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习惯地把手穿过老婆的颈部,抚着老婆赤裸瘦削的双肩,少女般光滑的皮肤、成熟的身体、淡雅的体香、美丽的脸蛋,总是让我欲望倍增。
    她柔和地靠在我的胸口,一侧的乳房挤压着我的身体,我的手托住她那沉重的巨大乳房,羊脂般的滑腻,我巧妙地挑逗着那里。腿间的巴已经无法控制地勃起,享受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撸动。
  我亲吻着她柔滑的长发,她的小舌头也开始调皮地舔动我的乳头。右手滑过她光滑的后背,在她丰润的臀部轻轻的摩挲,乖巧的老婆也侧过身让我的手尽情地抚弄她的臀部。
    乳头总是人的敏感部位,这不限于女人葡萄般的奶子,男人的奶子也布满了敏感细胞,在情欲的挑逗下也会发硬,也会有欲望的产生,只是没有女人那样敏感罢了。在小茜我老婆的名字的柔软的舌尖的舔弄下,小小的乳头也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你总是让我欲望膨胀。
    你也是。老公,你的抚摸总是让我失去自我。
    好喜欢你的大屁股、大奶子。
    我也喜欢你的大巴。老婆虽然是个老师,但在床上总会说些淫话。
    为什幺喜欢它啊虽然在床上我们一直反复的说这些话,但是却百听不厌,尤其是在妻子那特别女人味再带些嗲味的声音,更加让这气氛变得暧昧。
    喜欢它在里面带来的刺激。
    是这里吗我的手指划过它的股沟,停在她湿漉漉的洞口,轻轻的插了进去。
    啊是这里。妻子舒服的轻声说道。
    这里是什幺啊出差半月,妻子的洞已经极度渴望我的进入,即使是轻微的插入也给她极度的快感。我的手指尖触及老婆那亢奋的阴户,有力地拨弄着她发硬的阴核。
    是老婆的骚屄。老婆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突然我感到这声音极为熟悉,似乎在和老婆的电话中经常听到这样语调的声音。难道我心里不由得产生这样怪异的想法。
    这幺多天老公不在家,是不是被人搞过骚屄啊怎幺这幺松
    老婆的身体似乎由于惊慌而颤抖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她撒娇地说:是啊,谁叫你一走这幺久,老婆的骚屄痒死了你的大巴又用不着,只好找人代劳了。
    老婆半真半假的话使我找不到头绪,但是她的颤抖却使我感到在我不在的时候她有红杏出墙的感觉,但既然老婆这幺否认也不便追究,只能以后默默地查询了,但是手下的力量却不知不觉的加重了。
    原本喜欢轻巧的老婆,似乎对这样的大力抠挖小屄格外的适应,她享受地扭
    动着身体,并且发出浪的呻吟。淫荡的女人,嘴里再怎幺狡辩,诚实的身体永远无法欺骗我。怒火压过了欲火,我虽然知道老婆的不贞,但苦于没有证据却又无法证实,我用力捏着她的大乳房,心里想着在我不在的时候,也有一个男人像我一样享受我私有的泄欲工具,正是火冒三丈,却为了将来获得证据,我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情绪。
    我把老婆压在身下,把巴对准了那肮脏的洞,狠狠地插入。紧凑的膜把巴紧紧裹住,老婆用力地把我抱住,浪叫着:老公,干死我吧。一边叫一边扭动着她的屁股,迎合着我的抽送,并且富有技巧地用洞夹住我的巴。
比妓女还浪我心里咒骂着,不过却不得不佩服那个和我老婆寻乐的家伙,竟然把我那单纯的老婆教得如此淫荡、这幺会讨好男人。从老婆的这些新动作来看,事情也就发生在我这次出差的时间里。
    鸡巴被洞夹得又麻又爽,使我原始的欲望在体内爆发,男人的本能受到了挑战,这一次做爱不仅是单纯的为了快乐,反而变成了一种挑战,挑战身下的女人,挑战那个躲在阴影里和我共享老婆的男人。
    我必须在床上彻底地控制老婆,因为我相信她至少在情感上还有我的存在,但是为什幺会出墙或许有着其它的原因,至少我想起了我回来时她那哀怨的表情,当时我还以为我出差时间长了,她劳累导致的埋怨。会不会老婆像一些里一样受到了胁迫,最后由于自己的颓废追求性欲快乐去麻痹自己,而坠入无底的黑暗炼狱
    现在的我除了慢慢查清真相,还得在床上赢得主导地位,但是潜藏的黑暗中的对手更是及其阴险毒辣,他对付老婆的那些似乎有点中的调教手法。我克制着自己的意志,缓慢地推送着自己的巴,按照自己的经验把鸡巴深深的插入骚屄的最深处,龟头紧紧地顶住花心用力耸动。
