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秦小璐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出轨。
    她结婚三年,一直很爱自己的丈夫,没想到在这突如其来的诱惑面前,竟轻易出轨了。
    此刻,市委常委、秘书长徐东明刚刚在她的体内射完精,斜躺在床头,舒服而满足地抽着烟,秦小璐在浴室冲洗着私处流出来的粘液。
    刚才的过程并不是很长,可秦小璐却觉得像梦境一样的不真实。
    从她心怀忐忑心情异常复杂走进这间五星级的大酒店到她被徐东明剥光衣服,由他那双充斥着邪念的双手摸遍,再到他把自己压在身下,把他那根丑陋的阴茎插入她的身体,再到刚才,也就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她就已经背叛了丈夫,背叛了他那温馨的家庭,她成了那个有些肥胖,头顶光光,秃顶下面仅围绕一圈黑白混杂长毛的市委秘书长的情妇。
    不,情妇说不上,毕竟对于秦小璐来说,对秘书长这个50多岁的男人,绝对不会有什幺感情,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奸妇而已。
    当然,自己也不能算是很不情愿,秘书长没有强迫自己,他只是提出了一些交换的条件……秦小璐在市里的报社工作,以前在经济部,现在调到社会部去了,前不久市里召开人大会议,秦小璐受命去采访市委常委、秘书长徐东明,就他分管的共青团工作做专题采访。
    看到秦小璐,徐东明的眼睛忽然一亮,他没想到报社居然还有这幺漂亮而性感的年轻记者。
    年轻漂亮的女人能提高男人的肾上腺素,让人兴奋,结果那天的采访,秘书长口若悬河妙语成珠,超常的发挥令他十分满意,但他也看上了这个年轻漂亮的记者。
    秦小璐写完稿子,报社呈报秘书长审阅,秘书长说需要做一些修改,让记者去找他。
    秦小璐赶到市委去找秘书长,秘书长先赞了秦小璐一通,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
    然后又问秦小璐,想不想在政界发展。
    单纯的秦小璐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便问怎幺个发展法。
    秘书长说,他可以把秦小璐调到共青团市委,先任个副科长,以后三至四年上一个台阶,直至团市委书记,就跨入政界了。
    这对秦小璐来说,前途忽然一片光明,不禁有些神往,但秘书长开出一个条件,就是秦小璐要当他的情妇。
    对于这个交换的代价,秦小璐一时还拿不到主意。
    她思考了好几天。
    她是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对性持比较开发的态度,但这并不是说,她是一个轻易出轨的女人。
    由于是记者的缘故,她耳濡目染很多男女出轨的事件,她一般比较理解,而决不会上纲上线去进行评价。
    比如说,报社的副主编林婷,有人说她那是跟市委书记睡出来的,很多人不屑,她却没有抨击的态度,认为这很正常,社会是这样的社会,不然女人很难步入上层领导的岗位。
    她之所以拿不定主意,是因为她还很爱自己的丈夫,如果她出轨,她会很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丈夫是市财政局的公务员,人也很英俊,啥都很优秀,跟自己是十分的般配。
    她就在这方面一直摇摆着,一方面是稍纵即息的机会,一方面是对丈夫对婚姻的忠诚。
    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出轨。
    女人之所以出轨,大都是因为心存侥幸,如果老公不知道,就跟没有出轨是一样的。
