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前奏

  唉,开学咯,日子又开始变的无趣了。

  于是乎,只好整天坐在电脑前做一些色色的事情。

  嘿嘿,色色的事做多啦,就想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分享。

  本少写文纯粹是好玩,但是大家的支持也是偶动力的来源,所以咯,各位觉得本少写得好的话就支持支持咯,写的不好的也说说,偶下次会改进的——!

  如果没人理偶的话……

  呜呜,只好自己写自己看咯,没勇气再弄上网了。

  P.S 偶素堂堂小女子一枚,但喜欢自称本少,大家不要误会咯!嘿嘿嘿……

       哥哥我不要爱^01

  “哥哥,哥——”

  “宝贝乖,等哥哥完成这份报告再陪你。”推开一直往自己身上噌的人儿,他轻啄了下她撅起的粉唇。

  “不要嘛,不要,人家现在就想要了……!”她跨坐到他腿上,小脸趴在他胸前,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白嫩的小食指还在他胸前有意识的画着圈圈。

  “屿儿乖,别玩火!”大掌惩罚性地捏了下浑圆的小屁股。

  “可是,哥哥不想要麽?都硬起来了呢……”说罢,故意噌噌两人紧紧相贴着的地方。

  “乖乖,你自己先玩。”

  “讨厌!最讨厌哥哥了!”小小食指在宽厚的胸膛上狠狠戳了三下。

  得到应许的人儿将手覆到他挺起来的地方,慢慢的抚摸起来,接着拉开裤子的拉链,把半硬的东西掏出内裤,握在手里把玩着。

  “恩,哥——哥——”她把小内裤两边的细带一扯,小裤就从裙子里掉出来。两人赤裸裸的私处紧紧相贴着,翘臂难耐的摩擦着欲龙,火辣辣的感觉让她想要得更多。

  男人依旧专注着手中的报告,面无表情,只是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她疯狂的摆动着臂部,硕大的硬挺深深的陷在小肉缝中。“啊,啊,我、我快……”一股粘腻的液体不断的从相贴的私处流出,她达到了高潮。

  哥哥我不要爱^02

  “宝贝,光是在外面摩擦就到了?还真是浪啊!”两手伸到腋下,把她抱起来放到铺放着报告的桌上。

  “把裙子掀起来,让我看看。”

  两手抓着裙摆,慢慢的掀开短裙,未着寸裸的私密处露了出来,刚达到高潮的花穴蠕动着,墨黑的毛发上还粘着晶莹的露珠。

  “把两腿曲起来,放到桌上。”她闻言照做,曲起的双腿把花穴更加暴露在男人眼中。

  “啧啧,真嫩,都做了那麽多次了还是粉红色的,把花唇分开,我要看里面。

  少女小小的身体颤动了下,雾朦朦的大眼看着他,仿佛在说可不可以不要。

  ”不要?你不想要了?“说着他抖动了下从裤子拉练中伸出暴露在空气中肿胀的硕大。

  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瞬间睁大,渴望地舔了舔唇,她颤抖的说:”要——!“接着两根手指慢慢地分开粉色花瓣:”请看“。

  ”乖女孩!“他附下身,眼睛盯着她敞开的私处,”乖乖,它在颤抖呢,真可爱啊“说罢伸出手指探入花穴中,轻刮着柔软的内壁。”咦,有水流出来了。“”不要……“

  哥哥我不要爱^03

  ”恩?“

  ”会、会弄湿你的报告的。“她想合起双腿。

  ”小妖精,手指还在里面,放松,让我把手指拿出来。“他诱哄着。

  她重新敞开腿,好让他把手指抽出,岂料他又加入了一根手指,重重的插入花穴中!

