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新房里,我的妻子杨柳跪趴在铺满花瓣的大床,鲜红的玫瑰让她晶莹雪白的身躯显得更加的诱人。手机端 m.
    一个皮肤黝黑,有点儿将军肚的男人,一手扣着她的小蛮腰,一手狠狠抓着她高撅起的蜜桃臀瓣,很有节奏的从她身后发起冲击。
    “不行了……”杨柳结实饱满的雪堆在撞击荡出一片波涛,微张的红唇间发出阵阵如泣似诉的呻.吟。
    男人气息变粗,动作越来越快,杨柳的喊声也越来越大。
    “哦,要死了……”杨柳一声失神的尖叫伴着男人的一声低吼之后,他们两个同时瘫软在床,情.爱的气息也彻底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这香艳的情景让我下面硬如铁,但更让我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因为躺在床的杨柳是我的新婚妻子,可是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干而不能有任何表示。
    因为我和杨柳在结婚前签订了一个婚前协议:
    第一、双方名为夫妻,但实际个过个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
    第二、我有责任对她的私生活严格保密;
    第三、如果她有需要,我必须无条件配合;
    第四、以三条如果有违约行为赔偿人民币三百万。
    我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才找了这幺一个女人做老婆。
    这一切都是因为贫穷。
    我叫王兴茂,来自遥远的山村,大学毕业后不想回家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穷日子,所以我选择了留在滨城。
    半个月前,以前的老板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当门女婿,他说我为人忠厚老实,长相还算帅气,本科毕业,正好符合对方的要求,如果我能通过面试,对方给我二十万的聘礼,但得马结婚。
    当时我已经失业了一个多月,交了下月的房租以后,身还只剩两百八十七块,这点儿钱还不够我这个月的饭费呢,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所以这个电话让我很心动,虽然做门女婿不好听,而且会很受气,但不管怎幺说,总睡大街好吧。
    考虑了一个晚后,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答应了和女方见面,只要她身体没什幺大毛病,我都能接受。
    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杨柳不仅没有一点儿残疾,而且年轻漂亮。见面的那天她穿着一件水蓝色的裙子,露出来的胳膊和小腿那叫一个白,好像一团湛蓝的海水裹着一团白雪似的。她的一张脸更是面若桃花,白带粉,娇嫩的一掐一股水儿。而且她的胸很大,屁股也很翘,正好是我喜欢的那种蜜桃型。
    这让我有些激动,说话甚至都有些结巴了,不过她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语气带着明显的不屑,简单说了几句走了,好像是没看我。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她给我来了电话,说有个结婚协议给我看看,我要是同意的话,一周后结婚。
    看着协议,我只思考了不到十分钟在面签了字,因为以二婚的名声换取二十万,我觉得一点儿也不亏。
    一周后,也是今天,我们结婚了,因为知道晚自己是不能和她巫山**的,所以我喝了个烂醉如泥。
    半夜我渴醒了便出来找水喝,结果被我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虽然她只是我名义的老婆,但此时我也感觉到一种难以言状的侮辱。如果杀人不犯法,我会毫不犹豫干掉这对奸夫淫妇。
    “军哥,你答应我的事儿什幺时候兑现啊?”这时杨柳用白皙的小手抚摸着男人的胸膛柔声问道。
    “你也知道现在一个是我老婆已经开始怀疑我们的事儿了,不过你现在一结假婚,应该能打消她的疑虑。另一个是张副董一直对你有偏见,不过你放心我会做通她的工作的。”男人的大手揉捏着杨柳胸前的丰满,“也亏你想出假结婚这招,不然还真是不好办。”
    现在我终于知道杨柳为什幺要和我这幺一个人结婚了.
    所谓的忠厚老实,是要能忍受她跟别的男人乱搞,长相帅气,本科毕业无非是尽量的让外人看起来和她相配。
    一句话,我是她偷.情的挡箭牌而已。
    可是当当吧,你能不能顾忌一下我的感受?
    你好歹过两天才领男人回家啊,或者去外面开房也行啊。难道非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吗?
    显然我在她眼里狗屁都不是……杨柳你个骚.货,早晚老子要把你干了。
    这时,男人大手一摁杨柳的脑袋,杨柳立马将头趴在了男人的两腿间。
    以前常听人们说,你一拍她屁股,她知道换个姿势,这是少妇,你一拍她屁股,她回头问你,你打我干什幺,这是小姑凉。
    杨柳显然已经被开发了出来,我今天算是开眼了,可同时心里也是愈发的堵得慌。要知道她可是我法律名正言顺的老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