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侦探社 第22节
“那时候…啊…那时候坐着真的好累…啊…老公。”我开始缓慢的上下,妻子已敏感的哼了出来。
“继续说。”我扶着她的臀帮助她上下着。
“啊…坏老公…这样…这样让我怎麽说。”她哼哼着。
“你现在怎麽这麽敏感。”我边说边将她的丝质睡裙从她身上脱去。
“我也不知道怎麽了,男人一碰我就非常敏感。”她全身赤裸着坐在我身上,上身微微前倾,将一对丰乳凑到我面前,我一口含住。
“啊——!”绮妮一声轻哼,连臀部的起伏都不能了。
“后来呢?没有故事了?”我含着她的乳头,含含糊糊的问。
“啊!我坐下来后,嗯…才感觉到刚才太疯狂了。”绮妮陷入了回忆中:“我的小腹那时还会一阵阵的抽搐,让我有些难受,更恐怖的是,随着小腹一阵咕噜咕噜响,里面…啊…里面又有东西流出来,他竟然…啊…竟然射了那麽多。”我的分身又是一阵胀大,被绮妮的话刺激的猛的用力往上一顶。
“啊——”绮妮一声叫:“我吓坏了,我下面又没垫有东西,在那个公共场合,我又不敢去看,只能任由它流出来,流到沙发上。”我再也不想听绮妮的回忆,粗鲁的将她推倒在床上,狠狠的刺入。
“惩罚我吧,老公,惩罚我吧。”绮妮闭着双眼:“我是个坏女人。”我没有说话,只是那样不知疲倦的在绮妮身上耕耘,冲杀,没有怜惜、没有温柔,只有前所未有的粗鲁和狂野,绮妮很快在我的鞭挞下高潮,而我却似乎还远远没有到巅峰,很快她竟然有些承受不住了。
“老公,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让我歇会儿。求你了。”身下的绮妮嗯嗯啊啊着哀求我。
我还是不说话,只是像头蛮牛的进出、进出,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暗红。
“老公,你不要吓我。”绮妮有些慌了,已过去半个小时了,下体内进出的坚硬没有丝毫疲软的迹象,而我也彷佛没有了灵魂,只剩下了进出的本能。
“老公!老公!”绮妮拍打着我的脸,惊慌下失去情慾的下体在我的抽动中很痛:“小曼!”她惊慌的大喊起来:“小曼!快来啊!”她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快来!李迪出事了!”“怎麽了?怎麽了?”门外传来小曼紧张的声音,她一推门冲了进来,然后……
“作死啊,绮妮!”她吓得又退了回去:“你们两夫妻是调侃我是吧。”“不是啊。”绮妮快哭了:“他就知道动,我怎麽叫他他都不应了,你快打120.”听到绮妮的哭腔,小曼才意识到我可能是真的出问题了,再次推门进来。
“这鬼样子怎麽打120啊。”她看着我们俩的情形。
“那怎麽办?”绮妮痛苦的:“我都快痛死了。”“只有先让他泄了。”俞小曼想了一会儿。
“那你还不来帮忙!”绮妮气急的。
“啊!我?”小曼一愣。
“啊什麽啊呀,都痛死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在千岛湖他差点就弄你了。快点啊,我真的痛。”小曼咬咬牙,终于上了床。她拍了拍我的脸,叫我,我还是没有反应。她只好脱去了自己的睡衣,来到我的背后,抱住了我。
“李迪,你醒醒。”她的乳房软软弹弹的鼓在我背上,她的舌在我耳廓画着圈,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陷入了密境中的我动作忽然停了下来。见似乎有效了,俞小曼将手伸到了我的胸前,在我身上轻柔的抚摸着,我又动了一下,绮妮痛的闷哼了一声。小曼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从我的胸前一直摸到小腹,然后继续向下,握住了我的阴囊,我又停了下来。