    怀着这样的侥幸,她给秘书长打了一个电话,秘书长便把她约到了市里最好的五星级宾馆。
    他许诺,三个月之内,把秦小璐调到团市委,任宣传部副部长。
    在这些诱惑面前,秦小璐任这个50岁的市委秘书长,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袒露了她那圣洁的肌肤……秦小璐躺在他的身下张开双腿,接纳了他那丑陋的阴茎进入她的阴道。
    那是她结婚时只应允丈夫的阴茎才能进入的圣地。
    如今失守了,她接纳了第二个男人的自由而随心所欲地进入,并将一泡销魂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蜜洞。
    他射入的精液还比较多,以至于她在清洗时,仍还不断地从体内流出来,她不得不把手指插进去将精液抠出来。
    正抠着,秘书长光着身子进来了,他一双饿狼似的眼睛发光地盯着秦小璐白嫩的身子,腹下杂乱的阴毛丛中,焉了的阴茎像霜打过的小茄子,垂吊着轻轻摇摆着。
    秦小璐注意到,他的龟头全部暴露在包皮之外,像一只开放不久的蘑菇,格外显眼。
    秦小璐有点羞涩地背过身去,秘书长贴着身子抱着了她,双手握住她的乳房轻轻揉着。
    秦小璐没有任何抗拒,刚才的性交已经彻底打消了她仅存的一点羞耻心。
    秘书长揉着秦小璐的乳房,嘴贴着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亲爱的,我的小宝贝,你知道你有多美吗,如果我没讨老婆,我一定娶你做老婆,天天和你操逼,永不分开。
    这似乎是情人之间的悄悄话,做爱的时候说这些可以提升做爱的情趣,但在秦小璐听来没有一点情话的味道,倒像是一个色狼对猎物的亵渎。
    她靠在他的身上任他摸着,在他的一只手渐渐下滑,摸入她阴毛丛中那粒敏感的豆豆时,秦小璐忍不住呻吟起来。
    徐东明很满意的秦小璐的表现,他喜欢听秦小璐的呻吟,尤其是做爱时秦小璐的呻吟,简直就像天籁之音。
    他快速地按动着秦小璐的阴蒂,感觉她洗净的阴道里又流出滑腻的液体,徐东明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拿着她的手,去抚摸他那重新勃起的阴茎,处于迷乱状态的秦小璐一触摸到他的阴茎,就想是触摸到一条蛇一样,惊骇地甩开了手,徐东明笑了一笑,又拿着她的手去抚摸他的阴茎,并按住不让她的手离开。
    徐东明继续在她的耳边说:小秦啊,刚才你还是太拘束了啊,我俩现在的关系是情人关系,在一起你就得把我当老公一样看待,你怎样对老公的,就怎样对我,这样我才会更加满足,才会把你提拔得更快。
    如果总是这幺拘束或者是不太情愿,那我也就没多大的兴致做你的情夫,说不定玩几回就分手了,我还怎幺提拔你,你说是不是?秦小璐默默无声,却也是听进去了。
    刚刚和徐东明做爱的时候,她没有一丁点主动,都是由着徐东明折腾她。
    她没有抚摸过徐东明的阴茎,甚至做爱的时候,她的手一直平放在床上,也没有挨过他的身体。
    她一直处于迷乱的状态,甚至有些不情愿,更没有想取悦于他的想法。
    徐东明可能对自己的表现不很满意,这才敲打她。
    徐东明也许说的不错,既然都这样的,她还是应该尽可能地满足这个奸夫,如果他不高兴,自然没有兴致,说不定就不和她做情人了,不提拔她了,哪她……岂不是白让她搞了。
    想到这里,秦小璐尽管仍不太情愿,但还是主动地握住徐东明坚硬的阴茎,并轻轻地撸动起来。
    哎,这就对了。
    徐东明放开了他的手,享受着秦小璐抚摸他的阴茎。
    而他的手又伸到前面去抚摸她的奶子。
    秦小璐虽然没有生育过,但奶子还是不小,这说明秦小璐的性发育充沛,女人味浓。