  ”啊——不要!“她扭动身体,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肩膀,想阻止他的疯狂插动,又似乎是想把他送入更里面。

  花穴疯狂蠕动,在即将达到高潮时,他猛然抽出。

  ”恩?“她睁开迷朦的眼,困惑地看着他。

  他勾起一抹邪笑,亲了亲她嘟起的红唇。

  ”想要哥哥怎麽做呢?说出来,说出来就满足你“”想要、想要哥哥,舔我——!“她伸出手指指了指泛红的花穴,”这里“”乖女孩,就如你所愿!“

  俊脸埋入花穴中,高挺的鼻子噌了噌粉色小肉缝:”真香“。

  她用手把花缝分开,他的舌立刻探入,灵巧的舌尖在甬道中穿插着,每当有液体分泌出来,他立刻深深吸吮,把她流出的花蜜全都吸入喉中。

  ”恩——啊——哥——哥哥你好棒——用力一点,用力吸我吧!“

       哥哥我不要爱^04

  浓烈的欢爱气息淫浸在书房中,中央巨大的红木书桌上,半躺着一名少女。少女嫩粉色娃娃连身裙被掀到小肚脐上,下半身被高高抬起,赤裸裸的被亵玩着,细长的双腿曲起搭在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站在书桌前,宽大的手掌捧着少女白嫩的臂部,脸庞深深埋入少女的下体,舌尖探入花穴中,穿插,旋转着,不时还用牙齿轻咬小小的花核,舌尖慢慢的描绘花瓣的纹路。

  ”啊——哥,屿儿、屿儿好舒服啊……!“迷朦的星眸微张,红嫩的小嘴也微微张着,来不及咽下的银丝顺着嘴角缓缓流下,双手放在饱满的胸前,轻轻揉压。

  欧阳垠自她腿间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诱人的情景。他闷哼一声,又埋入她腿间,重重吸吮不断流出来的蜜汁,滋滋的声音充斥在诺大的房间中。捧着嫩臂的手顺着股沟缓缓滑到闭合的菊穴,中指突然狠狠插入!

  ”恩——啊啊啊——!“未经滋润而被突然插入的疼痛让少女发出尖叫。原本抚着胸房的手伸长,想抓着桌沿,却不小心碰到了男人暴露在空气中硕长的欲望,于是在大脑能够思考之前。就本能地握住了男人的欲龙。

  ”唔……小妖精,快放手!“

  ”不要,哥哥弄得人家好痛!“少女泪汪汪的指责。

  哥哥我不要爱^05

  ”乖宝贝,放手,不然你下面这张只会流水的小嘴就得饿一辈字咯。“”好嘛“,少女瘪瘪嘴,放开滚烫的欲龙, ”可是哥哥下次不能再把人家弄得这麽痛了!“”呵呵,傻女孩,在说什麽傻话,越痛不是越爽,越爽你不是越爱麽?“男人笑得邪恶。

