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于洁的白的右手上已经完全地布了自己的的时候,隔壁母亲房间里,于母正在享受着今晚第四次后排的快。到体内的茎依然还在硬的直立着,于母边着气边回头关切地对老杨说道:“你怎幺还没有啊?我听说,男人总憋着对体不好的!”

  “是时候了。”老杨暗自兴,脸上却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有点哽咽地对于母说道:“我总是想到看到妻子当时被轮干的景象,我曾经和你说过,那对我的刺太大了,我很难兴奋起来。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我不应该想起这些。可是我实在忘不掉,你别管我了。亲的…”老杨把双手埋在自己的脸上,彷佛很痛苦的样子,可茎却仍然直地在了于母的体内。

  “老杨,就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很重情的男人,所以我才那幺地欣赏你。

  你有什幺想说的,你就说吧,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忌讳什幺呢?”不能不说怀旧是一种美德,特别对像于母这样比较传统的人来说。

  “不能说,对不起,亲的,我真的不能说,那…那真的太委屈你了!”老杨仍然用手捂着脸庞,痛苦地说道。在说话的同时,子还有意无意地颤抖着,硕大的头不时地在研磨着人的花心。

  于母一边用左手支撑着铺,以保持自己的跪姿,一边转过头来,用右手拨开了老杨捂在脸上的手掌,轻声地说:“老杨,我们是夫妻,有什幺委屈的?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帮你的!”

  “终于等到这句话了。”老杨心想,脸上却依然没有一点表现:“你知道,我和你说过,我可能打你的,甚至入你的门,才会兴奋起来的。我想…我想打你的!对不起,我不该想这幺龌龊的事情,我该死,我不是人!”

  老杨说完,彷佛自己也觉得难以说得出口,不停地大力地起了自己嘴。

  于母咬了咬嘴,眼圈也有些红了,轻轻地用手拦住了老杨,轻声说道:“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已经把自己心都给了你,”说着,低下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部和老杨茎接的位置“都已经这样了,还谈什幺龌龊啊?如果你想打的话,那你…,就打吧!”

  话说完,于母的脸也已经红的发紫了。闭上眼睛,上趴在了上,头枕到了枕头上,微微侧着,撅的更,用低得只能她们两个人的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轻一点儿,小声一点儿,小洁和小净她们都在隔壁,她们都经历过这些事儿。如果要让她们听到,我可没脸见人了!”

  “好!亲的,你对我太好了,我你!”目标已经达到,老杨也不再客气,勇猛的士再次重新上马,只不过这次带了马鞭。对着下这匹顺从的母马,三剑齐发,中路长枪直取花心,疯狂糟蹋;两侧,左右开弓,猛烈地拍打着母马的成、大的。

  “啪…啪…咕唧…咕唧…啪…啪…”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部撞击的声音阵阵响起。

  “啊…轻点儿,老杨…啊…别让小洁她们听到…啊…老杨…”

  于母明显能够觉到老杨对自己的拍打逐渐加重,声音也越来越响。可部传来的酥麻和焦灼以及被打后传来火辣辣的异样,也许还有药的刺,让于母想不了那幺多,本能地着大的,摇晃着一对丰的房,以荡的叫声鼓励着自己一生中的第二个男人对自己的蹂躏…第11章

  在另一个儿的房间里,同样一对男也正进行着烈的搏。

  小刘双手扶着于净纤细的肢,一面把子附到跪趴着的妻子上,在妻子的耳边轻声地说道:“你听到你妈房间里的啪啪声了吗?好像还有叫声呢?”

  于净已经达到了三次,荷兰进口的药可不是一般地霸道,道内传来通彻的舒和酸麻时时地刺着自己的神经,母亲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她也早已经听到,这是一种久违了却又无比悉的声音。对这个,为儿的她,还能说什幺呢?“听到了,很正常!我妈正在履行一个做妻子的义务,也在享受作人的快乐啊!”

  “哈哈,是很正常啊,别看你妈五十多 岁了,不过她叫起来还真叫个啊!”小杨下地羞辱着自己的岳母。

  “啊…啊…用力,别管人家夫妻的事情了…啊…”于净又频临,息着对小刘说。

  小刘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小声在妻子的耳边说道:“你妈下面多不多?”

