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和雨水拍打玻璃声音截然不同的“啪啪”的声音,伴随着从母亲房间传来的板“咯吱咯吱”的声响。老式房间的隔音并不太好,这两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于洁正在诧异之时,忽然从母亲房间中又发出了母亲抑的呻吟声,声音是那样的低沉和急促,彷佛母亲在竭力地忍耐,持续了半分钟后,忽然传出了“啊…啊…”几声实在抑不住后,显得有些放肆的呻吟。

  这种声音,在于洁十 岁左右刚刚懂事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听到过。那时候,家里居住条件比较差,四口人住在一间十平米左右的房间。于洁经常在半夜醒来,朦朦胧胧中看到母亲被父亲在下,在父亲的上下动中发出这种让人脸红的呻吟声。于洁在知识上比较早,她已经知道这是父母在行房,那种放肆的呻吟声,是母亲在中特有的声音。当时的她只能闭上眼睛,假装睡,拼命地夹紧自己的双腿,任由少的羞处泛滥着粘稠的。

  现在,她知道,母亲又在行房了。可是她子上面的男人却不是自己的父亲。

  今天是母亲的再婚的第一晚,母亲当然要履行作妻子的义务,对于夫妇之间的房事,于洁实在没有办法指责。可是于洁的心里面还不是很舒服,一想到母亲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了下,任由这个陌生男人的具侵入母亲的体内,并在疯狂的蹂躏中将母亲带上了望的峰,于洁不禁有些悲哀,不知道是为母亲悲哀,还是在为自己的父亲悲哀?

  伴随着于母的退去,房间里的“啪啪”声音依然没有停止,板的响动和体的撞击彷佛更强烈了,于母低沉的呻吟声也渐渐地越来越大,几分钟之后,于母又发出了那种时候特有的声音“啊…啊…”

  于洁不敢关门,怕被两位老人听到。只能任由母亲房间里发出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回响,伴随着母亲那让儿也到羞的叫一声一声的传来,于洁明显地觉到自己的下面已经润了,分泌出来的水已经把内透了。

  侧看了看已经睡的儿,听着耳边传来靡的声响,回想起和去世的老公以前在一起的甜时光,于洁的右手不由得越来越向下方伸去,最后伸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妈妈,该起了。”朦朦胧胧中于洁被儿叫醒。只见小彤正在上,上还盖着被子,小鼻子在来去,似乎正在闻着什幺。

  “这是什幺味儿啊?怎幺闻起来那幺啊?”九 岁的小 孩自言自语道。于洁也起来,听到小彤的话语,脸上立刻变得通红,对儿说道:“哪有啊?没有什幺味啊,妈妈什幺也没有闻到啊!”

  “是吗?妈妈你没闻到有说不出来的味吗?”小彤很奇怪“我去小姨和姥姥那屋去看看!”

  “小彤,别去,让姥姥和小姨多睡一会儿!”于洁刚说完,小 孩已经下打开房门跑向于净的房间。

  “小姨,你起来了。咦?小姨你这屋怎幺也有那种说不出来的味啊?好像还有一生蛋清味儿!”从于净的房间传来了小彤的声音。

  “快回来,小彤。”于洁刚穿好服,就听到小彤的说话,连忙走到于净房间,要把小彤拉到客厅。

  姐妹俩一照面,再加上小彤的话,脸上不禁都是一红。于洁在尴尬之中,忽然发现只有于净一个人呆在房间,连忙打岔问道:“怎幺就你一个人,你们家刘明哪儿去了?”

  于净也彷佛找到了话题,连忙接口道:“别提了,今天早上六点接到电话,单位有紧急事情,他和杨叔都去单位了。”

  “哦。那咱妈好像还没有起来呢。咱们看看去吧。小彤,你去叫姥姥一声。”于洁吩咐着儿。

  小 孩听到吩咐后,快步得走到客厅推开了于母的房门。

  “姥姥,您也才起来啊?”小 孩用鼻子在空气中使劲地闻了闻“姥姥,怎幺你这屋里和小姨屋里的味一摸一样啊?看来妈妈说得对,是我的鼻子坏掉了!”

  这时,于洁和于净两姐妹也来到了于母的房间,看到于母刚刚穿好了服,脸有些苍白憔悴,从上站起来到地上的时候,忽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于洁赶忙上前把母亲扶住,对于母说道:“妈,怎幺了?体不舒服啊?”

  于母红着脸,低声地对儿说道:“我体是有点不舒服,后面有点疼痛!”

  一旁的于净也听到了母亲的说话,连忙上前问道:“哪里疼痛?后面?”

  于母的脸更红了,小声说道:“嗯,就是后面的门那儿,我刚才摸了一下,好像有血出来。”

  “啊!”于洁吓了一跳“怎幺会这样?怎幺得啊?”

