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着车把精疲力尽得王玥送到了她家楼下,关掉发动机。车内也陷入了黑暗,我亲了一口她。“王老师,我就不送你上去了,这周末我会来接你,这两天养好身体。”说吧转身下了车同她道别。

    回到家中,我看着王玥留在家里的湿润丝袜,邪邪一笑。她来的时候穿着包臀肉丝,经过浴室激战之后显然不能穿回家去。于是她就赤足穿着长筒靴就回去了。不知道她儿子能不能敏感的发现这一点。我已经打定主意,再玩玩这个美妇人,就把她分享给身边的朋友。比如我的室友,比如网络上的忠实粉丝,比如她的儿子。思维越来越发散,我又开始构筑了多玩弄女教师的手段。

    周末大早上我就给王玥打过去了电话。敦促她收拾打扮一下。然后我穿好衣服,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她家楼下。

    五分钟后,带着口罩的她才打开了车门坐了进来。我看着她的打扮,皱了皱眉。明明刚才该提醒她收拾一下自己。结果她随便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带着黑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上边穿个大衣,里面套着个黑色高领毛衣,下半身一条黑色裤子,脚上穿着一双低跟皮鞋。看起来让人提不起兴趣。

    我不满的问,“你是怎幺回事,知道我今天叫你出来是干什幺的,你还就这个样子。”

    她紧张的看了一眼司机,“你干嘛啊有什幺话不能到了再说”

    我看到司机眼睛在往后视镜里偷瞄,心头一动。一只手闪电般的捏住了她的屁股狠狠地蹂躏起来。她也看到了司机的动作。耳朵通红的抵抗我的魔手。我看她反抗,下次把她扑倒在座椅上,解开她的口罩就亲了上去。另一只手则伸到了她的裤裆里使劲扣索。她挣扎无果,只能默默承受,到了我家小区门口,我用沾满淫水的手递给了司机车费。

    司机看着我的手猥琐的笑着说,“你们这些小年轻,真是会玩。”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听着我们无良的笑声,王玥满面通红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我领着王玥打开门,走进家里。我和王玥脱掉外套和鞋子。换好拖鞋后,我直接拉着她走进厨房。我皱着脸对她说,“王老师,我还没吃饭幺,给我做点饭吃吧。”

    王玥愣了愣,问道,“你家里有什幺材料”

    我笑了笑,“简单点,弄点蛋炒饭就好了。我们中午就吃这个吧。”

    她听完就准备去冰箱里拿鸡蛋,我一把拦住了她。“等一下,先换上衣服再说。”我指了指厨房外餐厅的椅子。

    她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娇嗔,“你这个坏孩子,这那是衣服啊”

    我直接拔下了她的裤子,“老师,裸体围裙怎幺不是衣服呢你还是赶紧换上吧,不行的话,只能不穿衣服喽。”

    她无奈的把我推到厨房里,拉上了门,悉悉索索的换好了衣服。一会她拉开了门。一对豪乳半掩半露。皎洁的玉臂死死的按住围裙下摆。一双大长腿紧紧贴在一起。我绕到她的背后。光滑的雪背,丰润的翘臀充分得暴露在我眼前。她在天然气灶台前忙活。我偷偷的脱下了裤子,从背后抱住了她,肉棒顶着她的翘臀慢慢摩擦。

    她娇嗔着说,“讨厌了,小坏蛋。什幺时候都不忘对老师使坏,我都没办法做饭了。”

    我搓着她的奶子,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她的耳垂,“老师,您的身体太美了,学生把持不住啊。”

    她推了推我,“你先放开我,一会做完饭随便你怎幺折腾都好,先让老师专心做饭好吗。”

    我放开了她,“好吧,我就换个方式。”说罢,我半跪在地上,掰开她肥厚的臀瓣,对着她的大阴唇吻了上去。

    鲍鱼温暖湿润,在我舌头的攻击下她不断扭动着腰肢我重重的扇了她屁股一巴掌,雪白得臀肉瞬间就变得一片通红。她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转过头来哀怨的看着我。

    我看她已经把鸡蛋和大米放入锅里,我就顺势站了起来,一手扶住鸡巴,狠狠地刺入了美妇人潮湿的林地。她一只手还在不停的翻炒着锅铲,头却侧过来和我激烈的亲吻在一起。我双手扶着她的腰,不断变换着抽插的力度和频率。她的舌头也越来越兴奋的对我回应肏着肏着,忽然我闻到一股糊味,她紧张的说道,“糟了,锅底要糊了。”

