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谋划,得逞(前篇)
  杰相貌平平,出身于普通的工薪家庭,自己也是个工薪族,做事总是瞻前顾
后。
  明长相帅气,出身富足的官二代,自己还开公司当老板,行事往往干脆利落。
  按说这样两个身份、性格相差很远的男人应该没有什幺交集,但偏偏他们是
从小玩到大的多年好友,关系已经到了可以无话不说的程度。
  明一向很风流,又有钱,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一样勤快,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到
底有多少女人被他弄上床过了。
  杰则是想风流也没有足够的本钱。不过还好,他走了天大的桃花运,找了个
美女做女朋友,那容貌绝对是万里挑一的水准——吹弹可破的粉脸上是修长秀气
的双眉、清澈晶亮的大眼、娇俏玲珑的瑶鼻、柔软饱满的红唇。
  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虽然略有一点婴儿肥,却为整张俏脸平添了几分可爱。
  再加上白皙细嫩的肌肤,窈窕修长的身段,女孩的气质就像百合花一样雅致
而清丽。
  这个名叫莹莹的女孩特别纯,在公共场合跟杰牵牵手都会幸福得脸红,接吻
之后更是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不过交往半年多了,两人虽然情深意笃,但亲密的最大尺度也只到接吻为止。
  显然不会是杰只满足到这个尺度。莹莹明确的表了好几次态:杰会成为她的
第一个男人,但那是新婚之夜才能发生的事。
  杰在私下里多次对明发牢骚——守着个迷人的大美女,却只能看不能吃,弄
得他到现在还是处男,有时欲火冲天都没处发泄。
  听了好几次杰的牢骚后,明对他说:「总是听你把她吹得像天仙一样,从照
片来看也确实长得不错。这样吧,有空你带我去见见她,我帮你参考参考!对了,
别告诉她我和你是发小,就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找了个机会带着明见过莹莹后,杰自豪的问他:「怎幺样,不错吧?」
  明评价道:「嗯,确实不错,漂亮、清纯、可爱,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她
百分之百是处女!这样的女孩跟了你,简直像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杰耸耸肩:「算了,看在你夸她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这后半句了。」
  后来明又在不同的场合见了莹莹几次。
  杰开始催他:「好了,你已经见过莹莹好几次了,快帮我出出主意吧,怎幺
才能突破现在的亲热尺度?」
  明沉思了一会:「关于这点,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杰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你说吧。」
  明先是说道:「光是要突破亲热尺度并不难,问题是怎幺改变她目前对性保
守的心态!」
  留了点时间让杰思考,他才继续说:「有些女人表面看起来很保守,但其实
是天生的闷骚,一旦经过好的调教,开发出骨子里的骚劲,在床上能让男人醉生
梦死。初次见到莹莹时我还觉得她很清纯,但几次见面后我确定了,她也是这样
的女人,天生淫蕩,非常有性爱方面的天分。」
  杰完全不相信的反驳道:「不可能,我和莹莹交往半年多了,比你更了解她!
  她是那种最纯洁的女孩,和淫蕩一点都不沾边!「
  明笑了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判断。不过,对于女人,你的经验有我
丰富吗?我已经不止一次把貌似清纯的女孩调教成床上的尤物了。有句话我直说
了,你别生气——要不要打个赌,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舍得把莹莹交给我做性
调教,很快我就能开发出她的天分,让她在一个月内就能熟练伺候男人,三个月
内就变成床上的淫娃!」
  杰呆住了,显然是没想到明竟然会对好兄弟的女友产生这种非分之想。
  明看出了他的想法,有些欲盖弥彰的解释道:「别误会,这是我按你的要求
想到的,改变一个女人心态的最直接做法,可不是我对你女友有非分之想。你想
想,我玩过的漂亮处女多了,而且只要我愿意,还会有处女送上门来,怎幺会把
坏主意打到兄弟的女友身上。」
  杰松了一口气,脑子却还没有转过弯来:「我知道了。你是玩女人玩成习惯
了吗?这种话也能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如果不是好兄弟,我真想打你几拳。」
  明故作轻松的说:「知道就行。就是个建议,你别着急回复我,自己回去好
好想想再说。」
  杰捶了他一拳:「去你的,谁会考虑这种狗屁建议啊。」
  杰虽然是处男,但也不止一次的看过AV和成人小说,尤其是看着各种刺激的
绿帽文打过若干次飞机,但他从来没想过要让自己成为绿帽故事的男主角。
  看着手机里莹莹的照片,是那幺的美丽动人,虽然总是不能真正得手,但她
也承诺了结婚时就把身体给他。
  对这样的女友,舍得吗?舍不得吗?杰的脑子一团糟,回到家后干脆打开电
脑,一次性从网上搜了好多把女友交给他人调教的绿帽文来看。
  看着看着,不自觉的,他把其中的女主都想像成了莹莹,看着女主在各种男
人身下婉转承欢,他发现比以前看这类绿帽文时获得的心理刺激要强上好多倍!
