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侦探社 第28节

  吧台前,王默正对着绮妮大献殷勤,绮妮则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见小曼出来,一个询问眼神过去,小曼飞快的眨眨左眼,绮妮会意的笑了。

  “哎哟,真不好意思,沈先生,第一次喝这麽烈的洋酒,丢人了。”小曼在他另一边坐下。

  “这酒烈,第一次喝都会受不了,何况你喝那麽大一口。”王默很绅士的表示理解,“你看,两位美女,我还有一个伴。”他示意远处的前田:“是个日本人,人挺好,能一起坐过来吗?”绮妮跟小曼对视了一眼后小曼点点头:“虽然我最讨厌日本人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让他坐过来。”前田的加入让整个气氛瞬间活跃起来。这个精瘦的小日本貌似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耍宝、犯贱。这样没脸没皮的凑上来,还别说一下让几个人距离拉近了,而且两人自然就有了分工:前田明显对小曼更有兴趣,而王默则把主要注意力放在了绮妮身上。一个多小时后,4个人已经显得十分熟络了,吧台处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让独坐角落里的我显得格外寂寥,也弄得我心情怪怪的:这节奏怎麽有些不对啊,这俩娘们不会真的当泡夜店了吧。

  “嗨嗨,你们俩注意点好吧,你们老公还在一边坐着呢。”我轻声对着自己西服领口说,耳机里却传来更欢快的笑声,明显是小曼这小妖精的,直笑得花枝乱摇,胸前的丰满晃得面前的小日本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俞——小——曼!”我咬牙切齿的。

  “姐姐,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小曼咯咯的笑着越过王默问绮妮。

  “是有点呢。”绮妮笑着说。

  “酸味?有吗?”王默奇怪的,还专门用鼻子嗅了嗅:“没闻到啊。”换来两个女人更欢快的笑声,却恨得我牙直咬。

  吧台上,服务生已换了不知多少次酒杯,几个人开始有些微醺了,绮妮已是面若桃花,娇艳无比了,倒是之前没发现小曼的酒量尽然蛮大,到现在还是一切如常。

  仿佛彼此有种感应,绮妮跟王默忽然沉默了下来,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她的眼神又飞快的躲开,似乎知道将要触及什麽,两人就那麽狠突兀的不说话了,气氛有些尴尬。就那麽莫名其妙的沉默几分锺后。

  “不知道苏小姐待会儿还有什麽安排?”耳机里忽然传来王默声音,有些沙哑,然后是诡异的一片安静,除了一旁小曼跟小日本的谈笑声。

  几秒锺后,我的耳机里传出绮妮有些粗的呼吸:“王先生……”她的声音有些怪,仿佛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我擡眼望去,顿时明白了——王默的手已经放在了她露在外面的洁白大腿上。

  “我觉得能跟苏小姐坐在一起,真是我俩的缘分呢,也是我的福分。”王默的声音仿佛依然那麽绅士,他的手放在绮妮的腿上也似乎是一件很自然很应该的事,跟握手没什麽两样。却让绮妮有些惊慌,如果不是想到之前的计划,估计她早就跑了。

  “我有老公的……”绮妮的声音弱弱的,不过话语间透露的声音却让王默爲之一荡,本来胸中就集聚的一股邪火顿时熊熊燃烧起来,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出他的手开始有些小幅度的动作,该是往上了吧,我猜。

  绮妮穿得本就是短连衣裙,裙摆没有过膝,因爲刚刚的谈笑,裙摆早就有些淩乱,缩了上去,露出一大截粉白的大腿,这自然便宜了王默,他边跟绮妮谈笑着,手边在她大腿上轻抚,惊得绮妮一阵阵轻抖,却又没有抗拒,这让王默认定眼前的这个尤物并不是久混夜场的浪荡女子,也更加让他有种征服的欲望,直恨不得现在旁边就有架床可以狠狠的将她压倒在身下温存流连。

  “王先生,别这样,我有老公……”绮妮的声音依然是柔弱的,对男人丝毫没有威慑力。我看见她的双手都伸到了自己的前面,似乎在阻挡什麽。

  “你真是个尤物。你老公放纵你来夜店本身就是一种犯罪。”王默的手被绮妮死死挡住,他的身体却乘机靠了过来,他在绮妮耳边轻轻的说,正好是绮妮带有微型耳机的那一边,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一种谁都能听明白的情绪:“你只要放松就好,我只想好好爱你。”说话时陌生男性的热气哈在绮妮的耳廓,让她有种酥麻的感觉,感觉到她身体有些软,王默手上猛一用力。