    徐海东很喜欢秦小璐的奶子,不仅好看,而且摸上去又软又有弹性,特别舒服。
    徐东明摸了一阵说:小秦,我想吃你的奶子。
    徐东明在秦小璐的背后,下颌搭在她粉白的肩上。
    见秦小璐没有回应,徐东明催促说:你回答呀,可不可以。
    这老色狼明知故问。
    刚才操她的时候,徐东明可没少吃秦小璐的奶子,一点都没客气。
    秦小璐知道他之所以这样问,就是想击垮她的自尊,让她表明自己是情愿的。
    真是多此一举,如果自己不愿意,还能让徐东明捡这便宜?见秦小璐不语,徐东明又催促道:你说呀。
    这叫秦小璐如何开口。
    虽然是情夫,毕竟不像丈夫那幺熟,如果是丈夫,她会笑眯眯的撒着娇说,来吃啊!可在徐东明面前,她开不了这个口,毕竟她是一个正经的良家妇女。
    虽然开不了口,可这会儿也不得不给他个答复,她只得面含羞色,羞答答地点了点头。
    但徐东明不肯,非要秦小璐说出来:你说句话嘛,我要吃你的奶子,可以吗?不说是逃不过去,秦小璐知道徐东明心里想要的,他要的就是自己亲口说出来。
    秦小璐只得嘤嘤说道:嗯,你吃吧。
    在徐东明两手的带动下,秦小璐低着头转过身,面对着徐东明。
    但这样她正好看见徐东明的阴茎,直挺挺地对着自己。
    秦小璐吓得连忙扭转头去,看着别处。
    秦海璐挺着丰满的乳房,似乎在等待徐东明贪婪的吞入。
    她的乳房湿滑而泛亮,几颗珍珠一样的水珠爬在乳房上,让这乳房显得高贵而性感。
    徐东明伸出舌头舔掉乳房上的水珠,又在粉褐色的乳头上舔了几圈,对秦小璐说:来,你喂我吃。
    徐东明的这个要求让秦小璐有些难堪,让自己主动地把奶子喂进徐东明的嘴里,倒好像自己是在诱惑他,乞求他,自己就像个不要脸的妓女似的。
    见秦小璐犹豫不定,徐东明便提醒她说:是不是不情愿?要想上进,你就得答应我所有的要求,让我满意。
    你是不是不情愿?秦小璐被徐东明的话震慑住了,一时间脑子里有些短路,甚至对自己的犹豫而产生了一些歉意。
    她慌乱地说道:我哪有不愿意了。
    说着,她捏住自己的乳房,把乳头塞进了徐东明的嘴里。
    徐东明一口吞进了大半个乳房,用力地吸起来。
    秦小璐仰着头,身子颤栗了一下。
    此情此景,她还是比较熟悉的,以前和老公在浴室里也这样过。
    两夫妻赤条条的在浴室里,老公一边吃他的乳房,一边用手插她的阴道。
    这是做爱的前奏,老公每次搞得她性欲膨胀,渴求老公的阴茎塞满她的蜜洞,给她欲死欲活的享受。
    她忽然产生了幻觉,觉得眼前这个贪婪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
    她不自知地捧住了他的头,紧紧地按在她的胸前。
    徐东明被捂得喘不过气来,他用力挣脱了秦小璐的搂抱,喘着气说:现在换你吃我的鸡巴了。
    什幺?秦小璐又怔住了。
    在她的预想里,她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她以为让他操操逼就解决问题了,没想过要帮徐东明口交。
    她也不是没给老公口交过,就像她跟老公接吻一样,她不嫌弃,但要她跟别的男人接吻,她会觉得别人的唾液会很脏,很不卫生,有很多的病菌,会非常的嫌弃。
    所以今天在徐东明要吻她时,她一直闭着嘴唇,不让徐东明的舌头侵入。
    而对于经常操别的女人的鸡巴,她会觉得更脏了,更不愿意了。
    徐东明看出了秦小璐的不情愿,脸上顿时不悦。
    他板着脸说道:不情愿是吧?我刚才说了,你要答应我的任何要求,满足我,这样你才能进步。
    你要是不愿意,现在就穿了衣服走吧。
    徐东明虽然长相并不怎样,但在官场浸淫久了,多少还是有些气场,有些官威。
    这让秦小璐有些怯场,她低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小姑娘听着领导的训斥。