“要不先让他拔出来吧。”小曼对绮妮说。绮妮点点头。于是小曼抓住了我的阴茎根部,引导着它小心翼翼的从绮妮体内拔出,绮妮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轻松下来。
“你们玩什麽啊,弄成这样。”看着依然挺拔高耸的我,小曼无奈的。
“没有啊。”绮妮心虚的。
“真受不了你们。”“那现在怎麽办?”绮妮看着我问。
“先让他泄了再去做检查。”“不会有问题吧?”“不会。他要一直这样我估计才会有问题呢。”说完小曼趴了下来,看看我湿漉漉的高耸,那是我跟绮妮体液的混合,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扶好含了上去。
绮妮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
“看什麽,还不来帮忙!”小曼含着我的龟头含含糊糊的叫绮妮。绮妮赶紧也过来。
“这…这怎麽弄?”小曼用手托托我的阴囊,绮妮会意的也趴了下来。
“喔——!”龟头和阴囊的双重刺激让我终于出声。
“有反应了!”绮妮惊喜的。
“别停啊,继续。”小曼赶紧叮嘱她。
“你们俩在干嘛?”我忽然问。
两个正在我身下活动的女人浑身一僵,都停住了,眼神愣愣的看着我,傻了,不知该如何反应。
“好玩吗?”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不是…。那个…小曼是在救你。”绮妮有些语无伦次的。
“嗯?”我看向小曼。
“你忽然失去知觉了,就跟个机器人一样,只知道动。”小曼似乎比绮妮要镇定一些。
“然后你们就……”“小曼想让你先泄了再打120.”绮妮脸红红的。
“那现在呢?”我看看依然没有丝毫软下的下面,今天它真的有些异常,估计明天要大补了。
“那个,你醒了,你们就继续吧”小曼惊慌的,准备下床。
“不要,”却被绮妮一把拉住,她看看我:“他今晚这样,我一个人应付不来。”“这哪能分担的。”小曼气急败坏的。
“两个都别走了今晚。”前面绮妮的话让我心中有一股熊熊的邪火需要尽情的发泄。我一把将两个女人都拉倒在了床上。
“李迪你疯了!”小曼还想挣扎,却被我死死压住,左边绮妮已经浑身瘫软,没法挣扎了。
我的两只手,一手握着一个女人的乳房,默默的感受着,绮妮的乳房明显要丰满些,握在手里沉甸甸、鼓囊囊的,像只灌满水的水囊;而小曼的乳房其实也不算小,只是相比绮妮就要小很多了,她的乳房糯糯的,握在手中盈盈一握又是另一番风味。我的手在她们乳房上轻揉,就宛若我是一个面点师,试图将手中的面团揉出各种形状,很快两个人都有些气粗了,我发现,绮妮似乎对我抚摸她的乳房反应要更明显些,看来她确实说的对,她现在越来越敏感了。也于是,我坐了起来,一只手继续在绮妮丰满的乳房上游动,另一只手来到了小曼的双腿间,这是几天来我第二次到达这里,她双手的推挡简直就是走过场,只略微的抵抗一下就投降了。我彷佛在练习传说中的左右手互搏,两只手在两个女人的不同部位上做着不同的动作,这真他妈难,但感觉也真他妈爽。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飞吗?我兴奋的根本没法再让自己多在两人身上流连,我蹲起来,将小曼身体侧身双腿合拢,然后搬起,压在绮妮腿上,这是防止绮妮离开,后来我才发现这根本多次一举,绮妮早已瘫软做一团,无力自拔了。
