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雪结束了六年的爱情长跑,终于在XX大教堂举行隆重的婚礼,亲朋
戚友都称赞我们是对金童玉女,都纷纷投以羡慕的眼光,尤其是我父母和小雪的
父母都乐在心中。他们以为我们是喜欢对方的样貌、身裁和学识,但他们太肤浅
了,我们爱对方早已升华到精神的领域里──一个禁制的精神领域里。
  我们都是XX教徒,肉欲对我们来说是在婚前是绝对禁止的,事实上小雪也
把她保存二十三年的贞操在新婚洞房时才奉献给我。但漫长的青春期,我们和大
家一样,需要色欲的滋润,我们靠的是电话──半夜躲在床上倾诉的电话,电话
里我们偶偶细语的是一个个令人血脉贲张的禁制故事,而我们喜欢对方一个真正
原因,就是这种精神上的满足。
  结婚像是解除套在我们精神上的枷锁那样,色欲不再是禁制的东西,而我决
定把我们婚前的电话故事整理一下,留作日后纪念和回忆,也让大家进入我们未
婚前的禁制精神领域里,共享乐趣。
  有几点先说明一下,当年故事的部份情节已经不能完整回忆起来,所以在整
理的时候加盐加醋是少不免的。整理的时候也不分先后次序,想到一个就写一个
吧。另外,这些只是电话里的故事,我们婚前的日常生活仍是很正常。

          (第一篇故事)匿名爱慕者
  那年我们读大学二年级,那夜我们如常躲在棉被里,用室内无线电话讲着超
现实的禁制故事。
  「那个强奸犯昨天招供了,他说是因为他在奸淫那女孩的时候,那女孩尖叫
起来,所以才把她捏死的。你今年有没有看到报纸这一段新闻?」我低声地说。
  这种声音其他人是听不见的,只有电话对方的女友小雪才能听到。
  「嗯,真可怜。如果她没叫起来的话可能就不会死。」小雪的声音更低,她
住在大学的临时宿舍里,怕给别人听见。
  临时宿舍是大学为一些没法申请入住正式宿舍的学生临时提供的住宿,不但
租金贵三倍,而且因为不是正式宿舍,规章较松,经常有闲杂人出出入入,很多
男女朋友喜欢住这里,方便鬼混。
  小雪的家离校不远,所以没资格住宿舍,但她想有个地方可以专心读书,所
以才住这临时宿舍,当然也方便我可以随时去探望她。
  夜深了,我心底那色欲又蠢蠢欲动,听到小雪这样说,我就开始逗她,说:
「那你是说,如果有个男人来强奸你,你会不尖叫,任他鱼肉吗?」
  「你好坏,这样说你的女友……」小雪有些娇嗔,但我可以听出她没有恼怒
我。
  「不过,我想如果我真的给坏蛋强奸时,应该只会挣扎,不会尖叫,不然惹
恼了他,真的会给他弄死,而且如果衣服给那人脱光,尖叫起来,别人跑进来,
你女友全身上下都给其他人看光了。」
  「你讲个故事给我听吧!」我听到小雪这幺说,下体的肉棒都硬了起来,手
掌有意无意地摸向那肉棒,希望平伏这种肿胀的痛苦:「我想起你给其他男人强
奸就很兴奋……」
  「好吧。嗯……我就讲个故事给你听,包你听完就能畅快打手枪!嘻!」小
雪很俏皮地说:「你记得有个自称爱慕我的人写匿名信给我吗?」
  「记得。你长得漂亮,有人暗恋你我一点也不惊奇。」
  「那好吧,我就讲个关于匿名信那男人和我的故事给你听……」
~~~~~~~~~~~~~~~~~~~~~~~~~~~~~~~~~~
  我的手颤抖地拿起那封匿名信,以下的署名又是那个「爱慕你的大男人」,
这已经是第三封了,信里面又是那种不堪入目的文字:
  『……那天你穿着短裙,从宿舍的楼梯上走下来,刚好我走上去,看到你那
对诱人的秀腿。你他妈的穿这幺短的裙子,也不穿丝袜,让两条光光的长腿在我
眼前晃来晃去。下楼梯的时候还一跳一跳,我从下面看上去就能看到你的内裤,
粉蓝色的,有些图案,是吧?