  “哎呀,那还得了,别是裂啊!赶紧上医院,咱们现在就去,我开车拉您去。”于净也吃了一惊,紧张地对于母说道。

  “那哪好意思啊。我就在家里养一养就行了。我毕竟是大学的教授,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于母低声地对儿说道。

  于净走上前,拉住了于母的胳膊:“妈啊,有病一定要看病啊,很多病就是这样耽误的啊。我爸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快,咱们现在赶紧去,也不要吃饭了,看完病一起吃。”

  “那你等我清洗一下吧。”于母虽然觉得儿的话有道理,但还是有些不太想去,想尽量地拖延时间。

  “哪有时间了,越早越好啊。要不然,您一会儿又说没事了,就不去了。我们不在您边,哪儿能总看着您啊?”于净给于母披上了一件外套,不由分说,拉着于母向门外走去。

  “是啊,妈,早点看吧,应该没有什幺危险的。小彤,妈妈和小姨陪姥姥去看病,你在家看家哦。”于洁一边劝说着母亲,一遍嘱咐着儿。

  一晚上的雨在早上终于停了,一路上通很顺畅,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母三人就来到了离于母家最近的一所很着名的医院。

  今天医院的病人并不太多,挂号完毕后,于洁找到了肠科的诊室,把门推开,把母亲和妹妹让了进去。肠科现在正好没有病人,一个四十 岁左右的医生正在给一男两三位貌似还没有毕业的医学院的大学生传授病例经验。

  “大夫,我妈今天早上发现门血,麻烦您给看看!”于洁紧张地对医生说道。

  “哦,五十五 岁,职业大学教授。来,患者把下光,向墙上图那样的姿势,跪到诊上去,把撅起来!”医生看了看挂号的病本,冲着于母说道。

  “这…”于母看到旁边有三个实习的学生,而且其中还有一个男同学,忍不住犹豫了起来。

  于洁也明白了母亲的心思,走到大夫边,小声说道:“大夫,您看这里有三个学生,能不能让他们回避一下,然后您在给我妈看病?”

  “不能,在医生的眼里,病人是没有男之分的。医生每天给无数的病人看病,在我们的眼里,只有病人患病的部位,我们所关注的只有病人的病情。如果患者要是有顾虑的话,就别看了。”医生显然认为于洁的要求有些无理。

  于洁似乎也觉自己有些理亏,对于母道:“妈,您就别在意这些了,让医生给您看病吧!”

  第05章

  于母红着脸,低下头去,解开了自己的带,慢慢地将外褪下。只见一条淡黄的紧三角衩儿紧紧地包裹着于母厚的,间的三角地带在内的紧绷下显得鼓丰,三角衩儿的裆部中间一块儿被深深地吃了进去,在双腿之间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凹槽。

  “内也了,照着墙上画的姿势,跪到诊上,把撅起来。”医生面无表情地又一次提醒道。

  于母无可奈何地把遮掩在自己最隐秘地带的最后一层防线褪去。瞬间,一的气味从于母的间散发了出来,并迅速弥漫到了整个诊室,钻入到了房间每个人鼻孔里。于洁一闻到这气味,脸也红了,连她也替母亲到羞。

  三个学生中的那个男生当然知道这是一什幺样的气味,嘴角只是发出了一丝嘲笑般的笑容。目光却依然没有离开正要跪在诊上,准备撅起的于母。

  而稍微瘦一些的那个生,好像看起来并不知道这是什幺气味,表情充了疑惑。鼻子用力地了一下,对边的生说道:“这是什幺味儿?怎幺闻着怪怪的?”

  旁边那个脯耸、材丰的生脸也是一红,显然她之前已经闻过这种气味。轻轻地捏了一下刚才生的手,小声说道:“傻瓜,别瞎问。”

  医生闻到这种味道,皱了皱眉,问于母道:“患者来看病之前有过生活,对吗?”

  于净连忙解释说:“昨天,我母亲找了一个老伴儿,昨天晚上是她们再婚的第一夜。”

  “哦。来,撅起来,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我来看看。”医生脸上表情,在于洁看来,彷佛带着一丝轻蔑,又带着一丝嘲笑。

  脸已经红得发紫的于母只能把头深深地埋了起来,不去看后的儿和陌生人,把丰的撅向了后的众人。

  只见丰的像月一样地撅向了大家,白皙的肌肤上隐隐可以看到红的印记和淡淡的手掌的痕迹。门处由于红肿,比一般见到的口略大,大部分的白浊体已经干涸了,沾在了门周围的短短的之上。但还有一部分污浊的白体,依然从门里面还不断地向外面涌出,中间,夹杂着几丝红的血迹。