我不敢多做停留的欣赏小曼并拢的双腿间显出的包子穴,挺着大肉棒就挤了进去,多汁、甜美,让我毫无阻隔。小曼紧皱着眉头,回过头来看我。
“爽吗?”我轻声问她。她点点头。
“爽为什麽不叫?”我扶着她的臀,听着身下呱唧呱唧的声音。她看看一旁的绮妮,摇摇头,绮妮则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俩,或者在她的心中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的老公会就在自己面前干着别的女人,她会心中有些酸楚吗?我在想,手伸过去,握住了绮妮的脚,她看向我,却是目光有些呆滞。她确实有些难受了。我肯定。我干着小曼,手里握着绮妮的脚,安慰的看向她,拉过她的脚,口一张将她脚趾含在了嘴里。
“啊”绮妮一声轻呼,脚一抖,试图收回去,却被我死死拉住,绮妮的脚很美,很小巧,几根脚指头胖嘟嘟的,就像几只可爱的小猪,我像在清理她的脚一样,从舌头在她脚趾缝间扫动,下身不忘保持着进出的频率,不过这样的感觉虽然好,但人却是挺累的。
“你来。”我躺了下来,为了防止绮妮离开,手里还搂着她。小曼已开始沉浸在3人世界里,见我躺下,她主动坐了上来,然后开始了臀部一前一后的磨动。
绮妮半躺在我的怀里,任我的手在她胸前摸来摸去,眼睛却看向我跟小曼的结合部,在那里,小曼下体的一团淡淡的褐色在自己丈夫的下腹磨动,偶尔后退时,一小截肉棒从她含裹的小嘴里露出来,又吞进去,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我搂住绮妮的手将我的方向用了用力,她会意的将胸凑了过来,让我一口含住。这是怎样的完美?此时此刻,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坐在我的小腹上,忘情的吞吐着我的肉棒,我那无数男人迷恋的绮妮则躺在我的怀里,那麽主动的将那白皙丰硕的顶端嫩红葡糖凑进我的嘴里。这是在天堂吗?我感觉自己几乎要迷醉在了这甜美当中。我想这份迷醉也熏染了她们。此刻,绮妮看着我像一个孩子般吮吸她的乳房,眼神温柔而深情;小曼主动由坐变为了蹲,双手撑着床控制好自己的平衡,臀部尽情的起伏着,房间里回荡着我们身体剧烈撞击的“啪啪”声。
“啊…啊…啊…”每一次撞击都会让小曼发出忘情的呻吟。这也渐渐感染了绮妮,她的眼神开始迷离,在我吮吸她的乳头过程中,她分开了双腿,将一条腿缠在了我的腹部,身体不安的扭动着,不时与我腰间碰触、摩擦,腿间的液体打湿了我的腰,感觉凉凉、滑滑的。我不能冷落了绮妮,我手上用力,示意她坐起来,她会意的坐了起来,然后奇怪的看着我。
我拉着她的大腿,牵引着她往我头部过来,她似乎感觉到我想干什麽,有些害羞的抗拒,却在我手上的坚持下,在我的头上分开了双腿。我的双手从她臀后反扣住她,默默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蜜缝。我已多久没这样近距离的看它了?那粉粉的、湿漉的蜜缝离我是如此之近,近到彷佛我一张口就能含住,我却舍不得,只想再好好的看看。此刻,因为绮妮的紧张,附近的肌肉有些僵硬,刚刚经历的激情,让本是一条直线的蜜缝因为缝口蚌肉的绽放而变得弯弯曲曲,一滴晶莹的蜜露将穴口几根阴毛凝结在了一起,那麽淫靡的挂在那里。如此美景怎能让我放过,我手微微用力将她身体往下压。
