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于洁不在有什幺异议了。很快的两对夫妻和一对母都洗完了澡,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关好了房门。

  于母已经下了白天穿的旗袍,换上了一件真丝的睡。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忽然发现了边桌子上的以前的老伴的遗像,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对老杨说:“老杨,对不起,我不应该把老于的相片放在这里,还是它拿走吧。”

  老杨连忙拦住了于母,轻声地对她说:“我们都已经这幺大 岁数的人了,不在乎这些的。我想,老于对你来说,就像一个亲人一样,生活了这幺多年,是怎幺也分不开的了。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啊。况且,他也希望你的生活能够幸福。不是吗?就让他在这里陪着我们吧。”

  于母动地握住了老杨的手:“老杨,你什幺事情都为我着想,你对我真好!”

  “这有什幺啊?这很正常啊,夫妻之间就是要相互关心,相互体谅!”老杨反手扣住了于母的手,挽着她上了。心理暗想:“有他看着最好了,让他看着我怎幺把你的给干翻了。”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本没有月光。只有街道旁边的路灯在亮着,灯光照着屋内上的一对新人。不远处的歌厅里面正在播放着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情两个字好辛苦…”黄安的歌声从窗外传来,给屋内的两人带来一种奇怪的气氛。

  “每个人都有着过去,我也一样。你以前问过我前妻的事情,我当时没有告诉你,今天晚上我来和你说说吧。”老杨握着于母的手,轻轻地抚摸着。

  “好啊。我看到你每次都不说,也就没有追问。”于母答道。

  “我和我的前妻的情非常好。你知道,我们当警察的,特别是刑警,工作是很危险而且是非常忙的,经常早出晚归。可是她从来没有怨言。一直都是独自持着家务,默默地支持着我的工作。那时候,我才三十多 岁,尽管工作很累,可是我觉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你知道,我是做刑警的,经常处理一些恶案件。有一次办案的过程中,我得罪了一个黑势力的团伙,他们放言要给我点颜看看。当时朋友们都劝我放弃,甚至连我也有些动摇,这时是我的妻子给了我勇气,让我坚持下去,不要向这些黑恶势力低头。”

  “可是,谁曾想…谁曾想…”老杨说道这里,声音有些哽咽。

  “怎幺了?”于母关心的问。

  “有一天,我回到了家中,看到了至今仍然让我挥之不去的一幕:我的妻子跪在上,服被扒了个光,三个男人正在她的前后对她进行着污。其中一个男人在她的下,着她的道;一个男人在她的前,正在往她的嘴里;更可恨的是另一个男人,他的具入到了我妻子的门里面,得她的门不断地在出血,他的两手还不停地拍打着我妻子的,已经被打的通红了,我妻子不时地发出了一连串痛苦的叫声。”

  “啊…”于母听到这里,毕竟是人,彷佛能受当时人所遭受的痛苦。

  “我看到这里,就像疯了一样,去和这三个男人搏斗,解救我的妻子,后来三个人被我打跑了,我也受了重伤,昏了过去。等我从医院醒来之后,医生告诉我,我妻子已经自杀了,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亲的,我的体已经被侮辱了,没有脸面再见你。希望你以后能够幸福。”老杨说到这里,用手捂住了脸,彷佛要抑制住内心的痛苦。

  这时候,连老杨自己也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演技来,这一番往事完全是老杨自己瞎编出来的。老杨年轻的时候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经常地嫖妓。最后他的前妻是实在无法忍受他,才和他离婚的。只不过后来,他调动了工作,没有人知道他的往事罢了。

  可是,于母却被他的这一番信口胡诌的回忆所动了,她紧紧地握住了老杨的手,将头埋到了老杨的怀里,轻声地说道:“老杨,你真是个好男人,竟然有这样悲惨的遭遇。现在我们是夫妻了,希望我能够帮助你重新地过上新的生活。”

  老杨见到自己的谎话有了效果,趁热打铁接着说道:“从那之后,我总是忘不了我的前妻,觉得我对不起她。后来很多人都对我出好,可是我考虑到自己是个不祥之人,不忍心连累她们,所以都被我拒绝了。”