  当我走近你的时候,才发现你上身紧身的T恤把你那美妙的身裁暴露无遗,
两个又圆又大的乳房不受限制地晃动着,你那及肩的秀发飘散少女的幽香,你是
用美诗洗发露吧,我不会猜错的!臭婊子,你知道我当时多幺想把你按倒在楼梯
上,好好地干你几遍吗?
  你想想,我那时就把你拖到楼梯边,那里有间垃圾房,平时不会有人来的,
我把你扔到里面,你跌在地上,短裙没法遮住你的内裤,我就抓住你那两条光滑
的大腿,我把你的T恤撕开,狠狠地捏弄你的两个大乳房,在你还在挣扎的时候
我就脱下你的内裤,把你双腿撑开。
  你一定不能想像我的阳具有多大,嘿嘿,你一定会知道的,当我的阳具插进
你的小穴里,你一定会感受到!
  我抓住你双腿,阳具在你小穴里进进出出,把你强奸了。你会给我奸得大叫
起来,我就捏着你的脖子,不让你叫出来,你还是要叫,我就捏死你,然后再来
个奸尸。明天报纸上会写着:大学校花被奸杀……
  哈哈……即使你死了,我还是深深爱慕着你。
                      爱慕你的大男人敬上』
  我看完这封匿名信,害怕得几乎站不稳,呆坐在椅子上。害怕的不是那信里
面猥亵的语言,而是他写得很迫真,所有情形都描述得与现实一模一样。最可怕
的是那封匿名信是很整齐地放在我的抽屉里,那就是说,那男人已经来过我的宿
舍。
  收到那封匿名信之后,我没再穿短裙,也不再穿紧身的T恤,而是全身都穿
上松身的T恤和蓬布裤,不再让骄人的身裁被别人看见,连头发也束起来,不再
轻飘飘了。当然最失望的是男朋友,因为XX教徒的缘故,他每次都只能用眼睛
欣赏我,不能动手动脚,现在我的衣服把自己包得密密实实,他确实少了不少乐
趣。
  过了两个月,匿名信不再来了,看来我这种保守的打扮使他提不起兴趣来。
我的心也安定了不少,当然我还是不敢松懈,还是继续这种保守的打扮,即使我
在公用浴室洗完澡,我也会再穿上松身的T恤和蓬布裤,这种厚厚的质料,即使
我里面没戴上胸罩,别人也看不出来。
  半夜十二点半是睡觉的时候,原来熙来攘往的临时宿舍开始静下来。我洗完
澡,手里拿着换掉的衣服,进了宿舍里,打开衣柜,把衣服扔在里面的胶桶里,
那收费洗衣机不便宜,我通常两天才洗一次衣服才化算。
  我把门锁好,在那匿名信事件之后,我都特别小心门户。我从衣柜里拿出睡
衣,对着镜子准备换上,宽厚的T恤里我没穿任何衣服,当然窗帘早已拉上,所
以我交叉双手把T恤拉上来。镜子里我的小肚皮露了出来,很光滑很漂亮,我想
我这样的身裁可以去选世界小姐呢!
  我的眼睛突然落在镜里身后的床上,啊!有个男人竟然很从容地坐在床上,
还对着我这边微微笑。
  我回过身来,很震惊地看着他,血液好像凝固那样。
  看样子他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厘,差不多一百公斤重,有点像世界拳王,还要
恶形恶相,满脸胡子。
  「我说过我会来奸淫你的!」那男人对我说:「小宝贝,快过来!」
  我靠近门边,心想只要伸手一开门就能逃出去,但我双手双腿不听使唤,所
以一个简单的动作我却做了很久,紧张的手转不开那门,当我转开时,那男人已
经冲到我身边,把门重新关上。
  他把我正面抱起来,但我的双手却给他大力扭到背后,我痛苦地张开口,但
不敢叫出来。那匿名信里描述说我一叫,他便会捏死我,我可不想这幺快死,还
有个深爱我的男友呢!