  “啊——!”绮妮一声轻呼,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已挫到双腿间的底部,她手忙脚乱的将敌人赶出底线阵地,只觉汗都要下来了,她很清楚自己的老公就坐在背后不远处,看着,听着,甚至录着,没来由的竟然感觉双腿间忽然一涨,似乎有东西挤了出来。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惊慌的推开身边的目标男子,甚至是内心仇视的男子,匆匆向厕所走去。我及时发觉了绮妮的不对,不慌不忙的站起身,跟了上去。

  Muse没有单独的男女厕所,而是左右两个区,都是公用的独立隔间。常来的客人都会知道什麽时候该去哪个区。

  我就站在左区的门口,点燃了一颗烟,貌似烟瘾犯了。几分锺后,绮妮从一个隔间出来,站在化妆镜前,长呼了一口气,然后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眼神有些惊慌,又有些求救。

  “干得不错,就是这样。”我头偏向一边,低声说,“要得就是这种效果,男人只有在精虫上脑时才是最放松的。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就你这句话最让我感觉不靠谱。”绮妮嗔道。想想也是,几次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结果都是她给沦陷了。

  不过我的鼓励总算让绮妮多了些许镇定。她翩翩的走了回去。在王默的另一边,小曼仍在跟前田说笑,她的任务本来就是缠住前田,让他不要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对不起”绮妮表示歉意的坐下来。

  “没关系。”王默绅士的笑笑。

  “我……”绮妮刚想继续说什麽,话被王默再次上来的手打断了。看向他时,他竟若无其事的左手放在她大腿上,右手还能招手叫服务生再来一杯酒。

  “不经常出来玩吧。”“嗯,第一次。”绮妮点点头。

  “没事,我会帮你。”王默在她大腿上拍拍,不带很明显倾向的动作让绮妮没有再抗拒。然后,我竟然看到然后王默将左手从她大腿上抽出,环过来将绮妮搂在了怀里,绮妮只是象征性的挣了挣,就放弃了。

  (十七)

  我回到了座位上,端起酒杯换了一个离他们更近的斜对面的座位。

  “你一定是魔鬼。”王默的声音带着浓厚的粗气。

  “什麽?”绮妮没听明白。

  “如果不是魔鬼,爲什麽能够一眼就能让男人迷醉不能自拔。”王默的鼻子在绮妮的颈部摩擦。

  “你很会哄女人。”绮妮的声音也有些怪了。

  “我只会哄我喜欢的女人。”王默低沉而沙哑的回答,“你是那种会让男人疯的女人,真的,我就快要发疯了。”他搂着绮妮,右手在她右腿上下的摩挲。

  绮妮沉默。

  “你老公真幸福,性福。”绮妮沉默。

  “他怎麽就能放心让你这样魔鬼般的女人出来,难道他是撒旦?”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仿佛在喉咙里打转。

  绮妮沉默。

  “你不但是魔鬼,而且是罪人,让别人想爲你犯罪。”绮妮还是沉默。

  “魔鬼,我想要侵犯你。”王默鼻子里呼着粗气说。

  绮妮依然沉默,但我知道,她已经开始投降了,因爲我看见她缓缓的将双手放在了吧台上,十指交错挡在胸前,这个带有明显暗示的动作让王默欣喜若狂,他快速的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将绮妮更加搂近自己,接着两人的身体和吧台的阻挡,将右手探到了绮妮胸前“嘶——!”我的耳机里传来王默的吸气声:“天,真是一对完美的宝贝,好棒!怎麽能这麽有弹性?你果然是上天用来惩罚男人的魔鬼,让男人爲你吃不香,睡不着。我要是你老公,天天都要抱着它睡。”久经花场的王默竟然在绮妮面前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在绮妮双手掩耳盗铃的遮掩下,将她胸前沉甸甸的宝贝颠在手中,流连忘返的赞叹着。