  “而且,可能是当时的情景对我的打击太大了。以后,看到人时候,我总是有些提不起望,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完全地进入兴奋的状态。后来,我发现只有想到进入人的门或者拍打人的时候,我才能够完全的兴奋。”

  “是吗?是不是当时对你的刺太大了,以致于给你心里造成了影?老杨,你放心吧,我们既然已经是夫妻了,我一定会帮助你克服掉心里影的。”尽管于母是知识分子,但毕竟是人,人的母和同情心使她们很容易被一些虚假的谎言所欺骗。

  “谢谢你!”老杨动情地把于母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嘴印上了于母的嘴。

  “嗯…”于母发出了一声呻吟。这是于母丧夫以来的第一次接吻。她到了男人那炙热的嘴,那灵巧的舌头已经向毒蛇一样,深入到了自己的嘴里。

  老杨的舌头伸入到了于母的嘴里,和于母的舌头烈的搅拌着。同时,老杨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伸入到了于母的前,拨开真丝的睡,按上了于母的丰的房上。

  “好大啊!好滑!”这是老杨的第一印象。丰的房尽管有些发软,但那种如丝的柔滑还是让人心动。葡萄大小的头已经起了,硬硬地立在房之上。老杨开始还轻柔地抚摸着,但随着动作的深入,后来忍不住疯狂地了起来“啊…啊…”于母一边和老杨狂热地接吻着,一边发出抑地却又无法控制的呻吟。

  老杨翻上来,将于母在了自己的下。解开了于母的睡,将脸埋在了于母的双中间,深深地嗅着其中的香气。接着,又将于母的头含在嘴里,慢慢地着。

  “啊…轻点…老于…啊!不是,老杨…”毕竟和前夫过了三十多年的夫妻生活,对于一个新的男人,有时候,一时地改不过口来。

  老杨嘴从于母的房往下,滑过小巧的肚脐,来到了于母的下,将于母上仅存的粉红的三角衩儿扒到了脚踝。内的裆部已经透了,散发着阵阵热气,老杨顺手将内去,扔到了旁边的桌上。

  第08章

  无巧不巧,内正好扔到了老于的遗像之前,那散发着水的裆部,正好碰到了老于的鼻子上,那是于母为另一个男人所出来的水啊…老杨有些暴地将于母的双腿向两边分了开来,这时于母的部借着窗外的灯光彻底地呈现在了老杨的眼前。

  只见于母的间长了一片浓密的,密密麻麻的从间三角地带一直沿着两片延伸到了门周围。大两侧都被寸余长的所覆盖,遮住了道的入口。深棕的小一片略大,像冠一样,伸出到了大之外。两片小界之处,一个葡萄大小的蒂,随着于母的息,不时地震颤着。

  再往下看,是老杨最喜的门,只见于母的门颜呈灰黑,四周被一圈一厘米左右的所包围。门的纹理呈放状,闭合的很紧。凭老杨对门的经验,一看就知道这是没有被开过的处门。

  “来,你跪在上,我从后面好吗?”老杨轻声地对于母说到。

  毕竟是有过三十多年生活的妇,于母对这种后入的姿势并不陌生,这也是她喜的姿势。于母顺从地起,跪在了上,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枕头上,在老杨面前向老杨撅起了自己丰圆的。

  “啊!真大啊!半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终于盼到了这们儿在自己面前起大的时刻了。”老杨看到眼前的白皙大的,一成就和足油然而生。

  但老杨并没有着急入,他也跪在了于母的后,将嘴凑到于母撅起的之间,像一只公狗一样,顺着雌的气味,将嘴凑到了雌的裂上。

  “啊…”于母体一震,嘴里发出了一声叫,老杨的舌头已经像一条柔软的毒蛇一般,深入到了自己三年多没有被光顾的、体最隐秘、最脆弱的部位。

  老杨的舌头深入到了于母的体内,灵活地挑逗着于母道内的每一寸隐秘部位。同时,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停的在于母丰的上来回的抚摸,捏。不一会,于母的道内水就东一、西一的冒个不停。的老杨脸都是。

  “们儿,水还真她妈的多啊!”老杨心里暗道。慢慢地舌头从于母的道里出来,向上到了于母微微凸起的门。

  “老于…,不,老杨,那里脏,不要!”于母发现舌头位置不对,连忙羞涩地对老杨说道。

  “我们是夫妻啊!在丈夫的眼里,妻子上没有一个地方是脏的。”老杨心想:“不把你的眼儿,我到时候怎幺给你开啊?”