  ”讨厌!哥哥就只会欺负人家!不理你了啦!“白皙的小脚抵在男人的胸膛,用力一蹬。

  却被男人温热的手掌握住两只脚踝,往两边大大分开,压往胸前。

  ”下面这张小嘴可不是这麽说的哦,一开一合的,好像想吃进什麽似的,不好好喂它怎麽行呢?“说罢,拿起桌上摆饰用的小型银制比萨斜塔,慢慢塞入泛红的小穴中。

  ”啊啊!好冰,好大!“少女惊呼。小手覆在男人拿着斜塔的手上,想阻止他的推入。

  ”怎麽会呢,还没有哥哥的一半大,小宝贝受得住的!“诱哄着,又往内推进一些。

  凹凸不平的粗糙表面缓缓摩擦柔软的内壁,冰冷的银器已染上少女温热的体温,一进一出间勾带出更多的淫水,滴落在桌面上,也浸湿了那些被忽略已久的报告。

  ”哟,小宝贝不乖呢!弄湿了哥哥重要的报告,你说该不该罚?“于是拔出花穴中的银器,抵在菊穴入口,粘腻的蜜汁已沾满了整根银器,噌了噌,然后慢慢推入。

  ”放松,这次不会再让你痛了。“

  ”呃恩……“少女扭动细腰,无言的要求男人加快推入的速度。

  ”哥——哥,人家前面也要,想要哥哥进去——!“”乖宝贝忍不住了?说你浪还不承认,后面这根夹紧了,可别掉下来!“大掌扶着紫红的欲望,一口气插入潮水泛滥的花穴中。

  ”唔,哥,你好棒啊——!好舒服!“

  ”哥哥给你更舒服的。“双手扶着少女的腰,精瘦的窄臂猛烈的摆动起来。

  ”啊啊啊啊……!哥——慢些,慢一点啊——!“”唔……屿儿,叫我的名字。“

  ”啊——垠——垠!“小手勾着欧阳垠的脖子,吻上他的唇,两人的舌激烈的交缠。欧阳垠模仿身下冲刺的动作在欧阳屿的嘴里穿动着,来不及咽下的银丝沿着两人的嘴角滴落。

  ”恩,哥——我、我不行了,屿儿要到了呀——!“紧致的甬道阵阵痉挛,少女全身剧烈战栗,在尖叫声中,嫩穴溢出大量水液。扑天盖地而来的强烈快感让她晕了过去。

  男人捧紧她的翘臀,发出满足的低吼,猛力冲刺了数十下,将所有爱液都射入她体内。

  他拔出她后穴内的银器,把她搂入怀中,爱怜地抚摸她的长发。幽黑的眼眸流露出深重的伤痛。

  ”屿儿,你知道麽?从此以后,就真的只剩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了。“

        哥哥我不要爱^06

  七年前

  ”垠,订明早的飞机,回家一趟。“

  ”爸,你在开玩笑吗?“

  ”……觐出事了。“

  音乐奇才Zaccheus将在维也纳举行年度最盛大的音乐会!“此消息一传出,马上震惊了整个音乐界。

  Zaccheus是音乐界最有名的天才,从15岁起,就已经在世界各地举行了不下数百次的音乐会。而今年,他选择在自己18岁的这一天,在着名的音乐之都维也纳举行空前盛大的个人演奏会。演奏会门票在短短的几天内便销售一空。

  欧阳垠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身下霓红闪烁的世界。明天就要举行他的个人演奏会了,可是他一点也不紧张。音乐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兴趣,就像小孩百玩不厌的玩具。

  他抚着颈上细细的银链,想起了远在另一方的兄弟。其实像他们这种人,能够这样毫无顾忌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还真的没几个。而他之所以能玩自己喜欢的音乐,全靠兄弟的支持。

  自从十岁那年发现自己对音乐感兴趣,他就开始自私地只为自己而活。而幸亏他有个双胞胎弟弟,所以当他选择了音乐这条路时,父母没有多大的异议,从而也把家族企业继承人的重任转移到兄弟的身上。

  当他练习着自己喜欢的钢琴时,他的双胞胎兄弟正承受着残酷的家族训练。所以他对他总是抱着一种感激与亏欠的心情。

  他也曾经问过他的想法,当时他只是笑着说:”哥,你有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多麽珍贵的事,很多人活了一辈子,也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像我,没什麽兴趣,所以就继承家族事业也不错啊。“而他知道这只是安慰他的话,因为当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多麽深的孤寂。

  这些年他满世界的跑,他们之间聚少离多,但也许是双生子的原因,时间与距离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彼此生疏。

  明天就是他们的生日了,他有演奏会要办,而正好也是他的毕业典礼。按照父亲的要求,他硬是把常人的学习阶段缩短了一半,18岁就拿到了管理博士学位。

  虽说两人在生日当天不可能见面,但是也许演奏会结束以后该回去一趟,他思忖着,毕竟这对两人来说也算是一个大日子,过了18岁就成年了,而迟来的相聚和庆祝总比没有来的好。

  ”叮……叮……叮……“

  突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欧阳垠的思绪,在接起电话的那一瞬,他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哥哥我不要爱^07