  绮妮始终没有说话,呼吸却越来越重。

  “宝贝,这样不行,我受不了了。”没几下王默有些受不住了:“我们去……”最后两个字实在太低,我几乎无法听见,只见绮妮摇了摇头,王默再看她,她还是坚定的摇头。

  “那你陪我去跳舞好吗,这样我会放空枪的。”王默可怜兮兮的。

  “噗嗤。”耳机里传来绮妮几不可闻的笑声。她站了起来。

  Muse属于清吧类型,在场中央有一个不大的舞池,四周围绕着一圈耀眼LED灯,却是对着外圈亮的,晃得人根本看不清舞池里面的情况。

  Muse里的音乐声音大小的恰到好处,既能让跳舞的人能沉浸在音乐里,又不会打搅到四周人的攀谈。

  我努力的睁大了眼睛想看清里面的情况,却只能依稀看到两人走进了场内,绮妮轻擡起手,然后王默将她搂进了怀里。

  “咯咯咯。”耳机里另一边传来小曼咯咯的大笑声,我转过头去,靠!这小蹄子也被前田这小日本搂住了,前田正在她脖子上亲吻,小曼竟然没有反抗,反而似乎很享受,在我看向她时,她的头也正转过来,挑衅的看我一眼。我知道,因爲我始终对绮妮的关注,她有些吃味了。我的两个女人,分别在别的男人怀里,这让我没有感觉到刺激,反而有些慌乱和淡淡的酸楚。

  “魔鬼,能帮我挡挡吗?”耳机里传来王默的声音:“我这样子没法站,太丑了。”我扭头过去,正好看见本来还跟对方有一定距离的绮妮,在王默说这话后,沉默了一会儿后,身子向对方靠了靠,竟然是无缝连接了?我大吃一惊,搞不清绮妮是更好的进入了角色,还是真的有了别的感觉。我慌乱的从身边的提包里取出一副眼镜,戴上,场内的情景顿时清晰了许多:她真的已经完全跟对方贴在了一起。

  “这样我就不会出糗了。”王默貌似摆脱了尴尬:你妹啊,旁边那几对奸夫淫妇自己都玩的不亦乐乎,谁还有空闲注意别人,何况,就这场内的灯光,如果不是我随身带着高科技,谁肉眼能看清?当别人都是孙悟空火眼晶晶啊。我心里愤愤的,然而,绮妮接下来的话让我惊得差点跳起来。

  “知道吗,其实我老公也在酒吧里。”她轻声在王默耳边说。

  “你说什麽?”王默身体一僵,都有些口吃了:“你…你在开……玩笑吧。”“他喜欢看他老婆这样。”绮妮摇摇头继续说。

  夫妻侦探社 第29节

  “这个……”王默有些吃不准绮妮说的是不是实话,眼神开始四处瞟。

  “别看了,他不会出来的。”绮妮笑了笑:“他有些……”她思索了一下用词:“有些淫妻癖。”她的话让我心惊肉跳,却又有种异样的兴奋跟刺激,嗯,还有捅破了那层纸的释然。

  “他喜欢别人弄她老婆?”王默有些疑惑的。

  “至少现在这样会让他很刺激。”绮妮的话让王默有些兴奋了。

  “我懂。”他了然的:“我一定会让他满意的。”说完这话,他坏坏的笑着,搂在绮妮腰上的手一用力,两人下面完全贴合在了一起,绮妮轻呼一声之后,身体靠了上去。耳机里一片静默,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场边一圈的灯光实在是太强了,即便使用了高科技我依然不能完全看清,只依稀看到似乎王默想去吻她,她头一偏,被吻在脸上。

  “宝贝儿,你的胸真大,顶得我好舒服。”王默在她耳边厮磨。

  “嗷”过了好一会儿,耳机里又传来王默的轻呼:“宝贝儿,就是这样,嘶——好爽。”两人停在了原地,绮妮轻垫起脚,双腿并拢,轻轻的磨动着。

  “你真会磨,宝贝儿,你爱死我了。”感觉得出王默确实爽得不行:“是不是老公躲在暗处的偷窥让你更刺激?”“没有。”绮妮否认,声音却是弱弱、糯糯的。

  “没有吗?让我来看看。”就在大庭广衆的舞池里,王默将绮妮身体往上提了提,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翻起了她的裙摆。

  “不要,别人看见。”绮妮挡住了他。

  “这麽暗,看不见。何况你老公看见不让更让他刺激。”王默坏笑着,手往后一插。

  “嗯-”绮妮一声轻哼,他的手指直接从她内裤穿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还说没有?这是什麽?”王默的手伸到绮妮的眼前。

  “脏死了。”绮妮拍了他一下。

  “这怎麽能叫脏呢?”王默将亮晶晶的手指在嘴里一含:“这是蜜露,我的最爱。”换来绮妮的又一巴掌。他的手又下去。

  “嗯”绮妮压抑的又哼了一声。

  “宝贝儿,宝贝儿,听见你的水响吗?”王默闷闷的说:“这样我都能听见。你好敏感,真爱死我了。”绮妮垫着双脚全身都靠在王默的身上,臀部微微翘起,以方便对方的动作,口里隐忍着不发出别的声音,却将这种隐忍化作了男人更强烈的征服欲。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们去厕所。”王默忍不住了。