“啊——!”绮妮一声忘情的娇吟,一个柔软滑腻那麽贪婪的开始在她双腿间索取,在它快速的舔弄下,她敏感的身体又开始渴望了,她颤抖着想逃离那条灵动的小蛇,却又忍不住的坐下,想更贴近,她分泌的粘液打湿了我的嘴、我的鼻,甜美而带着淫靡。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的在我嘴上、腿上磨动,他的大蛇在下方进出,小蛇在上方搅动,让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娇吟在房间里回荡。我猛的坐起身来,将绮妮推倒在床上,退出了小曼,迅速插入了早已饥渴难耐的绮妮,此时,我没有忽视突然空虚的小曼,把她拉过来,将手放在了绮妮丰满的大胸脯上。第一次在做爱的同时被另个女人摸胸,老婆有些迷离的一阵哼哼。异样的顺滑让我陷入一片泥泞,一不小心,长枪便会滑出水道,此时,老婆会主动而着急得双腿夹住我的腰部向前一用力,根本不用担心会钻错了地方,那滋润的滑液导引着长枪几乎不用对准,就能精准无比的重新杀入战场。
夫妻侦探社 第23节
昏暗的灯光下,三个赤身裸体的男女彷佛已忘记周围一切的纠缠在一起,那粗壮的喘息、阵阵让人心跳加速的水响和忽强忽弱得呻吟,汗水、淫水交织在一起,让整个房间混杂着一种淫靡的气氛,也彷佛催情般,让小曼开始放开。她主动的抚摸着绮妮的乳房,一只手伸到我和绮妮紧密结合的部位上方,如同A片里常看到的,用手指按擦着绮妮的阴蒂。
绮妮“啊!”的忽然无法控制的尖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阵阵颤抖,她竟然再一次高潮了。而我的长枪还斗志昂扬的泡在她温润的阴道里。
“我要休息一下。”老婆瘫软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此时,小曼仍在进攻着她的乳房。
“不要了,别弄,好肉麻。”高潮过后的绮妮还十分敏感,肉麻的想躲开她的骚扰。小曼却报复似的不肯放过她。很快,老婆又气踹嘘嘘的无力再挣扎,手捧住小曼的头,不知到底是想推离自己,还是拉近自己,而我此时,乘着她们两人的嬉闹,转到了跪在老婆身边高高翘着臀的小曼背后。
正舔弄着老婆的乳房,小曼忽然闷闷的哼了一声,口松开了老婆的乳头,微皱了皱眉,闭上了双眼,不多时,口中就开始传来不规则的哼哼,很快就瘫软的趴在了老婆身上,承受着我新一轮的进攻。
说实在的,做了这麽久,我的体力还真有些吃不消了,不过,人身第一次一男两女又让我内心兴奋异常。我的汗水已如小溪般从身上趟下,一部分滴到萍高掘起的屁股上,一部分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老婆已悄悄爬起身,见状找来一根毛巾,心疼的在我背上擦着汗水。内心的一阵感动,让我忍不住一把将老婆拉到我身侧,狠狠地吻了上去。
小曼的呻吟与老婆的压抑不同,有些断续,但却更阴柔撩人心弦,我抓住她双腿根部,大力的进出着,在一阵快速的抽动后,会猛得用力往里一顶,停留几秒,又抽出,然后继续快速的运动。从我的角度望去,我的阴茎似乎全打开似的异乎寻常的粗壮,股股白沫环绕着它,随它进出的分分秒秒溅的四处都是。我再次躺了下来,小曼背对着我坐在我身上,大声呻吟着,屁股用尽全力的向上撅起,以迎合我的冲刺,黝黑的菊门向上张开,露出中间的褶皱,一张一合,竟让我有了一种想钻进去一探深浅的慾望。
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着了魔一样,将拇指放在口里舔了舔,然后伸过去,揉在了她菊门上。
她“啊”的一声轻呼,反手将我的手打开。我没有放弃,又揉了上去,再次被打开。我猛的一阵用力,小曼被干得东倒西歪,差点支撑不住,我乘机再次将邪恶的手伸向她的菊门,这一次,是坚定的按在了上面。