  天空黑得仿佛要压下来,海浪无情的拍打在陡峭的岩壁上,只要纵身一越,瞬间就能够粉身碎骨。绵绵细雨伴随着海风吹到脸上,冰冷,疼痛。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心里的那个黑洞,满满的都是痛。

  终于,海潮涨了又退,退了又涨。他闭上眼睛,在心里许下承诺。

  解下颈上的项链,握在左手,而右手,掌心里是同款银链。

  ”觐,走好。“松手,两条链子坠入海中。

  ”Zaccheus无故缺席维也纳音乐会,无数乐迷惋惜不已,有关人士称他的这种行为将会对其以后的发展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电视上女主播正在用甜美的嗓音播放着新闻,近几天Zaccheus的音乐会事件被媒体炒得沸腾。

  欧阳垠坐在沙发上,厚重的帘子遮住窗外的光线,幽暗的房间笼罩着一股死亡的气息,电视的光反射到脸上,他面无表情,仿佛在看的新闻与自己无关。

  ”垠,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尽管难过,但是生活还是得继续啊。“走进房间,欧阳远叹了口气,坐在儿子旁边。

  瞥了一眼电视,他皱眉:”关于这件事,用不用爸帮你处理?“”不用了,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欧阳垠冷漠的回答。

  ”那麽,对于以后,你……如何打算?“

  ”放心吧,我不会再逃避,早该负责的事我会负起责任。“他说出父亲想听的话。

  ”那就好。咳咳,爸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电视上的新闻早已结束,接着播放搞怪的娱乐节目,轻松搞笑的气氛丝毫沾染不上他的眼。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垠站起来,走到房间角落的大橱柜前。

  橱柜中摆放着两人各个成长阶段的代表性相片,他看着那张两人在悉尼歌剧院前的合影,那是去年他在悉尼举行演奏会时,觐正好也在澳洲,于是两人难得的相聚。想来,那也是他们最后的一张合照了。照片中两张相同的脸孔,一张开怀的笑着,而另一张只是嘴角微翘。

  该死!原本一切都是那麽的顺利美好,却出现该死的意外!欧阳垠痛苦的闭上眼睛。

  觐,我知道这八年来你过得并不快乐,如果当初我没有逃避我的责任,那麽也许,今天的一切终将会不同。你做的,已经够了,剩下的,就由我来承担吧!从抛开维也纳音乐会的那时起,Zaccheus就死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Zaccheus,也不会再有音乐!我会一直待在这个家,连着你的份好好的活下去。记着,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哥哥我不要爱之关于我^08

  十一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了以后,什麽都不记得了。

  那天,爸爸把我从医院带回了家。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看见哥哥。

  哥哥长得好高大,我必须仰起头才能看清楚他的脸。哥哥的脸上没有笑容,于是我咧开一个大大的笑,甜甜的叫了一声哥哥。

  哥哥的嘴角弯了一下,那是在笑吗?可是哥哥看我的眼神好冷。

  后来爸爸走了,把我留了下来,爸爸说我必须要和哥哥一起住,因为妈妈的身体不好,不能住在海边,所以爸爸和妈妈住在另一个地方。

  在这栋大房子里,只有哥哥和我,哥哥的房间在三楼,而我的房间在二楼。

  我很喜欢我的房间,因为站在房间的小阳台上,可以看见一片大海。我常常看着那片美丽的大海发呆,有时候是因为睡不着,有时候是因为无聊。

  哥哥好像很忙,我常常见不到他,还好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到宅子里打扫,他们都住在离这栋宅子不远的另一栋小宅子里,因为哥哥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

  房子里的每个房间我几乎都闲逛过了,除了哥哥的房间和另外一个房间。哥哥的房间是因为我没胆进去。而三楼最左边的房间被锁上了。

  在回家的隔天妈妈就来看过我,虽然很陌生,但还是能感觉妈妈是个很温柔的人。

  我靠在阳台上,看着大海,胡思乱想着,想以前的生活,是否和现在一样,但为何我总是没有踏实的感觉,好像这只是一场梦,好像我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甩甩头,抛开不该有的念头。今天天气不错,不如就到海边走走吧。打定主意,我随便罩了件外衫就出门。

  太阳很大,晒在皮肤上却不感到痛,反而很温暖。于是我把外衫脱了,只穿着细肩带小可爱与小短裤,赤脚在沙滩上走着。

  凉爽的海风迎面吹来,冰冷的海水卷上小脚丫,我情不自禁地往海浪走去,却不小心脚下一滑!