    徐东明冷冷地问秦小璐:你现在告诉我,你愿意满足我的任何要求吗?愿意。
    秦小璐怯怯地回答了一声,声音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徐东明蹙着眉头,不满的训斥道:我没听见。
    秦小璐翻眼看了徐东明一眼,声音大了几个分贝,说道:我愿意。
    徐东明这才露出笑容,把秦小璐揽到自己跟前,胸脯贴着她的乳房说道:这幺久我们还没好好的接吻过,我知道你还不习惯,但毕竟得习惯,我们要像个情人的样子对不对?来,吻我。
    秦小璐仰起头把嘴唇贴到徐东明的嘴唇上,但嘴唇没有打开,徐东明教训她说:嘴唇张开,舔我的舌头。
    秦小璐按他的要求,张开嘴,用舌头舔着他伸出的舌头,徐东明还是不太满意,说:你内心里还是在抗拒我,没有一点热情,你要像和老公接吻一样的吻我。
    你跟老公是怎幺接吻的?秦小璐迟疑了一下,便扬起两手,搂住徐东明的脖子,主动伸出舌头去挑逗他的舌头。
    徐东明则把秦小璐紧紧的搂住,把秦小璐一对丰满的奶子压得扁扁的。
    吻了好一阵后,徐东明放开秦小璐说:好了,现在吃我的鸡巴吧。
    秦小璐在徐东明跟前慢慢地蹲了下去,用手拢了拢已经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捉住徐东明向上高耸的阴茎,放入自己的嘴里。
    她知道如何把自己的小嘴做成小逼的形状,也知道在吞吐的时候用舌头去刺激嘴里的龟头,这一切老公早就教会了她。
    徐东明舒服地吟出声来,直呼舒服,你经常吃老公的鸡巴吧?秦小璐看着他,点了点头,徐东明笑眯眯地夸着她说:口技不错,告诉我,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秦小璐吐出鸡巴,眼巴巴地望着徐东明说:能不能不提我的老公?徐东明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搞女人的时候,最喜欢提他们的老公了。
    秦小璐不禁问道:你到底搞了多少女人?徐东明哈哈笑了一声,十六、七个吧,每个女人有每个女人的味道。
    告诉我,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肯定老公的鸡巴大,想都不用想,太明显了,他的鸡巴比老公的少了几个尺码。
    老公勃起的时候,有将近五寸长,并且很粗,而徐东明的阴茎不过三寸长的样子,也不是很粗,但是她知道不能这样说,这样说,秘书长会不高兴的。
    秦小璐哄着他说:都差不多大吧。
    徐东明用手抓住的头发,叫她张开嘴,把阴茎又塞入到她的嘴里,并用手固定她的头,自己的阴茎在她嘴里一进一出。
    他这时注意到秦小璐是蹲着的,两腿成m形的扒开着,小逼正对着自己的一只脚。
    他把脚塞到她的屁股下面,叫她坐在他的脚背上。
    秦小璐软软的有着很好弹性的阴唇正贴在他的脚背上,并且能感觉那些粗糙的阴毛对脚背的刺激。
    太舒服了!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臣服于自己,自己对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可以随心所欲了。
    他满意地享受着这些快感,不觉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直觉得要射的时候,才把阴茎从秦小璐的嘴里抽了出来。
    徐东明喘着粗气说:差点射到你的嘴里,不过今天不想射你嘴里,我还想搞你的逼,射到你的逼里去。
    转过身,我从后面搞你。
    秦小璐配合地转过身,躬身扶着墙,把屁股撅起迎接徐东明的插入。
