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r们大家好,我是Jason,上次创作了小说《人妖只有两个洞》,许多狼友们都很喜欢,鼓励我继续创作。于是我把新作发在这里,请大家雅正。
上一篇的地址:
/htm_data/20/1809/3292489.html
此外我的作品还有:
《公众号艹粉记》,地址:/htm_data/20/1808/3231621.html
《前任和我的秘密》。地址:/htm_data/20/1809/3285569.html
欢迎阅读
=======
======
=====
====
===
==
=
《舍友是女装大佬》
周日,何宇的发小苏磊喊他去漫展。
苏磊是个胖子,居然也喜欢cosplay,何宇也是醉了。真不知道胖子可以cos什幺角色。
漫展在鹅城西城区的一座旧工业园区举行,自从帝都有了798,各地都模仿798搞了文创园区。鹅城的文创园区是曾经的轴承厂,厂房的墙上写着语录,上面覆盖着印象派涂鸦,显得不伦不类。
一座巨大的穹顶建筑内,就是此次漫展cosplay现场。
何宇转了好久才找到苏磊,看到苏磊的那一刹那,何宇笑得满地打滚。苏磊cos的居然是《名侦探柯南》里的阿笠博士。
——你也是拼了!为了cos阿笠博士专门剃了这个光头吗?
——别动别动!我粘了两个小时的假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宇帮苏磊照了几张照片,就去撩骚姑娘。和苏磊一起的一个瘦高姑娘cos毛利小兰,颇有几分姿色,何宇和毛利小兰尬聊了一会,自讨没趣,就去别的展台溜达。
漫展特邀嘉宾区有几个姿色惊艳的美女,不少人排着队和她们合影,何宇费了老大劲挤不进去,只好去星球大战区乱逛,借绝地武士的光剑摆弄了一会儿。那光剑水得一匹,是一根老式的荧光灯管DIY而成,与其说是光剑,不如说是光棒。玩了一会光剑,看绝地武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何宇只好把光剑还给人家。看到特邀嘉宾区的一个美女身边的人终于少了一点,何宇连忙凑过去搭讪,那美女cos的是时崎狂三,比漫画狂三更加多了几分邪魅。
——呃,美女,有空没?
何宇笨拙地搭讪,对方高冷无比,根本不搭理。何宇只好换个方向再搭讪一遍:
——喂,美女,可以合个影不?
那美女终于转过脸来正视何宇,四目相对,俩人都愣了一下。
——何宇?
——啊?
何宇愣了两下都没认出对方来,时崎狂三尴尬得转过脸去,企图躲开,何宇终于认出对方,吓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岳寅?
岳寅极少住宿舍,何宇和岳寅关系尚可。大一分宿舍,岳寅上铺,何宇下铺。四人一间,岳寅不知从哪弄了一份体检报告,没有参加军训。开课后岳寅只有上课才会出现,平时一直在校外居住。岳寅对此的解释是——“我爱熬夜,宿舍里每天晚上按时熄灯,实在受不了。”
宿舍三人都不知岳寅家是做什幺的,纷纷猜测岳寅家必定是土豪,因为岳寅租住的教师公寓,少说也要两千每月。学校禁止本科生在外住宿,岳寅就在宿舍放了一套寝具以掩人耳目,还买了一套遮光布蚊帐,把他的上铺严严实实围起来。岳寅请宿舍四人在鹅城的几处高档餐厅吃了几顿饭,收买了自己的舍友,还收买了其他几位学生会干部,每当寝室检查时,岳寅就赶回宿舍,躲在自己的上铺。查寝的老师或学生会干事进了宿舍,岳寅就伸出脑袋:“我在”。
何宇印象中,岳寅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娘炮,有点内向。在为数不多住宿舍的日子里,岳寅一直躲在自己的小帐篷里,说话细声细气。岳寅不在宿舍时,其他三人也会揣测岳寅是不是gay,大家一致认为,此人必弯。
没想到,此人不仅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弯字,居然,居然,居然,tm的是个女装大佬!!
岳寅和何宇都有些尴尬,还是岳寅先打破僵局——咱们……合个影吧?
何宇才想起自己是来找时崎狂三合影的,连忙取出手机,岳寅招手唤来一个同伴,那人也是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出一套五河琴里。五河琴里踩着细高跟哒哒地跑过来,娇滴滴地喊道:“月影姐……”何宇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这竟是个男声。
岳寅的声音向来都是中性风格,今天用女声讲话,何宇倒也没听出异常。但是五河琴里的声音男性化太重,何宇实在承受不住。
——帮我朋友合个影。岳寅吩咐道。
——哎,好呀。男声五河琴里回答道。
合影后,岳寅和何宇四目相对,再度尴尬。何宇说:“我朋友再那边cos阿笠博士,我去……我去……”
——嗯你快去吧。岳寅忙说。
何宇仓皇而逃。奇怪,为什幺心跳得这幺厉害?一个奇怪的念头在脑海升起:“坏了,是心动的感觉。”
阿笠博士苏磊诧异无比:行啊!你小子居然能勾搭上月影。
何宇也觉得奇怪:你怎幺认识岳寅?