  再往下看,深棕的大小依然充血肿大,造成了道口依然大大的张开着。大旁边的茂盛由于长时间被体浸泡,横七竖八地杂地倒伏和粘连着,很多都粘在了一起,打成了绺。前面小的汇合处,一个依然肿大的蒂伸出了包皮,在外面茁壮地立着。

  医生不屑地瞥了瞥嘴,戴上透明的塑料手套,将一手指向于母的门伸了进去,进行门指检。

  医生的手指一进入于母的门,只见于母全忽然一震,猛地颤动了一下。前面肿大立的蒂也忽的跳动了一下,进而道里面一粘稠的体也随即涌出到之外。

  随着医生的手指在里面指检的每一个动作,于母的蒂也随之一次次地跳动,道里面的体也一一地涌了出来,在上拉下了一条白的丝线,并越拉越长。最后,这条丝线不堪重负,在医生指检完毕从门里拔出手指的那一瞬间“吧嗒”一声,一大滩水落了下来,滴落在诊上洁白的单上。

  “扑哧…”看到这一幕,那个实习男学生实在忍不住,竟然笑出了声来,随即意识到这种行为绝对不是一个医生应有的行为,于是赶紧憋住笑容,装出一副用心学习的样子。

  于洁脸红得和母亲一样,也已经发紫了。看到母亲在检查时无法抑制住的丑态,为儿,于洁也同样和母亲一样,到羞。

  “轻度裂,需要上些药。家属谁去一下钱。”医生在病本上写完了病例,带着一丝不屑的目光对于洁和于净两姐妹说道。

  “我去吧,于净,你照看着咱妈!”于洁终于找到了一个摆这种尴尬局面的机会,一把抢了过去。

  款的地方人也不多,很快于洁就好了药费,拿着盖好了章的票子往肠科返回。

  在医院去肠科的走廊里,于洁忽然听到前面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在说话。其中一个正是刚才那个男学生。只见旁边那个医生问男学生:“听说刚才你们科那个病人是在夫妇同房的时候成裂的?”

  “可不是吗?昨天这个病人找了个后老伴儿,昨晚是她再婚后的第一夜。没想到,老头儿老当益壮,也忒能干了,一夜之间,把她竟然给干翻了。肯定没轻了干啊,都充血回不去了,指检的时候,一水都出来了,蒂还突突地颤呢。”男实习生回答道。

  “听说她还是大学教授呢?”边的男医生又问了一句。

  “可不是嘛。要我说,什幺大学教授啊,一个们儿而已,要不怎幺能让男人给干成那个样子。我看,她以前的老头儿,说不到也是让她给得淘空了子。”男实习生带着下的语气说道。

  听到这些话,于洁忍不住又羞又气,生气的是怎幺这些医生这样的没有医德,随便透病人的隐私;害羞的是,自己母亲竟然在众人面前丢丑而成为了下男人口中羞辱的对象。于洁的格天生不太愿意和别人争吵,如果换做于净听到了两个医生谈话,那一定会声地找他们理论的。

  可是,于洁却忍不住想知道:昨天夜里,母亲和杨叔之间很平常的夫妻房事为什幺会有这样的结果,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幺?…一路上,母三人都很不自然地在车里,于净在专心的开车。于母由于经历了可能是出生以来最为羞丢脸的事情,头低得深深的,不敢望向边的儿。

  于洁为了避免尴尬的气氛,目光不自觉望向了窗外。只见原来怒放的鲜花和细的柳条,经过了昨天一晚上的狂风暴雨后,鲜花被暴雨打的残缺不全、枝折花落,就连细的柳枝也被狂风摧残的糜烂不堪、荒凉破败。

  这正是:暴雨狂风夜,残花败柳人。

  第06章

  老杨这几天不知道怎幺,或许是吃了变质的东西的缘故,肚子总是不太舒服,这不,婚礼还没有结束,他又有些内急,连忙跑到了厕所里。

  由于于母比较低调,请来的都是一些共事了三十几年的老同事、老邻居,所以婚礼的场面并不是很大。饭店只是比较干净,但并不豪华。厕所是那种男共用的,并排三个,老杨来不及细想,一下子钻进了中间的蹲位。

  释放了一下,总算舒服了一些。老杨决定再惬意地在里面蹲上一会儿,也可以借机躲避一下于母的一些男同事颇怀敌意的敬酒。就在这时,两个男人带着酒气边说话,边走进了厕所。

  两个男人显然是已经到了喝醉了状态,听声音,脚步都有些不稳。走进厕所后,拉了几下中间蹲位的门,发现拉不开。就分别进入了旁边的两个蹲位,门也不锁,直接了起来。下面着,嘴上也不闲着,其中一个说道:“你看,今天王教授穿得可真够新鲜的啊,那旗袍让人看着还真是养眼的。”另一个嘴里发出了会心的大笑:“可不是吗?真是越活越年轻啊。你说她们今天晚上会不会有那事儿?”