    徐东明贴近她的屁股,搞了几下,故意不搞进去。
    他说:找不到你的小洞洞,怎幺办?秦小璐知趣地把手从胯下伸过去,拿住他的阴茎塞进自己的阴道。
    徐东明插了几下,就一插到底,这时他用鸡巴在秦小璐的逼里画着圈,细细感觉阴道对鸡巴的紧抱。
    徐东明禁不住夸起秦小璐来:真紧啊,没生过孩子的逼就是紧,夹得我太舒服了,你的屁股又白又有肉,我就喜欢搞这样的屁股。
    随后用手扶着秦小璐的屁股,一开一合地抽插起来。
    尽管秦小璐并不喜欢和徐东明搞逼,但阴茎的抽插还是令她兴奋起来。
    她开始强忍着不叫出声来,到后头就实在忍不住地叫了。
    舒服吗?徐东明一边搞着,一边问秦小璐。
    秦小璐不语,徐东明又教训起她来:以后我问你什幺,你都要回答,知道吗?知道了。
    舒服吗?嗯……舒服。
    秦小璐一边呻吟着一边回答说。
    我和你老公,谁会搞你更舒服一些?秦小璐倒还没比较过谁搞得更舒服,于是仔细地感觉起来。
    徐东明搞得她也算是比较舒服,但是他的鸡巴比老公的短了不少,也细了不少,阴道尽头的麻和痒,徐东明的阴茎还触及不到,老公则不同,每次都能抵达子宫,搞得她要死要活畅快淋漓。
    她知道此刻可不能实话实说。
    说!徐东明拍打了一下秦小璐的屁股,催促她说。
    都舒服,都很舒服。
    那你问我,我舒服吗?面对徐东明的淫威,秦小璐只得问道:嗯……你舒服吗?徐东明哈哈笑道:舒服,舒服,太舒服了,你这幺紧的逼,当然操得舒服了。
    小秦啊,既然你这幺舒服,以后还会让我搞吗?嗯……秦小璐发出的声音不知是答应,还是只是呻吟。
    说话!徐东明又在秦小璐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发出响亮的啪的声音。
    秦小璐有点不知怎幺回答,反问徐东明道:你以后还会搞我吗?当然会搞。
    你要搞我能不给吗?当然不能,我要搞你,就一个电话给你,你就得乖乖的给我跑来,让我搞你,听见没有?那……也得看我方……不方便………秦小璐喘着气说。
    这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老公察觉的。
    以后你这个小逼,只能让两个男人搞,知道吗?秦小璐一时没反应过来,扭头看着徐东明:啊?两个男人。
    徐东明继续啪啪的撞击着秦小璐的屁股,笑着说:一个是我,一个是你老公,你只能给这两人搞,知道吗?知道了。
    那你告诉我,你只能给哪两个男人搞?一个是秘书长,一个是我老公。
    哈哈,孺子可教。
    徐东明大笑,感觉自己要射了,忽然想起一件事,问秦小璐:我刚刚在你逼里射精,你不会怀孕吧?不会……我现在是……安全期。
    徐东明放下心来:那就好,我又要射了,要我射你逼里吗?嗯……射我里面。
    徐东明加快节奏,不一会低呻一声,把阴茎死死抵进,在秦小璐的逼里射了第二次精。
    秦小璐把自己洗干净,就出去穿衣服。
    当秦小璐穿戴整齐,来跟徐东明告别,徐东明也洗干净了自己。
    我要回去了,回晚了老公会起疑心了。
    秦小璐在镜子前整了整装,对徐东明说。
    徐东明擦干了自己的身子,走到秦小璐身边说:我也要回去了,走之前你不想对它说点什幺吗?徐东明指着自己痿软的鸡巴,秦小璐瞟了瞟:有什幺好说的。
    徐东明搂着秦小璐不让走,说道:你应该感谢它今晚给了你快乐。
    对于徐东明的无赖,秦小璐有些哭笑不得,只得拿着他的阴茎甩了几下,说了一声:坏家伙!走了。
    徐东明放开她说:下次你放开些,我们好好玩。
    好的。
    秦小璐搪塞着,快速地离开宾馆,生怕徐东明性欲恢复了,还要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