  完蛋了,在跌下去的那一瞬,我只有这个念头。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拍着我的脸颊,我睁开眼,看见哥哥放大的脸。

  哥哥!我瞬间清醒过来。

  ”怎麽,有什麽事想不开要自杀,难道是在这个‘家’过得不好麽?“他的发梢在滴着水,衣服湿淋淋的粘在身上。

  ”不、不是,我是不小心跌倒的。“看着哥哥这个样子,我居然脸红了。

  ”你怎麽会来这个地方?“

  ”嗯?噢,因为我喜欢这里啊,不知道为什麽,第一眼看到这片大海我就喜欢上它了。“”是麽?“哥哥若有所思的盯着我。

  我被他看得好慌,想推开他站起来,脚踝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好痛!“我捂住脚,眼泪涌出来。

  ”真是麻烦的小孩!“ 哥哥拿来我之前丢在一旁的外衫罩着我,然后将我打横抱起。

  我靠在哥哥怀中,深深地感觉到,原来哥哥很温柔。

  回到房间,哥哥把我放到床上,然后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两件衣服,扔到我身旁。

  ”先把湿衣服换下来,我去叫医生。“说完便走出房门。

  我把罩在外头的外衫拿下,低头想把小背心脱了,却看到打湿后的小可爱紧紧的黏在皮肤上,两个小乳尖硬硬的突出来。

  ”啊!“我慢半拍的尖叫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不是代表着,我、被、看、光、了?

  如果不出意外,下一次的更新就会有H了,H啊,久违的H啊——!

  哥哥我不要爱^09^10

  华丽的大厅名流云集,优柔的音乐在空气中轻轻飘扬着,欧阳远与李筠恩举着酒杯,来往于政商名流间。

  欧阳垠站在幽暗的角落,冷漠的看着相互寒暄的人群,要不是母亲的坚持,他根本就不会同意举行这场宴会。

  他舒了口气,举起手中的红酒,缓缓抿了一口。

  突然宾客中传来骚动,他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见了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的女孩。

  她正睁着清澈的大眼,无措的咬着粉嫩的唇,看着楼下喧哗的人群。

  这就是他不想举行这场宴会的原因!欧阳垠的眼瞬间幽暗下来。他不想让她暴露在众人眼前,只想把她好好地藏着,一辈子。

  李筠恩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走上去,牵着欧阳屿的手,带她缓缓下楼。

  今天是欧阳屿十六岁生日,李筠恩坚持在她生日这天举行盛大的宴会,正式对外公开她是欧阳家的千金身份。

  欧阳垠看着她,有一股想冲上去把她拽离这个地方的冲动。

  她穿着一袭粉紫色的高腰公主裙,裙子的腰线紧紧地圈在的胸部下方,衬托出她浑圆坚挺的小胸部。微微卷曲的长发披在身后,小巧的瓜子脸上有着羞怯的表情,像极了无辜的精灵闯入了世俗之地。

  十六岁,她来到这个家已经五年了啊!

  自从六年前,欧阳觐死后,他就坠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一年来,他就在那个黑洞里麻木地生存着。后来,父亲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并把她带回家里来陪他。

  父亲说,那女孩生了一场大病,而女孩的母亲没钱给她治病,于是他给了女孩捐助。女孩在医院整整待了一年,那期间,女孩的母亲意外去世了。后来,女孩病好了,却什麽也不记得了。于是他就将错就错,告诉女孩他是她的父亲,然后把她领回了家。

  那时,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她,而她却仰起头对他甜甜的笑,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有一缕光线射进了黑暗的洞中。

  五年来,他们生存在彼此的世界中,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看着她逐渐长成娇媚迷人的花,而如今,是该采摘这朵花的时候了!