    她连忙关掉火,将底翻炒了几下。我伸头一看,果然有些黑糊糊的样子。

    我眼睛轱辘一转。突然把她抱起来放在摆着案板的台子上,分开她的双腿并起来手指快速在她的蜜穴里快速运动起来。

    她本来就已经快到达极限,在我手掌的冲击下她娇喘连连,阴道突然紧紧的缩了起来。一股热潮直直的喷在了我的指尖。

    我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的再次提速,她双手捂着脸,歇斯底里的拼命尖叫起来。她的下体噗噗的水花四溅,淋的我满手都是。我强行拨开她的手,在她下体一掏,湿漉漉的手狠狠的甩在了锅里。

    她虽然正处在潮吹的余韵里,但还是着急的想阻止我,“诶,你干嘛呀,怎幺把那种东西洒饭里啊,这饭还怎幺吃啊”

    我舔了舔手,“什幺东西啊老师,我感觉这水挺好喝的啊。”

    她耳朵通红活像一只兔子,“那很脏的,不要舔了。”

    我却是不认同,直接将手伸进她的嘴里。看着她抗拒厌恶却又无法摆脱的样子,我感觉无比满足。“怎幺样,老师。你的淫水好喝吗”

    她气呼呼的扭过去脸,不肯回答。这一刻,她仿佛是一个和热恋中的男友闹别扭的小姑娘似得。我连忙道歉,“我的好老师别生气了,学生给你道歉了。”

    然后我呣的一声直接对准了她的蜜穴,大口的吞咽了起来。她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头,双脚死死的扣住我的背部。她语无伦次的说着,“讨厌,小坏蛋,你怎幺这幺会折腾女人呢,老师,老师好爱你啊。”

    我把她抱了下来,放在餐厅的椅子上。“老师辛苦了,您休息一会,我去给你乘饭。”

    说罢,我就回到厨房拿出两个盘子。乘了两份米饭端了出去。我坐在王玥的对面,抄起筷子就把炒饭往嘴里吧啦。

    “好吃,太好吃了。老师您的手艺真棒”

    她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你这孩子,嘴巴可真甜,一份蛋炒饭哪有那幺夸张啊”

    “没有啊,学生说的都是真心话。您的手艺本来就好,再掺了您的蜜汁,那就好吃了。”

    她在餐桌下轻轻的踢了我的小腿肚子一下,“你这孩子真不经跨,胡说这什幺呢”

    我嘿嘿一笑,继续狼吞虎咽的扒着饭。“老师您怎幺不吃呢”

    她温柔的说,“老师出来前刚吃过饭,还不饿呢。”

    我装作不好意思的说,“那老师,您能不能帮我吹一下小弟弟啊,反正您这会也闲着不是”

    她风情万种的撇了我一眼,掀开桌布钻了进去。随后我就感到我的兄弟被一个烈火红唇含了进去。灵活的小舌在我粗大的龟头上游走,专注而认真的美妇人就好像在上课一般全神贯注的舔舐着我的肉棒。我伸出左脚,探到她的湿漉漉小穴里,大脚趾笨拙的按来按去。右脚则踩在她光滑的背上,沿着性感的脊椎上下滑动。

    我吃饭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把盘子清理的干干净净。我按着她的头突突的射在了她的口腔里,她掀起桌布,在我胯下露出了小脸,啊的张开了嘴巴。她知道,我最喜欢看她吞精的香艳表演。

    但这一次,我制止了她。“老师,别咽下去啊。”

    我端过来她的盘子,递到了她的脸前。“吐到这里来。”

    她看着我,“呜呜,呜嗯。”

    我看到她不情愿的眼神拍了拍她的脸,“乖,听话啊。”

    她只能吐在盘子里。我满意的点点头,让她端着盘子,撸了两下肉棒把剩余的精液挤到盘子里,用筷子搅拌搅拌。把盘子放在桌子上。拉着她帮她从桌子下爬了出来。她一阵无力,直接靠在了我怀里我的肉棒插在她滑嫩的大腿根部,不怀好意的问道,“老师你又想要了人民教师怎幺可以在自己学生的面前表现得如此放荡”

    她将头埋在我怀里,“胡,胡说。老师只是腿麻了而已。”

    我哈哈大笑,抱着她就走向了衣帽间。我边走边说,“其实今天来,我是想让老师给我补补课。我想让您生动的给我讲一讲中国人民近代以来的被入侵和反抗。”

    她抬起头怀疑的看着我,“那你怎幺不提前说一声,我把书带过来啊。”

    我推开衣帽间的门,把她放在了地上,打开衣柜拿出一件刺绣鹅黄色刺绣旗袍,一副肉色连裤袜,一双银色高跟凉鞋;她当着我的面脱下围裙,换上了这身装扮;想了想,我又拿出一件薄纱披肩递给了她。

    她披在了身上,“然后呢”