  “你怎幺问我这种问题,不告诉你!啊…”于净在快中尚存有一丝理智。

  “真的不告诉我?”

  “不告诉你!啊…”

  “那好,我不你了!”小刘说完,从妻子水四溢的道中“啵”地出了自己的茎,伴随着自己的恩物离出体内,一白浊水从于净道内了出来。

  “啊…不要拔出来,给我!给我!”沉浸在快中的人忽然到道内一阵空虚,难过得不断地晃动着自己翘的,就像一只正在发情期的母狗一般,追逐着能让自己足的男人的具。

  “那你快告诉,我问你什幺,你必须如实地回答我,行不?要不然,我就真不给你了!”小刘威胁自己的妻子道。

  “求求你了,给我吧!我要你!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啊…”于净丧失了最后的一丝理智和尊严,向自己的丈夫哀求道。

  “那快说,你妈下面的多不多?”这个问题显然才是小刘最关心的问题。

  应该说,让臣服在自己之下的人羞辱自己最尊敬最亲密的家人,这是蹂躏和征服人的最境界。这一点,小刘知道,杨处知道,也许很多男人也知道。对于于净一家,一个母亲,两个儿,母亲和儿都已经有过了经历。这一家,不正是适合男羞辱的最好的对象吗?

  “多!我妈的下面的多!啊…快来啊…”忍受不住体上煎熬的儿,终于向自己的男人出了最亲的母亲体上的最隐私的特征。

  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答案后,小刘心意足,出了征服者的笑容,扶着沾了水的,再一次入了妻子的体内。随之而来的是妻子的又一连串的荡的叫。

  小刘一边奋力的猛着于净,一边继续问着于净:“货,说!你们家有几个人,几个是长的?都是谁?”

  已经陷入失状态的于净一边奋力地向后顶着,一边娇着回答道:“啊…三个人,我妈、我姐、还有我,都长。哦,对了,还有个小彤,没的小。啊…使劲…”

  小刘越听越兴奋,接着问道:“你们家三个都被几个男人给过,哪个被的次数最多,时间最长?哪个次数最少?快说,货!”

  “我妈和我都被两个男人给过了,啊…啊…听,我妈现在不是正在被她的第二个男人着吗?啊…她被的啪啪作响啊!…我姐现在还只被一个男人过,但那是早晚的事,早晚也得被另一个给玩了…啊…还有,我妈的被的次数最多,时间最长。都被了三十多年了…啊…我姐的被的次数最少,时间最短。啊…”于净一边后顶,一边语无伦次地回答着自己的丈夫。

  “快,给你家三个人排序!”

  “啊…排什幺序?怎幺排?”

  “你们家大小的顺序?”

  “我妈…我姐…我!”实际上对于这个答案,小刘平时也能看出来。自己的岳母和大姨子的体形比较相像,都是那种细大的丰成的体形;相反自己的老婆则是比较匀称的苗条体形。不过这种母三人的比较从于净的口中说出,更给小刘一种极大的刺。

  “你们家多少的排序?”小刘忽然想起了这些岳母和大姨子平时深藏在服下面的隐私,忍不住兴奋得又狠狠地了两下。

  “啊。好!好!就是这样!接着!我姐最多,我妈第二,我最少!”上承的于净已经完全考虑不到母亲和姐姐的隐私问题,只知道把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以取悦后这个让自己仙死的男人。

  “你们家小外翻排序?”小刘脑海中浮现出母三个人,三个外的形状。

  “我外翻的最大,我妈第二,我姐第三!啊…”

  “说!货!你们家谁最黑,谁的眼儿最黑?快说!”

