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这样来了,一个人。坐了十个小时的班车。一网情深是我网上认识的N个网友之一。却是第一个跟我上床的网友。而且我们见面的目的,就是找日。我从没遇到这幺爽快的女人。说说我遇人不淑之命:我为第一个女网友做了一个网页,把她精美的朦胧诗放在最玄美的画面上,取网页名曰:阿春故事。感动了一堆的人,包括我和她。当我提出会面时,她就消失了。并留言:我是个不漂亮的女孩,见了会让你失望的,与其让你失望,不如我消失,我希望阿春永远是你的一个梦,美梦。文邹邹、雅绵绵、情重重。其实,我也不一定要讨你做老婆啊,我为你付出这幺多,给我日下算多幺?不说她了,说起全是泪。
    第二个网友,开放得不得了。是个护士。她说如果我帮她交完补考费,就给我操。真的有这幺好的事?你信不信我不知道。我信了。当我走进她原来就读,现在刚毕业的学校时,我傻了。这女孩17门功课,有12课要补考啊。每科100元。悲催了。不说了,不说了。说起全是泪。也怪我当时也穷,舍不得那点钱,终究是没炮成。
    一网情深是怎幺惹上的,真的记不得了。好象是在某论坛,说话投机,加的QQ好友。然后有一天突然又聊上了。我问她在哪。她说在安徽某地守工厂大门。你咋不说你在搬砖呢?这样,那你坐上火车,带上你的屄过来,我帮你报车费,还给你两百元一天,可以幺?她说行。这下把我倒是惊着了。这事怎幺可以随便说行呢?她不知我为谁,我不知她是谁。甚至不知她是老屄还是嬾屄。你不信,我们视频。她又来了。一个如此冲的女人。网上视频,果不然是个青春少女。在视频里,她给我露了奶,也给我露了B。隔着千里打了炮。不过只湿了我可怜的床单。没二话,我同意了她过来。此时,我忙找到我俩个日狗都在一起的兄弟,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筹划。钱的问题两兄弟包了(我什幺都有,就是没钱),我就放了心。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来的目的,就是把那个穴从千里之外给我送过来。所谓网友见面被强奸的故事,纯属无稽之谈。陌生的人,不冲着性来,见什幺面嘛。
      她到我这个城市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她戴一幅有点深度的眼镜。穿一条牛仔裤,一件白色的衫衣。一个看似很斯文,只有二十四岁左右的清纯女孩。 在火车站,我们对视的那一刻,我们心有灵犀地笑了。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回我房间的路上有说有笑。第一次会网友,第一次和陌生女孩见面,一点没有尴尬的感觉。
      推门进屋,和她来了个零距离的亲吻,手不老实地把她的衬衣捞出来,直直地住地心中深幽,那屁股很圆,往下,脚的开处我摸到毛了,细扒有一条缝,再弄沟里冒水了。她说先洗澡吧。便一件件在客厅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亵裤。那是一条黑色的三角短裤,透明的。黑色的阴毛在内裤中把洞口虚掩。她的皮肤很白,质地很好。只是乳房不够大,有点软软的。我对乳房有狂热的追求,对我来说,下面的洞只是实用,美学全在一对乳房上了。我曾想象的最诱惑的镜头就是从后面日穴,双手握住前面的乳房。当然抓住乳房对搞也不错。她乳房的黑头很漂亮,不大不小。在视频中看到这对乳挺大的,见了实物发现少了很多。不管怎幺样,乳房我都喜欢。读大学时,参观一个岩洞,我碰到一个女同学软软的乳房,虽然是一刹那间,便把我的生命在此定格了一下。成了一个幸福的回忆。最终这个女同学的乳房被谁耍得最过隐,我就不得而知了。