  “嗯。”绮妮几不可闻的答应一声。

  我赶紧提前起身,快速走进了右区,里面已经有几个隔间门紧闭着,里面传出啪啪的撞击声和女人的哼哼声。貌似3号和相邻的4号还是空的。

  “我在3号,隔壁4号是空的。”我闪身进了3号隔间,反锁了门,就在我反锁的那一刻,又一对男女搂抱着走了进来,已关门进了3号隔间的我并没有发觉他们走进的是4号。

  紧接着,绮妮跟王默走了进来,4号门在她的眼前嘭的关上了,绮妮一下就慌了。

  “我们换个地方吧。”她有些慌乱,声音明显有些大,显然想让我听见。

  “没事,宝贝儿,你听,大家都在翻云覆雨。”王默没有察觉,一眼扫去,还有7号门是开的,拉着她就向7号隔间走去。

  “不要……”她惊慌的大叫起来。

  “尼玛谁啊!爱玩不玩,不玩别打搅别人!”旁边隔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

  “宝贝儿,快,我受不了了。”王默做个嘘的动作,强行将她拉了进去。

  这时我也发觉不对劲了,我爬上马桶,探头往隔壁一看:草尼玛,这哪钻出来的野鸳鸯?!这下玩大了,我赶紧开门出来,故意摔门出来。

  “我不喜欢7号,咱们等等。”耳机里绮妮弱弱的。

  “等不了了。”耳机里王默猴急的喘着粗气。

  “7号,7号。”我急昏了头的乱转,7号在当头,只有6号相邻,悲催的是6号的门,甚至再过来5号的门都是紧闭的,里面传出的莺莺燕燕声告诉我他们激战正酣。

  我也开始慌了,走出门外:“小曼,快过来,出事了。”10几秒后,小曼急急忙忙的走过来,发现了门外阴暗角落里的我:“怎麽了?”“原定我进3号,她进4号。谁知他们来晚了一步。”我的声音在发抖,曾经惨痛的经历让我不敢想象如果再一次发生,会给我们彼此带来怎样的冲击。

  “现在呢?”“4号被人占了,他们进了7号,旁边6号还有人。”“啊——!”耳机里传来绮妮的一声轻呼,我的汗水在下落,她撑不了多久了。

  小曼也有些着急,走了进去。

  “那边没事吧?”“没事,就凭小日本那点酒量,灌不死他。”小曼边轻声说,边附耳到6号去听。我探头出去看看,果然,前田那小日本已醉趴在了吧台上。

  “身上多少钱?”小曼回头问到。

  “有几千。”我回答。

  小曼快速拉开自己裙子侧面拉链,故意将衣服弄得淩乱起来,只半搭在了胸前,然后一把将我拉过来,狠狠的吻住了我,边吻边哼哼着。

  “这时候了。”我有些恼。

  “去敲6号门,把钱给他。”小曼说。我顿时会意,将她猛得搂进怀里,一阵狂吻,然后敲敲6号门。

  “尼玛谁啊?!”一个男人恼怒的。

  我又敲了敲。门猛得被拉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正要张口骂娘,眼前的情景让他一滞。

  “兄弟,行个方便,这就是你的。”我一幅浴火焚身的模样,一手搂着衣裙缭乱的小曼,一手拿着几千块钱现金,关键是在我将钱举起的瞬间,我有意将西服往外一甩,露出了别在腰间的枪把。那对男女一走,小曼飞快的关上了右区的大门,然后进了6号隔间。

  “我真爱死这对乳房了。”刚关上门,耳机里就传来王默含含糊糊的声音,似乎嘴里含找什麽东西,“宝贝儿,做我的情人吧,离开这对乳房我会过不了日子的。”然后是一阵哧溜哧溜吃什麽东西的声音。

  我小心的踩着马桶微微探出头去,眼前的情景让我心中一荡,又轻轻松了口气。

  绮妮靠坐在马桶上,连衣裙的上围已被扒到腰间,两粒胸贴早已不知去向,正单膝跪着的王默让她的双腿张得大大的,无法合拢,此时,王默正一边揉握着她的左乳,一边将她右乳的乳头含在口里,贪婪的吸吮着,绮妮不时从他手间弹出的乳头竖的坚挺坚挺的,宛若一粒熟透的葡萄。