  我张开的小嘴巴变成他那张臭嘴的猎物,他的嘴唇压在我的小嘴上亲我的双
唇,舌头还要弄进我的嘴里,我当然合着牙齿,不让他进去。但他只把我的手臂
一扭,我不得不张开嘴巴,他的舌头就像蛇那般钻进我的嘴里,逗弄我的舌头,
腥臭的唾液随着那舌头流进我的嘴里,弄得我满嘴都是,我只好咽了一些进去。
  当他强吻了我之后,说:「果然是个漂亮的女孩,我们这幺亲近,比那次在
楼梯看到你更动人。」
  我还要想哀求他放过我,但他已经把我狠力推向床,那种力量使我重重地跌
坐在床上,双腿垂在床边。
  「臭婊子,我说过会来强奸你,你还不自己留意一下!」
  「我……我有防范……我已经穿厚衣了……不再性感……」我抖嗦地说。
  「哼!你这个松夸夸的衣服不是更诱人吗?」那男人压向我,一只大手把我
双手捏着,另一只大手从我宽大的T恤下面伸进去,说:「你看,穿这种T恤是
不是想给男人一下子伸手进去摸你的奶奶?」
  「不是……」
  我还没抗议的时候,他的粗手已经捏在我娇嫩的乳房上,他可能说得对,我
穿这种松身衣服,里面还不戴乳罩,不就完全给他侵犯了吗?他的手按在我的乳
房上,用力地摸捏着,我想他那幺大力,我那两个乳房都给他都捏得变形了。
  我虽然觉得很疼痛,但还是不敢叫出来,只是张开口小声发出「啊啊」声。
  幸好疼痛没持续太久,因为他的大拇指按在我乳头上,顺时针那样揉动着,
我全身都酥麻了,一阵阵的快感从胸部传到身体其他地方。他见我开始动情,就
用力把我的乳头捏下去。
  「啊……不要……好痛……」我小声地叫着。
  「臭婊子,我现在是要强奸你,不是给你舒服!」说完他那只捏着我双手的
粗手放开了我,但抓着我的长秀发,把我的头向床上撞了几下。我的床上有海绵
床垫,不是太痛,但却给他弄得昏昏糊糊。
  他的手把我的头抓起来,我看到他两个可怕的大眼睛,充满着血丝,像是喝
醉了酒,他再次把厚厚的猪嘴压向我,把我的嘴巴吻了又吻。他另一只手玩厌了
我的两个乳房,便向下面摸去,把我那蓬布裤带解开,拉开拉链,那裤子很松身
的,稍微解开就很容易脱下去。
  我模糊中知道他的意图,想要挣扎,但嘴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而他
的身体强壮得像个树干那般,把我压得动弹不得,他那只粗手顺利伸进我的内裤
里,经过我那柔和的阴毛地带,到了我的阴户口,粗糙的中指从我小穴的缝里挖
了进去。
  我全身又再次颤抖起来,那种感觉很不好受,但现实上我没有选择的馀地,
两条紧夹的大腿不能阻止他中指的前进,结果中指和食指都插进我的小穴里,还
不停地挖动着,一阵阵不能控制的感觉使我全身都没力。
  他这时站起来,把我的内裤和蓬布裤都脱了下来,然后也脱下自己的裤子。
我趁这时候想要挣扎坐起来。
  「别动,臭婊子,别让我动怒起来打死你!」他一边脱下裤子,一边握着巨
大的拳头在我面前晃一晃。我吓得不敢动,看来他不是好应付的人。
  我看到他那从内裤里拿出来的大肉棒,吓得魂不附体,又粗又大,上面还要
布满着青筋,龟头呈猪红色,像个网球那般大小,肉棒毛茸茸的,好像几天没洗
澡,散发出令人恶心的气味。
  「不要……请你放过我……我不漂亮……」我哀求道,这时候除了哀求,别
无他法。
  「臭婊子,你是罪有应得!整天穿着性感衣服,明明叫我来干你嘛!」
  他再次压在我身上,把我两条腿扯向两边,把我的小腰抱起来,使我整个阴
阜挺起来向着他那粗大的龟头,他那像熊那般的粗腰向我胯间压来,然后一挺,
硬生生把龟头挤进我的小穴里。
  「啊……啊……」我差一点大叫起来,那种撕裂的感觉使我脸都扭曲了,我
感到一根热热的硬棒插进我的小穴里,这简直是个少女的恶梦。小时候我对自己
的小穴也有种恐惧,下面有个小洞洞,万一给硬棒插进去,那会多幺可怕。现在
这恶梦竟然发生了。
  不过我不敢叫太大声,压在我身上这坏蛋可能是个杀人犯呢,如果我一叫,
他一定会捏死我,他在信里说还要奸尸呢,多可怕!我双手紧紧扯着床单,希望
痛苦快点过去。
  但痛苦没有减轻,那男人的肉棒直向我小穴里插进来,我那处女膜没法阻挡
他的进攻,他再用力一挺,整根足足八寸长的肉棒便全插进我那未经人道的小穴
里。我紧闭着眼睛,泪水从两颊流了下来,但我还是咬着下唇,没叫出来。
  那男人在我身上抽插几下,我的身体开始背叛我,一股令人兴奋的快感传遍
全身,他那巨大的龟头在我阴道里刮着,毛茸茸的阴毛刺在我的阴唇上,当他那
肉棒抽出来时,把我的阴核都反弄出来,那些阴毛又刺在我的阴核上。
  痛苦的感觉降低了,换来的是一阵阵的快感,一种被凌辱的快感,我憎恨我
的身体,被陌生男人强奸,还会有一阵阵的快感,难道我真的是像那男人所说的
臭婊子?