“啊!”她惊呼一声,反手抓住了我的手,想阻止我另类的侵犯,我却使着暗劲不让她推开,我又一发力,她一软,手无法用力,在她臀部落下瞬间,我的指尖消失在她的菊门。
“不要那里…啊…李迪,你混蛋”异物的入侵让小曼差点哭出来,却被我往前推倒,阴茎跟手同时退了出来,只是待她四肢趴好,我再一次狠狠的进入,她已再也无力抵挡,我的肉棒欢快的在她泥泞的蜜洞里探幽,我的右手拇指在两人结合部沾了些许粘液后,在她翻起的暗红菊门上揉动,在她不自觉的前后迎合我的抽插中,我的拇指一点一点再次挤了进去,这一次,我扣在了里面不肯再出来。水道的盈满、旱洞的侵入让小曼放出阵阵莫可名状的低吟,她跳动着、颤抖着、低吟着,直到我高昂的最后一阵疯狂的抽动,然后将她灌满……
(十四)
这一晚,我睡得天昏地暗,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浑身酸软的睁开了双眼。房间里空无一人,我挣扎着爬起来,尼玛昨晚真有些疯了,到现在腿还有些发软。我迷迷糊糊的下到二楼,这才隐约听到一楼传来绮妮跟小曼的说话声。不知俞小曼说了什麽,绮妮娇嗔道:“小曼你这骚蹄子,作死啊!”看来昨晚的事对两人没什麽影响啊。我暗想。反而我倒觉得不知道该怎麽面对她们两个,偷偷摸摸的回到三楼,磨磨蹭蹭的洗漱完,又耽搁了半个小时,这才硬着头皮走下去。
看见我下来,正叽叽喳喳的两个女人忽然停了,气氛一下就诡异起来。
“那个…你饿了吧。”小曼率先反应过来,问我,却不敢看我。
“是好饿啊。”我摸摸肚子:“昨晚太耗体力了。”换来两个脸红红的女人的白眼。
“我去买。”小曼站起了身,耳根都是红的,逃离般出了门。

我笑着看向另一边气鼓鼓瞪着我的绮妮,伸出双手:“老婆,抱抱。”绮妮白我一眼,偏过了头,不过还是走了过来,狠狠坐进了我的怀里。
“哎呀,你想用你的大屁股坐死我呀。”我惨呼一声。
“能坐死你这大色狼就好了。”绮妮恨恨的,手揪住我腰间的肉狠狠的转动着:“昨晚玩得爽吧,变态老公。”“痛痛痛。”她是真的用力啊,痛的我鼻涕眼泪都快下来了。好不容易等她发泄够了,我提起衣摆:“我靠,都紫了。”“活该。”绮妮狠狠的,不过还是心痛的找来药酒,帮我擦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敢了,不敢了。”我连忙告罪。
“不敢了?貌似你跟蓝烟凝那小空姐也不清不楚吧。”绮妮的声音让我发毛。
“意外!那纯属意外。已经是句号了。”我只差掏心掏肺了,看着口里说着,手里却专注的轻揉我腰部的绮妮,我的心一片柔软,我将她拉起来,抱进了怀里:“老婆,经历了那麽多事,我想我们都不再需要向彼此说对不起了。”我捧着她的脸:“今后不管发生什麽事,我都不许你离开我,也不会离开你。”“嗯。”绮妮看着我,点点头,吻住我,包含着深情和蜜意。
“哎哎哎,大白天的啊。”随着门口铜铃当啷一响,传来小曼的声音:“不要太过分啊,以前都是在楼上,现在直接到楼下来了,真当我是空气啊。”“怎麽,吃乾醋啊?”绮妮回过头,骄傲的。
“我吃什麽乾醋。”小曼嘟囔着:“又不是我男人。”“也不知道谁昨天晚上浪的就差满街都能听见她的浪叫声了。”“我浪?我是浪。”小曼有些恼羞:“要知道让他干死你,我帮什麽忙啊。”我发现她们俩单独在一起关系挺好,只好我在一边总爱相互拌嘴,真让人头痛。
“好啦好啦,昨天晚上主要还是我兽性大发,让两位美女受委屈了。要打要骂要蹂躏,我都认了,好吧!”“想得美!”这次俩人倒是保持一致了。
在我的插科打诨下,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总算停歇了下来。
