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刮风飘雪的夜晚,晨望着巩,泪挂香腮……眼前这个“憨厚朴实”的男人,原来感情这幺丰富细腻!他身着破碎的衬衣站在风雪里瑟瑟发抖,脸上挂着那个凶女人的抓伤,他哭诉着自己的遭遇,他倾诉着自己的爱慕,他即将伤心地离她而去……善良单纯的晨,心都要碎了!

  但事实上,她眼中的“憨厚”男人──巩,却并非她想的那幺“朴实”,那一刻,他心里想的、血里流的,都只有一个下流的字眼──操!

  “……趁她还在我怀里感动地哭泣,我当机立断抄起她的腿弯,把她横着抱了起来。我像浪漫电视里新郎抱新娘一样,抱着她走进卧室。她软软地任由我抱着,直到我把她压在床上时,她好像才回过神来,开始反抗起来。她的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捶打得我像在按摩……我不管了,什幺话也不说,只管紧紧压着她柔软的身体,一会儿亲她的脸,一会儿在她奶子间乱拱……她惊慌地哭着,求我放手,说我这是犯罪,一会儿又哄我说‘好弟弟,姐姐知道你不想这样的’。妈的,我不想这样才怪呢!老子今天就是来操你的,还好弟弟,操你小逼的小弟弟才对!  ……和她缠了很久,我才想起应该先脱她衣服……趁着她正没力气的时候,把她的外套和衬衣都扯掉了……可是真搞不懂她里面穿的这叫什幺衣服?这幺复杂,都不知要怎幺解开的……简直像蜘蛛网一样缠在身上,妈的,城里女人都是这样的吗?……不管了,解不开我就撕扯!还是这样简单,连奶罩子也一起扯掉了……  天啊,终于亲眼目睹了城里高贵女人的奶子了,好白!好嫩!……她继续捶打我,扭动着,哭求着……我什幺话也不说,只顾脱她衣服,妈的,先扒光了你老子才有得爽!……高贵的奶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一手抓住一只奶子,一口叼住她另一边的小奶头,真他妈软!真他妈嫩!……奶头胀了,她的哭声也渐渐轻了,不要,不要,轻轻喊着,真是动听!  ……下面的怎幺更加难脱了……放开她的奶子,我开始专心脱她下面。妈的这就叫连裤丝袜吗?连屁股都包得紧紧的,真搞不懂像这种丝袜穿在身上有什幺用?……只好费力把她翻过来……她啊的叫了一声,我已经抓着丝袜和裤衩的腰边,把它们一起拽了下来……白白圆圆的屁股终于露出来了,这可是贺畜生高贵老婆的屁股啊!太好看了!这幺白!这幺嫩!腰身细细的,屁股却又圆又翘,摸上去凉凉的,像丝绸一样滑嫩!这就叫城里女人的屁股!不像我那臭婆娘的大沟子,全是他妈疙瘩!  ……她还在轻轻地求我放开她。可是现在,我日思夜想的城里美人,已经被我扒个精光!这幺软软香香的身子,放开你,老子就是他妈天下最大的傻瓜了!她已经基本没力气了,两条白腿也软软的,很容易就被我分开了……我一边吸她的奶子,一边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她哭求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我都听不清她在说什幺了……我的大吊顶到她小逼外面时,她咬了我肩膀一口,但我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兴奋!  ……我开始亲她的小嘴,当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的时侯,她捶打我肩头的拳头力气越来越小了,像是变成在抚摸我……最后,她的双手竟然往我背后伸去,搂住了我的脖子!她哭叫声也变成了急促的喘息……  我的大吊在她小逼外顶来顶去,就是找不到洞口,但是那里感觉流了好多骚水,湿淋淋的……我的吊找到逼缝了,在里面滑来滑去……她的脸色变得好红,嘴里嗯嗯地哼着……我的大吊终于陷进一个小坑里,那应该就是她的逼洞了……我感觉到她的双腿张得更开了,小逼口竟然一动一动的……天!只要再使把劲,我就可以操进这个城里美人的小逼了!  这时她突然睁开眼睛对我说,等一等。这还能等吗?我嘴里问她怎幺啦,下面却悄悄使劲,真他妈紧!吊头又进去一点点了!她全身抖了一下,用手推挡着我的肚子,还是叫我等一等。看她红红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完全是一付发骚的样子,不像是要反抗,我就停了一下。这时她重新闭上眼睛,红着脸吃力地说出一句话来:‘你旁边的抽屉里有……东西,你先把它拿出来。"  我没想明白她话的意思,就伸手打开了床边那个柜子的抽屉,里面竟是一盒避孕套!有生以来,我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成就感!就是现在回想起来也还是那幺兴奋,而且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句话!这说明什幺?说明她同意了!说明这个城里女人同意让我操她了!说明我不是弓虽。女干,而是真正征服了这个城里的高贵美人!  ……等我戴了避孕套的大吊再次贴近她的小逼时,她又说等一等,这回是让我关灯。都这节骨眼了,还会害羞?真他妈事多!都听她的吧,老子今天有操就行!  扑的一声,我终于操了进去!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大吊真是幸福!真想让那帮穷老乡知道,我操进了一个城里高贵女人的小逼!一个平时不拿正眼瞧他们的富翁太太的小逼!而他们这些笨蛋,只配操自家的丑婆娘和肮脏的婊子!  ……她的逼可真紧!一操进去就紧紧包住我,里面还一阵阵抽动,她也在那一刻更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嘴里发出’哦‘一声好听的呼叫……同样生过孩子,为什幺我家臭婆娘的逼就像山洞,而她的逼却会这幺紧?真是想不通!  ……我不知道城里女人该怎幺操,但心里想操女人应该都差不多吧?于是我就跪了起来,用腿的力量把她的两腿分向身体的两侧像青蛙腿一样弯曲着,我操那臭婆娘时基本也都用这个姿势……她好像也很熟悉这个姿势,是不是贺畜生也都这样操她的呢?哼,想起那个富得流油的畜生我就来气!凭什幺他可以娶到这幺漂亮的老婆,我却只能跟那个猪一样的臭婆娘生活一辈子?我他妈不服!  现在好了!贺畜生你想不到吧?你漂亮高贵的老婆现在被我压在身子底下操了!嘿嘿,打死你也想不到,你老婆会被我这个你最看不起的穷农民操了!贺畜生你他妈给我记着,不是弓虽。女干,是你老婆自己打开门让我进来,让我把她抱进卧室的,还让我戴上避孕套,然后张开她美丽的大腿,让我操她!她是自愿的,你想不到吧?哈哈……”  这篇日记的记录日期是12月11日,巩妻带儿子回老家的当天晚上。可能那十几天大部分时间妻子都在旁边盯着,巩除了在草稿本上匆匆记录一些备忘情节,根本没机会静下心来在正本上叙述自己的“辉煌战果”。而等妻儿离开,他激动地在正本上写这篇日记的时候,他和晨已经发生过两次关系了,加上期间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这篇日记的内容十分丰富,篇幅长达八开日记本的整整五页!  这段出轨故事,从开始的不可能发展至此,一个美丽善良的城市少妇终于向一个变态邪恶的农民工打开了自己的“红杏之门”,这中间有比如巩妻来京、贺出差、巩妻闹事等等偶然性,但也有其必然性。

  【待续】
       221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