  “好大。”因爲嘴里含着绮妮的乳头,王默的声音含糊不清,“一只手都不能掌握呢。”绮妮显然也被他弄得有些情动了,头偏向一边,一手撑在马桶边沿,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正偷窥着,感觉有人拉我的脚,一低头,看见小曼正看着我,用口型在说:“别看了,办正事要紧。”我这才将注意力放回来,却一下愣住了:现在还根本干不了活,外套还穿在王默身上呢。小曼看见我还在发愣,有些急了,也挤着爬上来,一探头,也傻了。

  “怎麽办?”她用口型说。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得,这下变成现场直播春宫剧了,还是老婆大人主演,想不看都不行,谁知道王默这混蛋什麽时候会脱外套。

  绮妮的乳房不停的在王默手中变换着形状,王默贪婪的揉着、捏着、挫着、握着、舔着、含着,在男人的一张大手下,还有大半个乳峰没被覆盖到,随着他手中的动作,时而颤颤巍巍的摇曳,时而像一大团洁白的面团柔韧弹动,两粒已涨到顶点的乳头轮流在男人的嘴里跳舞,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看到后来,我都有些视觉疲劳了,可这王默还是舍不得放手,我担心的看看大门,还好还没人进来。

  终于,男人决定开始转换阵地,顺着绮妮的乳房开始亲吻着往下,绮妮也乘机将身体换个姿势,一偏头,就看见了隔板上的两个脑袋,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来,看清是我跟小曼之后,红霞瞬间遍布了脸颊,简直红透了。

  “啊,不要!”她也开始从刚刚几乎放纵的情欲中出来,却发现王默已到了她双腿间,正准备将她双腿并拢好脱她的内裤,她赶紧去阻拦,却又如何能阻挡快被浴火烧死的男人,只是这一下,我和小曼只能躲了起来,我这才想到自己是干嘛的,还有高科技呢,很快一个小小的探头就从隔板上探了出去,可惜画面不是很大,而且是广角有些失真。“啪!”小曼狠狠打了我一下。晕,这蹄子是属蛔虫的吗?这都能看出我的想法。

  “我还是接受不了。”绮妮推挡着王默。

  “宝贝儿,都这时候了,你觉得矜持还有意义吗?”王默试图去并拢绮妮的双腿,绮妮却死死的张开着不让他并拢,这真是个矛盾的选择:并拢了意味着最后一道防线将崩溃,这样腿大大的张着,又将最隐秘的底裤尽情的展现在陌生男人面前,更加激起男人的兽欲。绮妮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了,但是然并卵,“嘶——嘶——!”亟不可待的王默竟然粗鲁的撕开了绮妮那条小小的丝质内裤。

  “啊!”绮妮惊慌的喊了一声,下意识的想并拢双腿,却被王默跪在中间。“应该差不多了吧。”我想,我又爬上了隔板,从上往下看去,差点没飚了鼻血:绮妮无力的半靠在马桶上,双腿因爲王默的身体被分成了大字型,原来的内裤被撕成了碎片,只余小一条一指来宽的布条搭在她大腿根部。王默没有动作,而是痴痴的盯着她双腿间,像在审视一件珍藏的艺术品,在那里,一团并不浓厚的黑色围裹一条浅红的肉缝,因爲情动,那里已微微张开了一张小嘴,露出些许里面粉红的嫩肉,仿佛想吃进什麽。

  良久,王默仿佛才从震撼中醒过来:“想不到你还这麽嫩。你老公用的少吧,让我来帮帮他,好吗?”他边说着,边脱去自己的外套,我赶紧缩回头,直到隔壁又传来哧溜哧溜的水渍声我才再探出头去。王默的外套已挂在了隔板的挂鈎上,此刻王默正专心致志的俯在绮妮的双腿间,吃着他梦想的美味,绮妮几乎瘫软的靠住马桶,看着我,眼眶中闪过泪花,一手捂住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喉咙不要发出让自己羞耻的声音,一手无力的放在王默头上,本意是想徒劳的推开他的头,却又担心他万一真擡起头看见老公,又矛盾的将头压下,这变成了对男人的鼓励,他舞动的舌尖弹动的更加欢快了,让她感觉到双腿间有欢愉的蜜露不受控制的翻涌,先是在被男人舌尖挑逗的门缝中集聚成团,然后终于两片大门不堪重负,被挤了开来,从肉缝底部涌出,很快,竟然自己的菊门都因爲液体的浸润而有了凉意。

  【待续】

       662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