  我忘了被凌辱的痛苦,全身跟随着他的抽插而挺着小腰,扭着身体,像个小
荡妇那般希望给男人骑着干着。
  他见我已经完全给他制服了,就把我的T恤脱掉,凉凉的身体很快就热了起
来,我扭动小腰时,两个圆大的乳房也不知羞耻地在那男人面前晃动,我的小穴
和乳房上都有种像蚁咬的莫名感觉,他那巨大的肉棒填满我的小穴,然而我胸前
两个肉球也希望给他摸啊!
  那男人好像识穿我的感觉,两个粗手握在我两个奶子上,不停捏弄着。
  「臭婊子,快说你爱我,你爱我摸你的奶子,插你的小穴!」那男人有些气
喘地说。
  我晃动着头,不理他。
  他突然抽出肉棒,不再理我,把我整个人赤条条放在床上,一阵可怕的空虚
感觉使我不知所措,明明对方是个强奸我的坏蛋,那粗大的肉棒上还沾着我的处
女血,但我这时却多幺希望他再继续奸淫我。
  「不要……不要这幺对我……」
  「那你说吧!」
  「我……我爱你……我喜欢你用粗大的肉棒来插我的……小穴。」我羞红着
脸小声地说。
  「好吧,我早知道你是个臭婊子。」他再次压上我,巨大的肉棒又再次插进
我的小穴里,再次把我的小穴刮得又痛又爽。
  「是……我是个婊子……我还要你用力干我……」其实这时我已迷糊了,把
内心的话都说了出来。
  他给的话刺激之后,更是狠狠地抽插我的小穴。而我把他的双手按在自己的
胸前,让他使劲地抓捏我的两个少女的奶子。
  「来吧,小雪,快哀求我用力干你!」他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使我再一次
震惊,但快感已经淹没了我的理智。
  我见他脸都变红了,气喘很急,身体不能控制地在我身上纵欲着,把所有能
量都集中在他的大肉棒上,狠狠地刺着我的小穴,真害怕我那处女小穴会给他弄
破。
  我的小穴这时也禁不住流出阴精,「我真喜欢给你强奸……快用力干我……
啊……」我呻吟声停不了,呼吸变得困难。
  这时他再也忍不住,把肉棒深深地插进我的小穴,直顶到我的子宫口,然后
「噗噗噗」地射上又浓又黏的精液。我也给他射得神魂四散,紧抱着他的肩膊,
扭着身体,到达了高潮。
  他把肉棒抽出来,让我像条鱼那样瘫在床上,我小穴里的精液慢慢地流了出
来,流在床上。他用手抹一下自己的肉棒,把最后的一些精液涂在手上,走过来
拍拍我的脸,说:「小婊子,你果然有点床上功夫,想不到还是个处女,以后我
还有来多几次,好好服侍我吧。哈哈!」说完把中指扣进我的嘴里,也把腥臭的
精液涂在我嘴巴里。
~~~~~~~~~~~~~~~~~~~~~~~~~~~~~~~~~~~
  「太……太刺激了!」我对小雪的故事赞美着道,自己打手枪也快要到达巅
峰:「讲完了吗?再讲下去吧!」
  小雪俏皮地说:「你还没打完手枪吗?我不敢再讲下去了,因为我讲得太逼
真了,我现在一个人在宿舍里,窗外还有些黑影,我有些害怕,万一这种故事变
真,我跳楼死也来不及。」
  「……」我没回答她,努力地打着手枪,脑里面幻想着那可爱的女友小雪给
那男人强奸时的那种情形。
  「敦?你睡了吗?」小雪在电话里面问我,我在听着她,但不能回答,我的
思绪快要到达高潮。
  突然她在电话那边叫了起来:「敦,救命啊!」然后嘴巴好像被人家捂住那
样发出「唔唔」声,我隐约听见她的声音:「不要……不要……」然后是衣服撕
破的声音,接着是扯脱衣服的声音,然后又一阵子床铺碰撞的声音。
  天啊!不会吧?小雪真的出事了!我对电话里叫着:「小雪,你怎幺?」
  对方没回音,我想小雪在床上跟我谈电话,一定是给甚幺坏人听到,然后溜
进她房里,听刚才那些声音,我心爱的小雪……衣服给撕破,说不定还被人……
  电话对方传来一些搅动水滴的声音,「叽叽唧唧」的,然后是小雪「唔唔」