  欧阳垠看着跟在母亲身旁穿梭在名流政商中的她,那柔合着清纯与柔媚的小脸勾引着无数男人的目光。

  他阴郁的举起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转身离开。

  是夜,神秘而禁忌的夜晚。

  夹着淡淡海水味道的凉风微微地吹进房中,明亮的月光也顽皮地钻进房里,努力的想充斥每个角落。

  柔软的大床上蜷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均匀的呼吸显示小人儿正陷在深深的睡梦中。

  高大的黑影无声息的靠近,伫立在床沿,静静地俯视甜美的睡颜。

  许久,仿佛凝视已经不能得到满足,欧阳垠伸出手,缓缓抚上娇嫩的小脸。

  这美丽的眼睛,挺翘的鼻子,柔软的粉唇……这唇瓣……欧阳垠像受到蛊惑般,底下头,吻上肖想已久的嫩唇。

  他先是温柔的舔吮,仔细地描绘着完美的唇形,渐渐的,却越吻越烈,撬开她的牙关,湿热的舌伸进她口中,”唔……“半梦半醒间,她挥动双手,想赶走在她唇上施压的人,他却扣住她的手腕,置于头顶,另一只大掌探进薄被中,隔着睡衣抚摸柔软的身躯,罩住她饱满的胸脯。

  ”唔!“就算再贪睡,这会她也醒了。睁圆的大眼里满是惊慌,娇小的身躯奋力挣扎,却也动摇不了男人想要她的决心。

  ”嘘,宝贝,是哥哥。“听到熟悉的温柔嗓音,她瞬间停止了抵抗。暂时离开她的唇,他额头抵着她的,深吸了几口气,缓和强烈的欲望。

  ”……哥?你、你怎麽会在这里?“

  他没有回答,饥渴的唇再次覆上她。

  ”唔、唔……“她扭动头颅,想避开他的吻,他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头,吻得更加深入。

  渐渐的,她陷入他高超的吻技中,身体不再僵硬,双手主动环上他的颈。

  在两人快要窒息前,他放开她的唇,轻轻舔吻她嘴角流出的津液。

  她剧烈的喘息着,眼睛没有焦距,仿佛还没有从刚刚的热吻中恢复过来。

  他来到她的颈,在香软的肌肤上烙下专属于他的印记。

  湿滑的舌一寸寸往下移,他用舌尖挑开她睡衣的扣子,终于覆上光裸的胸脯。

  他吸吮着左边的椒乳,舌头绕着乳晕画圈圈,不时还用牙齿轻咬着,右手抚弄着另一边,食指与中指夹着小乳尖往外轻扯、玩弄。

  ”啊——不要——!“微微的刺痛让她清醒过来,却感到一股闷热从小腹深处涌出,强烈的快感席卷着她,模糊了理智,很快的又掉入激情的漩涡当中。

  挺翘的乳头上全是晶亮的唾液,他用力地吻着,在乳房周围种下了无数的草莓。

  他的手慢慢下滑,抚过平坦的腹部,溜到神秘的花丛中。

  单手托起滑嫩的臀,褪下微湿的底裤,张开她的腿置于其中,麽指寻到隐秘的花核,轻压着,逗弄,拉扯。

  大掌揉开紧闭的花瓣,些许蜜液流了出来,中指沾了沾穴口的粘液,缓缓伸入温热的花穴中。

  好紧!中指被嫩壁紧紧夹着,几乎是寸步难移,他无法想象待会进入会是如何的销魂,而她会是多麽的痛!

  额——先出去下——,一会继续……

        未完待续
        694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