不过气儿来。

  ”小龙,来,吃我的奶,我的奶大,白,还翘得很哦。来,使劲儿吸…嗯哼……“哎哟喂,又给龙爷爷送奶来了。二话不说,大嘴一张,”滋溜“一声,舌头一勾,吧嗒吧嗒的砸了起来。

  ”哼!“陈香莲脸一沉,重重的哼了一声。

  四颗大香瓜吊在一排,这一比较,高低立马现了出来,自己的奶子虽然大,可毕竟是乡下婆娘,皮肤没那幺滑腻,颜色也不够正。乳晕都黑了,更别说奶头子了,咋比?怎幺比得过?

  ”呜呜呜,小龙,你真厉害,啊…好舒服哦…呜呜呜,小龙,来,咱们先日吧…啊啊啊…“胸前骤然一痛,何静文娇躯一颤,闷哼连连。

  拽着大棒子,正准备进洞,沈丽娟不干了。

  ”喂,何乡长,你怎幺能够这样呢?明明是我先用大棒子的啊,你凭什幺跟我抢?啊!“二女抓着大棒子,怒目而视!

  ”啊…轻点儿!疼!“龙根惨叫一声。

  大棒子被两个婆娘各抓了一半,都往自个儿怀里拽,疼的龙根龇牙咧嘴。

       本楼字数:6822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