“嗯,不错。”我满口包的满满的树着大拇指:“这小笼包真不错,你到哪儿找到的。”“就在巷子口那个阿姨那里,你自己没注意而已。”小曼满足的看着我狼吞虎咽,顺手拿起一张手帕纸,在我嘴角擦擦:“你慢点吃,小心噎着。”一旁的绮妮酸酸的嘴里不知嘀咕着什麽。
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吃饱喝足,准备干活!”我走到了接待台后的电脑前,开始查收订单,老陈死后,我很快重新跟另一个经纪人建立了合作关系,一般订单都会在他那儿初审,有认为合适的才会发过来。
一楼小厅里,响起了短信声,是绮妮的手机,她看了看,眉头一皱,起身走到了角落里,开始回短信。小曼看看她,起身偷偷摸摸走到接待台边。
“哎。”“干嘛?”我低着头查看邮件。
“你真的因为听了绮妮的那些事昨晚上才那麽兴奋出毛斌了?”小曼像做贼似得轻声问:“你不会口味真的那麽重吧。”“你胡说些什麽啊。”我老脸一红。
“切,早上绮妮都跟我说了。”小曼一脸的八卦:“你还真变态啊,竟然喜欢听老婆的风流事。”“我喜欢。怎麽样,你管得着嘛你。”我有些耍赖。
“你牛!”她竖个大拇指:“我管不着你。”然后转身离开,走出几步,又回来,扭扭咧咧的问:“你真的会很兴奋?”“滚蛋!”我气恼的。小曼咯咯笑着走开。
线上基本没什麽值得我关注的大单。我又进了一个叫Seeker的英文网站,这是新经纪人介绍的,一般真正有实力的私家侦探都会到这里来接单,当然这里的订单不是一般人能接的,我也只是偶尔上来看看,试试能不能遇上一些需求不是那麽太专业的订单。查看了半个多小时,我只能遗憾的退出,人必须得有自知之明,就我们目前的水平,这些业务接了只有死路一条。转头看过去,似乎绮妮跟小曼的表情都有些不对。
“怎麽了?”我走过去。
“那小子又来纠缠绮妮了。”显然小曼也知道孙浩然。
“草。”我骂了一句,其实曾经我也想用一些极端的方法去警告这小子,可惜绮妮不让,不管怎麽说,毕竟他们也曾经在一起那麽久,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你跟他说明了没有啊。”小曼也替她有些夹气。
“我说了,怎麽没说。”绮妮无奈的:“可他总认为我是因为那一枪的原因生气才离开他,说一定要证明给我看他是真心的。”“这个傻蛋,你都复婚了,他还证明什麽?”“他认为我是负气复婚的,有信心追回来。”绮妮看看我,见我没有生气的模样这才继续道:“而且他认为我们复婚说不定也是假的呢。”“他缺心眼儿啊。”小曼不平的。
“什麽缺心眼啊。”绮妮白她一眼:“还不都因为你。”“因为我?”俞小曼莫名其妙的:“这关我什麽事?”“他从一外人的角度来看,我貌似复婚了,可是家里还有个女人不清不楚的住在一起,你以为别人会怎麽想。”小曼一时有些语塞,似乎还真是那麽回事:“那…那…大不了我搬出去咯。”“你愿意,他也舍不得啊。”绮妮气恼的。
“好了,绮妮说的也没错。”我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还真是孙浩然想得那麽回事,也许绮妮就是因为他让开那一枪,所以负气离开他,而我作为前夫,为了帮前妻出气,也答应了,你,小曼作为前夫的新女友却不放心,于是也住了进来,盯着我们不要越轨。尼玛还真让人头疼,遇到这种自以为高智商的家伙。”“那总不能老让他这样纠缠不清啊。”小曼也感觉似乎有些道理。
“关键还是有些人心痛,放不下他,不准使用别的方法。”我看了绮妮一眼,酸酸的补了一句。
“什麽方法?”小曼看看绮妮问。
“咔擦。”我没有说话,只有掏出了手枪,拉动几下空枪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