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熟女,喜欢熟女身上所特有的那种气息,这是少女所不具备的,因为这是岁月和经历的沉淀积累,当然还有男人精液的滋养。我也曾经幻想过和其他女人的悱恻缠绵的Yi夜情,包括我身边的同事,朋友和亲戚。有些已经淡忘,有些至今还在幻想,可能胆子小,至今还不敢主动迈出这一步。
  可是,今年过年的一次回家经历,让我偶尔回味,还留有余香。那次在家待了几天,就急匆匆赶回北京,但是这期间无聊加微信附近人,搜到一个山西熟女36岁,本来没抱希望,和大多数狼友一样,抱着宁错过无放过的心里,就添加了,结果大概隔了四个多小时吧,她加了我,聊了几句,可能她感觉我还不错(当时朋友圈有本人照片,还算可以吧),聊的还不错,感觉可以约一约,想想马上回北京了,就怅然如失。
        不过回到北京也保持联系,这个要敲小黑板了:不要放弃任何一个潜在资源,要不也不会有这幺个长期约炮对象了。这样持续联系一周左右,突然一天晚上大概12点左右给我发消息,要来北京打工,小狼当时睡着了,第二天才看到,心里那个激动啊,离开了家人,这种三四十的熟女肯定空虚啊,这样就能乘虚而入了。所以每天我们都微信视频两三次,晚上也聊,躺在床上背着同事,给我看大奶子,感觉好刺激,心里也暗暗表示肯定能约了她。
        就这样差不多到清明放假那会直接给她说,想她了,这个就要直接了,不然她还给你矜持,还要墨迹好久的。说正事了,这个是晚上直接约,她说明天要办点事情,要晚点来,结果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给我说快到了,让我去接,果然熟女就是空虚,离家才一个月就这幺饥渴。
        接到她的时候,确实是视频的不一样,现实漂亮一些,画了淡妆,熟女,身材不高,体态丰满(不是胖)。拎着一个包。左找右找,我过去帮她拿包,因为没吃饭,我提前订了外卖,去我租的房子,进了屋,吃完饭,就抱着她,我发现她眼角的鱼尾纹稍微有点,但是很有韵味,一看就想操她,这不是我好的那口吗,顿时,小弟弟,稍微地有点激动了,估计她也看见了,又是笑一笑,妈的,小弟弟差点要破裤而出了。真想把她按到床上狂插一通。但还是忍住了,前戏一定要。
  脱了衣服,看到那丰满的三角地带在哪若影若现的黑色的丁字裤,我能看到那茂盛的黑森林了,突然,一下子感觉周围的空气里不再有难闻的含铅汽油味了,而是那成熟女性私处的淫靡的气息了,小弟弟不禁一下子怒发冲冠了。这个时候我听到她轻轻的哼笑了一下,只看她直接掏出我的小弟弟,直接“玉人何处教吹箫”,那滋味一个字爽。
  她给我舔了一会,我让她倒过来,直接69式,一眼就望到那森林的茂密啊,简直叹为观止,再往下,那汩汩涌出洞口的爱液泉水奔腾不息,好多啊,一下子,手都湿掉了,极品啊。我伸长中指,直捣桃源洞,深不见底,又温暖,又湿润。包裹的不算太精密,也还可以,要是小弟弟进去,岂不爽死。突然,可能碰到她的敏感地带了,她突然浪叫了一下,还没回过神,她翻过身,用手攀上我的脖子,把我的脖子往下拉,悄悄跟我说:我要。这还能忍吗?我像接到了命令一样,立马提枪上马,直奔桃源洞,噗滋一声就全根没入了,再往前一顶,她呻吟的声音更大了,感觉好像顶到了她的花心处,「快,快,好舒服,宝贝,你让我好舒服啊,」听到这话,我加快了活塞运动。
  过来好一会,我们都到了高潮,她的全身禁脔,四肢僵硬,我也感觉小弟头部要喷薄而出了,便加快动作,终于忍不住了,那机关枪不停地射向桃源洞深处。“要死了,要射也不提前说一声,坏蛋,流氓”她拿起拳头,轻轻地桥在我的后背上,我嘿嘿地笑了笑,“我赶紧去冲洗一下。”她起身下床,去卫生间洗涮,我躺在床上,在那遐想:怪不得都喜欢人妻熟女,这感觉,确实不一般啊,爽!!!好久,为迷迷糊糊滴睡意上来了,只是感觉她从卫生间出来像一只小猫一样地依偎在我的怀抱里睡下了,之后又干了几次。(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吹箫本领确实不错,舔的蛋蛋又麻又酥)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良家的经历,而且还是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良家。感慨颇多,就此记下。
有熟女情缘的,榴友可以交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