  “都是我姐!我姐的最黑!眼儿也最黑!是我姐!我姐是黑眼儿!啊!我到了…啊…”在极度的兴奋中,于净道内一阵痉挛,一而出。

  实际上小刘不止一次猜测于洁的可能是母三人中最多的,一方面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于净稀疏,并不是太多;而另一方面,岳母毕竟上了年纪,生理机能趋于衰退,体上的发也会逐渐地落;相反地,于洁刚好三十多 岁,正是人风情万种,鲜花怒放的时候,此时人生理机能,体内的素水平,上的发应该正好发展到了极致,绝对会呈现出蓬茂盛的生机。

  只是小刘实在想不到,大姨子竟然部和门都是母三人中最黑的一个。一个只经历了五年多夫妻生活的少妇,隐私部位的素沉淀竟然超过了有着三十多年生活的母亲,这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货,你是怎幺知道你姐的眼儿最黑的?洗澡时候看到过吗?”小刘继续问道。

  “是,就是洗澡时候看到的!啊…我特意观察过,开始小的时候,我姐的颜比我妈浅,大概她十七八 岁、二十 岁左右时候,就和我妈差不多一样黑了。啊…好舒服…,后来在我姐和我姐夫处了朋友之后,有一次洗澡,我发现,她和眼儿的颜都已经比我妈的深了;后来她和我姐夫结婚了,生了小彤,前几天我们三个一起洗澡澡时候,我看到,她现在那两个地方的颜,比我妈的可黑多了,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的。甚至可以说是深黑了。啊……”于净一面享受着的快,一面息着准备着接自己的男人下一次猛烈的进攻。

  一方面想到自己大姨子,丰腴的材,白皙的皮肤,和平时文静腼腆的举止;另一方面又想到了在她白皙的大腿间,白丰腴的里,眼儿的深黑和的雪白形成的那鲜明的对比。小刘兴奋到了极致,实在想不到平时雅洁净的大姨子,竟然门如此之黑。

  “快!说!你姐是个黑眼儿!于洁是个黑眼儿!快说!”小刘觉得自己也快到了的边缘,继续向沉于望的人提出着非分的要求。

  “啊…我姐是个黑眼儿!于洁是个黑眼儿!我妈也是个黑眼儿!啊…我又要快来了…”上跪趴的于净,在享受着作为人妻的极度快的同时。一直还在无意中地充当着一个儿,一个妹妹的角。

  第12章泄身(全文完)

  就在于净在之中喊出了“我姐眼儿最黑”的时候,她的母亲今晚的第五后的水也正在向老杨在道里的头上。此时的于母,几乎已经没有了力气,趴在上一边静静享受后的余韵,一边轻轻地气。

  “亲的,你累了吧。歇歇吧。我还没有兴奋起来!”老杨懂得擒故纵的道理,从于母体内拔出了被一层白浊的体浸泡着的泥泞不堪的茎。

  看到于母红的面庞,微张的小嘴,沉的表情,老杨忍不住提起刚刚从于母内拔出来,污浊不堪的茎,伸向了于母嘴边。

  “亲的,替我含一下好吗?我你!”

  沉浸在和极度快之中的于母在药的幻下,也间或的出现了神志不清的情况。看到眼前在自己体内肆了近两个时辰,对自己又有些陌生的丑陋的男人的器官,不可思议地,于母竟然把小嘴又张开了一些。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杨哪肯放过这幺好的一个机会。不待于母反应过来,有些暴地将沾着水的茎硬入于母的口中。

  说实话,口的刺是不如道的。带给男人的更多的是那种征服的觉。看着于母有些不适、甚至有些痛苦的表情,老杨将茎尽力地向于母口中的每一个角落探去:舌头,牙龈,咽喉,舌,腮帮。尽情地玷污着这位知书达理的大学教授的纯洁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外也沾了水的囊,也不停地在于母白皙的脸颊上摩擦、涂抹。老杨当时心里只想着一个词:玷污!

  “亲的,我还是兴奋不起来,不出来,我想试试你的后面…就是门…可以吗?”在确认自己的茎已经玷污了于母口腔内的每一角落后,老杨拔出了茎,之间上面沾了于母的口水和原来的水的人上下两张口分泌出来的混合体。

  “老杨,你别着急。为了你的体和心理着想,我会帮你的。你想要,那你就来吧!”于母低着头,轻声地说道。人,这就是人的悲哀。

  于母说完,翻又跪在了上,依然地撅起,已经被打的通红的大向老杨摇晃着。同时双手伸到了后,慢慢地掰开了自己的两瓣丰的瓣儿,向自己的第二个男人展现了人上比器官还要隐私和羞的部位。

  “老杨,我这里从来没有被碰到过,你要轻一点儿,怜惜我。好吗?”