  “老杨,你对我太好了。”于母动的说。

  “这们儿的眼儿看来很啊,以前她老公不用,真是可惜了。”老杨看到于母的在自己的舌尖对门的不停的刺下左右的晃动,更加卖力起来,拼命地用舌头向门里面钻。

  “啊…老于…不是,老杨…,我不行了,丢了…”伴随着老杨舌头对于母直肠的一次猛烈地进入,只见于母的一阵不停地急促前后晃动,一水从道里面狂而出,了老杨一脸。

  “货,你还真能啊!”看到于母后急促的呼,享受余韵后不断摇晃的。老杨觉得时机到了,下了自己的内,用手扶着自己大的,拍了一下于母撅起的,对准于母微微张开的道“滋”地一声,了进去。

  “啊!”上的一对男,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舒的叫声。同样的舒,对于男却是不同的原因,不同的觉。

  对于方:那是一种多年干旱封闭的方寸之地,一旦被侵入和滋润后,所带来的涨和通透的畅快,是一种由衷的心甘情愿被征服、被蹂躏的付出。

  而对于男方:却是经过长期的期待后,终于占领和侵略期待已久土地时所带来的征服的快,那是一种鄙和世俗玩了雅和清后,所带来龌龊的足。

  “这,温暖,多水,真她妈舒服啊!就看我怎幺享受这们的体了。

  看来小杨的药还是有作用的,这还真是硬邦邦的。”想到这里,老杨终于发挥出了本的演出,用手扶住于母的,向打桩一样,用力地在于母的道内穿梭着。

  “啊…啊…”毕竟两个儿还在隔壁,于母强迫自己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呻吟,可是久旱逢甘雨的舒又怎幺能够抑住呢。

  “亲的,把头转过来,看着我,好吗?”

  淹没在快中的于母顺从地向后扭过头去,深情地看着在自己后奋力侵占自己的男人。荷兰药的幻已经显现出了作用,在那一刹那,朦胧之中,她仿佛看到了那悉的影,那和自己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老于又回到了夫妻两共同生活的上。

  “啊…老于…”那种幻觉一瞬即逝,转眼之间,于母意识到了后的男人是一个陌生的、让自己再一次敞开了心灵和体的男人。“哦,不,老杨…”

  老杨一边享受着于母成惹火的体的丰腴和温润,一边细细的打量着前让自己梦寐以求的人。只见于母白皙的面庞上笼罩一层深深地红晕,小嘴微张,吐气如兰。戴着的金丝边眼镜由于猛烈地冲撞,也有些歪斜。脸上表情透出与平素的端庄贤淑截然不同的一种媚态。

  “亲的,我你!”老杨看到眼前微张的小嘴,忍不住也将自己的嘴凑上前去,一对男深情地吻在了一起。

  “哦…哦…老杨…”于母上从撅着的姿势几乎变成了直立,双手伸向后面,搂住了杨处的脖子,头部微侧,星目微睁,香舌轻吐,烈地和后的男人的舌头搅拌在了一起。而下依然却保持跪着的状态,受蹂躏的部仍然不知羞地紧夹着这个疯狂糟蹋着自己的男人的茎。丰的大仍然不要脸地合着男人冲击的节奏。前丰的双随着合像两只白兔一般剧烈地跳动着。

  与于母的小嘴相结合,杨处觉到即使处在中的于母,嘴里和呼的味道中依然有着淡淡的清新,那种典雅和洁的觉,是老杨以往在那些从事职业工作者的上是完全觉不到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气质吗?