  两天后,杰去找明,直接对他说:「我真考虑过你那个狗屁建议了。对于整
天在女人堆里转的你,可能觉得这样的事很寻常,但是我和你不同,这幺好的女
友,我果然还是舍不得。」
  明搂着他的肩:「我理解,像莹莹这幺漂亮的处女确实太少了,实话说我都
有些动心,你要是很干脆的就同意了,我才会觉得你脑子不正常。」
  杰准备结束这个话题:「那就这样吧,你别再打她的主意了。」
  明却不打算结束,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是无所谓的,但你自己想想,如果
认定了她就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你是愿意要一个心态始终很保守的、即使被破
了处也还是不肯和你玩各种性花样的无趣女人,还是愿意要一个已经被调教得性
开放的尤物,她才刚被破处,就能风骚主动得让你一整天都不想下床?」
  这种二选一的选择题,答案太明显,太诱人了。
  杰沉默了很久,好几次的欲言又止后,他抱着最后的希望问明:「你说得很
有道理,我不会调教女人,但我确实很想要一个性开放的尤物,让以后的生活更
精彩。不过我还是舍不得莹莹的处女啊,就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
  明拍拍他的肩膀笑了:「要不这样,调教的尺度我和你商量着来,只要不是
她自己提出让我破处,我就会把她的处女膜保留给你,反正我也不是真的想玩你
女友。行不行?」
  杰无言的思考起来。他原本拒绝的想法发生了动摇,按明的这种做法,尺度
可控的话,似乎也不是不能考虑……
  等了半天还没等到答复,明有点不耐烦的说:「男子汉做事干脆点!再加个
双保险:除非是由莹莹自己提出,而且你也同意,不然我不会给她破处。这总可
以了吧?」
  杰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不可否认,明的这番话成了压垮他心理防线的最后
一根稻草,但他还是不想立即就给出答复:「听起来可以,不过这幺大的事,我
还得再好好考虑一下,明天吧,明天我回复你。」
  话说到这份上了,明也不再逼他:「好,我等着。不过,有些话我要和你明
说——你是知道的,处女我都玩过不少了,何况是非处。如果在调教开始前她失
去了纯洁,我也就完全没兴致去费时费力了。你懂的。」
  当晚,杰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出现莹莹的各种画面:她清纯的对他微笑着;
  她和他接吻后可爱的脸红了;她牵着他的手逛街,露出幸福的表情……
  突然,这些美好的画面像玻璃一样碎裂开来,好不容易再重新拼好时,却变
成了另外一些场景——她仰起俏脸,将一根肮髒的肉棒含入口中,温柔的吸吮起
来。肉棒在享受够了之后,将浓精尽情射进她的小嘴;
  她带着他从没见过的媚笑,用裸露的双乳夹着一根肉棒。肉棒正在一边抽插
她的乳沟,一边对着她的脖子喷射出浓精;
  她躺在一张大床的正中间,被某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男人听着她放蕩的叫
床声,卖力的耸动着屁股。突然,叫床声消失了,因为另一个男人把肉棒塞进了
               她的小嘴;
  她躺在地上,下体流出了很多精液,全身被好多只大手覆盖,中间还夹杂着
男人们的嘴。除了正在她身上运动的那位,还有好几十个男人正围着她打飞机,
时刻准备射到她全身各处……
  杰不安着、犹豫着、兴奋着、确信着……他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杰顶着黑眼圈去找明,一见面就开门见山:「我同意了,但有个条
件:我可以随时向你了解她的调教情况和提出意见,还可以随时叫停。」
  明不客气的拒绝:「不行!这段时间我们还是别随意联系,不然会干扰我的
情绪,降低调教的效果。」
  看着杰一脸的不乐意,明想了想,又说:「你要是想了解的话,我可以在我
家的各个房间安上高清摄像头,把一部分调教内容偷偷录下来发给你。嗯,每半
个月给你发一次吧!还有,让你随时叫停是不可能的,但是每次发视频给你时,
我都会对接下来的调教尺度征求你的意见。这样行吗?」
  虽然和预想的有些不同,但杰也知道不能再要求更多了,毕竟他原本可没奢
望能看到视频啊!他答应下来:「行,就这幺办吧,从最轻的口味开始,然后我
再看情况决定还要不要继续。还有,记得你承诺过我的那个双保险!」
  明也满意了:「好,你放心!不过,这事总不能直接对莹莹提出来。我们来
想个办法吧,逼她不得不同意。」
  他故作考虑之后,对杰说:「我有个想法,你看看可不可行。这样这样…
  …「
  杰还没听他说完就吸了一口气:「你还真大方!嗯,可以试试,只要你别心
疼钱就行!」
  天真善良的莹莹怎幺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男友会伙同另一个男人,为了满足
各自的欲望,共同设置下针对她的邪恶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