  “亲的,你放心吧!”看到于母丰的沟逐渐地被白皙的双手掰开,褐发黑的门逐渐地显,慢慢菊花周围的皱褶逐渐地打开,眼儿周围细长卷曲的逐渐地树立。终于盼到了期待已久的时刻,自己的终极目标就要实现了。

  老杨决定不再犹豫,也不再伪装,提起自己的茎,借着口水和水的天然润滑“滋”的一声,将茎顺利地入了于母的门。“啊!好痛!轻点!”也许是茎被润滑得比较好的缘故,也许是老杨通于此道,进入门竟然出奇地顺利。可形成反差的是,于母的门处却到了无法忍受的刺痛。

  老杨定睛一看,只见门的皱褶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发黑的门被撑大成了圆形,周围的一圈由于刺变得直立。也许是进得太猛烈的缘故,一丝鲜血从门里面了出来。

  “啊!对不起,亲的,没事吧?疼吗?”老杨停止了动作,茎依然在了于母的门里。同时右手扶着于母的部,不让她能够挣;左手伸到了于母的跨下,找到了蒂,隔着蒂包皮猛烈地起来。

  于母紧紧地咬住嘴,几乎要把嘴咬破,为的是避免门传来的剧痛引起自己的失声尖叫。药的刺和两个小时左右的烈的生活使得于母的体略微有些麻木,这稍稍减少了她被初次开的痛苦。在加上蒂处由于老杨的而传来的销魂的快。慢慢地,疼痛渐渐散去,那种酥麻舒的觉再次升起,于母回头对老杨说道:“老杨,我好多了,你…你动吧!”

  “货,你适应得还真快啊!”老杨暗想。终于得到了圣旨,那还犹豫什幺,老杨也不再客气,开始由慢到快尽情地蹂躏着于母的门。同时双手左右开弓,继续“啪啪”地拍打起于母丰的大…窗外,雨仍然在下着,小区周围的树木花朵被无情的风雨摧残着,凋谢了!残花败柳,柳败花残!

  就在老杨在于母的门里肆了二三百次后,门的紧握终于让老杨硬了一晚上的茎达到了舒适的顶峰,在于母不知道是抑还是痛苦的呻吟声中,老杨要了!

  “啊!我要了!货!接吧!”马上要达到的边缘的老杨在得意忘形之际,竟然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货”两个字,清晰地传到了于母的耳中。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和这两个字联系到一起。想到自己当前的姿势,自己现在的状态,自己嘴里发出的呻吟,这两个字对自己来说又是那幺的贴切。一强烈的羞辱伴随着部传来的酥麻,和门处传来异样的刺痛,再伴随着直肠内灼热的的混合刺,让于母不可思议地达到了今晚最强烈地。一浓稠的从道深处而出。

  此时隔壁二儿于净的房间,也传来了一声和刚才老杨前类似的吼声:“货!我要了!”这两声“货”是那幺的相似,只不过一个是用给了母亲,一个是用给了儿。

  已婚的人,又能有几个没有被叫过“货”呢?像于母和于净这样的再婚人,被叫“货”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心里考验,她们需要面对的心理障碍还会很多、很多…“啊…老公…啊…我也要丢了…”于净在丈夫滚烫的刺下,也达到了当晚的第五次。巧合的是,她的叫声恰到好处地掩盖了隔壁姐姐房间里发出来的一声人后荡的叫声。

  于洁在母亲和妹妹达到的的同时,也在自渎中达到了自己失去丈夫以后的第一次销魂蚀骨的。

  已经是深夜了,但窗外的路灯仍然还在亮着,灯光透过窗户,照在了这个知识分子家庭三间卧室的上,照着两个心意足的鄙男人、三个撅起人的、四个着男人或是人的的体腔开口…窗外,远处的歌厅里又传来了黄安的那首经典名歌:“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情两个字,好辛苦!”

      字数:1190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