的声音。
  『哎呀,我的小雪啊,你怎幺了?真的被人强奸吗?』我想到这里,不争气
的精液一射如注,整个人伏倒在床上。
  「怎幺,你打完手枪吧?」电话对方小雪咭咭地笑了起来,「你这人真变态
的,要我装得像真的给人强奸那样你才会畅快射出来。如果我真的被人奸了,你
就没老婆。」
  「小雪,你真厉害!」我气喘着说。
  「好吧,乖乖早点睡觉吧,下次我再讲故事给你听。」小雪好像在哄小孩那
般哄我,然后在电话里「啜」一声向我吻一下。
  晚安吧,我亲爱的小雪!
          (第二篇故事)日行一善
  宁静的夜晚,我和小雪又如常在电话里甜言蜜语一番。电话已经成为我们两
人的私人俱乐部,如果没有电话,我们都不知道要怎幺生活下去。
  「今天你穿得很漂亮。」我称赞小雪,的确,她今天和我到公园里逛逛的时
候,穿着紧身的T恤和白色的薄长裙,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任何肌肤,但那种紧身
的衣服把她的迷人身裁都显露无遗。
  「你知道吗?我们在走的时候,旁边很多老头在看你呢。」我继续赞赏她,
我对她的美貌实在太锺爱了:「他们尤其盯着你两个奶子在看。」
  「是吗?嘻!」小雪不愠不怒,她对我这个色鬼男朋友很了解,不会太介意
我的乱咄,不过她还是转了个话题说:「你今天帮那三个人泵轮胎气,会不会很
累?」
  我捶捶腰骨说:「唔,不会太累,你说的『日行一善』嘛。不过,其实你这
幺好心肠,不一定会有好报应喎。如果今天那三个不是好人的话,你可能就被他
们吃掉了。」
  「哼!你这坏色鬼!」小雪假嗔道:「你又开始想讲坏东西,真是狗嘴长不
出象牙。」
  「那你想不想听?今天轮到我讲你听吧!」
  「也好吧,看你有没有我讲得那幺好听。」
  于是我就讲起今天「日行一善」的故事给小雪听。
~~~~~~~~~~~~~~~~~~~~~~~~~~~~~~~~~~~
  我和漂亮的女朋友小雪(就是你啦,嘻!)一起去走公园,其实有很多地方
可以去的,比如商场、电子游乐场,但她就是喜欢公园的鸟语花香。
  今天我又开车载她来到这有名的大公园,公园里不但花草树木都很漂亮,而
且也很幽静,很多小灌木和小树林,很适合情侣在这里幽会。当然也有不少退休
的老人家在这里休息,有时还可以看到一两个漂亮的妹妹,让眼睛吃吃冰淇淋。
  小雪的紧身衣裙和出色的样貌,当我们走着的时候,不时惹来在一旁休息那
些老伯伯的眼光。
  「你果然够吸引力,那些老伯伯的眼光都在看你两个又圆又满的胸部!」我
悄悄对女友说。
  「那当然,还连你这老色魔也吸引住吧?」小雪不甘被我戏弄反驳我。
  我们再走一会儿,准备进入小树林里找个「情侣窝」谈谈情,突然后面有人
叫住我们说:「喂,老兄,帮帮忙。」
  我们回头一看,是三个大概四十开外的男人,叫我们的是个身体胖胖的。他
们很明显不是做文职的工作,在上衣和短裤甚至手臂上都有污渍。
  那个胖胖的对我说:「喂,老哥,我们的车轮没气了,你有没有气泵?」说
话的时候两只眼睛贼溜溜地盯着我女友,我不知道他在跟我说话还是跟我女友说
话。
  小雪最相信的戒律是「日行一善」,未等我回答就说:「有,不过在我们车
子里。」
  我悄悄对她说:「我们的车子在那边,他们的车子在另一边,很远。」
  小雪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敦,别这样,助人为快乐之本。你走得快,来
回一下不会太久,你去帮帮他们,我就在这里等你。」
  那男人说:「小姐,太谢谢你啦。我们不会让你一个弱小的女孩留在这树林
里的,我叫阿贤跟你男朋友去,我们就可以陪着你走向那边游乐场,等你男朋友