    底下这般运动,中部当然也不能放弃攻击,我仰起身体,双手按住老婆巨大丰满的乳房,挤压着。阴荡的老婆在我这样的戏弄下,变得更加浪,她放荡地尖叫着,屁股扭动得更加激烈,骚屄夹得更紧。
    龟头在花心的摩擦下变得格外敏感,我可不能就这幺投降,于是改变战术,我抽出了自己的巴,对老婆说:老婆,我们换个姿势吧
    这是一个我熟悉而且擅长的姿势,我站在床边,老婆分腿躺在床沿,我抓住老婆纤细的小脚,把鸡巴对准那开合着的骚屄,用力插了进去,一只手则按在老婆的稀松、柔滑的阴毛上缓缓地挤压着,大拇指在挤压中逐渐划向老婆的阴蒂。
    随着鸡巴的抽送,我的手放开了她的脚踝,抓住了她的双手,开始了我的预谋。我开始尽情地用手指拨弄、揉搓着她原本充血勃起的阴蒂,鸡巴则在洞里缓缓的蠕动。
    张茜敏感的阴蒂受到这样的逗弄,那种酸麻、痕痒的感觉从阴蒂蔓延到了全身,可双手被束縳了的她毫无其它解脱方法,除了双腿和屁股的扭动外,只有用嘴来哀求:老公,不要弄那里,老婆受不了了,要被你弄死了
    全身出现的痉挛现象,跟本是无法掩饰的高潮来临的迹像,老婆的身体几乎离开了床垫,我更加得意地搓弄充血发硬的阴蒂,底下的鸡巴更是有力地在湿滑的洞里进出。
    高潮中的张茜也格外兴奋,虽然阴蒂的刺激过于强烈令自己有些受不了,但是在自己受虐的体质下却是明显地感到痛并快乐着。高潮后的她几乎瘫软的躺在 床上,任凭老公的那狂风暴雨般的抽送。
    老婆这副丢盔弃甲的样子,我放开乐捏着她的手的那只手,开始玩弄她那对空虚膨胀的巨乳,手掌贴着乳房的下沿,手指捏着发硬的乳头,巧妙地和另一只玩弄阴蒂的手同时有节奏的行进着。今天对于老婆的态度完全不同于昔日,原来的那些爱怜此刻全然没有,脑海中全是以往电脑里的那些sm场面,而女主角正是自己的老婆。
    突然我抽出了阳具,把它放在老婆的面前说道:老婆,我好累,你帮我舔舔吧
    张茜迷离的眼神看着老公那沾满了自己淫水的大巴,稍微有些迟疑,但是旋即坐起身来,一直手抚着老公的大卵袋,一只手握住老公大鸡巴的根部,张开小嘴伸出粉色的舌头在龟头上舔了起来,自己的淫水是最熟悉的味道。
    宛若妓女般娴熟的举动,使我在痛苦和快乐中沉浮,我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闭着眼,双手把住了她的头,巨大的鸡巴毫无顾忌地插入了她的嘴巴,深深抵在她的喉咙里。尽管我如此,她竟然没有什幺不适的反应,相反还用舌头紧紧地缠绕着鸡巴,用喉部摩擦。
    她竟然会传说中的深喉,据说深喉是口交的最高境界了。巴愈来愈深,当我的卵袋碰击她的嘴唇时,她竟然张大了嘴用舌头把卵子含到了口中,喉咙就像阴道一样有力地挤压着龟头,使我无法忍受这种从未有过的享受。龟头的酥痒一直蔓延到了脚底,我终于发出了压抑了许久的浪叫,一股浓烈的精液蓬勃而出。
    烫唿唿的射入了老婆的喉咙,老婆并非厌恶地吐出来,相反大口的吞咽着,并用力吮吸着我跳动的大鸡巴。也许是我产量巨大,老婆来不及吞咽,白浊的精液从嘴角挂下,倘若这时有一部相机把这场面拍下,绝对在网上点击极高。
    泄完的我恢复了平静,冷淡带着怨恨的目光看了一眼不知道什幺时候跪在地上的老婆。但当老婆从我嘴里吐出疲软的阳具,抬眼看我的时候,我旋即变得充满柔情,我不能暴露我的怀疑,我必须调查清楚再兴师问罪。
    老婆擦了一下嘴角的精液,站起了身体笑着说:阿力,你今天好厉害啊,我爱你一生。说完她转身走向卫生间。
    我拍了一下老婆的弹性十足的屁股,回道:我也爱你。
    看着老婆那赤裸的身体、修长的大腿、丰满的屁股、纤细的柳腰、硕大的乳房、瘦削带着骨干的肩头、颐长的颈部、柔顺的长发,再加上白皙光滑的皮肤,是我一直留恋的裸体,可现在这具原本纯洁的裸体却不再归我一人所有。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接着一个男声问道:请问小刘在吗
    打错了。我干脆的回道,接着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煞那间,我突然想起了,这奇怪的错误电话后面是否会有什幺怪事,会不会是她的那个奸夫打来的我无法再呆在这屋子里了,再等下去我会崩溃的,我必须出去找我的朋友。
    想到这里,我对老婆说:小茜,你先睡吧,他们打电话来说要聚一下。
    嗯,你去吧别开车了,少喝点酒。小茜在卫生间里说道。
    离开家,走在小区的路上,随手拿出手机:钉子,你在干吗
    在家啊有事吗
    出来一起喝酒吧,我在迪威等你。
    我挂掉了手机,随手拉开了停在小区门口出租车的车门。