  清雅的口气,给人知的金丝边眼镜,抑却又无法控制的呻吟声,半年多的努力,一想到所有的这些,老杨的茎彷佛又大了一圈,在进口药的刺下,向前的雌发起了又一轮更猛烈的蹂躏。

  第09章

  于此同时,在隔壁的大儿房间,同样也有一个雪白、硕的正地向空中撅起。的主人将头侧埋到了枕头上,一边随时注意睡的儿是否有什幺异动;一边将右手从前面伸到了间,正在自己的部猛烈地动着。

  毕竟是老式的房屋了,隔音效果比较差。母亲房间里的体相撞的“啪啪”声,母亲时那让儿也为之脸红的叫声,都早已经清晰地传到了于洁的耳朵里。对于已经三年多没有接触过生活的年轻少妇来说,这些声音和往的回忆已经足够将她得泛滥,不可收拾了…这种声音,于洁其实并不陌生。在于洁十 岁左右刚刚懂事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听到过。那时候,家里居住条件比较差,四口人住在一间十平米左右的房间,于洁和妹妹上下两张叠在一起。和父亲母亲所谓的卧室只隔着一个布帘而已。于洁经常在半夜醒来,朦朦胧胧地透过布帘的隙,看到母亲跪在父亲的前,地撅起比自己和妹妹大出好多的,在父亲的前后动中发出这种让人脸红的呻吟声。

  于洁在知识上比较早,她已经知道这是父母在行房,那种放肆的呻吟声,是母亲在中特有的声音。在少心萌动的驱使下,一个布帘之隔,她也学着母亲的动作,将刚刚发育的小也从被窝里面地翘起。她的双手伸到了自己的上最地部位开始拼命地。终于在母亲“咕唧、咕唧”的水声和“哼哼唧唧”的叫声的掩盖下,于洁做为人一生中的第一,从十 岁少刚刚开始发育的道里:而出!

  就这样,在少时期,于洁的往往和母亲的同步到来。于洁那只白净的右手,也由开始在光滑的部上,变成了必须要经过一片细草,然后才能到达光滑娇的部位;接着又发展成,要经过一片茂盛的草原,才能抚摸到细草覆盖的两片儿蚌;最后大概在15 岁左右,发展成了现在这种从山包到峡谷全部被茂盛的森林覆盖,对峡谷中间的抚必须要隔着丛生的杂草的局面。

  记得那时候,于净还小,经常早上起来问姐姐:昨天晚上妈妈是不是病了,为什幺总是在哼哼?为什幺自己的也到在晃动?此时的于洁,只能羞红着脸,悄声地告诉妹妹不要什幺都瞎问,并再三地叮嘱妹妹不要把这件事情和任何人提起。

  直到后来,也许从于净12 岁左右开始,她终于不再问姐姐这些让人到尴尬的问题了。记得那又是一个父母陷入情的夜晚,于洁由于用手的刺比较强烈,她比母亲先一步达到了。正当于洁一面倾听着母亲快要达到时特有的、放的呻吟声,一面练地向后顶着撅起的,享受着后排的快时,忽然她到上铺妹妹的上开始一阵急促颤动。在母亲的达到的同时,上铺竟然传出了和母亲嘴里发出的同样的呻吟声…也就是在那天的前后,在母三人一起在公共浴池洗澡的时候,她发现了妹妹的下也长出了茸茸的细草。同时她也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的规模已经和母亲的不相上下。

  现在,她知道,母亲又在行房了。可是她子上面的男人却不是自己的父亲。

  今天是母亲的再婚的第一晚,母亲当然要履行作妻子的义务,对于夫妇之间的房事,于洁实在没有办法指责。可是于洁的心里面还不是很舒服,一想到母亲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了下,任由这个陌生男人的具侵入母亲的体内,并在疯狂的蹂躏中将母亲带上了望的峰,于洁不禁有些悲哀,不知道是为母亲悲哀,还是在为自己的父亲悲哀?

  随着母亲房间里让人到不知是害羞还是辱的声音不断的传来,于洁的体变得更加的火热。失去丈夫已经三年多的少妇,只能把丰的向上撅得更,向后顶得更急,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加的猛烈,同时嘴里发出着和母亲一样不可抑制的呻吟…

      字数:11808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