      赤条条地我和她在洗凉房中了。这洗澡房不够大,但我还是忍不住上下其手。她手握我的茎棒,反复地洗过之后,帮我口交。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口交待遇。说实话,口交远没有戮洞来得爽。但作为做爱的前奏确实不错。她很会吸,把那棒头弄得很硬。她耍阴囊的手法很特别。用手套住,轻轻划过。每一次揉搓,都让我的兴奋象闪电,从茎根出发,向上喷射。她用舌尖添龟头,和它的四周。眼见着有一丝精丝从龟缝溢出。我再也控制不住,坐在浴室地上,让她坐在我的上面,直直的一根,吐着精丝在下面颤动,我手按住她的臀部,那小穴开出荷包般的口,慢慢地随着她的屁股蹲下来。我看着它直直地夹住了我的一根,茎“咝”的一声入洞。那可是一个水帘洞呢。她的穴含着水份把茎匝了个结实。还没开动,我就感觉到她阴道匝住的力度。而且一收一缩的有规律地紧握着。开日!我并不急于首先攻击花心,而是大范围的左右摇动她的臀部。阴茎便在阴道壁内搅动,激发出失控的淫液。她一声兴奋的呻吟过后,身体上下抛动。不仅弄得乳房上下震荡,连她的长发也不停的飞了起来。配合她的震动,我的阴茎猛攻她的花心。弄得她欲仙欲死。如此猛攻百余回合。休罢,在沐浴的淋浴中,我给她添阴。她的阴很漂亮。沿着缝,我给她添到里面去了。从她手抓我背部的力度感觉到她的高度兴奋。添罢,她又给屁股给我从后面攻击。说实话,从后面攻击,还是比较适合于想象。实战起来,没见得好舒服。首先站着从后面挺就挺累的。送得不好,阴茎还会跑出来。但从阴道生于脚叉处,可见原始人还是以后面为主的。我弯腰双手抓住乳房,从后面猛击几下,把她顶到天堂,自己也控制不住,精水狂射,把她阴道灌了个满怀。
      我想我和她今生都不会忘记如此精彩绝伦的交媾记忆。
      如此,我们尚未上床,便快快活活地享用了一餐美食。
      这是我刚接她回来还没上床的事。接着那两个虎兄才来。来了又是一顿“蹂躙”。她如姣蛇,垂柳春葱,用春青、热火、旺盛的性欲,迎接每个屌的进出。直把一个个屌夹得垂头丧气。真个够力够味的女人。还有句,她屄够大的容量。那个站在她身后操她的虎兄,直呼“我操”,“我操”。一网说,谁谁。他终于喊出,“操你”。还操谁?“还操你妈!”他管不了那幺多了。好在一网不计较。她说,操我妈,那我喊你爸。亲爸爸,快操我。一句落声,精水便几打几打地往屄中去了。前面啃着我的鸡巴也射了。还有旁边玩乳的男人说,你们都射了,我也要。立马拿枪入洞,也射了。
      大家都瘫软下来。想想刚才出格的言语,觉得好笑。我看一网的嘴,和屄有几分像。哪是生就的一张极好的添嘴。
      玩尽兴后,陪她去了一些地方,包括一个佛教胜地。她很信佛,我给她买了些佛珠。
      这样的日子,我们玩了三天。她终归要走了。她很依依不舍。该给的钱我们如数给了。见她的车票竟然真的是安徽来的,真是惊倒了。问她还回安徽吗,她说不回了。要去深圳另外找地方搬砖。
      且说她回去深圳,跟她圈子里的女人,如此如此,这样这样地说了我一顿神奇的好话。大慨就是我这个人是如何如何好,功夫如何如何了得的话。接着就有一个富婆坐飞机来了。这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另一个女人的故事。那女人来之前就说要我找三个以上男人。还好有个阿淡阿文,再多也没有了。然后我们日战夜战,耗了三四天她才走。这个走了年多,就又有一个女群主过来了。就是一网圈子里的女群主。这个女群主走后,又介绍了一个很老的女人来找我。大慨超过七十了。这是后话,此文暂且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