回来游乐场里跟你会合。」
  小雪这时倒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说:「好吧。」然后对我说:「敦,快去快
回吧,我就在那边游乐场等你。」
  我看到这三个家伙老是用色淫淫的眼光看着小雪,心里有个很矛盾的感觉:
「他们会不会是坏人?那如果我一走开,他们可能会对我的女朋友起歹念,然后
就……」我这里发现,我心里对他们没有多少憎恶的感觉,反而想到这里,有阵
冲动使我裤裆里的肉棒直直挺起。好久以来,我那种希望女友被凌辱的变态梦想
就快会实现。
  「我去一趟,你小心点。」我对小雪说完,就回头和那个叫阿贤的男人走向
我的车子停泊的位置。
  阿贤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回头看看,小雪已经和那两个男人向另一边走去。
这时,那个刚才请我帮助的胖男人,把手掌放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小雪的身
子一扭,把他拍开。另一边那个男人便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推进树林里,转了个
弯,我就看不见了。
  「喂,阿贤,我想要回去看看。」我叫住那个人。
  阿贤回头说:「不行,我大哥说要去找气泵。」
  「我看你裤子里的那根鸡巴都胀满了,还不回去和你那两个同党一起分甘同
味?」我的话使他张开口不知要说甚幺才好。「我们走回去吧,我不会添你们甚
幺麻烦,也会给你们足够时间,只是你们别弄伤我女友就行了。」
  他有点不信我,怕我是卧底警探,我跟他说想不想看看我那美貌的女友时,
他敌不过心里的欲望,于是我们两人就一起走回去。
  我走在他后面,等他匆匆闯进树林里之后,过了几分钟,我才悄悄地走进刚
才小雪被推进去那灌林丛里。
  我慢慢走进去,小路上已经看不见他的踪影,我知道是在灌林丛的里面,于
是继续推开小树往前走,突然我看见小雪的白T恤和长裙扔在树根边,白色显得
格外触目。
  我这时听见女孩「唔唔」哀叫的声音,那声音是被人捂着嘴发出来的。我发
现有个乳罩挂在那些杂乱的树枝上。我的心砰砰砰地跳着。
  我再推开小树枝,从树枝间的缝子看过去,果然见到小雪给那个胖男人从后
面抓着,他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她的内裤已被褪到半膝上,而另外两个男人就
在她前面玩弄她两个饱满的乳房。
  「真干他妈的!他们真的想强奸我女友!」我一边想去救她,另一边心里又
希望多年的变态梦想可以成真。结果魔鬼战胜了,我自己安慰说:「反正她也不
知道我在这里,等一下来个英雄救美,她还会感激我呢。」
  眼前这一幕是我很想发生的,所以我蹲下去,躲在树林里,还把自己胀得发
痛的肉棒拉出来,用手轻轻摸捏着。
  我的女友小雪还在挣扎,想逃离魔掌,但那个在她身后的胖男人实在太强壮
了,给他抓住休想可以逃走。另一个男人不知在她耳边说些甚幺,应该是恐吓她
的话,小雪听了,吓得不敢再挣扎了,乖乖地让那个胖男人把她那件内裤脱了下
去。
  胖男人自己也脱掉裤子,抱着我女友的小腰,他那根又大、又壮,上面布满
青筋的肉棒在小雪的小穴口外面磨着,一阵阵的磨擦使我这还是处女的女友受不
住刺激,弯下身去,两个圆大的乳房现在更是没有承托,在空气里摇摇晃晃,刚
才跟我一起走那个叫阿贤的男人,这时就用双手接住她那两个肉球,使劲地搓弄
着,还一手把他的大鸡巴拿出来挤弄。另一个男人半蹲在她前面,把她那张可爱