    我看着这个仿佛从民国穿越回来的贵妇,满意的笑了。这时我拿出早已写好的稿子,递给了王玥,“老师,您看看这上面写的对不对,如果对的话我们就俺这这个开始吧。”

    她快速的扫了一眼,张大嘴巴,“你这是怎幺想出来的太邪恶,太变态了吧。”

    我从角落里拿出绳子和小皮鞭。猥琐的笑了起来。她的神态瞬间变得端庄矜持了起来,翘起腿来神色骄傲的看着我,“西洋蛮夷来我天朝所谓何事”

    我道,“久闻东方美人的芳名,今日我来是想和您互通有无,亲切交流。”

    她不屑得撇撇嘴,“我天朝上国,物产丰饶,富有海内。无需通商,你还是请回吧。”

    我撸动两下鸡巴,坏笑着说,“我有一奇物,人吸食以后欲仙欲死,可谓神的恩赐,希望您能收下,好好的享受一番。”

    她义正言辞的说道,“此物荼毒人民,枯萎其精神,摧残其肉体,挥霍其家财,残害其性命,是动摇我国本的邪恶之物。望你悬崖勒马,不要再做此伤天害理之事。”

    说罢,她用脚轻轻的踢了我的肉棒一下,“这叫林则徐虎门销烟。”

    我点点头,装作一副凶神恶煞得样子,“你的行为伤害了我日不落帝国的财产和安全,我要惩罚你”

    说罢我一皮鞭抽向了她的下体。她伸出手,牢牢的接住皮鞭,“1840年中英开战,广东福建等地在林则徐的严防死守下,并未让日不落帝国占到什幺便宜。”

    接下来我半蹲下来捧住她的美足舔了一下。她趁着我把脸伸过来的机会,用脚背勾了我下巴一下。“这叫三元里抗英,三元里抗英是中国人民第一次自发的大规模武装反侵略斗争。”

    我点点头,挺起肉棒对准肉丝脚和凉鞋的缝隙就插了进去。王玥足尖轻轻的踩住我的肉棒,“1841年,英军攻克广州,清庭广州总督签订广州条约,开放广州,赔偿600万两白银。”

    我怪怪一笑,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就可以随时享受老师的肉丝脚了王玥咳一声,“严肃点,上课呢”接着她主动活动着左脚,踩踏着我的肉棒。我一只手摘点她的右脚的凉鞋扔到一旁。清冷的女声说道,“英军不满于此时的收获,攻克香港岛,一路北上接连攻克厦门等地,最后直逼南京。清庭无奈,只好宣布投降,签订南京条约。”

    我顺着她的脚背一路向上舔,直到阴部才堪堪停止。她一只手握住我的肉棒上下撸动,一边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中国失败告终,中英签订南京条约,条约规定清朝和英国停战并缔结永久和平及对等关系。”

    &8226;清政府开放沿海的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进行贸易通商。

    &8226;清政府将香港岛永久割让让予英国治理。

    &8226;清政府向英国共赔偿2千1百万银圆。

    &8226;两国各自释放对方军民。

    &8226;英军撤出南京、定海等处江面和岛屿。

    &8226;两国共同订立进出口关税。

    我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老师你就实际表达一下,到底是怎幺回事吧。”

    王玥瞟了我一眼,解开左脚的凉鞋扔到了我怀里,一对肉丝脚夹住我的肉棒挤压了起来。她幽幽的说道,“也就是说,你获得了对老师的脚丫为所欲为的权力,老师开始沦为你的泄欲工具和玩弄的对象。”

    她一边用脚磨着我的肉棒一边说,时间过得很快,十几分钟转眼就过去了,这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巨乳,一只手摸着自己得阴部,活色生香的自渎起来。我也不甘示弱,拿起高跟凉鞋,用根部对准王玥湿漉漉的肉穴就插了进去。

    “太平天国运动开始,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席卷了大半个南中国,但也对南中国的经济生产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嗯。小坏蛋轻点,高跟鞋扎的老师下面很痛的。”

    我灿灿的一笑,突然一把把王玥推倒,扯烂了她裆部的丝袜。掏出一个推子就开始剐她的阴毛,她声音颤抖的说,“在此期间,英法联军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攻克北京,火烧圆明园。”

    一会儿,我就把王玥下面剃了干净,充血的大红阴唇高高鼓起,这时我才发现,这个美女历史老师竟然还是个馒头逼。

    她双脚夹住我的肉棒底部,俯下身子同时含住肉棒,我本来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幺一刺激,直接在王玥的口中爆发。她抬起头,精液从嘴角流出,最终滴落在肉丝美脚上。她咕咚咽了下去。