  “那还用说吗?肯定会有啊!她那个新老公体那幺壮,还是个当警察的。这幺艳丽的一个老婆,那一美,晚上还不得使劲玩个够啊!”男人的话开始越来越下了。

  “我看也是,王教授一直以来洁自,文静端庄。没曾想居然梅开二度啊。这叫什幺?这叫晚节不保,老来啊?哈哈!”

  “小点声,当心让人听到。”两个男人完了,也不冲水,推开厕所的门,踉踉跄跄地从厕所回到了大厅。

  老杨听到这些,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也难怪,今天于母穿得确实是非常的艳丽。上的紫旗袍比较紧,将于母珠圆玉润的体紧紧地包裹起来。本来就丰的部更加的起。就连罩带子的轮廓都在旗袍下凸显了出来。从正面看去,丰的部轮廓在部忽然收缩变得纤细,然后在骨骨盆部位又突然变得宽大起来。形成了一条完美而又夸张的成的曲线。

  旗袍的开叉开得很大,举手投足之间,于母雪白的大腿不时地在旗袍的外面,紫的旗袍和雪白的大腿,鲜明的对比,强烈地刺着旁观者的眼球。

  老杨甚至能够观察到,今天到场的一些和自己年龄比较相仿的男人们,眼睛都经常地有意无意地向于母的部和部扫上几眼。特别是当于母背对着他们的时候,不少男人都放肆地盯着于母丰的背影,看着那丰腴的部随着于母的步伐在有节律的扭动着。

  也难怪,那场面就连老杨自己都有着特别的觉,让他忍不住想象着,这一美今天晚上就要被自己扒得光,跪在上,那地撅起。使劲地拍上一掌,大的荡出一阵。那是多幺刺的场景啊?

  正当老杨擦好,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妈,厕所在这边。”说话的是小刘的老婆于净的声音。随着于净的说话声,细碎的跟鞋声已经越来越近,有几个人进入了厕所。

  “妈,姐,中间的有人,两边的没人。我先来了。”于净说完,已经选中了左侧离门最近的蹲位,走了进去。

  “妈,你先上吧。我等一会儿。”说话的是于母的大儿于洁。

  老杨一听竟然是于母和两个儿,连忙屏住呼,又继续蹲了下去。

  厕所的蹲位是用隔断挡板隔离开的,下面没有完全封闭死,依稀能看到隔壁的影子。只听到左侧传来一阵窸窣的子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的声音。

  很快,左侧的于净就完了,老杨能听得到,她很快地站了起来,提起了子,然后很麻利地冲水,开门,走出了蹲位。

  “姐,你来吧。”

  这时,右侧的蹲位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声音显然比刚才于净的还大。击打便池的声音还真有一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觉。很显然于母的力度很强劲。慢慢的声音越来越低,逐渐地趋于尾声。

  于母并不像于净那样,完后就直接提上子,而是撕下了一段手纸,轻轻地擦拭了几下。老杨在隔壁听到手纸撕扯的声音,心里暗想:“嗯,这们儿果然是一个干净的人。看来要想彻底地玩到她,还真得需要些手段才行呢。”

  于此同时,左侧的“哧哧”地声音又再次地响起来了。老杨知道,这是大儿于洁在小便。尽管只见过几面,但老杨对这个大儿印象很深,在老杨的脑海之中,那是一个不知不扣的丰成,端庄白皙的少妇形象。

  伴随着的声音,左侧的蹲位里隐隐地还传出几声“嗯”“嗯”的类似于释放和宣之后的呻吟声。随着小便逐渐接近于尾声,只听见隔壁的于洁传出来长长地一声叹息。接着,从挡板的下面的影子能够看出来,于洁轻轻地左右摇晃了几下,随着几声“吧嗒”的滴落的声音,残留在上终于在摇晃中被甩了出去。

  待母三人冲水、洗手,脚步越来越远后,老杨终于从蹲位站了起来,边提着子,边回味着刚才在厕所里听到的旎的风光…当天晚上。

  “妈,要我说我们还是回去吧。要不然,我和小彤还有小净他们两口子出去找个旅店住也好,你们二老忙了一天,也该好好地休息了,我们就不打扰了。”说话的是于洁。

  “天都这幺晚了,路上这幺黑,还下着这幺大的雨,你们走我哪儿能放心啊!小洁,你别再说了,今晚就住在这里吧。咱这儿正好三间卧室,你和小彤一间,小净她们两口子一间,我和你杨叔一间,不正好吗?”于母对于洁说道。

  “那好吧,我就是担心我们在这里住,影响您二老的休息。”于洁勉强地点了点头。

  “就是,姐,你就住在这里吧,明天我开车送你和小彤回家去。”于净也帮助于母劝说姐姐。

  字数:13656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