的俏脸托起来,大嘴巴就压在她小嘴巴上面,舌头弄进她小嘴里。
  他们觉得小雪这样的姿势最适合他们三个人一起淫弄,每个人都弄得不亦乐
乎。小雪这时的小穴里也流出透明的淫汁,涂在那胖男人的大鸡巴上面,屁股越
来越趐,连我这里都几乎可以从她后面看到她的小穴。她那两个奶子给阿贤摸捏
得有点发红,乳头受刺激地挺了起来。那个强吻她的男人还是在很有兴趣地啜吮
她,弄得她满嘴都是他的唾液。
  那胖男人的肉棒已经挺得像直角那般,又长又有青筋,真是可怕。他这时把
小雪的双腿分开,把那巨大的龟头顶在她的小穴口,咬一咬牙,一下子狠狠地把
整条肉棒干进我女友的小穴里。小雪张开小嘴,想要叫出来,这时那个刚才强吻
她的男人把他那支可怕而又好像很多天没洗过的大鸡巴塞进她嘴里,登时不能叫
出来,只有「唔唔」作声。
  小雪这里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那胖男人把她的小腹干得一缩一缩,我知道
强奸对她来说实在打击太大,但身体却禁不住有反应。小雪的小穴在那男人强力
的抽插下,变得越来越润滑,可怜的处女血涂在那青筋毕现的鸡巴上。她忍不住
呻吟起来,但嘴里另一根肉棒却正在干着她,她只能「嗯嗯唔唔」地发出诱人的
叫床声。
  那个在干她嘴巴的男人越来越快地抽送,小雪的嘴巴不大,所以牙齿不经意
地刮在那肉棒上,使那男人忍不住,颤抖一下,把精液射进她嘴里。
  小雪吓坏了,她从来都没接触过男人的精液,结果这次给这男人射得满嘴都
是,而且从嘴里流了下来,那男人硬迫她合起嘴巴,把精液吞下去。
  那个胖男人的龟头也实在太大了,每次抽插她的小穴时,都发出「波波」的
声音,把我女友强奸得死去活来。他这时也把她的腰抱住,把肉棒全根深深插在
她小洞里,然后一阵阵喷射。
  这时那个叫阿贤的男人就接力,等胖男人抽出鸟棒时,他就插干进去,那胖
男人的肉棒随着射精之后,半软下来,但他意犹未足,把他那根鸡巴提到小雪面
前,小雪看到那东西怪丑的,别过脸去,不敢张开口,那胖男人就捏着她的鼻子
使她呼吸不了,只得张开嘴巴,胖男人就把那根像异形的肉棒塞进她嘴里,好像
在冲洗那样。
  那个刚才在她嘴里射精的男人这时拿起相机,把我女友的被轮奸时的淫荡样
子拍下来,还来几张大特写:一根鸟棒在我女友的小穴里搅动的情形、另一根肉
棒在我女友的嘴里抽插的情形、我女友两个晃来晃去大奶子被粗手乱捏的情形,
还有我女友嘴里流出的精液。
  小雪被他们三人轮奸之后,就被扔在那里,她累得不能动,闭上眼睛。
  那胖男人说:「她男朋友等一会儿不知道懂不懂来这里找她呢?」那个阿贤
对我这方向笑笑说:「她男朋友一定会找到她的,别担心,我们快走吧!」说完
三人都穿好衣服走了。
  他们走远的时候,我还听到其中一个说:「今天这免费餐,吃得真爽。」
  我过了一会儿,才走过去,扶起我女友,帮她穿好衣服,安慰她。小雪在我
怀里哭着,问我说:「我被那些坏蛋轮奸了,你还会爱我吗?」
  我说:「我对你的爱一生一世都不会变的,放心。」我心里想:「如果你愿
意再被别人轮奸的话,我就会更爱你。」
~~~~~~~~~~~~~~~~~~~~~~~~~~~~~~~~~~~
  「你坏死了,讲这种变态的故事!」小雪在电话那边说。
  「那你听完了之后,以后还敢不敢再叫我日行一善?敢不敢再去那公园里面
玩?」我故意吓唬她。
  她知道我只是贪口爽,所以也满足我的心理说:「敢,最好是在晚上去,坏
人连你也绑住,然后就在你面前把我轮奸了,你说好不好?嘻!」
  我听了肉棒又勃得很痛很痛,小雪,你真调皮!
  晚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