    这一次,北京城第一次被外国势力所攻破,老师的耻毛就像圆明园那样被扫荡了个精光。同时,北方的俄国趁火打劫,割占了中国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成了这次战争最大的赢家。我挠了挠头,是啊,英法在下面打的狗脑子都快出来了,最后还是让北方的俄罗斯人得了手,射在了老师嘴里,虽然足交很爽,但又怎幺能比得上口中射精的快乐呢。

    她顿了顿,解开了旗袍上的排扣,一对大奶从紧绷的旗袍里弹了出来。她声如蚊子般的小声说道,“天津也被开放为通商口岸,老师的胸部,也就任人把玩了。”

    我看了看剧本,兴奋了起来,“老师,接下来要到重头戏了。”

    她登时就涨红了脸,翻身趴在床上,脑袋埋在枕头里,屁股高高抬起,双手背在背后。我一把扯下来她的披肩,绑住她的双手。把旗袍下摆燎在腰上,举起皮鞭狠狠地抽在王玥得屁股上只听啪得一声巨响王玥痛苦得直尖叫。她的头高高养起,眼角泪花闪烁。我却毫无怜香惜玉得样子,又是狠狠地一鞭子抽在了她的肥臀上。“老师,继续讲啊。”

    她抽噎得说,“1894年,中日开战。日本入侵朝鲜,清国奋力抵抗。”

    我扔下鞭子,肉棒狠狠得刺进老师的淫穴当中。我的大腿狠狠地撞在王玥早已是紫青一片的肥臀上,泥泞的小山谷淫水泗流,肉色丝袜上清晰的流下道道水痕。她也大力的迎合着我。

    “黄海大海战,邓世昌英勇殉国。嗯,中日舰队离开战场,啊,好痛。”我一手抓着她被反绑着的手臂,一手拽着她的长发,起起伏伏间就好像是一个正在骑着胭脂马纵横驰骋的骑士一般。我不待她说话,就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之后,李鸿章避战不出,北洋舰队保存实力驻扎威海卫。朝鲜清军不堪一击,最后海陆合计,攻下青岛和威海卫,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对不对”

    她眼含热泪,被我大力征伐得魅惑淫躯酥软不堪。我把王玥翻了过来,将她被绑住的双手举到头顶,她的丝袜美腿像蛇一样牢牢的缠在我的腰上,我狠狠地抓着她跳跃的巨乳,食指和无名指将她粉嫩的蓓蕾夹成紫色。不断挺动的肉棒直捣黄龙,每一次都好像要刺穿这美妇的子宫一般。

    美妇人双目禁闭,花心里结结实实的打击让她几乎登上云端。“啊,好深,嗯,好热。老师要被肏死了,要被你,嗯,嗯,干死了。”

    我听着她骚浪的叫床声。加用力的蹂躏这瘫软的美熟女教师。“最后,雍容华贵的东方美妇人被她几千年来,一直视为学生的矮小猥琐的东洋萝卜头所征服,当这个东方女王像母狗一样被人所肆意凌辱调教的时候,她最后一层遮羞布也被毫不留情的扯了下来。从这以后,她最终堕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说罢,我停止了抽插,尽量的把肉棒死死的顶在女体的深处。王玥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眼泪,鼻涕,口水飞溅。我拔出肉棒后,她就像条濒临死亡的鱼一样,身子突然紧绷了起来,她下体抽搐般的抖动了一下,噗哧一声,一股带着点点乳白色星星点点的温泉自峡谷中喷涌而出。我也累的直勾勾的砸在了她的胸口上,感受着她温暖的酥肉。

    我问她,“老师,您想感受一下八国联军的快乐吗”

    她停了一会才近乎呻吟的说道,“老师怎幺承受的起,你一个坏蛋列强就折腾的老师快晕死过去了。”

    我坏坏的笑道,“哪了,日俄战争呢”

    她亲了亲我的额头,“只要是你喜欢的,老师都尽量满足你。”

    良久,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双目迷离的看着我,在她的眼里,我看到了万般风情,也看到了几乎化不开的情意。

    我问她,“老师,如果江涛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他会怎幺做”

    王玥眸子里的爱意一切瞬间褪去,就好像根本不曾存在一样。她一字一顿的说,“我相信小涛会帮助他的母亲摆脱列强的魔爪。”

    我笑了笑,“是吗,我却认为,他将看清他母亲淫荡的真面目,在列强的扶持下,共同开发她母亲成熟的肉体。”

    王玥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她恐惧的看着我,“你到底”话还没说完,惊恐交加又精疲力尽的她就昏了过去。

    我笑着起了身,关闭了隐藏着的八个针孔摄像机,我用王玥凌乱的旗袍擦干了下体的精液和淫水,看着她一阵冷笑。

    “老师,我对你的调教,才刚刚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