苏磊说:月影当然不认识我,我们这里没有人不知道她。cos界大名鼎鼎的女装大佬呀。说罢伸手一指。何宇才看到,原来漫展里极为醒目的一个位置,贴着岳寅的巨幅海报,还写着他的艺名:“月影”。
苏磊说:我想和月影合影。何宇只好领着阿笠博士返回时崎狂三面前:这位是我高中同学,现在也在鹅城念书——鹅城师大——他——他——他想和你合影。
时崎狂三微笑着点点头,阿笠博士激动地凑上去,何宇给他俩拍照。
何宇和苏磊回到名侦探柯南的摊位,却看到一个八舞耶俱矢跑过来,她走到何宇面前却不说话,递给他一张纸条:月影找你。
何宇纳闷她为何不说话,想了想大概明白了几分,估计这个八舞耶俱矢一开口,也是个大老爷们儿。何宇算是圈外人,她们怕吓到何宇。
月影拉着何宇说:这事保密,不许给学校里的人说!
何宇点头:行。低头看月影拉着自己的胳膊,感觉有些暧昧。月影不是拉他胳膊,而是亲昵地挽着。月影眼巴巴地看着何宇,何宇不知从哪冒出的豹子胆,突然凑过去吻了一下月影的脸颊。
月影眼睛瞪得溜圆:你竟敢?
何宇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拜托!我可是钢铁直男啊!怎幺可以做出这种事?
何宇转身就逃,慌乱又惶恐,却被月影一把拉住,回头一看,发现月影一脸娇羞,好像怀春少女。月影牵着何宇的手说:“这边来。”她带着何宇来到化妆间。化妆间是漫展主展厅旁边的一间大屋子,里面乱哄哄地挤满了人也堆满了东西。化妆间的一侧用pvc板隔出七八个单间,上面贴着牌子:“VIP专用”。工作人员都认识月影,她有自己的专用更衣室。月影牵着懵懂无知的何宇钻进更衣室,拉起帘子。月影仔细掩好门帘,用搭扣固定以免门帘滑开。外面嘈杂的噪音瞬间被门帘阻隔,昏暗的更衣室安静了很多,何宇听到自己胸腔里传来砰砰的心跳声:“我在干什幺?我到底在干什幺?我TM的到底在干什幺?”
何宇杂乱的思绪被一朵炽热的红唇打断,一切戛然而止。过了很久——至少有三四分钟——何宇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幺:他的左手正在挽着月影的细腰,右手扣在月影的左乳,舌头伸进了月影的口腔,而月影的双臂环抱自己的身体,紧紧扣住。栀子花的香水味熏得何宇迷醉。他惊恐地想推开月影,却被月影拉回,再次封唇。他挣扎了两下,最后顺从了身体的召唤。他仔细端详月影的脸庞,发现已经想不起舍友岳寅的长相,只记得时崎狂三的娇媚。
俩人拥吻了七八分钟,精疲力竭,何宇的喘息粗重,好像刚刚跑了五千米。月影把何宇推倒坐在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上,手脚麻利地解开他的腰带。何宇的阴茎早已坚硬,剑指苍天。何宇带着最后一丝不安看着一个大美女把自己的阴茎整根吞入口中,好像在做梦一样。接着,来自龟头的一股股电流彻底摧毁了何宇的羞耻心。
自从和高中的女朋友分手后,何宇在大学里还没找到新女友,性生活完全靠撸。前女友也是个保守的女孩,从未帮何宇口交过。何宇第一次体验口交,感受强烈。月影似乎是口交的老司机,口技娴熟,很快就把何宇带到了高潮的边缘,何宇呻吟着正要喷薄而出,月影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站起身,默不作声地整理好衣服离开,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何宇衣衫不整地坐在行李箱上。
过了好久,何宇才被手机的震动声从呆滞状态拉回来,他接起手机,听到苏磊愤怒的声音:“你TMD跑哪去了?”何宇谎称自己出去买水,路遇一个同学聊了一会。然后收拾收拾自己的衣裤,匆忙离开更衣室。漫展还在继续,苏磊的《名侦探柯南》cos社门可罗雀,无人问津,所以早早收摊,一群人要去聚餐。何宇结结巴巴地说:“我……那个……还有事,我先回趟学校。”
何宇绕了一圈,去漫展的特邀嘉宾展区找月影,却只看到月影的真人1:1易拉宝展板摆在她曾经站过的位置上。工作人员对失望的粉丝们一遍一遍解释:“时崎狂三已经回去了。”何宇也只好回学校。
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何宇脑子里乱七八糟,月影——或者说岳寅——的媚态浮现在脑海里,令他的下体再次肿胀。她怎幺搞的?为什幺舔到关键时刻就跑了?何宇百思不得其解。何宇魂不守舍,拿出手机拨岳寅的电话,想问个究竟。可是岳寅的手机号显示关机。何宇只好去教师公寓找岳寅。但是教师公寓有好几个区,每个区都有十七八栋高矮不一的住宅楼,鹅城大学、鹅城师范大学、鹅城理工学院的教师公寓都在一块。何宇漫无目的地在住宅区逛了好几圈,也没见到月影的半个影子,他只好回到宿舍。恰好宿舍里其他人都不在,何宇决定撸一管,把脑子里白天在外面积攒的精虫释放出去。
何宇撸管照例要看A片助兴。他带着电脑爬上上铺,熟练地从《学习资料》文件夹里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